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5na3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傳奇藥農笔趣-第七百七十四章 暗中所謀被揭露熱推-0uglc

傳奇藥農
小說推薦傳奇藥農
随着纳声金螺内播放的对话越来越多,莫君容知道自己陷入了麻烦中。
如果林邹每次见面时都带了这东西,那自己安排他杀害诛魔正气修者的事情,肯定也录在了里面。
莫君容抬起头,遥遥望向举着纳声金螺的郑秋,心中不甘与愤怒在翻腾。
自己花了多少心思,耗费了多少时间,才得到现在的地位。
却被一个小小的纳声金螺,给彻底毁掉。
此时此刻,在他视线里郑秋是如此可恨,就是因为这个毛头小子拿到了金螺,才会让幸幸苦苦建立起来的功绩化为泡影。
“算你这次运气好,有林邹那个死人帮助。
但运气不可能次次都眷顾你,总有一天我要拿回属于我的东西,将天下尽收掌心。
到时候,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咱们走着瞧!”
莫君容咬着牙默念,向郑秋投去怨毒的目光。
最后他悄悄远离长老们,伸手扣出一个剑指诀,抹到腰侧悬挂的短剑上。
利用剑指诀,他施展渡影剑悄然融入雨幕,飞落至山林间消失无踪。
纳声金螺内的录音非常多,不可能短时间放完,郑秋挑选一些特别重要的播放,以便揭露莫君容真面目。
很快,录音就放到莫君容谋害诛魔正气修者,以及吩咐林邹去杀害莫凤儿的部分。
“你去找邪修学会邪修功法,然后再培养几个出来……
要树立一个强大的敌人,必须要付出代价,让那些老家伙们肉疼……
我会把诛魔正气队伍的行踪告诉你,这是目标名单,你就按照上面的次序杀……
事情进展的很顺利,我需要一个机会拿到更大的权力……
莫凤儿会去宝矿村,你先行赶到那里劫杀,记住莫凤儿修为不低,要全力出手……”
随着这些录音放出,山林间顿时炸开了锅,修炼者们的议论声此起彼伏,犹如无数鸟雀叽叽喳喳。
“原来这都是诛魔使干的,还把脏水泼别人身上,实在是无耻。”
“呸,什么诛魔使,莫君容就是个混蛋!”
“说得对,他就是个禽兽不如的东西,居然连自己女人都可以当祭品杀掉。”
“受不了了,我今天不把这狗东西皮扒下来,我就不叫……”
但依然有部分修炼者表示怀疑,认为大魔头郑秋拿出来的东西不可信,说不定纳声金螺里的录音是假的、被篡改过。
但这些人,很快就被四千多修炼者的口水所淹没。
大家纷纷指责他们不懂法器,连纳声金螺的基本运作原理都不知道。
有人还非常干脆地指出,诛魔正气平日里没少干坏事,各种欺负非诛魔正气的小宗派。
而作为诛魔正气的主要指挥者,肯定是莫君容把诛魔正气带坏了。
树林里,大荒孤城城主林铭浩竖着耳朵倾听纳声金螺里的内容。
越听他表情就越轻松,最后甚至露出了笑容,高兴地挥动拳头。
当初林邹背叛自己,联合闻剑宗将自己困于斩龙剑台,差点丢了性命。
自己逃回大荒孤城后,始终在派人寻找林邹,想要把叛徒抓回来亲手处理。
哪想到林邹与莫君容混到了一起,还帮莫君容干见不得光的肮脏事情。
林铭浩从录音里很容易便能判断出,郑秋手中的纳声金螺属于林邹。
如今林邹不见了,金螺又在郑秋手里,再结合前段时间莫君容带联军成功斩杀邪修,可以分析出死掉的那名邪修就是林邹。
“这就是叛徒的下场,无论到哪里,都不会有人正真接纳。
叛徒永远是叛徒,死得好,活该!”
林铭浩兴奋不已,口中连连呼喝释放自己的情绪,同时又好像在把这些话说给身边的执令者听。
扮成雨辰先生的震酒跟着鼓掌,刚刚那种紧张神情随之一扫而空。
他哪里能想到,郑秋居然有这种证据,完美地戳穿诛魔正气口中的谎言,瞬间将不利局势扭转乾坤。
空中,明空梓琳站在飘飞的冰片上,紧紧抓着桃木拐棍,双眼遥遥远望郑秋的脸庞。
她眼睛里满是仰慕与欢喜,散发着星星点点的亮光。
此时她满脑子都是帅气、智慧、冷静、勇敢等一系列词语,好像戴花环那样,接二连三地挂到郑秋身上。
身旁的小女孩谷雅也松了口气,郑秋的解决办法堪称完美,接下去就看诛魔正气怎么应对了。
而在两人前边,葛安扭头看向义父,询问道:“义父,难道这杀害诛魔正气修者的事情,真得是莫君容所为?
那诛魔正气师出无名,岂不是要解散了。”
葛无情心情大好,笑眯眯地摇头晃脑道:“这次坐天舟花的钱值了,居然能听到这么劲爆的消息。
哈哈哈,有意思!
我之前与你说过,不要和莫君容来往。
瞧,我说的准吧,这莫君容就不是什么好货色。”
在听到纳声金螺里的录音后,那些诛魔正气各宗派之主,以及长老们,早已乱成一团。
他们纷纷指责闻剑宗,你一句我一句向刃桦讨要说法,不停发泄内心的不满。
平日里,诛魔正气的主要话语权属于三大宗门,而三大宗门内闻剑宗的话语权最多。
眼下大家知道自家牺牲的那些弟子,原来都是闻剑宗莫君容搞的鬼,那些积累许久的情绪瞬间在此刻爆发。
闻剑宗的长老们面面相觑,互相从对方脸上看到了愤怒与迷茫,谁都不知道接下去该怎么办,这事情要如何收场。
其中刃斩风长老脸色最难看,莫凤儿是他的徒弟,莫君容也是他的徒弟。
然而莫君容却瞒着他,利用莫凤儿死亡来骗取同情,获得真正指挥诛魔正气修炼者的权力。
一想到当时自己还替莫君容求过情,刃斩风就像吃了条毛虫那样恶心,恨不得抬手给自己两巴掌。
“你们闻剑宗上梁不正下梁歪,上上下下都不是好东西……”
“虚伪,我们宗的弟子就这么死了,闻剑宗要负责任!”
“哼哼,当时还说什么魔头是乾云宗弟子,要乾云宗负责。原来闹了半天,是贼喊捉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