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u9m8精华都市小说 真的不是重生討論-第1378章 貓貓狗狗的春天熱推-eapkx

真的不是重生
小說推薦真的不是重生
“什么事儿没到了头上都说不上有什么变化,现在想这些没用,再说怎么弄都是你们俩的,想跑也跑不了,人总得向现实低头,梗着脖子没用。”
“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好像接印刷厂是什么奇耻大辱似的,一提就炸毛。”罗静瞪着张彦伍告状。
“大男人呗,感觉接手你爸的厂子像吃了你家的似的,怕被别人品头论足说他吃软饭,大老爷们嘛,总得自己一手一脚干出来才硬气。
还是小,没弄明白事儿,你现在也不用说这些,到时候你爸干不动了你就接过来,看他管不管?
到时候他就不这么想了,那是自家的生意,自己的肉。再说这和他要自己干什么也不冲突,你爸才多大,还能干好几十年呢。”
“等咱们毕业了,你回去家里帮忙,我自己干一摊。我没想别的,也没分什么里外,我就是想自己试试,成功不成功的不都是咱们的嘛。”
张彦伍难得的软了一下,解释了一句。
张彦明端着洗好的沙发蒙布哼着歌儿走过来:“说什么呢?”
“什么也没说。”孙红叶起来接过盆子:“我晾,你看看孩子,把沙发再擦一下蒙上。”
张彦明伸手在张彦伍头上搓了一把进了屋。
小少爷还在睡,毯子踢到了一边,睡的拳打脚踢的,身体扭成了一个超高难的姿势。
张彦明左右看了看,去柜子里拿出照相机,找了找角度,把张小怿的样子拍了下来。也没动他,把毯子盖好,去把沙发擦了擦,找出新的蒙布套上。
还好沙发是真皮的,水啊尿啊问题不大。
顺手把屋里拾掇一下,桌上柜上的东西整理整理,摆齐放平,瞅着利索多了。
床上的小猫张开前爪五指往前蹬了几下,弓背竖尾抻了个懒腰,睁开眼睛看向张彦明,轻轻的喵了一声。这是小家伙要醒了。
也不知道小猫是依靠什么来判断的,反正特别准确。
果然,小猫懒腰抻完刚坐起来,小家伙就睁开了眼睛。小猫凑过去在小家伙脸上闻了闻,叫了一声。
嘿嘿,小家伙乐了一声,小腿蹬了几下,扭头找了一圈,看到张彦明给了个大笑脸。不哭不闹的好宝宝。
张彦明过去把张小怿抱起来,在小脸上亲了一下,惹得孩子嘎嘎的笑出了声。
外面孙红叶听见了儿子的声音:“别直接抱出来啊,缓缓,要不你给包一下。”
张彦明应了一声,给小猫弄了点水,用薄毯子把儿子包起来。外面有风,刚睡醒的孩子最好不要见风。
小猫喝了几口水,满意的叫了一声,悠闲的从门里出来,打量了门外三个人几眼,纵身就上了房子,坐在房檐上东张西望。
也不知道它们之间是怎么联络沟通的,很快几只小猫就都出现了,相互推搡玩闹了几下,然后一起顺着房脊去了后面,看样子是巡逻去了。
几只大狗在院子里羡慕的看着房上的小猫,心有余力不足,实在是上不去,只能低吠几声以示存在。
“狗是不是该起群了?”孙红叶接过张小怿问了一句。
“差不多,到时候了。感觉它们情绪上不稳定了?没呀。”
“我就是问问。你打算怎么弄?我感觉它们不能闹,咱家大狗懂事儿。”
“我联系一下基地吧,这边好像没有军犬,警犬基地有几个,看看那边能不能和咱家搞搞联谊什么的。小辉那边到是方便,直接回老家就行了。”
张彦辉那边和这边的大狗都是从鲁尔军犬基地里弄出来的,那边离的近,可以回老家相相亲什么的,这边就有点麻烦。
主要是军犬和警犬的训练方式不同,有很多差别,也不知道合不合适。其实犬种到是差不多,国内的军警犬都是那么几种大型犬,黑背德牧什么的。
军警犬也有串儿,不过人家都是基地内部的串儿,爹妈都是英雄犬,不丢面儿。
咱们国内的军警犬管理制度还是比较人性的,有退役制度,可以养老或者被内部领养,而不是像阿米丽卡和联合王国那样退役就安乐死,说是为了节省军费开支。
张彦明家里的这几条大狗是有身份证明的,和警犬搞搞联谊问题不大,就是不知道京城这边是什么犬种,或者人家能不能接受的问题。
大狗好像知道主人在说它们,乖巧的凑过来求抚摸,一个一个轻手轻脚的模样特别好玩儿。大狗其实是相当细腻温柔的。
“呜~~~~,库察察库察察库察察。旅客同志们,中院车站到啦,下车的旅客请拿好自己的东西,出示车月票下车……”
张小悦和唐豆豆的使用车月票的小火车顺着游廊开了过来。
“谁家火车还有月票啊?”张彦伍笑着问了一句,结果一溜小白眼扔了过来,没人搭理他。
“你还别说,我老家那边的火车确实有车票和月票,通勤火车。很多地方原来应该都有。”
“妈妈给我抱抱弟弟。”
“你不开火车啦?”孙红叶笑着把包着毯子的张小怿交到张小悦手里,等她抱稳了才松开手。
几个小家伙围着张小悦看小孩儿,想碰又不敢碰的样子。
这哪是弟弟呀,明显就一大玩具,相当有兴趣那种。
“奶奶在做什么?”
“你问哪个奶奶?”
“都算。”
“大伙儿坐那说话呗,嫌我们烦给撵出来了。一边说话一边给张小怿缝小衣服,还不让我碰。哼。一点都不乖。”
老太太们也没事做,一天闲着就琢磨着给张小怿做衣服,或者勾点什么,织点什么,都闲不住,其实就是找点事儿做混时间。
张小怿现在各种衣服鞋子都穿不过来,都是家里这些老太太做的,根本没有出去买的机会。
“明天你有没有事儿?”孙红叶活动着双手问张彦明。
“怎么?”张彦明蹲在那盯着张小怿,怕张小悦抱不住给扔了。有点耽心。其实人家亲姐姐抱的紧紧的,才不会扔呢。
“农场开工一段时间了,不过去转转?那边我感觉也得建个医院,正好庐州那边不是有医院吗?我想着是不是抽调点人过来,直接把这边的职工医院办起来得了。”
“有地方了?准备放在哪?”
“肯定得离咱们的人近点,我想着就放在基地那边,然后把托老所和青训营都建在边上。”
成立托老所和青训营这事儿是年前两个人就商量过的,用来收养孤寡老人还有孤儿,孙红叶不喜欢孤儿院这个称呼,自己起了个名叫青训营。
建立自己的职工医院系统更是今年的重要工作计划之一。
各地的物流安保基地都已经成熟了,人员也趋于稳定,员工小区已经启用,医院自然就提上了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