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soh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太乙 線上看-第四百六十章 神通變強-yyxgq

太乙
小說推薦太乙
看到萨达拉姆终于站出来,叶江川长出一口气。
如果他愿意出头,什么美洛洋流,都是小意思。
叶江川激活最后一张奇迹卡牌,卡牌:鼓击猎魔人摩冬麦。
顿时一个干巴巴的中年人,出现叶江川面前。
看过去他好像十分的拘谨,身上衣服破烂。
他看到叶江川,摘下破烂帽子说道:
“见过大人,我,我是摩冬麦……”
说话也是磕磕巴巴,看过去没有一点传奇人物的风采。
但是叶江川根本不在意,说道:
“欢迎您,伟大的猎魔人摩冬麦。”
猎魔人摩冬麦苦笑一下,说道:“猎魔,好久不做了。
自从我的鼓坏了以后……”
叶江川顿时明白,问道:“摩冬麦,你需要我做什么?”
“鼓,我需要一面战鼓,没有鼓,我什么都不是。”
“好的,是我给你买,还是你自己制造?”
“我的战鼓,需要我自己制造,但是需要一百元真钱。”
说完,摩冬麦有些不好意思。
叶江川点头,二话不说,将十万灵石,化作一百元真钱,然后交给摩冬麦。
摩冬麦高兴的说道:“摩冬麦,愿为大人效劳。”
叶江川长出一口气,希望这个摩冬麦,不要是个废物。
至此四个卡牌都是开完,叶江川继续修炼。
他完成了光华一体,他的光明正大只有三重,所以师父直接教他晦迹韬光。
晦迹韬光,为隐,收治光华,不显任何的光亮。
这个叶江川修炼起来,初七就是练成,至此身上再无一点光明,和以前一样。
这时候卓家姐弟还没有完成光华一体。
师父没有教叶江川第五步雷,让他等待卓家姐弟。
叶江川微笑,那就等呗。
他没事修炼太乙金光。
太乙金光起,太乙金光隐,光起光灭。
好像也挺好玩的样子。
虽然自己的光度不强,但是可以在其他方面下手。
叶江川试着将太乙金光融入到《沁园春》之中,但是失败。
他又是试着融入到《心意六合》还是失败。
《九渊九霄绝仙剑》也是不行,好像它们四者并列,可以相辅相成,却不能相融相合。
叶江川摇头,继续修炼。
光起光灭之间,叶江川莫名感觉,好像什么东西变强了。
又是起灭,终于这么光明一闪,猛然叶江川眼睛一疼,好像瞎了一样。
叶江川无语,原来自己把自己眼睛晃瞎了,再也不敢乱玩了。
不过,过了一会,眼睛恢复,叶江川好像可以看到很多莫名东西,视力变强。
其实不是视力,而是神通多相灵眼提升。
叶江川哈哈大笑,原来可以融入神通,增加神通。
叶江川神通现在只有:天谕、天谴、天命、神吼、神血、神鬼莫测、空孽爪、多相灵眼
这太乙金光修炼起来,竟然有提升神通之妙。
他细细感受,用太乙金光,挨个神通提升。
不只是多相灵眼提升,叶江川的神鬼莫测也是提升,好像变得范围增加。
神吼、空孽爪也好像是威力变大了。
其他的到是没有什么变化。
可是初十,朱三宗上门。
“大哥,帮我一个忙!有人欺负我,我搞不动他,你来帮帮我!”
“大过年的,谁啊?”
“大哥是这么回事,我有一个师兄,比我早入门六年,看到师父对我太好了,对我十分嫉妒。
他没事就欺负我,我一做宗门试炼,他捣乱破坏,扰我修炼。
师父昨天给我的龙海井试炼令牌,刚到手就被他抢走了。
我打不过他,我还没有证据告诉师父,太欺负人了,所以我想大哥帮我教训他一下。”
小弟被欺负了,叶江川岂能不出头。
“走,去找他,让我教育教育他,把那个令牌夺回来。”
“太好了,大哥!”
“我马上约他,练一练!”
朱三宗开始约人,很快对方回应,约在仙章山演武道场。
叶江川一皱眉说道:“重约,约在惊蛰府演武道场。”
朱三宗一愣,说道:“为什么,仙章山演武道场,比试我能打五折。”
叶江川骂道:“你傻了不成?
那是你们老巢,我过去,一个外人帮你打你大师兄,其他师兄弟怎么看你?”
朱三宗啊的一声,说道:“对,对!”
他立刻重新约。
叶江川看着朱三宗,猛然之间,天谕悄然启动。
在他眼前,朱三宗好像变成了数个朱三宗。
每一个朱三宗,代表他的修炼路线,和未来成就。
其中现在朱三宗,好像不住的摇头晃脑读取文章,然后变得呆呆傻傻。
神通天谕,在太乙金光之下,也变强了!
叶江川皱眉说道:“三宗,这几年,我咋感觉你入了内门之后,变傻了呢?”
朱三宗迟疑说道:“大哥,说实话,我也感觉我自己变傻了。
在仙章山这几年,师父对我也好,我修炼也刻苦,也有成就。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好像我有点脑袋发涩,看着文章太多,有点变成书呆子的感觉。”
叶江川不知道说什么好。
最后他想了想说道:“你知道九渊密文吗?”
“师兄,我知道!”
“以后,去寻找九渊密文,多多掌握,我感觉这个可以对你有作用。”
在那些路线之中,其中有一个出现九渊密文,看过去朱三宗的样子好像很不错。
“好的,我记住了,我师父好像就有,我怕影响修炼,一直没有学,回去我就学。”
这话一说,朱三宗悄然变化,诸多路线改变,他的未来改变,然后天谕消散。
叶江川一捂头,好像有点疼。
在一摸,鼻子流血了。
他相当于改天换命,改变了朱三宗的未来,天道反噬,那怕叶江川这么强横的肉身,都是鼻子流血。
叶江川使劲擦掉鲜血,说道:“有意思!”
“走,我们去惊蛰府演武道场。”
“欺负我弟,看我教训他,把那个令牌夺回来。”
两人飞起,直奔惊蛰府演武道场,到了那里,朱三宗开了一个演武场,默默等待。
不一会,就有一群人,大摇大摆的走过来。
为首那人,耀武扬威。
朱三宗说道:“大哥,就是他,阳空武,他没事就欺负我。”
叶江川微笑说道:“好的,交给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