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iq4m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劍域神王 線上看-第1777章 逃遁展示-1p3td

劍域神王
小說推薦劍域神王
剧烈的爆鸣声轰然炸开,已经一片混沌的破碎虚空,彻底湮灭。
深邃的墨色光影,闪耀着淡淡的星芒,自天穹最深处漾开、隐隐与烈阳交相辉映。
这是虚空极限、星域壁障,只要打破这道壁障,便可以冲出星域封印、进入到茫茫星海。
无数前辈先贤、至少每一尊净土境强者,都无数次尝试、然后无数次失败。
爆炸核心,墨玉独角兽和糖球身躯同时巨震,如同两道流光、猛然间爆退。
下一个刹那,糖球灿金般的战身四周,猛然呼啸起连绵不绝的狂风龙卷,空间重叠、霎时间推着糖球的身躯逆势向前。掌心灵光激荡,重重虚空气劲凝聚,四面八方霎时汇聚成一道空间囚笼。
血脉神通,天墟!
“空间本源!”
墨玉独角兽厉啸一声,额头独角陡然间高速旋转,凝聚在四周的天墟囚笼突兀开始颤抖。
天墟的本质,是以血脉真粹、引动天地虚空,凝聚成一方独立空间,旋即塌陷空间、绞杀生灵。
而此刻,墨玉独角兽灿金色的独角,却好似看穿了这一式的玄奥,抢先出手、直接开始搅动虚空。
一时之间,其对于空间的掌控,竟然丝毫不逊色于太古熊王血脉!
“这墨玉独角兽的独角,似乎与妖兽的獠牙利爪并不相同,其蕴藏的神异与霸道,非同凡俗。”
楚天策双眉微蹙,双目炯炯、似乎要透过激荡澎湃的虚空,看破独角的奥妙。
在其身旁,鬼舞秋却是自洞窟深处收回目光,缓声道:“洞窟深处的奥妙,依旧无法看穿。看来墨玉独角兽的力量与手段,纵然是寻常大尊级别的鬼兽,都完全难以匹敌。若是这洞窟深处还有底牌,恐怕这一战并不容易,大概还需要你我出手。”
此刻的墨雪,早已经退出战斗核心、默然肃立在楚天策和鬼舞秋身后。
借助两人激荡的真元气劲,勉强阻隔席卷而来的气劲余波。
面色苍白如纸,四肢百骸明显在不断颤抖着。
这一战,堂堂虚空境后期、天煞域域主,根本没有任何资格插手。
甚至连观战,都全然没有自保的能力。
若是换做章长生、千眼蟾蜍这等寻常虚空境,恐怕第一个刹那、便会被气劲余波彻底绞碎。
除非是楚天策和鬼舞秋全神贯注,只要有千百分之一个刹那的疏忽,想要救下两人都全无希望。
“这两个家伙到底是怎么招惹到这样一尊无敌圣兽?这墨玉独角兽哪怕只是静静栖息在石洞中,单单是气机逸散,他们两个虚空境初期、想要靠近都没有任何希望,更别说看到秘密、或者出手袭击。”
墨雪轻轻摇头,眼底掠过一丝无奈,缓缓盘坐。
手印变幻、真元游走,赫然已经将防御催动到极致。
就在这个刹那,疯狂激荡着的虚空囚笼,猛然间爆裂开来。
墨玉独角兽额头独角金光激荡、犹如天河倒灌,霎时间直贯千百里。
“天墟!”
糖球低吼一声,中宫直进、迎着金芒一步踏出,四周虚空再次开始咆哮。
只是一刹那间,金芒倏然爆碎,墨玉独角兽身形如电、倏然消失在天穹深处,竟然没有半点迟疑。
天墟尚未合围,空间囚笼尚未凝聚,便即被爆碎的金芒彻底冲散,糖球浑身一颤、身形骤然爆退。
“熊王真身,破!破!破!”
暴虐霸道的嘶鸣声冲霄而起,糖球的身躯再次暴涨,双瞳隐隐漾开一抹血芒,血脉彻底催动极致。
这一瞬间,糖球赫然是打出了真火。
“糖球,不要追了,我们目标太大,若是引动太多目光,反而得不偿失。”
楚天策清喝一声,莹玉般的手掌轻轻一翻、掌心似乎隐隐有星辰闪耀。
“这鬼兽血脉非同小可,而且与烈苍星域气机并不完全相符,大概率来自天外。将其擒杀,不只是其血脉灵魄珍贵无比,更关键的是、极有可能抓到烈苍星域封印的秘密,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糖球脚步停顿,身躯却是并未缩小,双瞳依旧死死盯着虚空。
墨玉独角兽的身影已经完全消失在视野极限,但虚空波纹、却是并未完全消散。
“这墨玉独角兽的战力非同小可,他与你一战、至少没有燃烧精血本源,若是极致爆发、再加上可能的底牌,纵然是我们三者联手,也未必能无声无息、猝然将之擒杀。而且我以碎星手、在其身上留下了一个印记,短时间内应该不会被发现,可以观望一番。”
楚天策掌心星芒闪烁,隐隐氤氲着墨玉独角兽的身姿。
虽然极其模糊、极其破碎,但却可以感受到一丝墨玉独角兽特有的神异与强横。
“天妖真经有如此妙用?”
糖球双眼一亮,身形缓缓恢复常态。
这句话,却是通过灵魂传音、直接在楚天策和鬼舞秋的灵魂响起。
墨雪虽然是鬼舞秋和楚天策的下属,但却并不值得绝对信任,远不及血千蛛。
楚天策微微点头,说道:“如果墨玉独角兽一直不能发现,这道印记足可以存留到其晋升净土。这样的圣兽,就算是横空出世的孤家寡人,也不可能全无背景和经历,只要细细等待、就足可以得到有价值的消息,甚至是一些搜魂都得不到的消息。”
“这墨玉独角兽的极限战力,至少达到了牧煜芝这个级别,大概率更强一线。”
鬼舞秋和楚天策对望一眼,略一思忖,旋即望向墨雪,说道:“墨雪,赤龙星的事情、后面我们会亲自接手,暂时不需要你处理了。未来一段时间,你尝试暗中建立一个小宗门,主要是打探消息、做些阴影中的事情,过些日子、会有清风阁与你汇合。”
墨雪一愣,却是并未多言,只是躬身一礼:“谨遵法旨,有些眉目的时候、我会主动汇报。”
说罢并没有太多犹豫,便即直接向着远空飞掠而去。
他血脉深处烙印契约,天涯海角、亦是难以逃遁,自不必担忧楚天策两人的忌惮。
“这些老家伙,每一个都是保全性命的好手,看来是已经猜到我们的想法。”
楚天策嘴角轻扬,目光望向山壁深处、墨玉独角兽的石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