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p75b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有一座八卦爐-第五九七章 命途多舛鑒賞-yq357

我有一座八卦爐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八卦爐
项羽并不像王也想象的那么刻板。
对于打劫敌人,他并没有什么心理障碍。
真要有心理障碍,他就不会做出拦路打劫的事情了。
这么多年一路厮杀过来,他要是只会堂堂正正正面厮杀,怕是也活不到今天了。
“九霄魔族不是那么好对付的。”项羽沉声说道,“虽然这些年它们的名声不显,但是以我之见,他们的实力,并不弱于万界万族那些排名前十的大族!”
“这么强?”王也有些惊讶,他之前听神族神王说过万界万族的情况,九霄魔族在他口中,只是勉强排进前一百而已。
“九霄魔族有多少武帝强者霸王你可知道?”
“与我交过手的,除了魔族之主以外,还有两个。”项羽沉声道。
王也眉头皱了起来,那就是说九霄魔族至少有三个武帝!
项羽可是真能惹事啊,竟然惹出对方三个武帝!
刘邦在火族混了那么久,搞出来的破坏在王也看来已经够大了,也始终没有引出火族的武帝,要不是因为刘邦体质的原因,他们到最后或许都见不到祝融。
不过话说回来,九霄魔族有这么多武帝,火族应该也不会只有祝融一个武帝吧。
王也心中替刘邦他们擦了一把冷汗。
以刘邦的个性,他回去火族之地接人,怕是不会接了人就老老实实走掉,十有八九得干一票。
这要是把火族隐藏的武帝招惹出来……
不过王也也不是很担心,修为到了武帝,就没有那么容易被杀。
当初祝融在那种情况下都能逃走,换了刘邦等人也是一样。
刘邦、张良和萧何,足足三个武帝,除非火族能有十个武帝,否则刘邦他们要走,对方也绝对留不下他们。
“名声不显的九霄魔族就有至少三个武帝,看来万界万族的水还是很深啊。”王也感慨道。
“武帝不是终点。”项羽的神色有些晦暗,沉声道,“只有修为突破武帝,才算是站到了万界万族的巅峰!”
“武帝之上?”王也神色一肃,武帝之上是什么境界,他还真是不知道。
他现在接触到的人也不少了,从一开始的初代飞廉,到后来的夸父,再到神族神王和火神祝融。
这些人的修为,貌似都还在武帝之境。
要知道这些人哪怕在上古时候,也是了不得的大人物,他们都还是武帝境,那谁能突破到武帝之上?
天帝帝俊或许有那个境界。
不过王也只见过他的一缕残魂,无法判断他到底是不是那个境界。
在幽冥鬼火的回溯之中,王也也曾经经过当年九黎之主和轩辕之主的大战。
不过仅从片段景象中,无法判断出他们两个到底是什么修为。
“霸王你见过武帝之上的高手?”王也好奇道。
“见过一个。”项羽眼睛一眯,神色有些莫名,沉声说道。
“还真有?”王也惊讶,无论是天帝帝俊,还是九黎、轩辕之主,应该都已经不在人世,当今之世,竟然还有武王之上的强者存活?
“有!”项羽说道,“不过你碰上的可能性不大,就算遇到,对方也不会把你放在眼里,不会对你出手的。”
这句话听着怎么这么扎心呢?
这就是说自己修为太低,人家完全无视呗。
王也一阵郁闷,这按说是个好事,高手不搭理自己还不是好事吗?难道他们盯上自己才好?
不过总感觉被人无视,让人非常不爽。
“先不说那个了。武帝之上的强者离我们太远了。”王也摇摇头,开口说道,“我们还是想想,怎么把霸王你的方天画戟,提升到日级神兵吧。”
项羽的方天画戟,是他从开始修炼就选定的本命神兵。
它最初不过是件十星神兵。
后来随着项羽修为的提升,方天画戟也有过几次提升。
不过就算如此,方天画戟,现在也不过是月级神兵。
不是项羽不想继续提升,而是自从神族灭族之后,万界万族根本没有铸兵师能够铸造日级神兵!
别说日级神兵了,能够铸造月级神兵的人都没几个!
刘邦当年把能得到日级神兵,绝对是走了狗屎运!
“我身上只有这些东西。”项羽把一个储物戒指放到桌子上,脸上难得地出现一抹不好意思,不过很快再次变得冷冰冰的。
“这些东西肯定是不够的,缺什么,你告诉我,我去取来!”项羽霸气十足地说道。
王也的神念在储物戒指上扫过,看清里面的东西之后,他差点没有笑出声来。
这是一个武帝强者的储物戒指?
随便一个武王的储物戒指,也得比它丰富得多好吧!
“某不喜欢收藏东西,到手的东西,都修炼消耗掉了。”项羽冷冷地说道。
“了解!”王也笑着说道,“放心吧,我与寻常铸兵师不同,这些东西,提升神兵足够了!”
“算我欠你一个人情!”项羽沉默片刻,缓缓地开口说道。
他又不是傻子,一件日级神兵有多少价值,他能不清楚?
自己储物戒指里那些东西,别说把神兵提升到日级了,就算提升到月级,也显得不足。
王也这么说,分明是想自己把不足的材料补上。
财物项羽并不在乎,如果他想要财物,那有的是办法。
他肯说出这句话,那就是从心里真正接受了王也的身份,把他当成了同族之人。
“霸王客气了。”王也笑着说道,他现在还不知道,让项羽欠一个人情有多么困难。
“我现在就开炉铸兵,麻烦霸王你帮我护法,不要让任何人打搅了我。”
“放心,某在,无人可以跨入此间半步。”
项羽长身而起,龙姿虎步地走到门口,直接摄来一张椅子,坐在了那里。
他的动作,看得阳金沅和陈叔面面相觑,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也不敢问。
有项羽守在门外,王也十分地放心。
既然项羽这么说了,那估计就没什么人能闯进来。
随手一招,八卦炉落地。
王也抓起项羽留下的方天画戟,入手沉重无比,仿佛一座小山一般。
心中暗暗有些咋舌,果然不愧是天生神力的霸王!
把方天画戟放进八卦炉中,王也神念动处,六丁神火燃起。
项羽的方天画戟随他征战无数年,虽然只是月级神兵,但是已经有了某些日级神兵的特质。
所以提升起来,并不是太过困难。
但是仅仅把方天画戟提升到日级神兵层次,对王也来说,并不是一个满意的结果。
项羽可是人族如今的最高战力,他手上神兵的强弱,直接决定了人族实力的上限。
可以说,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情况都会是如此。
王也自己再自信,也不觉得自己短时间内能够突破到武帝境,不到武帝境,自己没实力和项羽比肩。
所以尽可能地提高项羽的战力,对王也自身来说,也是一个保障。
“就算不能突破日级神兵的极限,我也要把你尽可能地提升到最高的层次!”王也心中想到。
他翻找着自己的储物空间,这些年收敛的铸兵材料,不要钱一般源源不断地送入八卦炉内。
六丁神火,本就比九天玄火更加适合铸兵,再加上八卦炉本身的加成,方天画戟浴火重生,变得越发沉重,气势渐渐收敛。
坐在门外的项羽和方天画戟心意相通,方天画戟的变化,他自然是感受到了。
天火煅烧的痛苦,项羽仿佛没有任何感觉一般,他嘴角反倒是露出一个笑容,方天画戟提升,自己的实力,也将再有突破!
“轰隆——”
时间流逝,转瞬几天过去,王也一直闭关铸兵,连饭食都拒绝了。
项羽也是日夜守在门外,寸步不离。
在第六天的时候,忽然一声巨响,山海鲸仿佛撞上什么一般,内部空间都地动山摇地晃了起来。
项羽眉头一皱,脸上露出怒意,强烈的杀气就要释放出来。
忽然想到身后的王也,那杀气一闪而没,他怕影响到王也铸兵!
身形一晃,项羽直接原地消失,下一刻,他已经出现在山海鲸外,山海鲸那禁制,对他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
“项大人!”阳金沅和陈叔看到项羽,原本皱成一团的脸舒展了许多,恭声开口道。
“怎么回事?”项羽冷冷地开口道。
“我们也不知道。”陈叔开口道,他心中现在真是哑巴吃黄连。
这一趟本来很简单的任务,为什么就这么多波折呢。
一而再再而三的出问题!
难道是因为出门的时候没看黄历?
“不知道?”项羽身上的杀气弥漫开来。
“前面突然出现一股力量拦住了山海鲸的路,我们修为浅薄,看不出来到底怎么回事。”陈叔苦着脸说道。
项羽眉头一皱,向前跨出一步,滔天神念汹涌而出。
“轰!”
强大的神念仿佛撞上了什么一般,巨响声中,一道肉眼可见的波浪出现在宇宙之中。
前方的虚空之中,一道半透明的光幕凭空出现,将前路彻底封死。
“哼!”
项羽冷哼一声,再次上前一步,一拳向前轰出。
尖锐的破风声响起,那半透明的光幕产生了夸张的形变,被扯出去数百丈,但是那光幕十分坚韧,竟然没有破损。
“装神弄鬼!”
项羽一声爆喝,双手向前一抓,然后双臂一震。
“呲啦——”
一声布帛撕裂的声音响起。
那一道光幕,硬生生地被项羽撕开一道裂缝。
“唉,本来只是想让你们逗留几日,你们为什么非得自己找事呢?”一声轻叹响起,然后一个人影,凭空出现。
那人影出现的同时,光幕也消失不见,众人眼前的景象,顿时一变。
原本漆黑虚无的宇宙,出现几支舰队,无数人影,正在虚空之中交战。
项羽只是瞥了一眼,确定这些人不是在针对自己所乘的山海鲸,心中便没了兴趣。
“等他们结束了再继续上路。”项羽回头对着阳金沅说了一句,转身就往山海鲸内走去。
那突然出现的身影表情一愣,项羽的反应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既然看到了我们,那就只能怪你们运气不好,下辈子投胎,记得不要好奇心太重!”那人冷冷地说了一句,脚下一踏,神光爆炸,强烈的气势爆发开来。
阳金沅等人心神动荡,他有心激发山海鲸的禁制,却连一根手指头都无法动弹。
就在这时,那攀升的气势忽然戛然而止。
项羽的身形,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那人的眼前,一只手掐着那人的脖子,那人身上的气势,顿时停止了攀升。
“不知死活!”项羽冷哼一声,手指用力。
咔嚓一声,那人满脸不可置信,表情渐渐僵硬在了脸上。
“前面的人听着”,某不管你们有什么恩怨,某也不想多管闲事,但是记住,不要来招惹某,否则此人就是下场!项羽冷喝一声,随手把那连名字都不配有的家伙扔了出去。
一声爆炸,那人的尸体直接爆开,尸骨无存。
项羽的声音和爆炸的动静,直接吸引了前方两波的人的注意。
他们的厮杀停顿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项羽身上。
“你是何人?”一个身高和项羽相仿的壮汉站出来喝道。
“某是何人你用不着管,只需要听清某的话就行。”项羽冷冷地说道,“跨过此线者,死!”
项羽随手一划,一道神光出现在空中,形成一道数百丈的亮线。
“你可知我们是谁?”那壮汉脸色一沉,冷冷地说道。
“阿猫阿狗,某何必知道。”项羽冷哼道,身形一晃,已经回了山海鲸内。
“混蛋!”一个青年大怒,“杀了我们的人还想走,给我留下!”
他化作一道光芒,就朝着项目的背影扑去。
“轰!”
那青年刚刚跨过项羽留下的亮线,一声巨响,没有任何征兆,那青年的身体猛然爆裂开来。
全场皆静!
那青年可是武王强者,竟然就这么死了!
那壮汉额头现出冷汗,他的修为比死去的青年高一些,但也有限,这青年死得这么容易,换了是他,怕也是死无葬身之地!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那壮汉看着阳金沅等人,开口道,“若你们也是冲着定海珠来的,那我们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