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法爺永遠是你大爺 愛下-707 魔法造物的科學觀察讀書

法爺永遠是你大爺
小說推薦法爺永遠是你大爺法爷永远是你大爷
老年人点点头,他对侄子的判断很认同。
这圈岩石一看就不太对劲,而且那年轻人的足迹在这里消失,越来越稀奇了。
不会是什么……特别的秘密地点吧。
老年人的老好奇心,越发提了起来。
有些闲人就是这样,见到什么奇怪的,不太明白的事情,就想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否则心里总痒痒的,不舒服。
中年人先把隐蔽摄像头装好,然后在地上捡了个石头,使劲敲打着岩石壁,打了半天,自己手中的石头都碎了好多渣子出来,但前这的岩体,连个划痕都没有。
“好硬啊。”最后中年人拿出手机,对着岩体拍了一张:“我认为个学地质的朋友,让他看看这是什么东西。”
老年人同意说道:“越来越有意思了,那小子肯定藏有秘密。”
“我也这么觉得。”中年人挠了挠头:“还有盆栽呢……大伯你说他带了很多盆栽过来,一个也没有看到啊。”
“会不会就在这石头门后面?”老从指了指自己前边。
中年人眼睛发亮:“那小子在这里挖了个山洞出来,然后带了很多盆栽进去,难道是用来转氧气的?那么光怎么来的?电能转化吗?那么电又怎么来?”
不得不说,有些人的脑洞就是大……并且大得挺合理。
老年人摇头:“不清楚,或许有别的用处,既然装好了摄像头,我们就走吧。”
“成。”中年人晃晃自己手机:“我把图片发给朋友,等有消息就通知大伯你。”
“麻烦你了。”
妖神 記
“没事,反正我也相当好奇。”
两人离开了此地。
接下来的几天,游戏中,罗兰不是和安多娜拉亲热,就是在学习礼仪。
而在现实中,把房间买下来后,就请人装修,以及购买家具。
因为这里打算用来作传送点,所以装修和家具只是用来掩人耳目用的。
尽量简单就行,只花了他十来万。
简单的装修不需要多少时间,不过即使如此,也花掉了罗兰近二十天的时间。
此时的老年人和他的侄子,再一次来到了岩层前。
同时他们这里还多了一个同行者。
一名戴着眼镜的,斯文瘦弱的中年人。
这人就是中年胖子的朋友,一名研究地质的专家。
“地质不是用来研究石头,研究石头只是我们的一个本事,你给我看的图片,不像是什么有价值的玩意。”眼镜中年人很认真地解释道:“像我们小城这里的的山体,已经没有什么好研究了的,老邰,我和你说啊,岩石圈怪不怪,不是你们普通人说了算的,因为你们没有怎么见过地质学上的怪石头,大部分都是……这是什么鬼。”
这时候,眼镜中年人也终于发现了不对。
眼前这个石圈太奇怪了。
他上去摸了一下:“嗯……很光滑,不像是被风化过的,倒像是合成岩板。”
老年人在旁边问道:“合成岩板是什么东西,干什么用的。”
“一种建筑材料,大部分情况下,拿来当地砖铺。”眼镜一直摸着眼前的岩体:“只是没有见过这么奇怪的合成石板。”
中年男人已经取回了自己的相机,他闻言问道:“我看着也像是人工造物,正常的合成岩板和这有什么不同?”
“材料相对固定,合成岩板来来去去就那几种材料,我一摸就能摸得出来。”眼镜男人表情古怪地说道:“不过这个完全不同,我真要带点回去研究一下。”
“凿不开,很硬。”中年胖子把自己的摄像头收好,说道:“要不下次带个打孔机过来。”
“这个可行!”眼镜男人摸了摸这个岩圈,眼睛中也起了些亮光。
老人笑道:“如果你研究搞清楚东西了,就和我们说声行吗?小涛。”
继续摸了摸岩体,眼镜男人嘘了口气,他虽然好奇,但没有太在意的,就是想知道,这玩意用什么材料合成的而已。
三人从山上离开。
到了第二天,眼镜男人带了两个学生,带着打孔机,在岩体上凿了指甲那么大点的岩体,然后开着车,花了三个小时的时间,到了省城里头的地质所。
他走熟人的关系,直接让人把那指甲片那么大的石片给送到检验室里。
随后和老友坐着聊天。
“海涛,听说你在南边的小城里做明代的古墓地质研究工作,这玩意是从古墓里头弄出来的?”已经秃顶的老友笑问道。
“不是,是在山上发现了一块很奇怪的岩体。”斯文眼镜真名叫赵海涛,他说道:“当时我们带了两个便携打孔机上去,就是那种德国产的,按理说针头很硬才对,但两个打孔机的针头都坏了,一断一歪,才磕出这点岩片。”
能在地质局工作,怎么说都是有点水平的,秃顶中年一听这话,就愣了:“这么硬?不会是特殊合成岩板吧,”
赵海涛耸耸肩:“谁清楚!看检测结果吧。”
随后两人聊了好一阵子,大约两个小时后,结果出来了。
某位研究人员,一脸古怪地把数据单递到了两人的面前,每人各一张。
看完后,两人的表情也是惊呆了。
摸着自己光滑的头顶,研究所的中年男人完全摸不着头脑:“会不会弄错了!这都是很常见的泥土成份啊,怎么能压缩成石板,而且更为离谱的是,这硬度都快赶上钻石,冲击韧性和断裂韧性也好高,综合起来,这都快赶上特等钨铬钢材了吧。”
“德国产的那两个打孔机针头,就是钨铬钢制成的。如果数据综合起来看的话,它比钨铬钢还要硬。”赵海涛深吸了口气:“不行,老黄,你立刻调几个人和我走一趟,把那块岩石给弄回来,这玩意可能会改变我们的材料观念。”
“我明白,我和你一起去。”
随后,两辆小车加一辆大巴和一辆卡车,直接往罗兰所居住的小城里赶。
本来三个小时的车,因为心急,硬是两个小时就开到了。
接着大巴和卡车上跳下一帮人,拿着工具,浩浩荡荡地上了山,在赵海涛的引领下,找到岩体,直接把那块两米直径,两米长的圆柱圆体挖了出来。
只有两米长……因为罗兰用这东西封门的,后面长长的通道全换成变回了正常的泥土。
几个带着探测仪的研究人员,还对着山体测量了一阵子,结果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也没有金属回响,就似乎是有个小型空洞。
但在南疆这边,地下空洞很多的,而且是在一百米深的地下,对环境根本没有影响,所以也就没有人在意。
近三十个人,围着这个从山体里拨出来的‘圆柱岩体’敲敲打打,个个惊讶地不行。
他们搞地质这帮人,也算见多识广了。
但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奇怪的岩体,比特种钢还硬。
“这玩意绝对是人工合成的。”
重生之北洋巨擘 虫虫帅
赵海涛围着这块石柱转了几圈,最后下了结论:“自然界很难形成形状这么完美,这么奇怪的东西,就是不知道是古人制作的,还是现代人制作的。”
“检测吧。”秃顶老黄拍拍石柱:“这么大一块,估计有八吨重了,幸好弄了辆卡车过来。否则还真运不回去。”
“现在我就在想,我们这些人没有工具,怎么把它运下山。”
“这玩意是圆的,推它滚下山?”有人开玩笑说道。
“你想害死人吗?”赵海涛怒道:“这东西重近八吨,滚下去势能转化成动能,以这山的崎岖程度,速度肯定能突破每秒二十米以上,别说碰着人,人当场就碎了,就是一幢楼都给你撞穿掉。”
说话那人讪讪笑道:“我就是开个玩笑。”
“搞研究的不能随便开玩笑。”赵海涛没好气地埋怨了句,对方不是他学生,也不是他下属,他不好多说什么:“去请专业开勾机的师傅过来,把东西弄下山,再运回地质局里,慢慢检测。”
在夜晚近九点钟的时候,这块圆柱体石头终于被运回了地质局里。
然后一大群研究人员,对它展开了各种各样的测试。
随后更多让人惊讶地数据,摆在他们的面前。
“这玩意简直就是个奇迹。”赵海涛捂着脑门:“它的成份是就是我们这边地区很常见的土壤和矿物质,成份杂得要命,无论怎么看,它应该就是团泥土。但它就粘合成了一块岩石,这里面似乎有股力量让它变成这样子。”
秃顶老黄拿来两杯咖啡,一杯放在赵海涛面前:“先喝吧,估计今天我们要通宵了。”
“上报了吗?”
“报了……我们老板(意指领导)给上面打了电话,把数据一说,上面的人都蒙了,说我们是不是拿错了特种钢的数据。”说到这里,老黄自己笑了:“老板再三保证,这事是真的后,他们说立刻通宵坐飞机过来,估计凌晨的时候就能到。”
“谁看这数据不都得发蒙啊。”赵海涛摘下自己的眼镜,喝了口咖啡:“我原本也只是好奇的,没有想到,居然抓起条大鱼。”
“你是怎么发现这玩意的。”
老黄有些羡慕,不管之后的研究和赵海涛有没有关系,
“一个熟人说有奇怪的玩意让我看看……”
赵海涛突然想起了什么,趁着这机会,给自己的朋友打了个电话过去:“老邰,睡觉没有,你之前和我说过,不是说有个年轻人的行动很古怪吗?你记得那个年轻人的样子吗?”
“我没有见过,就是大伯见过,他也就是好奇而已,怕那个年轻人在那边干什么坏事。”
赵海涛继续问道:“我记得你设置了隐藏摄像机。难道没有照到?”
“没有,好像那天和大伯谈过后,他就没有再去山上了。”
“是吗,那就找不到他?”
“不过我记得大伯说过,那年轻人似乎在公园附近的某个小区买有顶楼的房子。到时候你让大伯带你去找找,说不定能碰见。”
“好的,谢谢。”
挂了电话后,赵海涛有些不解:“也不知道那年轻人和这岩石有没有关系。”
不过很快他就把这事抛在了脑后,继续研究起石头来。
科研人员对这种新发现,有着莫名其妙的狂热。
不弄清楚是怎么回事,总感觉不舒服。
为此他们愿意少吃饭,少睡觉,只要保证足够的思维用热量,不会死人就行了。
但这石头没有让赵海涛研究多久……然后就被秘密送往条件更好的京城地质总局了。
没有了东西研究的赵海涛,感觉很失落,随后他找到了自己的朋友邰某某,借由他的关系联系了那个爱管闲事,好奇心很重的老人。
随后两人在小区那里蹲守三天,终于把罗兰给堵到了。
这时候,罗兰正提着一些吃的东西往自己的新房子里走,然后在大楼门前,被两人挡下。
罗兰一见到那个老人,就开始皱眉头,心想这人真烦,自己都不去山上了,还追了过来。
看着罗兰这不喜的模样,老人微笑道:“年轻人,不是我找你,是这位教授找你。”
赵海涛确实有教授的职称。
在老人说话的时候,赵海涛地打量着罗兰,他有些惊奇。
他带了好几届的研究生,对于年轻人也有一定的了解。
他总有种感觉,眼前这年轻人,似乎有股非常独特的气质,让人觉得神往,却又不敢太靠近。
罗兰将视线投向这赵海涛,满脸疑惑。
“抱歉,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本城地质检测局的赵海涛,之前我听邰老先生说,你似乎和一种奇特的岩石有关系?”
“什么岩石?”罗兰满脸迷茫。
他现在精神力很强,要控制自己的情绪太简单了。
“这个。”赵海涛拿出手机,打开图片,递了过去。
“哦,这东西啊。”罗兰点点头:“我在山上玩的时候,见过好几次,这不是承包公园建设的那些工人,搞的景点装饰吗?”
赵海涛一直盯着罗兰的眼睛,见后者说话的时候,语气平衡,目光凝实不闪烁,便觉得他说的应该是真话。
“抱歉,打扰你了。”赵海涛收起了手机。
随后他转身离开,老人觉得有些不甘,但也跟着走了。
罗兰转身进了大楼里。
在回去的路上,赵海涛接到了老黄的电话:“海涛,出大事了,上面检测得出了结果,那岩体的强度,可以代替甲板钢!”
“什么!”开车的赵海涛一个急刹,然后立刻把车停在路边,对着手机里喊道:“没有搞错吧。”
“没有搞错,上面已经下了命令,让我们全力搜索那座山,看看能不能找出第二块那样的岩体。”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