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i3jl精品玄幻小說 《夢迴大明春》-350【三省總督】看書-p0dub

夢迴大明春
小說推薦夢迴大明春
“恭迎老爷回家!”
黄峨带着高级家仆,在正门口迎接王渊。
香香和绮云这两个异族女子也在,香香又长高了些。绮云就蹿得更快,十岁的小姑娘,一年时间长高两三寸。
“二哥,”黄峨从奶妈手里要过孩子,抱到王渊跟前,“这是初一,就等你回来起大名。”
大年初一生的,小名还叫初一,颇有“启年”之意,难道叫王启年?
王渊自个儿悄悄汗了一下,他穿越前偶尔也看小说,“王启年”这金牌配角到处跑,在好多书里都能见到影子,总不能给儿子起一个配角的名字吧。
正月初一,明代的元旦节。那么叫王元,还是王旦?
似乎都不好。
这一天是岁之朝,那么叫王朝?
还马汉呢!
这一天又称元朔,那么叫王朔?
嗯……总感觉在骂人。
“叫王素吧,”王渊解释说,“素,本也,质也,诚也。连字也一并取好了,就字‘太素’。太素为质之始,他正月初一降生,希望能为大明带来本质的革新。”
黄峨顿时眉开眼笑:“素儿,好名字!”
睡梦中,王素皱皱眉,似乎对这名字不太满意。
黄峨迎着王渊从正门进入,香香作为妾室,只能跟家仆们一起走侧门。王渊并未纠正这种人格上的不平等,否则他该怎么跟黄峨解释,居然为了一个妾而逾越礼制?
入宅之后,王渊和黄峨说了一阵私房话,管家周冲就来汇报情况。
主要是庄田和养鸡场的收入,这方面都交给周冲打理,家宅则由黄峨亲自在管。
庄田也就那样,除非发明化肥,否则很难变出花来。
养鸡场的规模却不断扩大,现在养着大概六千多只鸡,培植的蚯蚓早就不够用了,很多时候都得拿粮食作为饲料。
随便听了一遍,王渊也没放在心上,反正他的各处产业,都会随机派学生(有酬劳)去定期查账。
“阿黑还好吧?”王渊问道。
这次未把爱马带去杭州,反正又不打仗,没必要长途跋涉瞎折腾。
周冲回答说:“回禀二哥,除了夜食,白天都是我亲手喂的。我每天都给阿黑刷毛,还牵它四处溜溜,一直都很精神呢。”
王渊笑道:“走,一起去瞧瞧。”
马的寿命有二三十年,最高记录可活六十岁,阿黑现在还是一匹中年马,但再过几年就要步入老年马的行列。
来到马棚,阿黑一眼认出主人,亲昵的靠过来磨蹭。
它有四匹母马做老婆,已经诞下六个子女。
长子甚至都三岁了,颇为神骏,训练之后可以骑着去打仗。王渊打算赠送给袁达,毕竟袁达常年跟随左右,上战场的时候很多,正好缺一匹堪用的好马。
“袁二,这匹马是你的了,赶紧好好训练一番。”王渊说。
袁达咧嘴笑道:“谢谢二哥。”
周冲说道:“平时都有训练的,袁二哥只需跟它熟稔感情即可。”
王渊骑着阿黑,袁达骑着阿黑的儿子,两人绕着王家宅院跑了一圈,这才浑身舒坦的回去吃饭。
黄峨照旧把香香喊来,夏婵和绮云守在旁边伺候。
许是一年未见,香香生疏了些,怯生生喊道:“夫君。”
王渊微笑赞许:“不错,口音正了很多。”
香香说:“姐姐一直在教我说汉话,我跟绮云已经能背《三字经》和《千字文》了。对了,王爷(朱当沍)遣人送宝刀的时候,父亲也送来了书信和毛线,我学着给夫君和姐姐各织了一件毛衣。”
西域那边,情况已经稍微好转,不过暂时还有点缺粮食。
毛纺厂发展得不错,毛料在甘肃颇受欢迎,能换取粮食、茶叶和铁器。蒙古部落纷纷剪羊毛,送到吐鲁番交换日用品,当然偶尔也跟甘肃搞茶马贸易。
叶儿羌汗跟西凉王朱当沍,在戈壁滩上会盟立誓,各自承诺不会攻击对方。
朱当沍自然是要种地发展,他的本钱太薄弱。
叶儿羌汗同样得稳固内部,顺便在去年疯狂进攻撒里畏兀儿。
撒里畏兀儿人,广泛居住于南疆地区,全部都信奉佛教。他们就在叶儿羌汗国旁边,宗教信仰还不同,实力又弱得很,自然成为叶儿羌汗的主要目标。
历史上,这些信奉佛教的撒里畏兀儿人,大部分被迫迁到甘肃,形成一个全新的民族:裕固族。
但现在嘛,这些人遭受叶儿羌汗国攻击,一些迁往吐鲁番诸城,一些迁往哈密诸城,大大增加了中国西域地盘的人口。西凉王朱当沍,也因此总算不缺人口了,几乎恢复到满速儿统治时期的水平,而且新增人口全是佛教徒。
“对了,”黄峨突然问道,“我听婵儿说,你在杭州收了一个养女?”
王渊点头道:“算是养女吧,请了个奶妈带着,已经半岁多了。孩子太小,我怕她受不住海上风浪,就没有一起带回北京。”
黄峨颇为好奇:“怎么突然想起收养女?”
王渊解释说:“江南数省,有溺婴陋俗。一来嫁娶奢靡成风,嫁女儿容易破家;二来迷信女婴头胎不吉利,不溺死就不能再生儿子。因此溺毙女婴者众,估计是有人舍不得溺女,又怕嫁女破家,便把女儿遗弃在总督府外。”
夏婵虽然去了一趟浙江,却不知道这种事,与黄峨、香香、绮云一起惊呼:“还有这种风俗?”
“好可怕啊,父母怎忍心溺死亲生骨肉?”黄峨难以置信道,“以前我还体会不深,生了素儿之后,才知道做娘的心情。便是素儿睡久了不动,我都怕他有甚意外,非得探一下鼻息才能放心。那些溺女的父母,难道良心不是肉做的吗?”
王渊叹息道:“小民溺女,虽然残忍,但还勉强可以理解。我最痛恨的是那些大户,明明养得起女儿,也出得起嫁妆,就因为迷信传闻而溺女洗儿。成化朝状元李旻的第三房独孙李伯汉,就因为溺女被我充军了,还把李伯汉的母亲和妻子一起送去教坊司。”
黄峨有些同情,说道:“便是惩责他的妻子,也没必要将他母亲论罪吧。”
王渊脸色难看说:“经钱塘知县常伦审讯,溺婴这个决定,就是李伯汉的母亲做主的。她自己只生了一个独苗,儿子娶妻多年未曾生育,害怕抱不成孙子,于是下令把孙女溺死。李伯汉此人愚孝,母亲说什么,他就做什么。”
黄峨顿时无言以对。
王渊又说了一番自己在浙江的做法,把她们听得哭笑不得。
夏婵忍俊不禁道:“难怪总督府有人问我,王总督平时在家是不是也用法术,夏天热了是不是能把屋子变凉快,原来老爷能够沟通神灵啊。”
众女大笑。
饭后,儿子终于睡醒了,王渊抱过来逗弄几下,便惹得素儿哇哇大哭,连忙将其还给奶妈拍哄。
当天下午,几个朋友和弟子,前来王家拜见叙旧。
夜里,无话,省略。
第二日,王渊又去豹房面见皇贵妃,接着便是整军准备出征。
朱厚照处心积虑要亲征,先让太监张永,带着万余京营精锐出发,借口是蒙古蛮子又来扣边。接着自己轻装逃跑,再让许泰等人带豹房边军出征,皇帝现在手里的直属部队就有两万多人。
但朱厚照还是心里没底,又让王渊带六千士卒支援。而且那六千士卒,都是王渊亲自训练过的,指挥起来应该不存在什么问题。
王渊这次的临时职务,是以兵部右侍郎的身份,担任山西、陕西两省总督。
还有,王渊的浙江总督也没卸任,实打实的三省总督。
三省总督,或许翻遍中国历史能找出来,但同时总督不相连的南北省份,却是蝎子粑粑独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