b4cul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武者的箱庭之旅 txt-第五百七十二章 存在的價值!(二)-az16d

武者的箱庭之旅
小說推薦武者的箱庭之旅
“不长记性。”
伏风眼底闪过一抹寒光,而后宽大的袖袍抖动,电光火石之间,一只手如出海的蛟龙般钻出!
嗡!
布满了漆黑霸气的五根手指,宛如千锤百炼的精铁一般,牢牢的擒住豹人拳头!
砰——
一声好似惊雷般的音爆炸裂开来,随后脚下的大地寸寸开裂,一条条手臂粗细的裂缝,足足蔓延至十多米外,从远处看就像是一张巨大的蛛网!
那一拳所蕴含的恐怖力量,如狂暴的江河波涛般,咆哮着全部倾泻在了伏风的身上!
纹丝不动!
除了被劲道吹的鼓起来的道袍,以及脚下裂开的地面外,伏风依旧方才那种面无表情,云淡风轻的样子。
“好……硬!”
豹人咬牙道。
她觉得自己这一拳,就好像是打在了几十米厚的钢板上,反倒是将自己给震的骨头生疼!
“这……怎么可能?!”
豹人一脸惊讶,似乎对眼前的发生的事情,感到有些难以置信。
她可是南美洲的战神,哪怕是降临其他时空,导致实力仅剩三分之一,可倾尽全力的一击,居然都无法让对方挪动一下脚步!
是的!
从第一招开始,到她两次被甩飞为止,伏风的双脚都未曾离开过原地,甚至连一毫米的距离,都没有移动过!
豹人不是傻子,相反她其实很聪明。
当然,这里的“聪明”,指的是在某种特定情况下,比如在战斗中,豹人野兽般的直觉很准!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豹人清楚的明白一点。
差距……太大了!
“呜啊!”
还没等豹人的震惊消失,她又突然感觉到,从手臂上传来了一股,根本无法抵抗的巨大力量!
“给我……起!!!”
伏风长出一口气,手臂上的肌肉仿佛吹气球般鼓胀起来,硬生生将豹人从地上拽起来,然后犹如释迦掷象一般,猛的朝后方扔了出去。
嗖!
豹人再一次被扔了出去!
但这一次,豹人心里并没有半点屈辱,反而是充满了震惊。
这个家伙……
用的根本就不是技巧!
他是用更加蛮横的力量,硬生生将她的力量撕碎,然后把她狠狠的丢了出去!
“余兴节目,就到此为止吧。”
做完这些后,伏风拍了拍衣袖上的灰尘,然后淡淡道:“该你上了,魁扎尔·科亚特。”
“不。”
魁扎尔·科亚特尔面色平静,道:“这种程度的玩闹,连余兴节目都算不上啊。”
“喂,那个面瘫魂淡!”
豹人打断了伏风,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道:“刚才只不过是热身运动而已,从现在开始,才是真正的战斗啊!”
面瘫?
魂淡?
一连两个词,让伏风的眼角微微抽搐,仿佛万年冰块化成面瘫脸,终于是有了一丝波动。
豹人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召唤出一柄……很可爱的棍棒类武器。
“去死吧——喵~”
豹人装作很有气势的样子,舞动那个很可爱的棍棒类武器!
“罢了……”
伏风低叹了一声,似是在惋惜。
右手在虚空中攥紧,空间不断荡漾着波纹涟漪,一杆外表是黑红色的长枪,从虚空中缓缓出现。
正是神兵——太昊!
原本伏风是打算,让豹人能够知难而退,可现在看来,却是不太可能了。
既如此……
那便彻底打服她吧。
“那武器?!”
观战的魁札尔·科亚特尔,看到神兵太昊的一瞬间,有一股难以言喻的寒意涌现,让她浑身上下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一股炽盛而冰冷的杀意,宛若实质般,笼罩在整个天地间,令这位至高神都感到骇人!
极度危险!
身为神祇的直觉告诉她,伏风手中的那把武器非常危险!
“豹人!”
魁扎尔·科亚特尔也顾不上决战的规则了,心急如焚的开口提醒豹人,“小心点,那武器上……沾过神灵的血液!”
伏风自嘲似的一笑,心道太昊岂止是沾过一尊神灵的血?
“我……知道!”豹人沉声应道。
不用魁扎尔来提醒,她自己也察觉到了,伏风手上的那杆兵器,究竟有多么的恐怖!
这种颤栗的感觉……
毫无疑问!
那兵器曾弑杀过高贵的神灵!
只有沾染过神灵之血的兵器,才能散发出那种独有、恐怖的、令神祇都为之颤栗的气息!
伏风并未察觉到对面两人的异样,而是低头看着手中的长枪。
在他深邃的眼眸当中,流淌着神秘的灰雾,仿佛天地未开之际,地火水风交织,阴阳无序之时,那种混沌的状态。
伏风伸出手来,轻抚着面前的长枪,嘴唇微微蠕动,低声的呢喃道:“在那家伙的手里,很委屈吧?”
嗡——
丈二的黑色枪身轻颤,发出阵阵低沉的龙吟之声,仿佛是在回应着伏风一般。
若是太昊能说话,此刻定然要说:那可太委屈了!
在裴煜手里,它是什么?
是投掷物!
是标枪!
是飞行道具!
是交通工具!
它可以是一切,但唯独不是兵器!
枪乃百兵之王,可它在裴煜手中时,除了用来投掷以外,可曾用它对敌?
没有!
一次都没有!
太昊有灵,自是不会违逆主人。
但若要问它甘心否?
太昊会说:不甘心!
它诞生于恒星,脱胎于冈格尼尔之枪,本该是威震寰宇,厮杀搏斗的神兵!
而不是……
一杆用来投掷的标枪!
它渴望厮杀!
渴望饮下敌人的鲜血!
更渴望与其他神兵碰撞时,迸发出的耀眼火光!
但……它没有!
随着漆黑的枪身轻微颤动,伏风亦是心有所感,声音骤然变得冰冷漠然:
“既如此……”
你便与我一同……”
“找回自己存在的价值吧!”
每一个独立的个体物种,都有自己存在的价值。
一枝花、一株草、一阵风、一座山、一只动物等等,它们都有自己存在的价值!
“那么……我存在的价值呢?”
伏风曾在心底问过自己,他的存在对于裴煜而言,又意味着什么呢?
他与它。
人与兵器。
都在那份迷茫中,去寻求自我的价值。
“你……准备好了吗?”
伏风手持太昊,枪尖轻触地面,语气漠然冷淡的道。
嗡——
太昊发出如龙吟般的清音,似是在回答着伏风的问题。
它……准备好了!
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与其他神兵交击,在疯狂的厮杀之中,饮下敌人的心头热血了!
“开始吧……神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