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7war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老祖宗在天有靈》-第668章 老祖宗,請讓子孫吻一吻您的腳看書-qgjnf

老祖宗在天有靈
小說推薦老祖宗在天有靈
柳二海领着柳二泉和柳齐齐,前往天帝殿。
众人开始散场,相继离去。
二楼的靠窗的位置,宇文老祖看着一群柳家人离去,一个个修为最低都是祖境,他不由神色复杂,似羡慕,又嫉妒,最后视线落到了柳小小的身上时候,又一阵自豪。
可想起柳小小马上就要和他的小蛮腰师姐双双脱单了,宇文老祖就一阵心塞,猛灌一口酒。
他的桌子对面,道青狱眸光闪烁,问道:“宇文道友,那位柳二海,是柳家的实权长老吗?!”
宇文老祖点头道:“是的,我那徒儿说,别看这个二长老修为才祖境,可他掌握着天帝大人赐予的《月老鸳鸯谱》,是柳家的月老,专管婚约,入赘和嫁娶之事。”
“天帝如今威震东域,自然有很多人想入赘柳家,抱得天帝的粗大腿,青狱道友你……”
说到这里,宇文老祖忽然住嘴,同时心中懊悔,自己为何要说这么多。
果然,道青狱眸光大亮,问道:“宇文道友,依你之见,如我这般姿色,可入赘的了柳家?!”
宇文老祖果断摇头道:“不行!你入赘不了。”
道青狱挑眉:“我堂堂三圣山弟子,主宰境巅峰的修为,今年才十三万岁,如此年轻,还入赘不了柳家?!”
宇文老祖还是摇头。
“宇文道友,你不是说你的徒弟是柳家的子孙吗,那可否帮忙向那位二长老说说此事?”道青狱不甘心。
宇文老祖脑袋摇的更欢了,如拨浪鼓一样。
道青狱脸色顿时阴沉,猛灌一口酒。
旁边,王大金开口道:“青狱公子啊,你英俊潇洒,入赘柳家肯定没问题,宇文道友不帮忙,我猜,他肯定是馋你,想让你加入他的单身圣地!”
宇文老祖一呆,抬头看向王大金,眸露不可思议之色。
此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何能屡屡口吐真言,说中老夫的心事?!
道青狱看到了宇文老祖的反应,不由“啪”的一声拍着桌子,怒道:“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加入单身圣地!更不可能单身!”。
正说着,却陡然听到三楼走下来两个人,同时一段对话传了过来……
“我已经接到暗影卫的调查线索了,天河叔在永恒之乡的血月城飞升后,被我父所救,但后来遭遇永恒之乡大批高手追击,这才受伤不醒。”
“雷神山的雷霸天我们敌不过,但其他几人,却不能放过,暗影卫已经查到,有几人在昨天便来到了我们天帝城,领头的便叫道青狱,此人必须抓住……”
“先去拍卖行,找李多宝吧……”
说着话,两人渐渐远去了。
二楼靠窗位置,道青狱身子僵硬,眸露惊色的低声问道:“那二人,为何看起来如此面熟?!”
宇文老祖笑眯眯的看了眼道青狱,再瞥了一眼街道上远去的二人,微笑道:“哦,他们啊,是柳家大长老之子和六长老之子,在柳家备受宠爱,身份非凡,是真正的家族二代!”
道青狱喉咙发干,四下仔细扫视,这才发现,在街道上,有几人看似在做生意,或喝茶,但他们的视线,总是似有若无的瞄着他。
道青狱瞬间背后冷汗涔涔。
自己竟然被监控了!
他万万想不到,当初在血月城追击的那个飞升者,会引来这么大的麻烦,而且竟然与天帝城有如此大的关系。
道青狱如坐针毡,一刻也坐不住了,心神惶恐。
转头看向身侧,其他几个和他同来的三圣山弟子,此刻也都脸色煞白,又惊又怒的看着道青狱,然后一个个如避蛇蝎般,匆匆离桌而去。
他们生怕被道青狱连累。
然而,他们刚下楼,就扑通扑通全部倒地,然后被人套入黑色麻袋,扛在肩头,迅速消失不见了。
道青狱看到了这一幕,神色骇然又惊恐。
以他主宰境的修为,竟然没有看清是何人在出手。
而刚才下去的几人中,除了祖境外,还有主宰境的高手,但饶是如此,全部被制服了。
道青狱额头冒汗,心中一万个后悔自己为何要来天帝城。
而后,他猛然想到,来天帝城,似乎王大金的主意!
难道,这个王大金,真的是天帝城的派来的奸细,否则,为何如此坑我?!
扭头一看,发现王大金竟然在老神在在的嗑瓜子,一脸享受惬意的模样,丝毫不紧张害怕,左手一颗金鸽瓜子,右手一颗洽洽瓜子,磕的桌前一堆瓜子片。
赫然一个吃瓜子的路人甲。
“王大金,你有什么话对我说吗?”道青狱厉喝道,眸露凶芒。
王大金吓了一跳,嘴里的瓜子落在了酒杯里。
“青狱公公……公子,我想说……”
道青狱厉喝:“你住嘴!不许再口吐真言!”
王大金急忙又闭上了嘴,满脸迷茫,眼中带着委屈。
道青狱仰头悲叹一声:“哎!想起道青狱,英明一世,没想到,会因为错信一个憨憨的话,而身陨此处啊!”
宇文老祖舔了舔嘴唇,低声道:“青狱道友啊,想活命吗?想继续潇洒吗?我有办法!”
道青狱眸光大亮,激动道:“请宇文道友指点生路!”
宇文老祖深吸一口气,拉起道青狱的手,眼睛放光,热情的道:“青狱道友,单身圣地欢迎你……”
……
天帝殿里。
柳二泉和柳齐齐跪在地上,向老祖宗认认真真的磕头,磕的大殿轰鸣,非常用力。
“起来说话吧!”
大殿上方,老祖宗柳凡说道,声音温和而慈祥。
“谢老祖宗!”
柳二泉和柳齐齐起身,恭敬垂手而立,同时偷偷地瞄了一眼老祖宗。
发现老祖宗一头白发,眉毛都白了,不由一惊。
柳齐齐失声道:“老祖宗,你变老了?!呜呜呜呜,子孙好心疼啊!”
柳二泉却激动又欢喜的大声道:“子孙二泉,恭贺老祖宗喜得白发,白发的老祖宗,更俊了,更靓仔了,简直酷毙了!”
“老祖宗啊,当天河告诉子孙您已经复活了后,子孙就吃饭饭不香,吃馍馍不香,子孙夜里梦里想您亿万万遍,到今天,终于重逢,请老祖宗允许,让子孙亲一下您的脚!”
说着话,嗖的一下扑了过来,捧起柳凡的脚,深深地一个吻!
这一下。
柳齐齐呆住了,嘴巴张大成了O形。
老祖宗柳凡也惊了,看看自己脚上的唇印,又看看一脸欢喜激动之色的柳二泉。
只见柳二泉,满头的花白头发,胡子比柳二海的还长,眼神饱含沧桑与岁月,身上带着无尽萧索之气,如同进入了迟暮之年,似经历了无法想象的痛苦过往。
到底是什么样的经历,让当年一个雄赳赳气昂昂的中年人,变成了如今花甲老人的模样。
柳凡心中触动,有些无法想象。
半晌后,柳凡长叹一声,看着柳二泉,悠悠的道:“二泉啊,请讲出你的故事。”
“告诉老祖宗,你这些年,到底经历了什么惨绝人寰的事?!……”
ps:月底,求票票啊,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