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cwnp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妖孽仙皇在都市-第1799章 大道即我,我還是我!相伴-qpswn

妖孽仙皇在都市
小說推薦妖孽仙皇在都市
道场之内,无量之战,映照万古。
极端争锋的两人,互不相让,各有消耗,各自负伤。
彭!
两人似有默契,至极碰撞过后,借力后退,分据道场两端,宛若隔着星河对立。
“这算中场休息吗?”
萧尘笑了笑。
鸿祖漠然道。“非也,只是让你缓一缓,有足够时间缅怀自己一生。毕竟,你时间不多了!”
“说话还真是刻薄!”萧尘道,“其实你若释放所有力量,我或许真的奈何不了你!”
“换句话说,你觉得自己现在能打败我?”鸿祖语气带着一丝嘲弄。
“也罢,接下来,让你知晓自己的渺小!”
语甫落,鸿祖身上展现截然不同的气势,浑身厄气萦绕,道韵在厄气加持之下,威势倍升。
“万恶之源,万道之祖!”
鸿祖真正融合万恶之源的力量,打出无量一击。
萧尘见状,白玉剑挥斩。
但不同之前的势均力敌。
轰!
白玉剑承受不住无量之力,竟是被一击摧毁,当场溃散。
彭!
萧尘亦是在恐怖无边的无量之力面前,如浮萍身不由己,受到难以想象的创伤,身躯近乎裂开。
“萧尘……”
场外,罗刹惊惧,心如绞痛。
她从没见过萧尘被一击重伤成这个样子,恨不能代萧尘受伤。
“万恶之源的力量,已经强大到如此地步了吗?”
盈音哀叹。
她已经一再尽可能地高估万恶之源的力量,但从现在来看,她依旧小看了万恶之源成长速度。
“萧尘,见识到你我之间力量差距了吗?”
鸿祖在道场之内,漫步而行,仿佛这场战斗已经毫无悬念,胜负注定。
萧尘没有沮丧,似乎也脸疼也感觉不到,缓缓起身,神色如常。
一缕缕青色能量逸散,令他的伤口迅速愈合。
“混沌青莲?”鸿祖一眼看出猫腻,冷然道,“不完整的混沌青莲,能治愈你几次?”
“小青,停下吧!”
萧尘轻语,阻止了混沌青莲的疗愈。
脑海中传来小青呜咽的声音,但最终她还是听从萧尘,放弃了治疗。
“这是认命了吗?”
鸿祖不解萧尘的做法。
萧尘没有解释,体内太极图腾飞出,在空中旋转演化,散发着无量气息。
“这是……造化玉蝶?”
鸿祖神色微凝。
“是,但不仅仅是!”
萧尘说着,抬手从太极图腾中牵引出一股力量。
霎时,溃灭了的白玉剑再次化现,被萧尘执拿在手中。
“起源之剑!”
萧尘起手,便是开天辟地的起源剑道,亿万剑芒照耀万古,随之又凝为唯一的一剑,斩向鸿祖。
鸿祖虽是疑惑,却也不惊不惧。
“萧尘,你似乎还没明白,我已人道合一,我即是大道,大道即是我。任何修道之人,都不可能胜过我!”
“混沌道、起源剑道、虚无道……无论你修炼什么道,再厉害的道,都会被我限制!”
鸿祖冷声冷笑,道袍一挥,无量道韵席卷。
纵然是起源之剑,亦被鸿祖道韵收纳驯服。
就好像这一剑,压根不是萧尘发出的,而属于鸿祖的力量。
萧尘见状,十分安静。
只见他挥手再牵引,太极图腾剧烈震动,亿万霞光洒落,令萧尘整个人充满了神性,好似升华。
“终于还是到了这一步吗?”
场外,盈音叹息。
“盈音,萧尘怎么了,他的样子……”
罗刹不解,内心不安。
“萧尘因为不属于这个时空,他的一举一动会牵动因果,故而他其实一直是自我抑制状态,用来镇压因果!”
“而且这自我抑制的力量并不是固定的,而是随着他修为提升,牵动的因果越大,所需要压抑的力量也会越多!”
“我们看到他的修为在不断增长,但实际上他自我抑制状态是越来越大的!”
“最开始,他或许只需要抑制百分之一的力量。但到了如今,他起码抑制了七成力量!”
盈音所说,对罗刹而言,无疑匪夷所思。
这么说,从认识萧尘以来,萧尘的实力其实不是在增长,而是在倒退?
在低修为时,还没对这个时空产生太大影响,没有牵动太多因果,萧尘只需要抑制百分之一的力量。
而现在,他的实力虽是强大了许多,但也要分出更多的力量去镇压因果。
太极图腾,便是萧尘自我抑制力量的地方。
现在萧尘在逐步释放力量,真正不受约束,达到巅峰。
“鸿祖,你的人道合一,其实并不难破。我的剑道或许不如你,但我,比你更强!”
语甫落,萧尘限制解除,力量恢复到圆满,整个人散发着神圣无量的光辉。
“你也在感悟人道合一?”
鸿祖终于意识到不妙,脸色猛变。
萧尘这个状态,在跟他接近,化身大道本源。人即道,道即人。
“人道合一?”
萧尘发出轻蔑之笑。
“人道合一,不过舍本求末,有什么好追求的。当你成为大道之时,也等于失去了真我!”
“我追求的,是真我,不是大道!”
萧尘展现与鸿祖同等的无量大道,然而却又没有完全与大道合一,在无量之中独具一格,保住真我。
“大道即我,我还是我!”
轰隆!
八字真言,击破无量壁垒,凌万道之上。
鸿祖之道,人道合一,人即道,道即人。
然而萧尘之道,大道似他,却无法成为他,不配成为他。
他依然是他自己,为真我,不会成为任何其余事物。
“大道即我,我还是我!”
盈音念着八字真言,似有领悟。
鸿祖的境界,严格来说,还是处于人求道的过程,人追求大道,最终与大道合一。
然而萧尘似乎将这个过程逆转,人为主,大道在追求人,以求能和人并驾齐驱。
这是截然不同的理念。
“真我之剑!”
萧尘起手再挥剑,任意而随性,磅礴而无量。
嘶啦!
截然不同的剑道领悟,摧枯拉朽,崩天灭地,吞噬一切,摧毁一切。
强如厄气在身的鸿祖,面对这一剑竟也恍惚失神,来不及防御,也无法防御。
噗!
鸿祖首度负伤,厄气溃散大半。
虽是没有致命,却也再难保持稳若泰山的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