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pevc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 愛下-第三百八十四章 我纔不是主角閲讀-mql9n

這隻妖怪不太冷
小說推薦這隻妖怪不太冷
客厅。
电视里不断传来猫和老鼠的声音。
一只半大小猫平躺在沙发上,眯着眼睛睡得很沉,她的两只脚大岔开,两只手则举了起来,粉嫩嫩的肉垫朝上,像是身上开了四朵粉红的梅花。
周离放轻了动作。
他将自己做的花瓶半成品带了回来,垫了张纸,小心翼翼的搁在茶几上,左右打量着。
花瓶的样式比较普通,没有那么多的花样,他还是个初学者,也没有本事去弄花样。倒是瓶身上有一些弧度,像个身材妖艳的女子的侧身曲线,看起来很舒心。
槐序在旁边打了个呵欠,说道:“做得不错,烧出来能卖半个钱。”
“半个钱是多少?”周离小声问。
“就是半个钱呗,五铢钱。”槐序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反而用余光瞥了眼团子,“你说话声音这么小干嘛?怕将这只蠢猫吵醒?你让她下午睡这么久,晚上又得吵你。”
“等她睡吧。”周离还是小声的说,“五铢钱的购买力高吗?”
“还行,一斛粮食也才几个钱。”
“那还不错……”
周离已经比较满足了,他甚至不由得想了下,自己要是生在古代,说不定也能靠这门手艺吃饭。
紧接着槐序给他泼了盆冷水:“主要是因为这个土不错,做出来很细。”
周离:……
摇摇头,把这句话忘掉。
然后又瞥向槐序做的东西。
那是一个圆形、三足的器具,由上下两个半圆组成,并且上下都是一样的,下方有三足,上方也有三足,整体比较对称。
确实比他做得要好一些。
“这是什么?”
“敦。”槐序想了想,“等会儿我再搞点颜料,在上面画点图案,把它烧出来,肯定能值不少钱。”
“你在哪儿烧?”
“我找个专门烧这个的厂子,趁他们不备,丢进去蹭一蹭。”
“务必帮我也蹭一蹭。”周离低头说。
“你这个……”
槐序看着他的花瓶欲言又止,主要是他觉得这土挺好的,就用来烧这么一玩意儿有些可惜了,但最终他还是答应下来。反正也是周离花的钱。
周离买的是高岭土。
以前的陶器可不都是用高岭土的,这玩意儿虽然产地分布广泛,可也不是哪里都有。最开始的人们烧制陶器用的是普通泥土,但是很快就发现不同的泥土烧出来有不同特质,普通泥土烧制出来的陶器质量很差,于是人们开始使用粘土,但也多是用的普通粘土,高岭土一般用来做瓷器或白陶。
周离把剩下的土都取了出来,斟酌着说:“我觉得我可以试着做个陶像,雕刻术里面也有能用陶像的法术。”
“你还挑战上高难度了?”槐序笑了。
“我本来就学雕刻的。”
“唔……倒也是。”槐序说着,拿起了遥控器,“我给你把电视关了。”
“别……”
周离话音刚落,电视就已黑了下来。
槐序不解的看着他:“怎么了?反正这只小东西也不看,难不成你还要看?”
他说着时,周离已经感觉到了身后痒痒的,扭头一看,团子已经醒了,小小的身板无意识的扭动着,四只小爪子也晃动着,好像要在空气中抓着什么,碰到了他的衣服。
一声细若蚊吟的嘤咛~~
团子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周离的背,因为离得太近,在她眼中像是一堵墙。
凭着气味辨认出了周离,她翻了个身,几乎是贴着周离后背、像是将他抱住,声音柔细慵懒:“周离你什么时候肥来的……”
“刚刚。”周离说。
“怎么把团子大人的电视关了?”团子声音可爱极了。
“槐序关的。”
“都怪槐序……”
“他说你睡着了,他怕电视的声音吵着你。”周离替槐序说话。
“胡说的,团子大人明明就还在看。”
“原来如此。”
可能是团子大人有透视眼吧,能透过她自己的眼皮和他的身体看到电视,也可能是仙侠小说里的神识。
周离停顿了下:“那我叫槐序再给你打开。”
团子依然贴在周离背后,细细的嗯了一声,尾巴有节奏的拍打着沙发,显示出愉悦的心情。
周离便看向了槐序。
只见槐序对他们翻了个白眼,嗤了一声‘幼稚鬼’,便拿起陶敦和花瓶就消失了,不想再听到他们幼稚的谈话。
周离也不在意,自己去拿遥控器。
刷!
眼前一花。
遥控器不见了。
周离顿时有些无语。
可惜啊,两千多岁的老妖怪虽然有一颗童心,但还是对科技的力量一无所知。
“小爱同学。”
“我在。”
“打开电视。”
“正在为您打开电视。”
“团子大人,快出来看电视了,别再睡了,不然晚上又睡不着。”周离连忙将背后的团子拉了出来,抱在腿上。
“喵~”
团子第一眼瞥见的却是茶几上的泥土,小脸上闪过一抹不解,扭头问周离:“周离你在玩泥巴吗?你这么大了还玩泥巴呀?”
“是啊。”
“不怕弄成小花猫吗?”
“不怕。”
“唔……团子大人也要玩!”
这小东西瞬间来了精神,从周离腿上挣扎着往茶几上跳去,但因为没有算好距离,差了一点点,不仅没有跳过去,下巴还撞上了茶几边缘,然后才落下去。但她毫不在意,一翻身就爬起来继续往茶几上跳,这种不怕疼、不长记性的作死精神倒是和楠哥挺像的。
很快,周离的陶土上多了个小梅花印。
……
周二清晨。
尹乐拉开窗帘,楼下已经有一辆车在等他了,是一辆黑色的红旗轿车,引擎盖上的旗标辨识度很高。
犹豫片刻,他拿起手机,在联系人中找到了周离,看了许久。
打字,发送。
尹乐:我要去机场了
周离:这么早,早饭吃了吗?
尹乐:刚起,还没洗漱呢,车上应该准备得有早餐
周离:哦,一路顺风
尹乐:你真的不和我一起去吗?你知不知道你要是和我一起,你马上就能站上很多人奋斗一辈子都站不上的位置,即使是古代的天师,绝大部分也站不到这么高的
尹乐:现在改主意还来得及,你要是答应,我等下就来接你
周离:不去
尹乐:就那么抵触?
周离:【图片】
周离:我昨天陶瓷课上做的花瓶,你看怎么样?
尹乐:丑
周离:……
尹乐:你的性格就和传说中的明公一模一样
尹乐:我还是想不通,它为什么会选择你们
尹乐:我去洗漱了
发完他便放下了手机,走进卫生间,先洗了把脸,然后一边照着镜子一边刷牙,表面沉稳,内心却有几分忐忑。别说以后更多的事情了,就是今天飞过去开的这个会议,他也觉得是自己从前从未体会过的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