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9jem精彩都市异能 唐朝貴公子笔趣-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相伴-psgo9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韦玄贞有点急了。
哪怕方才他还能坐得住。
可这些日子,被陈正泰坑怕了啊。
说实话,只要碰到陈正泰的事,就没有不糟心的。
韦玄贞不确定地道:“莫非……这陈正泰挖着了什么?这许多年前的东西,朝廷都寻不到,他能寻到?”
“是的。”黄成功不安道:“学生也是疑虑啊,这小子……怎么什么都知道。而且还听说,去的都是陈家人,甚至还在那里开山炸了石,我看……这肯定不是空穴来风。”
韦玄贞一听,心里开始惴惴不安起来,的确是太可疑了。
想了想,韦玄贞就道:“你再去打探,看看他故弄什么玄虚。”
“是。”
…………
一下子,这陈正泰又是万众瞩目起来,每一个人都在想方设法地从陈正泰打探出一点什么。
而陈正泰呢,却好像是无事人一般,他这里瞎转转,那里瞎走走,这无数的情报,汇总到许多人家的府邸,却让人有点发懵。
因为实在难以揣测。
这天,苏烈兴冲冲地寻到了陈正泰,脸上带笑道:“大兄,大兄,你那马掌,当真有用,哈哈……我教人将那马成日骑乘,迄今已有六七日了,可至今这马蹄却还没有磨损。”
陈正泰见他高兴得如孩子一般。
其实这是可以理解的,一个小小的马掌,就可以降低大量战马的损耗,这其中的好处巨大,特别对苏烈这种想做出成绩的人来说,更是意义非凡。
陈正泰是早知道会这样的,笑道:“这样最好不过了,那就赶紧多打造一些马掌,让人生产越多越好,既可以让咱们二皮沟骠骑府用,还可挣一笔钱。”
苏烈对挣钱没兴趣,却对将马掌推广开来颇有几分兴趣。
于是说干就干,让铁铺开工,开始打制。
只是……要推广何其不容易,你不给人见到效果,谁愿意理睬你?
不过办法却还是有的,陈正泰将薛仁贵叫了来:“你能不能打?”
薛仁贵一听这个,胸脯一挺:“你猜。”
这么明晃晃的得意劲儿,陈正泰放心了,便道:“那明日你就去飞骑七营叫阵,骂一骂他们,若是被他们打死了,为兄给你厚葬,若是还活着,明日请你吃鸡。”
薛仁贵一听,懵了:“兄长,就我一人去?”
陈正泰拉着脸:“不敢去?”
“去是敢去。”薛仁贵有些不太自信:“就是……就是……”
虽说他在打架这上头是行家,可也不是不惜命的。
“敢去就成了。”陈正泰道:“你不要怕,他们知道你是二皮沟的别将,不至于拿你如何的,将你打死,只是最坏的情况,你放心,为兄心里有数的。”
看着陈正泰认真的样子,薛仁贵就莫名的觉得信任,只好道:“诺。”
陈正泰气定神闲,随即让陈福给自己斟茶来。
陈福喜滋滋的将这茶水送到陈正泰的面前,一面道:“公子,外头很多人都在打听你的事呢,许多人还跑来问我,说公子最近在做什么,他们竟还给我钱,我当时就生气了。他们将我陈福当什么人了,我陈福忠心为主,生是陈家人,死是陈家鬼……”
陈正泰便笑呵呵地道:“他们打听我什么?”
“有打听公子为啥到现在还未娶妻,家里竟也不急,是不是好男风,男人要不要?”
“……”
“还有打听公子这几日是不是得了什么宝藏……”
陈正泰忍住翻白眼的冲动,道:“好啦,好啦,你这家伙走开,别来打扰我喝茶。”
“噢,噢。”陈福也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陈正泰。
他起初也没往这方面想,不过问的人多了,他也狐疑起来,公子已是一家之主了,现在陈家红红火火,也有不少人来寻阿郎说亲,不过阿郎都说要问问公子的意思,只是……公子一概没有答应。
莫非……
作为一个忠心为主的人,陈福决定还是苦口婆心地劝劝:“虽然公子可能不太爱听,可是我还是得说……公子啊,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就算公子有什么特殊的癖好,那也要成亲,先生了子嗣……”
陈正泰气得要跳将起来,抬脚就想一脚将陈福踹飞。
陈福见状,连忙逃之夭夭。
到了次日正午,便有宦官来,说是陛下要见他。
陈正泰自是不敢怠慢,匆匆入宫。
李世民一脸无奈的样子,见陈正泰进来,便道:“陈正泰,朕听闻你又惹事了?”
陈正泰一脸泰然地道:“不知恩师说的是什么事?”
李世民目光便落在殿中一人的身上,他手指着这人道:“此朕的兄弟,他今日来告你的状,你不要抵赖。”
陈正泰这才注意到,一旁还坐着一人,此人身上穿着蟒袍,年纪不过二十岁,显得很年轻,可脸色有些不好看。
陈正泰不认得他,于是便道:“不知……”
“这是赵王。”李世民拉着脸道:“算起来,也是你的长辈。”
“噢,噢。”陈正泰心里想,这长安城里,谁不晓得赵王是谁?
此人乃是李渊的第六个儿子,名为李元景,李世民对他格外的厚爱,不但封为雍州牧,还敕封了右骁卫大将军,上马治军,下马管民。
李元景此时是气得脸都黑了,他道:“你们二皮沟的别将,竟跑来右骁卫滋事,这是什么意思?右骁卫乃是禁卫,这二皮沟不过是府军,这滋事的人……听说还是你陈正泰的义兄弟,看来十之八九是受你指使了?”
陈正泰立即一副谦虚谨慎的样子:“呀,还有这样的事?赵王殿下冤枉啊,那别将薛礼,确实是我义兄弟,只是我没想到他竟闹到右骁卫去,这右骁卫的飞骑,天下谁人不知?此乃我大唐一等一的骑军!万万想不到,他胆子这样大,竟然跑去那里闹事。”
“殿下,我那义兄弟……现在是不是已被打死了?哎,真是活该他倒霉,谁让他这般胆大包天,就请殿下垂怜,让我给他收个尸葬了吧,毕竟是少年人不懂事,殿下得饶人处且饶人,现在他已做了鬼,那么就算是有天大的冤仇,也都已过去了。”
陈正泰拉长了脸,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情真意切,好像自己的义兄弟已经死了。
李元景:“……”
他是来兴师问罪的,现在这么一说,倒像是陈正泰成了受害者了?
李世民对薛仁贵是颇有印象的,这个小子很大胆哪,不过李世民却是爱才之人,此时也不禁想,薛仁贵死了吗?这……实在是太可惜了。
陈正泰见李元景不吭声,便又道:“殿下,殿下,你倒是说句话吧,薛礼这个小子,生前……虽不是东西,可是……”
“他没死!”李元景吐出这三个字,脸色开始不自然。
“什么?这小子竟没死?”陈正泰大惊失色:“我还以为他死了,哎呀,这一定是赵王殿下高抬贵手,饶了他的性命,赵王殿下,您真是他的大恩人哪。”
李世民听到此,心里也松了口气。
李元景脸色就更古怪了!
老半天,他才恼羞成怒地道:“本王现在追究的……这个小子,他胆大包天,居然挑衅右骁卫飞骑,打伤了数十人,而后逃之夭夭。今日你陈正泰,无论如何也要给一个交代。”
“……”
殿中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其实大家都挺尴尬的。
方才陈正泰还一副义兄弟死了,为之哀悼的样子。
李世民也还露出惋惜之色,此时整个脸色不一样了。
毕竟……人家单枪匹马,跑去你右骁卫大营,这右骁卫是什么地方,乃是精锐的禁军,这右骁卫的飞骑,也是大唐精锐中的精锐,可结果……
一个别将,打伤了这么多人,你还让他跑了?
李元景本来气咻咻的跑来告御状,现在突然觉得自己挺傻的。
这种事……跑来告状也是自取其辱啊!
李世民一时之间也不知该说什么好,是说右骁卫可怜,狠狠痛斥那挑衅的薛仁贵呢,还是痛骂自己的兄弟是个废物?朕将右骁卫交给你,人家一个小将来,伤了数十人倒也罢了,你还让人跑了,丢人不丢人啊。
“额……”陈正泰的声音打破了沉寂。
确实很尴尬啊,他倒是很识趣地道:“原来是这样,竟是伤了这么多人,这……这薛礼实在太坏了,我回去一定要好好的责罚他,至于赵王殿下,而今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实在不是我的本意啊。一下子伤了这么多人,这太不像话了。我这里有一些钱,不是赔罪,只是右骁卫将士们的治伤要紧……”
他毫不犹豫地从自己袖里掏出一大沓的欠条,也不知他是有备而来,还是这家伙向来喜欢带着这么多欠条招摇过市,这一大沓欠条,统统都是大面额的。
陈正泰毫不犹豫地往赵王李元景的手里塞:“这只是一些汤药费,先救治……救治……此后的事,咱们以后再说。”
李元景心里大怒,本王没有钱吗?你以为拿钱就可以息事宁人?
可他低头……见这一大沓的欠条,竟都是百贯的大钞。
李元景瞳孔收缩,这只怕有上万贯了吧,哎呀……这个钱太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