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4kc精品言情小說 重生南非當警察 鮎魚頭-1093 租一輛勳爵汽車一年多少錢閲讀-ac685

重生南非當警察
小說推薦重生南非當警察
加利福尼亚位于美国西海岸,1847年,墨西哥将加利福尼亚割让给美国,1850年,加利福尼亚正式成为美国的第31个州。
尼亚萨兰汽车集团在加利福尼亚的工厂位于加州最南端的沿海城市圣迭戈,这里距离美墨边境只有不到十公里,便于工厂雇佣大量廉价的墨西哥工人,同时组装的汽车也能通过海运很便捷的抵达美国西海岸所有城市。
1906年,旧金山大地震和后来的大火,几乎摧毁了这个美国西海岸最大的城市。
到现在整个城市都没有从创伤中恢复过来。
世界大战给加利福尼亚带来了更多创伤,大战期间,有大约十万加利福尼亚人参加欧洲,他们在世界大战结束后并没有得到美国政府和加州政府的妥善安置,年初,在旧金山和洛杉矶等大城市也爆发了一系列骚乱和暴力冲突,圣迭戈也不可避免的受到冲击。
在这个背景下,尼亚萨兰汽车集团的工厂坚持使用大量墨西哥工人,终于招致加州政府和圣迭戈当地政府的不满,工厂现在已经做好了生产需要的准备工作,并且对新招的工人进行了时间长达两个月的培训,这时候禁止工厂生产,会对集团的扩张造成极大影响。
尼亚萨兰汽车集团已经对加州工厂前后投资超过150万美元,工厂共有工人超过2500人,其中墨西哥籍工人大约2300,顺利投产后,加州工厂的年产量将会超过15万辆。
一天后,麦克·卡莱尔顺利抵达圣迭戈,纽约距离圣迭戈大约4000公里,还没有实现飞机通航,麦克·卡莱尔要先从美国飞到洛杉矶,然后从洛杉矶乘车抵达圣迭戈。
加州工厂总经理拉里·比尔到洛杉矶亲自将麦克·卡莱尔接到圣迭戈,在汽车上向麦克·卡莱尔简单介绍情况。
“加州州长面临换届选举,目前有可能胜选的分别是民主党的现任州长费迪南德和共和党候选人弗雷德里克,费迪南德竞选办公室十天前找我,希望我能为费迪南德的竞选提供一些帮助,因为集团不允许我们参与地方竞选,所以我就没有理会,结果昨天我们就接到了不准生产的通知——”拉里·比尔也很无奈,这就是美国的法治,不给糖果就捣乱。
尼亚萨兰汽车集团为了避免这一类情况,严禁集团分公司涉足当地选举,这个决定放在南部非洲和欧洲都是正确的,但是在美国就是严重的错误。
正常情况下,美国这种情况,不倾向于民主党也不倾向于共和党,那就表示两不相帮,立场保持中立。
但是在美国,不倾向于任何一方,那就意味着既反对民主党,又反对共和党,这就是美国特色。
“费迪南德和弗雷德里克的支持率怎么样?”麦克·卡莱尔已经有了决定,既然费迪南德逼加州工厂站队,那就站吧。
只不过麦克·卡莱尔的决定恐怕不会让费迪南德满意,尼亚萨兰汽车集团不管是在南部非洲还是在欧洲都是无往不利,不是任人拿捏的小角色,费迪南德要是以为随便施压,就能让尼亚萨兰汽车集团就范,那费迪南德就错了。
费迪南德应该深入了解一下尼亚萨兰汽车集团,然后再做出决定。
“支持率很焦灼,不相上下,世界大战后加州的经济并不好,费迪南德的选情因此受到严重影响,所以费迪南德才饥不择食。”拉里·比尔不动声色添把火,这其实不能怪费迪南德,不仅仅是加州,全世界都一样,经济危机已经不可避免。
不过加州的选民们不会理解这一点,美国人也是个个都见多识广,二十一世纪还有很多美国人认为地球是平的呢,这个时代的美国人思维更单纯,或者说更愚昧,他们把责任简单的归结为费迪南德的能力不行,既然这家伙能力不行,那就换另一个试一试。
反正也没得选。
“很好,帮我约弗雷德里克。”麦克·卡莱尔决定下场,尼亚萨兰汽车集团当初制定制度的时候,并没有考虑过美国的情况。
制度不合时宜就要及时修改,罗克名下的企业全部都是这样做的,如果某个企业制度僵化,管理层又不及时进行调整,企业雇员可以向总公司投诉,一旦查实会有丰厚奖励。
“好的,我马上去办——”拉里·比尔斗志昂扬,麦克·卡莱尔的态度给了拉里·比尔巨大信心。
来到圣迭戈之后,麦克·卡莱尔马上往尼亚萨兰发电报。
六个小时之后,麦克·卡莱尔接到尼亚萨兰总部的回复。
集团总部授权麦克·卡莱尔解决这个问题,并且特批十万美元经费。
十万美元看上去不多,不过考虑到现在才1919年,已经足够麦克·卡莱尔做很多事了。
拉里·比尔的效率也很高,联系弗雷德里克的时候,得到了弗雷德里克的热情回应。
弗雷德里克邀请麦克·卡莱尔参加在洛杉矶举行的一场晚宴,麦克·卡莱尔欣然接受邀请。
巧合的是,弗雷德里克举行晚宴的酒店居然就是洛杉矶的罗德西亚酒店,麦克·卡莱尔给酒店打了个电话,酒店直接派车把麦克·卡莱尔从圣迭戈又接回洛杉矶。
不得不说,罗德西亚酒店的服务确实好,洛杉矶距离圣迭戈小两百公里呢。
当然这也是因为麦克·卡莱尔是罗德西亚酒店的尊贵客户,换成是普通客人,罗德西亚酒店也不会殷勤到这种程度。
抵达罗德西亚酒店后,麦克·卡莱尔才知道这是共和党为弗雷德里克竞选特意举行的募捐晚宴,有机会参加晚宴的个个都是星光熠熠的大人物,包括共和党籍的国会议员麦克·罗兰,洛杉矶市长洛克·霍普,加州州议会议长埃里克·雷蒙德等等。
听到洛克·霍普这个名字的时候,麦克·卡莱尔倍感亲切,只不过这个“洛克”让人失望,五短身材发福严重酒糟鼻地中海,麦克·卡莱尔感觉他不应该使用这个名字,瞬间感觉这个名字被玷污。
当然麦克·卡莱尔也不至于蠢到把心里话说出来,和洛克·霍普握手的时候还对洛杉矶提建议呢:“洛杉矶是个很有前途的城市,我们准备把好莱坞旁边的那座山买下来,开发成住宅和商业区,那里环境优美,气候宜人,一定会吸引很多富人,成为洛杉矶乃至西海岸最著名的富人区——”
哎呀,这个建议太好了,洛克·霍普顿时对麦克·卡莱尔好感大增。
看看人家这手笔,动不动就一座山,动不动就西海岸,这可都是政绩——
啊呸,这可都是为人民服务!
“没问题,一座山是吗?我批准了,如果是你们尼亚萨兰汽车集团,我愿意把那座山送给你!”人家麦克·卡莱尔都愿意投资了,洛克·霍普肯定也不能小气。
洛克·霍普不知道的是,那座山的名字叫比弗利。
这个送,当然也不是白送,钱还是要给的,只不过到底是给洛杉矶市政府还是给洛克·霍普本人就不好说了。
如果要给洛克·霍普,当然不是直接给钱,那太没水平,会对尼亚萨兰汽车集团和洛克·霍普造成不良影响。
正确方式应该是尼亚萨兰汽车集团发现洛克·霍普妻子或者是侄子,又或者是七大姑八大姨开的某家公司很有前途,所以就花了十几二十万美元把那家公司买下来,这才符合美国的商业原则。
至于那家企业是不是值十几二十万美元,谁在乎呢——
“尼亚萨兰汽车集团不愧为跨国公司,确实是有魄力——”弗雷德里克是个大帅哥,相貌堂堂英俊潇洒,给人第一感觉很好。
“弗雷德里克先生,待会儿能不能占用你一些时间,我们需要你的支持。”麦克·卡莱尔会说话,明明是送钱,搞得就跟要钱一样。
美国政客和商人的关系不能搞混,这两者虽然是相辅相成的,但是商人的地位一定高于政客。
美国的政客有很多,这个不行还能换一个。
有能力助选的大企业却不多,愿意掏钱支持政客参选的更少,每一个都是所有政客趋之若鹜的大金主。
当然了,钱不是白拿的,拿了钱就要办事,付出有多大,想要的收获就有多大,弗雷德里克还不能不给,毕竟四年后弗雷德里克还要参加竞选。
助选有风险,投资要小心,捐款给政客也不是一本万利,万一政客败选那就血本无归,所以这是个投机生意,所有参与者都心知肚明。
“当然可以,我对尼亚萨兰汽车集团也很感兴趣,尼亚萨兰汽车集团能做到这么大,一定有过人之处。”弗雷德里克笑成一朵花,这可不是行贿受贿,这叫筹集竞选资金,在美国是合理合法的。
“尼亚萨兰汽车集团的汽车确实好,我已经厌倦了黑色的福特T型车,但是如果换成黑色的勋爵汽车,嗯,那还是挺不错的——”埃里克·雷蒙德也有诉求,不就一辆车吗,麦克·卡莱尔说送就送——
不是送,是借,借给埃里克·雷蒙德开,埃里克·雷蒙德还要付租金的那种,只需要随便找个租车公司就一切合理合法,至于租一辆勋爵轿车一年多少钱?
这要看租车的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