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ttc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三國末世錄討論-第1086章 做市讀書-02iz3

三國末世錄
小說推薦三國末世錄
会客厅中,尤里乌斯仔细打量着这名自称冯虎遣来的客人。只见此人是副典型的东方人面孔,且面皮白净,下巴上刮的没有一点胡须的年轻人。
此人见了尤里乌斯便手捂心窝的位置,向尤里乌斯微微鞠了一躬,说道:“这位就是罗马财务官尤里乌斯阁下吧。”
尤里乌斯点点头代表默认,而后问道:“阁下是冯虎派来的?来此有何贵干?”
这人随即开始自我介绍道:“鄙人姓陈名宝,本为梁国一个商人。早年和冯虎侯爷,也就是现在贵国的西西里冯虎总督有些交情。即使这一两年,他所需的军需物资等等购置采办也是鄙人来办理的。近日,我造访他就职的西西里岛时,他委托我一件事,事关贵国国债能否成功发行。这里有他的介绍函一封。”
实际上这个叫陈宝的人正是梁国情报头子陈调的门生,公开身份是个梁国富商。
陈宝说完便将那封冯宇亲自签发的介绍函递了过去。尤里乌斯听到这心头一喜,心想这真是打瞌睡时遇到递枕头的。
尤里乌斯随手将介绍函往旁边一放道:“哎,陈宝阁下,我一看您的面相就知道您是个实诚的好人,哪需要什么介绍函。不瞒阁下,我正在为债券的事发愁呢,刚好冯虎将军委托先生您来了。”
陈宝听到这,单刀直入的问道:“那么贵国当下遇到了什么麻烦?”尤里乌斯便源源本本的将事情经过讲了出来。
陈宝听完哈哈笑道:“冯虎总督大人果然料事如神,他就是担心债券发行过程中有人如此做梗。所以才委托我来。”
尤里乌斯大喜道:“那么阁下带了多少资金来?只要有足够资金,这就是件小事。”
陈宝伸出五根手指应道:“五百金币”
尤里乌斯转喜为忧道:“只有五百?可这还是不够解决这个麻烦啊。要知道,现在流通在外的债券总值可是有一万金币的面值。”
陈宝微微一笑道:“不瞒财务官大人,鄙人也是小本买卖。不可能自掏腰包。所以这五百金币是从西西里岛府库中调拨的。当下西西里岛也急需钱财,也不可能变戏法似的弄出大量资金来。这五百金币已是西西里那边能拿出的极限。”
他顿了下又问道:“那敢问财务官大人,您自己还有多少资金能为此事调用。”
尤里乌斯伸出一根手指道:“不瞒阁下,现在只有一千金币能够调用。这其中还有两百是从我私人腰包中掏的。很是惭愧,我也是才当上这财务官不久,没外界想象的油水那么大。和我的前任可是比不得。”
陈宝却哈哈一笑道:“按照冯虎总督教的法子,你我合计的一千五百金币足够了。”
尤里乌斯苦着个脸道:“怎么可能够?刚才说了,外面流通的债券有一万金。还有一个没告诉你的情况,仅仅今天交易所就兑了一千金。明天必然会有更多的人来兑现债券。这一千五百金币也就扛住明天一天。”
陈宝说道:“财务官阁下毋慌。”说罢他将冯虎的计划详细的给尤里乌斯讲述了一遍。尤里乌斯听完,脸上却还是将信将疑的表情,但他现在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
大法官奥古雷斯府中,在摇椅上优哉游哉前后摇晃着的奥古雷斯向他的管家问道:“今天债券的事办的如何了?”
“回老爷的话,已按照您的吩咐,这两天已向市集上散了七百金面值的货。明天准备将最后八百金的货按七折甩出去。”
“很好,那你们观察到那交易所中的情况如何了?有人买吗?有人卖吗?各有多少人?”
“回老爷,买当然是不可能有人买了。这场外的市集上能八折买到的债券,谁会去交易所买啊?这卖的人,那可就很多了。今天下午,我们的人发现,那交易所里都排起长队了,全是出售债券的。当然他们并非都是吃我们价差的人,还有很多其它本来就持有债券的人。”
奥古雷斯这才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好,这就是我要的效果,明天继续。按七折卖!”
……
集市上有人低价卖债券,转手到交易所出掉就能赚到快钱的消息已经传开。所以第二天一大早就有一大群人带着现钱在集市上等待着。
奥古雷斯的人往往是刚在集市张口叫卖就被人拦住索买。不过他们为了营造气氛,依旧是故意小额的出售给不同的人。即便如此,他们不到两个小时就将八百金币面值的债券售空。但是他们却不知道,这其中的五百金币面值的债券却被陈宝和尤里乌斯的人以七折也就是三百五十金币的价格买走了。
原来,前一晚,尤里乌斯从财务官署中抽调大量人手,让他们第二天一早身着便服伪装成平民,来集市上抢购被人低价抛售的债券。因为他们的人数在所有等待抢购这些债券的人中占了多数,所以自然能抢到多数。
到了交易所快开门的时间,尤里乌斯和陈宝来到交易所门外。那里密集的人群让尤里乌斯心中一寒,但陈宝却依旧信心满满的样子。
交易所大门终于开启,等待出售债券的人蜂拥而入。首先映入他们眼帘的是那个价格牌,上面拉丁数字清楚的写着101。这意味着今日价格还上浮了一个点。接着,他们在柜台后有卫兵把守的库房中,隐约看到五个打开箱盖一字排开的木箱子,里面满装着黄灿灿的金币,毛估咕至少有五千金币。
人们开始在兑换的柜台前排起长龙,店员有条不紊的给每个人兑换着债券。但是排前面的人不少是财务官署身着便服的人。
他们将手中的债券兑换好金币后,出了门兜个圈,来到某个隐秘的屋室,将金币上交,又各自领到一点小额的债券后再次返回交易所,重新排起队来。
交易所兑现的长龙中,人们开始小声的议论纷纷起来。此时,本空无一人的出售柜台前却来了一个面孔白净的东方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