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9a22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第五界點笔趣-第九百五十章新的訓練相伴-uh4l6

第五界點
小說推薦第五界點
之后王权也就和匙元士郎两个人肩并肩一起去学校,实际上他的动作也已经表明了他的心意。就比如说是告诉其他的学生,他和王权之间的关系…总之这大概是匙元士郎在使用自己的方法降低别人对王权的看法。
一路上虽然也有不少人在议论,有鉴于最近他也没搞出什么臭名声的事情,再加上学生会唯一的男生也和他并肩走的缘故,也并没有像是之前在酒店门口听见那一些那么过分的话。
“呜呜…昨天权先生到底去哪里了。”
等到回到教室,王权刚刚进门他就感觉到自己的怀里撞进了一只不怎么安分的小鹿。当然这个人也就是爱西亚。
完全不顾忌其他人的视线,又或者说班级里面的其他人对于这样的事情也已经习惯了,也并没有开口指责。爱西亚靠在王权的怀里,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对着王权说道。
“昨天有一点事情紧急处理。”
好像昨天也忘记和莉雅丝她们说了?不过好像也有说过今天会去约会的事情吧。不过夜不归宿这个事情没有告诉她们也是王权的一个失误,对此王权也感觉到有一些歉意。
“抱歉让你担心了。”
“只要权先生没有事就可以了。”
大概是意识到现在是什么情况,爱西亚轻轻撑着王权的胸口,然后往后退了两三步。就跟亡羊补牢一样看了一下周围的人,然后低下头红着脸开口说道。
这样的爱西亚实在是太过于可爱,都有一些犯规了。
王权深呼吸一口气,喊出了爱西亚的名字。
“爱西亚。”
“怎么了吗?权先生?”
爱西亚有一些迷茫的抬起了头看向了王权,脸上也露出了疑惑地表情。
“我很喜欢爱西亚哦。”
“诶?”
被王权突兀的表白,还是在这种公众场景,爱西亚一下子有一些反应不过来歪着头看了一眼王权,两只手也不知道该要放在什么地方比较好。
爱西亚的脸皮很薄,是真的很薄。不过为了王权,她大概连这个缺点都能够舍弃,现在就像是一个鸵鸟一样窝在了王权的怀里不肯出来。
“可恶啊…明明是一个那么美妙的清晨,为什么一开始就要吃到权那个家伙发的‘早餐’。”
“就是啊,明明…明明我也,呜呜。”
“我懂我懂,兄弟我都懂。”
“你懂个屁,你也是和他一条路的,你们两个人都已经背叛了我。接下来我要一个人过!”
另外一边的松田和元滨两个家伙也开始耍起了宝,整个教室里面的气氛从早上开始就变得十分融洽了起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今天一天的时间,爱西亚都是红着脸度过的,这也直接让王权在班级里面的男生仇恨值拉高了不少。
至于女生对于王权的仇恨值已经没有那么高了,不如说已经渐渐将仇恨值直接转移到另外两个笨蛋,这两个笨蛋有一个已经收敛了,另外一个也因为没有人陪自己行动而导致最近也很少会有变态行径传出。
所以学校变态三人组现在可以算得上是名存实亡。
白天学校的日程也已经结束,晚上等到王权回家的时候依旧能够看见身穿着女仆装的葛瑞菲雅。她脸上倒是没有露出任何奇怪的神情,就好像今天所发生的一切事情都只是他自己做梦发生的而已。
她也并没有主动来和王权询问一些什么事情,这样也好…
晚上吃晚餐的时候,气氛也没有一开始葛瑞菲雅到来的时候那么僵硬。基本上都在交代着一些自己在学校那一些比较有意思的事情。这里值得一提的事情是当莉雅丝知道了今天王权还有爱西亚的事情更是给他表演了一个当场吃醋的场面。
对此王权也只能够当着所有人的面给莉雅丝一个深吻,不过这一下好像是出了更大的事情。其他人都用着比较暧昧的视线注视着王权,这样的视线也不由得让王权感觉到一阵哆嗦。
碍于莉雅丝的面子,其他人也没有爆发。当晚吃完晚餐过后,他们也正常在王权家地下室开辟了一个战斗训练使用的空间,在这里面他们也可以完全发挥自己的实力不用害怕造成什么太大的动静。
和其他人并不怎么相同,王权的训练仅仅也就是和历代的宿主进行沟通。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身体力量的成长也已经微乎其微了,他现在能够依靠的完全也就只有赤龙帝的力量还有身体深处那不知道从哪传来的力量。
“还是很难能够运用格拉墨。”
当王权搞定好今天的目标,从赤龙帝的笼手回过神来的时候,他也听见了木场佑斗游戏以诶懊恼的声音。
“你也拿它没有什么办法吗?”
魔剑格拉墨,这是木场佑斗从齐格那边抢夺下来的战利品。这是足以和圣剑匹敌的魔剑,难以掌握这一件事情倒也并不怎么出乎人的意料之外。
“最主要的问题还是消耗的方面,光是全力挥动这一把剑都会大量消耗我的魔力、体力以及各种力量。如果在一场战斗之中连续使用数次的话,大概会直接削减我的生命里。不过这也才能够称之为魔剑帝王的水准。”
“按照你的说法,那齐格还真的是一个了不起的家伙。”
想起英雄派那个被确定为死亡的齐格,王权脑海里面也浮现出了身后伸出六臂的他挥舞着八把剑。
“他大概也不怎么敢全力使用这一把格拉墨吧。毕竟要用这一把剑就必须要有所觉悟。这样讲或许有一些像是洁诺微亚,不过真的要全力解放来使用的话也只有在决定胜负的时候。”
这话也比较好理解,也就是说这一把魔剑本身就相当于一把底牌,释放出来的威力是毋庸置疑的。
“那么其他的魔剑怎么样?”
想起来木场佑斗好像也并不只是拿了一把魔剑,或者说基本上一把魔剑都没有给齐格剩下。
“都是一些很好的魔剑,不过每一把都是一些魔性物品,所以使用起来还是伴随着很多的风险。要不是让使用者受到诅咒,又或者是使用的时候伴随着某些副作用。齐格飞…他估计都没有打算好好活下这一个百年。”
说起齐格飞,木场佑斗的表情也变的有一些复杂。齐格飞也算是他亲手杀掉的,对于他的个人经历,木场佑斗除了同情以外也没有其他更多的情绪,他曾经杀了这么多人也是不争的事实。
“无论如何,这一些魔剑由龙骑士来持剑,怎么都要比我自己本人来挥剑会比较好,至少坏处会少很多。”
木场佑斗的出发点的确是比较独特,并且也十分正确。龙骑士来挥动这一些魔剑的话,自然也不用去考虑魔剑产生的副作用,它们承受的诅咒和伤害会在接触的那一刻全部消失。
“拿着魔剑的龙骑士完全能够阻挡我,我就连木场本人都碰不到,呵呵。反正我也就只是一个空有力气的笨蛋,就是拿攻击范围以外的东西没辙。”
洁诺微亚在他们不远处正抱着自己的膝盖坐在地面上闹着别扭。好像在不久之前她和木场佑斗进行了实战演习,当然各自也有一些留手,不过单纯是这样洁诺微亚就能够看得很清楚她和木场佑斗之间的差距。
“洁诺微亚如果能够掌握好王者之剑的七大特性,大概也不会弱于佑斗吧。”
这是在一边看戏的阿撒塞勒发言,不过他的话倒也没有任何的差错,如果她能够灵活的使用王者之剑七大特性要和木场佑斗打,甚至说胜过木场佑斗都是可以的。
对于他们的话,洁诺微亚也什么都没有说看起来也是虚心接受了。这个时候伊莉娜也开口安慰洁诺微亚。
“再这样下去的话,你会变成自称剑士的哦。洁诺微亚。”
原本对说教也有一些体会,能够理解的洁诺微亚在听见伊莉娜说出这一句话之后看起来大受打击,那看起来十分坚强的模样现在就像是随时都会流下泪水一样。
“讨厌的自称天使。”
来自于洁诺微亚的反击也让伊莉娜十分的恼火,对于她来说自称天使算是一个禁忌。这种自称也就是别人不认可,只有你自己是这样想的意思。这样也说明了,你做的不够好。
“我就是天使!对吧,权?权和我是青梅竹马,一定最了解我了,一定知道我是真正的天使对吧?”
看着伊莉娜同样可爱的反击,王权这个时候也不由得轻笑两声。
“好了,你们两个都不用争吵了。洁诺微亚也要好好的去掌握王者之剑的能力,伊莉娜也好好好训练。”
王权的话也让两个人再一次恢复了原本的模样,不过洁诺微亚却依旧是念念有词。
“我想还是实战的时候会更加的有效果。不知道最近会不会还有逮捕离群恶魔之类的任务。”
实战里面成长的确是很快,尤其是生与死之间的决斗,因为决出胜利也就代表着另外一方的败亡。无论是谁都不想要放弃生存下去的欲望,所以会拼尽全力来进行战斗。
“如果是实战的话,你可以去拜托茜给你创造几只魔兽来进行实战训练。当然这一件事情也要看她本人意愿,绝对不可以强迫她。”
王权给洁诺微亚出了一个小主意,这也让洁诺微亚的眼眸一亮。
新条茜的神灭具是魔兽创造,要创造出可以实战的魔兽也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洁诺微亚是行动派,现在她就想要去找新条茜拜托这一件事情。而至于新条茜本人,现在并没有和他们一同进行训练。这也是来自于冥界那边的要求,至少在她彻底站队之前,也停止开发她的能力,现在她大概也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宅着吧。
“等等,这一件事情还是等到明天再去争取她的意见吧。现在训练也已经快要结束了,这个时间去拜托她也不怎么好。”
一只手拉住了洁诺微亚的肩膀,王权对着她说道。
“好吧。”
洁诺微亚思考了一下,也点了点头。她虽然并不是很能够看透人情世故,但这并不代表她情商低。
他们的训练也彻底算是告了一段落,王权也带着他们去找莉雅丝,也就是另外一个地方的训练场。和他们这一些近身战斗系的训练并不一样,莉雅丝她们大多都偏向于魔法攻击,还有魔法堡垒罗丝薇瑟。
视野之中,罗丝薇瑟和勒菲两个人站在魔法阵上方似乎是在讨论一些什么事情。
小猫和加斯帕正在打坐,集中精神。在小猫的身体四周还围绕着一层奇怪的白色气体,那大概也就是所谓的斗气吧。站在小猫面前监督的人也并不是什么陌生的人,而是黑歌。
勒菲和黑歌两个人也正在协助吉蒙里眷属训练,这也算是当成了她们入住在这个家的租金了。
爱西亚是最快一个察觉到王权他们一行人走过来的,她看见王权的脸时脸上还有一些红红的。她往着王权的方向小跑了过来。
“权先生,还有各位今天的训练已经结束了吗?”
“劳逸结合最重要,过度的苦修可是会造成反结果的。爱西亚呢?你怎么没有和她们一起训练。”
听见王权的提问,头上顶着一头蓝色小龙的奥菲斯走了过来。
“吾,教导爱西亚,与龙相处之道。”
与龙相处之道?王权看向了奥菲斯头上的小龙,他也回想起来这一只小龙是爱西亚签订的使魔。
爱西亚本身没有任何的进攻能力,所以想要加强爱西亚的能力也并不只有单一强化治愈能力这一点。还可以从使魔之类的其他进攻手段来进行培训。
使魔这种东西作用实际上还是挺大的,尤其是和强大的使魔签订了契约的话,基本上也如虎添翼。不过王权却并没有去选择使魔,一方面他并没有打算去培养使魔,另外一方面他好像要使魔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
而且使魔的关系可并不是那么的固定,更多的人也会选择缔结成为眷属而非使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