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9z74精品都市小说 海賊之禍害笔趣-第十六章 最後的歸宿看書-xpzf4

海賊之禍害
小說推薦海賊之禍害
莫德所说的话,直抵罗宾内心深处。
一死了之固然容易。
但身上所背负的珍贵之物,也会随着死亡一同消逝。
罗宾脑海中忽的掠过一道道身影,求生意志顿时如死灰一般复燃起来。
莫德察觉到了什么,想都没想就将解毒剂抛到罗宾腿上,旋即抬头看着不停抖落碎石灰尘的天花板。
“这里快塌了。”
说着,莫德低头看向拿起解毒剂的罗宾。
“但别指望我能带你们出去,除非你要用掉‘影标’,又或者是帮路飞解毒,然后让路飞带你们出去。”
罗宾闻言,仰头静静看着莫德。
片刻后,这个伤势严重的成熟女人,在眼下这种关头,竟是对着莫德露出一个莫名笑容。
她摸出了寄宿着莫德一缕影子的壁虎。
“这东西很珍贵,我不会轻易用掉的。”
她说话时的声音羸弱无力,但语气却很坚定。
莫德眼皮一抬,道:“随便你。”
罗宾妥善收好影标,旋即忍着痛苦,一点一点爬向路飞。
莫德看着罗宾艰难爬向路飞的举动,眉头微微一蹙。
本想让罗宾用掉影标的……
没用就没用吧。
莫德微微摇头,并没有去干扰罗宾的决定。
他最后看了一眼历史原文,然后越过罗宾,来到克洛克达尔的尸体前。
在罗宾的疑惑注视下,莫德拎起克洛克达尔的尸体,微微一用力,将克洛克达尔甩向殿内墙壁上的破洞。
嘭的一声。
克洛克达尔的身体再一次嵌入墙洞里,周遭被震碎的石块漱漱落下,将克洛克达尔的尸体掩埋过半。
做完这件事后,莫德回头,迎向罗宾掺杂着疑惑意味的目光。
“记住了,杀掉克洛克达尔的人是路飞而不是我。”
“……”
罗宾瞬间秒懂,下意识点了下头。
“好自为之。”
莫德大步离开殿室。
罗宾目送着莫德离开,咬紧牙根继续爬向路飞,在身后留下一条刺眼的血痕。
当她终于来到路飞身旁时,眼前阵阵发黑,仿佛下一秒就会晕过去。
她强撑着一口气,颤颤巍巍将解毒剂喂进路飞嘴巴里。
已经醒过来的寇布拉,正好看到了这一幕。
而罗宾在喂下路飞解毒剂后,终于是撑不住了,倒在地上,直接晕了过去。
“……”
寇布拉眼中泛出异色,紧接着,他很快就注意到身体被掩埋过半的克洛克达尔,隐约猜到了什么。
“这个少年……”
双手被缚的他,心情激荡了起来。
解毒剂的效果很惊人。
不过几秒,路飞就睁开了眼睛,一个鲤鱼打挺,从地面起身。
“好饿。”
路飞耷拉着眼皮。
但饿归饿,路飞并没有忘记正事,左右摆头迅速查看了一眼四周环境。
在看到被碎石掩埋过半的克洛克达尔时,路飞摸着下巴,努力回想着失去意识前的情况。
那时候,好像已经将克洛克达尔一拳打趴了,但因为中毒……
想到这里,路飞低头看向脚边昏迷不醒的罗宾,若有所思。
在雨宴城外时,也是这个女人救了自己一次。
“我们最好赶快离开这里。”
寇布拉看着思索中的路飞,出声提醒了一句。
听到寇布拉的提醒,路飞这才后知后觉看向寇布拉。
“大叔,你醒了啊。”
“……”
寇布拉嘴角微微一抽,心想着我比你先醒的!
……..
广场上。
当薇薇的声音传到国王军和反叛军耳里后,战争才真正平息下来。
随后,薇薇从钟楼下来,先是与同伴们对视了片刻后,旋即大步走向莫德。
此时此刻,包括草帽一伙在内的所有人,皆是看向莫德。
当他们视线集中在莫德脸上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一道黑影从宫殿西面方向而来,悄无声息缩回到莫德身后。
随着影子与莫德串联成一体后,莫德眼眸亮起了些许光泽,随即看到了大步走过来的薇薇。
“莫德,谢谢你……”
薇薇感激看着莫德。
如果不是这个男人阻止了特制炸弹和战争,牺牲者将会不计其数……
莫德摇头道:“你该感谢的人是路飞他们,而不是我。”
说着,莫德偏头看向西面方向。
薇薇正想说什么时,就听到西面方向传来一道大呼小叫的声音。
“乔巴,乔巴……!”
那是路飞的声音。
众人循声看去,只见路飞左边肩抗着昏迷不醒的罗宾,右边单臂环抱着正在念叨着什么话的寇布拉,狂奔向着这边跑来。
莫德默默看着被路飞扛在肩膀上的罗宾。
剧情改变了不少。
但是,
这个女人最后的归宿,应该还是会往好的方向而去吧。
“路飞,我在这里!!!”
听到路飞的呼喊声,乔巴第一时间跑出来。
“哦!”
看到乔巴,路飞眼前一亮,大喊道:“乔巴,这女人伤得好重,你快点帮她治疗!”
被路飞怀抱在臂弯里的寇布拉捂着额头,低声道:“能先把我放下来吗?我只是双手被绑……”
路飞似乎没听到寇布拉的话,直奔乔巴而去。
“诶,那女人是……”
薇薇,以及娜美一行人,在看到路飞肩膀上的女人时。
除了山治满眼妒火,其余人皆是目露惊色。
在路飞狂奔过来的同时,莫德招呼着佩罗娜悄然离开广场,来到城市议堂的后街上。
这里,躺着近百具尸体。
也就是之前想拿薇薇换取功劳的亿万长者们的尸体。
莫德扫了一眼满地的尸体,目光一顿,停在其中一具尸体上。
准确来说,是那具尸体旁的一把弧度较小,刀身纹路如火焰一般的刀。
正是业物五十工之一的名刀花州。
莫德向着花州伸出手,影子先一步飞窜出去,缠绕住花州,连刀带鞘送到莫德手里。
“好刀。”
莫德看着刀身上颇具美感的火焰纹路,不由赞叹一声。
这无疑是一把品质和千鸟不相伯仲的名刀。
数小时后。
王宫一间寝室内。
罗宾慢慢睁开眼睛,从身下传来的触感,提醒着她正躺在床上。
视线逐渐清晰,映入眼帘的,是一面雕琢着精美浮雕的天花板。
咚——
耳畔忽然传来东西倾倒在地的声音。
罗宾偏着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只见一张椅子倾倒在地,而在椅子身后,则是一个戴着帽子,直立而站的蓝鼻子驯鹿。
她记得,这个可爱的小家伙是草帽海贼团的船医。
想来身上的伤,也是这小家伙处理的吧。
罗宾看着乔巴反向躲藏的滑稽举动,嘴角微勾,露出一丝笑意。
乔巴有些紧张,不由将身体再往椅子外挪了挪。
“你是叫乔巴吧?”
看着乔巴的举动,罗宾更是难掩笑意。
乔巴点了点头。
“谢谢。”
“诶?”
“是你帮我治疗的吧?”
“嗯。”
乔巴顿时明白了对方道谢的原因。
与此同时。
一群海军正往阿尔巴那宫殿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