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2z25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武俠之拳傾天下 盜聖小白-第四百九十六章 西域獨行僧分享-vmkr6

武俠之拳傾天下
小說推薦武俠之拳傾天下
魏无忌刚才所说的那番话虽然语气听上去可以说是非常的诚恳,但是言语里面的内容毫无疑问都是魏无忌自己胡编乱造出来的。
毕竟魏无忌所用的武功全部都来自于那卷神奇的竹简,而魏无忌也早就已经发现这卷神奇的竹简很有可能就是天外之物,因此他所用的武功自然都是不曾在这个江湖当中出现过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魏无忌在为自己的武功来历和师承找借口编理由的时候,是绝对不能够往那些在江湖里面有名有姓的门派上面靠的,哪怕是曾经辉煌、现在已经没落消失的门派也不行!
因为魏无忌的敌人若是一门心思苦心钻研的话,是很容易就能够发现这些门派内从来就没有出现过魏无忌现在所用的这些武功!
到时候一旦这种情况被公布出来,魏无忌怕是会引起整个江湖的猜忌,稍有不慎便会引火烧身,而魏无忌显然不想要见到这种局面发生。
因此魏无忌在说起自己的武功来历和师承的时候,是一定要往那些江湖中人很少会去接触,即便是偶尔能够接触到,但却也谈不上对其有多么了解的存在身上去扯的!
只不过这种存在哪怕是放眼整个江湖当中也可以说是非常少见的,但是魏无忌却恰恰知道有这样的一种存在,所以他早就已经围绕这种存在给自己的武功来历和传承编造好了故事。
因此当关鹰向魏无忌问起有关于他武功来历和师承的事情时,魏无忌便正好顺水推舟直接将这个早就已经编造好的故事讲给关鹰,以及正站在擂台的另外一侧全神贯注的柴荣近听。
并且也正是因为关鹰与柴荣近两人,一个是冀州龙宫的少宫主,一个是雍州柴家的大少爷,所以魏无忌相信关鹰和柴荣近两人是肯定明白他故事里面的那个僧人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
果不其然,在听完魏无忌的这个故事以后,关鹰与柴荣近几乎是同时皱起了眉头,眼神当中蕴藏着掩饰不住的惊讶。
而关鹰在默默的思索片刻以后,好像是在问魏无忌,又好像是在自言自语般的说道:“若是魏帮主描述的没有差错的话,那么魏帮主遇到的难不成是西域那边特有的独行僧?”
独行僧,乃是西域密宗特有的一种僧人,并不属于西域密宗五大教派其中的任何一派,奉行的一贯都是独来独往的行事风格,哪怕是师父都从不与徒弟一同行动。
因此就算是在西域江湖内部,独行僧都可以算作是非常神秘的一种存在。
就更不要提向来打心眼里看不起西域江湖的大卫王朝江湖中人,他们对于独行僧的了解自然就更加的少,基本上最多也就是知道独行僧这个名字而已。
不过独行僧的武功一向都是很高强的,这点倒是几乎得到西域江湖和大卫王朝的江湖公认。
毕竟西域可是有着数十个国家同时存在的,因此西域的江湖从来就没有平稳过,若是没有点强横本领傍身的话,独行僧又怎么可能孤身一人独自行事赶路呢?怕是早就已经命丧江湖喽。
而另外一点能够证明独行僧武功高强的证据,就是独行僧虽然属于西域密宗,但却并不属于密宗五大教派其中的任何一派,独行僧可以说是自成一派,这一点就可以说是相当的厉害!
要知道西域密宗可是天下最顶尖的十二个大势力之一,哪怕是将西域密宗内部的五大教派给分开独立看待,那么他们当中的每一派也都是拥有法相境界武道大宗师坐镇的江湖顶尖势力!
而就是在这样的局面下,独行僧却可以保持自己的派系,不用被并入到西域密宗五大教派其中的任何一派,这本身就已经是一件很值得去说道说道的事情!
单纯从这一点上面来讲,就已经可以看得出来独行僧的本领绝对不小,因此能够掏出几本上好的武功秘籍给予魏无忌,倒也算不得是什么说不过去的事情。
而关鹰与柴荣近同样都身为江湖一流势力的有力继承人,他们自然而然也是曾经听说过有西域独行僧这种存在的,只不过他们从来都没有见过真正的西域独行僧便是。
不过这点倒是也很正常,毕竟西域独行僧武功高强却又从来都是独来独往,因此除非是真的机缘巧合,否则寻常的江湖中人哪里有机会能够见到真正的西域独行僧呢?
更何况西域独行僧外表看上去与其他的西域密宗僧人也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所以有些人纵使是曾经见过真正的西域独行僧,却也未必能够将其给辨认出来。
不过魏无忌既然会顺水推舟向关鹰说起他胡编乱造的这个故事,那么自然便是他认定身为冀州龙宫少宫主的关鹰,就算是没有见到过西域独行僧,也肯定听说过西域独行僧的名头。
否则若是换成消息不那么灵通的寻常江湖中人来,纵使魏无忌将这个精心编造的故事讲给其听,估计他也听不出来魏无忌故事里面的僧人乃是西域独行僧。
因此当魏无忌听到关鹰仿佛自言自语般的说话时,便轻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少宫主说的不错,那位给予魏某武功秘籍的僧人正是西域独行僧。
不过说起来也是惭愧,魏某当时没有习练过任何的武功,尚且不能够被算作是江湖中人,因此自然也不知道那位僧人居然就是西域独行僧,还以为他只是从西域而来的寻常密宗僧人。
直到魏某最近先后两次前往西域以后,在西域江湖那边也打听到不少有用的信息,才醒悟过来这位给予魏某武功秘籍的僧人,有很大的可能性就是传说中的西域独行僧!
只可惜等到魏某反应过来的时候却已经为时已晚,不论魏某再如何努力的去寻找这位传说中的西域独行僧,但却始终都无法发现他的身影和踪迹。
可能真就是如同这位西域独行僧最初与魏某说的那般,魏某能够遇见他乃是因为与他有缘,而如今遍寻他不获,可能就是代表着魏无忌与他的缘分已尽!”
说实话,若非魏无忌的心口当中还藏有那卷神奇的竹简,否则怕是连他自己都要对自己胡编乱造出来的这个故事感觉到信服!
不过魏无忌的这个故事倒也不是并没有任何的破绽可寻,只不过这个故事的破绽并不在于现在,而是在于以后!
因为独行僧可能会看在与魏无忌有缘的份儿上,而赐予魏无忌武功秘籍,但是这些武功秘籍里面却绝对不会包含有任何的天级内功和武技!
要知道哪怕是对于一贯独来独往的西域独行僧来说,天级内功和武技也同样都是派系内的不传之秘。
因此除非魏无忌也能够正式成为一名西域独行僧,否则他是肯定不可能从西域独行僧手中拿到任何天级内功和武技的!
可是与之矛盾的点就在于魏无忌相信神奇竹简未来是肯定会教给他天级内功和武技的。
而等到那个时候,除非魏无忌不使用天级武技和内功,否则只要他在人前使用出来,那么他精心编造的这个关于西域独行僧的故事自然而然便不攻自破!
不过魏无忌对于这一点倒也没有感觉到太过于担心,因为他相信等到那个时候,整个江湖当中已经不会再有多少人敢来质疑和质问他的武功来历和师承!
因此对于魏无忌来说,最重要还是要先把眼前的难关给度过,而西域独行僧已经是魏无忌自觉可以想出来的最好借口,他也正好可以借着关鹰的嘴将自己编造出来的故事传遍整个江湖!
当然,若是有江湖中人实在是不相信魏无忌的这个故事,那么魏无忌也没有什么其他太好的办法,毕竟悠悠之口难堵。
不过虽然魏无忌没有办法证明他的武功来自哪里,但是同样也没有人能够拿出证据证明魏无忌的武功不属于此方世界。
因此就算是有江湖中人不相信魏无忌胡编乱造出来的这个故事,也同样暂时拿魏无忌没有任何的办法。
但是很显然,如今站在擂台上面的关鹰和柴荣近是非常相信魏无忌胡编乱造出来的这个故事的,当然这并不是因为他们两个人蠢。
而是因为由于关鹰和柴荣近背后家族、门派的缘故,导致他们两个人其实要远比寻常的江湖中人更加了解西域独行僧。
而对于西域独行僧来说,遇到有缘人随手赠送几本武功秘籍,简直就是再正常不过事情。
更何况魏无忌在述说这个故事的时候真可谓是情真意切,谁又能够想到一贯以莽汉形象示人的魏无忌魏帮主,居然会精心编造出来一个故事专门用于欺骗他人呢?
再说魏无忌有价值的东西无非也就是一门地级炼体功法和地级武技而已,这些东西又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呢,谁还会跑来抢魏无忌的武功秘籍不成?
真有这个心思的,估计也没有那个能够打过魏无忌的实力;而有能够打过魏无忌实力的人,也肯定不会存有这样的心思!
也正是因为如此,关鹰和柴荣近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魏无忌会欺骗他们两人,所以他们自然而然也就将魏无忌说的话给当成事实对待。
不过既然魏无忌都已经将自己的武功来历和师承给说了出来,也算是替关鹰和柴荣近在内心当中解了个惑,于是两人也就再没有什么其他的问题需要去问魏无忌。
今天剩下来的也就只有最后一场压轴大戏,那就是魏无忌与柴荣近之间的比武!
一刻钟的时间悄然流逝而去,魏无忌手臂内的“洪霸怒潮”内力也已经全部都被关鹰给收回到他自身的体内,魏无忌的两条手臂自此总算是都能够自由贯通内力真气!
而关鹰见状也是松开抓着魏无忌小臂的手,笑着说道:“多谢魏帮主的信任,关某也算是幸不辱命,已经成功将魏帮主你手臂内的‘洪霸怒潮’内力全部收回到关某的身体内。
到底田地,关某的任务也已经完成,接下来就是魏帮主你与柴荣近之间的比武切磋,冀州龙宫那边还有很多的事情正等着关某处理,关某这就先行一步回转冀州。
同时关某也祝魏帮主能够顺利打败柴荣近,日后魏帮主若是有空到冀州来玩,记得一定要来找关某!”
关鹰居然这就已经想走?魏无忌对此确实是感觉到颇为惊讶,于是忍不住出言劝阻道:“少宫主行事又何必如此着急,魏某与柴大少爷的比武并不会持续多长时间的。
少宫主何不等看完魏某与柴大少爷的比武切磋以后再回去冀州,相信到那个时候也不算迟。”
虽然说魏无忌胡编乱造出来的故事早就已经说完,但是柴荣近的注意力却并没有从魏无忌和关鹰的身上移开,因此魏无忌刚才的这番话自然是一字不落的被柴荣近给听在耳朵里!
于是柴荣近的内心里面顿时炸开了锅,因为在他看来魏无忌的这番话分明就是瞧不起他!
而事实上魏无忌也确实是没有怎么把柴荣近给放在心上,当初他还没有使出【赤手凶拳】的时候就有信心对抗柴荣近,更不用说他现在已经将【赤手凶拳】给展露出来!
不过关鹰在听完魏无忌的这番劝阻以后,却还是坚定的摇了摇头,说道:“看就不必了,关某相信以魏帮主的实力,是断然不可能会输给柴荣近的。
更何况魏帮主你与柴荣近的这场比武切磋,不论最终的结果是谁胜谁负,其实与关某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关某刚刚才败在魏帮主你的手中,如今自然是要更加争分夺秒的刻苦修炼,因此魏帮主与柴荣近的这场比武切磋,关某不看也罢!”
其实魏无忌与柴荣近的这场比武切磋最终的结果无非就是两种。
第一种结果,魏无忌胜柴荣近败,这样的结果在关鹰看来是理所应当的,还需要他留下来仔细地观看吗?
第二种结果,魏无忌败柴荣近胜,而关鹰连魏无忌都打不过,自然而然也就更加打不过柴荣近,那么关鹰就更加需要加紧时间勤学苦练,又哪里时间可以浪费在这里呢?
所以关鹰要立即离去的想法可以说是十分强烈的,而魏无忌见劝阻关鹰无效,也只能是轻轻地叹了口气,说道:“既然少宫主去意已绝,那么魏某也就不再阻拦,祝少宫主一路顺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