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言情小說 我在黃泉有座房 線上看-第六百七十章:天地盡毀,劫在小乙展示

我在黃泉有座房
小說推薦我在黃泉有座房我在黄泉有座房
“就这样?”
“对,不然呢,最好的结果就是如此。”
篝火边,丁小乙随手把两根柴火添置进去,端上温好的酒壶坐在桌前。
虽然这里远离柴木新居,没有那么冷,但气温依旧犹如的冬至。
廖秋品着温好的黄酒,砸吧砸吧嘴,感觉身上的寒气一下消散了许多,确认了消息后,他第一时间赶过来,把消息告知给他。
“大帝虽然掀起三日,但实际上走个流程下来,也需要两天,也就是说胖胖被释放当天,就要被押送到黄泉后门,整个过程连和我们道别的机会都没有。”
廖秋言外之意,正是吐槽大帝不近人情。
但事实上在自己看来,大帝能把胖胖释放出来,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战士之歌 迷航书生
“走后门……”他琢磨了一下:“现在异域已经彻底和现世融合,胖胖被放逐在现世后,我们依然可以联系,唯一麻烦点的是他的手机会被收走,不知道到时候胖胖会被送到什么地方去。”
“没那么简单!”
一声冷笑声打断了丁小乙的思绪,回头一瞧,发现糟老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庭院里。
这里是柴蓉的家,但并非如柴木新居一般拥有独立的特权,所以糟老头来此不需要给任何人通报。
摘下头上的笠帽,糟老头坐在桌前:“他是被放逐出去,不是自己离开,待遇是不一样的。”
“有什么不一样??”廖秋追问道。
“放逐出冥土的人,从此魂魄不再会被冥土收留。”糟老头拿起温好的酒壶说道。
“那又怎样?胖胖的实力,活到天荒地老都没问题,还担心这个??”廖秋不以为然道。
糟老头没理会他,慢慢品下杯中的酒水才道:“问题不是这个,问题是他离开冥土,会被剥夺走在冥土的记忆,你们找到他,他也不会认识你们。”
“啊!”
丁小乙和廖秋顿时大惊失色。
对于两人惊讶的模样,糟老头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否则你们以为大帝会那么轻易放人么?其实点燃功德灯,不过是我们做给大帝看的,即便我们不点公德灯,大帝还是会把他逐出冥土。”
这段时间糟老头一个人镇守在黄泉后门,也终于理清了许多思绪。
一些当初他想不明白的事情,终于想出了症结所在。
换句话说,他们都被大帝给耍了。
歷史 的 塵埃
而且是耍的团团转那种。
只是到现在他唯一不明白的是,大帝这样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或许胖胖知道,但他已经没机会把真相告知给他们。
听糟老头的话后,丁小乙瞬间觉得好心疼,不知道是心疼自己的功德,还是心疼即将失去胖胖这个朋友。
“其实,这个结果,是最好不过的结果吧。”
糟老头又饮下一杯酒,用着惆怅的声音说道:“佛家不是说,忘掉三千烦恼,自得五大皆空,冥冥之中似乎已然注定了会有今日。”
丁小乙和廖秋面面相视,两人看出来糟老头这是心情不好,来找他们吐槽来的。
试想这么多年的好友,两人的关系何等亲密。
突然用这种方式告别,糟老头心里当然不会好受。
“小乙,这个给你!”
糟老头喝了几杯后,从身后竹篓里取出一枚丹丸丢给他。
“这是什么??”
丹丸看上去通体黑亮,沉甸甸的份量像是大理石车出的珠子。
“以防万一的东西,我以前总觉得大帝不大对劲,这次在黄泉我理清了很多思绪,这段时间我打算去一些地方,摆放一些冥土的老人,所以要中断一段时间的联系,这东西给你,关键时刻可以保命。”
原来这颗丹丸,叫做回魂丹,吃下去后,会在肉身里生出一个肉胎,假如肉身死亡,凭借这个肉胎可以重新复活。
这是冥土特有的东西,但数量很稀少,炼制的方法又近乎失传。
最关键的是,这玩意在冥土没有什么用途,毕竟冥土里的人,绝大多数都是死人。
所以糟老头只给了丁小乙,廖秋都没份。
“这样……真的好么?”
他把回魂丹小心收好,目光担忧的看着糟老头。
调查大帝,无论是否能查到什么有用的线索,他都很担心糟老头会步上胖胖的后尘。
不!或许情况会更糟糕。
如果按照糟老头的说法,胖胖还对冥土有用,即便他们不请命,大帝也会放了他。
但如果是糟老头,大帝会不会放过他这件事就能难说了。
“放心,只要我还在这个位置上,纵使是大帝也没办法奈何我。”
糟老头这么说不是在吹牛皮,而是作为酆都大帝他有这样的骄傲的资本,这个位置,牵连到的太多因果。
简单的说,就犹如一个集团的副总,某地机关中的副部长等等,属于没事你干活,有事你背锅的位置。
从阴曹创建至今,他身上背负了多少因果,糟老头自己都数不清,如果大帝要动他,这份因果谁来承接?
这也是为什么,糟老头即便是被大帝贬去看守黄泉后门,但在职位上却没有丝毫变动的缘由。
真要是罢免了他,恐怕这时候甶孑他们早就有多远跑多远,怎么可能还来暂代他监督冥土。
见糟老头这么有信心,丁小乙心里也算是放心了不少,这时他想到了一件事情:“如果可以的话,我觉得你可以找一下白棠。”
“嗯!”
糟老头眉头微挑,丁小乙的话可是提醒了他:“尽量吧,这娘们自从上次被你带回来后,就被大帝关了起来,至于关押在什么地方,我尽量去找找看。”
三人说话的时候,一壶黄酒已经喝下去了大半,这时候柴蓉走上前给他们换上了一壶刚刚温好的新酒。
看着柴蓉圆滚滚的小腹,糟老头不禁羡慕道:“你小子福气可真可以了,有一个儿子还不满足,现在又要来一个姑娘。”
“姑娘?”
丁小乙一怔,旋即满脸嗔怪的瞪着糟老头:“你丫的别透剧好吧,能不能给我留点惊喜!”
想知道是儿子还是姑娘还不简单,自己手放在柴蓉上只需要灵能窥视一下就好,绝对比妇产科的机器看的还准,哪里还需要糟老头帮他看。
但这种事情,在玉娘怀着丁鹏的时候他尚且没有做,更何况是柴蓉呢,这本来是一份惊喜,就如同买到的盲盒开箱一样。
结果箱子被别人提前开了,这感觉简直糟糕透了。
“哈哈哈!”
糟老头乐哈哈的一阵大笑后,一口将杯中的酒水饮尽,抓起手边的笠帽带在头上:“走了!”
说话间人已不见了踪影,只有他沧桑的高歌声回荡在山野间:“风萧萧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得,我也早点回去吧,若是顺利,明天指不定还能见胖胖最后一面。”
廖秋感觉自己喝的差不多了,也起身告辞,准备去黄泉边守着。
丁小乙本来想去,但想想终究还是没有动,一个人坐在桌前一杯接着一杯的往下喝,不知不觉已经喝下了整整一壶的黄酒。
他想要大醉一场,可区区黄酒又怎能让他有片刻醉意。
最终只能看着眼前这片枯败的树林,满心凄凉……
三日后,黄泉边上。
面对着眼前已然冰封的世界,一众阴曹鬼神默默盯着寒雪站在那里等待着。
放眼望去,满是白茫茫一片的世界,即便是见惯了枯山坟头的阴曹鬼神们,如今也第一次觉得,冥土如此的荒凉。
“师父,按说这个秃驴被逐出冥土,您不应该是最高兴的吗?怎么看您的样子,好像还有几分难过?”
远处凉亭里,甶孑和颂兴学站在一起。
血河老祖则坐在后面的椅子上,只是和血河老祖满脸幸灾乐祸的表情所不同的是,甶孑此时的神情并不好看。
所以才有了颂兴学的询问。
如今颂兴学可谓是鸟枪换炮,身上一身虹光发亮的长袍,在这片冰雪世界中格外显眼。
在甶孑一众弟子中,颂兴学可谓是后来者居上,掌握神权,可谓是一步登天,眼下第二轮神道之争,很快就会开启,他有甶孑做靠山,正所谓是前途无量。
听到颂兴学的话后,甶孑沉默了很久也没有说话,目光看着眼前这片被冰封的黄泉,反而显得心事重重。
这些年,压在他头上的酆都老儿被贬,就连一向和他作对的地藏王,也要被逐出冥土。
他人生最为得意之际,却直到今天忽然发现,坐在这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上并不能让他称心如意。
就在不久前,大帝召他进幽山,却是给他出了一个大难题,要他尽快将冥土上,那些不在阴曹管辖范围内的功德之家,全部清理。
这个清理并非是赶尽杀绝的意思,而是要夺去他们家族的功德碑,没有了功德碑,他们家族在冥土上留下的族地就要全部收回。
除此之外,还要他在短时间内,把已经松散掉的阎罗殿重新补足人手,作为他上次擅开冥土大门的惩罚。
这两件事已经够他头疼的了,而麻烦的是大帝居然还要他,想办法把黄泉解封。
所以此刻看着眼前偌大的黄泉,甶孑真的高兴不起来了,这一刻他甚至忽然有点羡慕起地藏这个秃子。
这家伙往现世一走,彻底把烦恼忘记的一干二净,从此五大皆空去现世中成佛作祖,简直是人间美差啊。
想到这,甶孑是越想越气,心里骂街的心都有了,被颂兴学这么一问,更是黑着脸懒得理他。
颂兴学碰了个软钉子,见状也乖乖的不敢在说话了。
“来了!”
这时远远的众人看到了一辆囚车从远处行来,泰山王等阎罗,负责押跟随在马车前押送上路。
所有人目光望去,只见一人盘坐在囚车里,头上带着铁头套,连真容都看不到。
“过分了!”
“是啊,即便是被逐出冥土,但也用不着这个样子吧。”
见状众人不由黑着脸皮。
荼荼一个个眼神阴鸷的可怕,杀人般的目光扫来,令负责押运的泰山王等人头皮发麻。
“诸位,大帝口谕,不许外人与他讲话,不许旁人靠近囚车,不许传递物品,违令者按重罪论处!”
转轮王赶忙上前,口述大帝法旨。
生怕这些人不理智上前给地藏打开刑具。
而马车后,正见一对骠骑禁卫默然无声的快速赶上来,将囚车包围起来,冷峻的眸光下,手掌已经不自觉的放在了腰间的刀柄上。
“大帝不公,我等要上殿面见大帝!”
作为冥土第一头铁的钟馗大声叫嚣,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就要冲向囚车。
好在一旁北方鬼帝杨云抬手就把钟馗按在了地上。
开玩笑,送死也不是这么个送法。
骠骑禁卫可不管你头多铁,敢违背大帝法旨,他们直接就敢砍了你。
就算你是大帝的亲儿子都不例外。
“我等奉命在此交接!”廖秋带着人已经在黄泉边上等候着。
“好好好!”
泰山王等人赶忙的把囚车打开,这个烫手的山芋,他们一刻都不想握在手上。
即便如此,众人看着泰山王等人也没给他们好脸色,他们心里阵阵叫苦,但押送地藏,是大帝的法旨,轮不到他们讨价还价。
廖秋本想上前去搀扶一下胖胖,结果刚上前一步,就被骠骑禁卫给拦了下来。
乘骑在战马上的霍都默然扫视在廖秋身上。
邪帝绝宠:腹黑宝宝坏娘亲
“干什么,老子奉命交接,你们也要管!”
廖秋目光迎向霍都,他敢这么横,自然不是没有道理,身后四十万阴兵正穿戴者战甲,注视着这里的一举一动。
黑压压一片的数量,都快要望不到头了。
当今五方鬼帝里的兵马,只怕就属廖秋手上的兵马最多。
权柄不亚于一方鬼帝,自然敢这么豪横。
“你等只需要跟随在后面即可!”
四十万阴兵的注释,换来的只有霍都冷冰冰的一句话,仿佛这四十万阴兵,在他眼中不过是土鸡瓦狗不堪一击。
说完一众骠骑就把地藏夹在中间,根本不给廖秋他们接触的机会。
“艹!“
见状,廖秋黑着脸忍不住爆上一句出口,骂咧咧转身把囚车一并接收过来,同时不知道从哪儿拿出了一套厚厚的软垫给铺在囚车里。
毕竟从这里走到黄泉后门的位置还很远,路上也能让胖胖坐在里面休息一下,然而就在廖秋钻进囚车铺上软垫的时候,突然感觉手上触碰到了什么东西。
心头骤然一紧,不动声色的将手放在下面一摸,隐隐约约的摸索出了一段刻在囚车上的话。
【天地尽毁、劫在小乙!】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