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xabl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第591章 悲劇鑒賞-60y5x

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
小說推薦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
姚可馨是如何看待自己的?
李恒宇一愣,仔细想想,似乎还真不知道。
在他看来,两人之间是起始于交易关系,随后才慢慢开始相互熟络,至于对方为什么会喜欢自己,不,他仔细想了想,姚可馨的算是喜欢吗?
她能够理解什么是喜欢吗?
但不论如何,他也大概知道,对方对待自己跟对待其他任何人都是不一样的,自己对她而言,绝对是十分特别的存在。
“不太清楚。”
“或许与小可馨发育有关系吧,我逐渐能够分得清楚子衿等人的感情,可她的感受在我看来有些像是恋爱,但又有些不像,总而言之比较奇怪一点,”
哪怕是再小,那也应该有自己喜欢的东西,也会希望自己能够独占这份东西,而这一点,在姚可馨的身上似乎表现的十分不明显。
“你真渣呢……”灾祸一脸复杂的看着他,颇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哪怕小可馨不明白什么,但长这么大,除了你以外,她从没有跟第二个同龄男性这么亲近的吧?”
“我倒是觉得不论如何,有女孩子这样对你,就算不是喜欢,但也绝对很有好感就是了。”
“所以,你应该老老实实的负责才行!”
“我并没有打算不负责。”李恒宇摇头,“你应该知道,我并不喜欢他人擅自动我的东西。”
“这还差不多。”灾祸稍感欣慰。
对方话的意思她还是能够明白的,简单来说,就是我看中的人,只有我自己可以欺负,其他人想动她,就得掂量掂量自己够不够格。
“既然如此,你不要反抗,我将她的心路历程引导出来给你看。”灾祸走到李恒宇身边,指着姚可馨的画面说道。
等李恒宇点头答应后,她这才准备开始,要不然凭借李恒宇的能力,别说防御,甚至可以顺着这条线反入侵到她的记忆中。
哪怕她是基于姚可馨诞生的,但也有不想告诉别人的小秘密。
无关大小,而是类似于孩子长大后想要拥有独立空间般的心情。
“好了,”灾祸握住李恒宇的手,闭上双眼,意识连接到快要醒来的姚可馨身上。
“小可馨差不多也要醒了,你速度一看,看完跟我说一声,我切断联系。”
“可以。”他说完便同样闭上眼睛,打算站在姚可馨的角度仔细体会下,说不定能对自己有所帮助。
等李恒宇将意识分出大半沉浸在姚可馨的记忆中时,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姚承宇与葛莱蒂丝两人,他们正在一家医院,看样子正式姚可馨出生的画面。
随后姚承宇为这个新出现的生命取名为姚可馨,葛莱蒂丝则溺爱地将她成为安洁儿,意为上天送给他们的天使。
就这样,随着时光流逝,姚可馨一点点长大,她的家庭很幸福美满,虽然不是那么富裕,但父母都十分疼爱她。
要说唯一的区别,恐怕就是逢年过节,其他小朋友都会回老家,看望爷爷奶奶叔叔阿姨,但她们家却一直没有过。
年幼的她也曾好奇过爷爷奶奶的存在,但在某次提出这件事情后敏感的发现父母情绪不对,再之后她就再也没有提起过。
从来没有见过爷爷奶奶,一直生活在父母宠爱中的她自然也不会渴望拥有,她觉得这样就够了,只要有爸爸妈妈在,哪怕没有别的亲戚也可以。
但是,在某一年,就连这样简单的幸福都消逝了。
那是她4岁时发生的事情,一次全家人集体的外出旅游,姚承宇开着自己新买不久的车子,葛莱蒂丝则抱着姚可馨坐在后面。
这一幕即使是只看画面,李恒宇都能清楚感受到此时姚可馨内心的欢悦。
对孩子而言,能够一家人一起出去玩,见识自己从未见识过的东西,肯定是要比在屋子里带着有趣几百倍!
“天气看上去有些不好,你开慢点,待会到了后,你先抓紧时间把帐篷支起来,晚上的烧烤要实在不行就算了。”葛莱蒂丝坐在后面,温柔的对前方的姚承宇说道。
“好,知道了,你注意把小安洁儿抱紧。到时这些活就全交给我了,你们俩去附近转转,我听说湖对岸的景色很不错。”
“那就拜托你了,小安洁儿的爸爸。”她幸福地笑道,离开自己家族不远万里在天朝定居,不就是为了这样简单的幸福吗?
婚后一直到姚可馨长这么大,两人的感情都十分之好,葛莱蒂丝觉得这样就足够了,就已经很不错了。
他们的车子是新买不久,姚承宇开的也不是那么熟练,但因为路上不是很多,再加上心情很是激动,所以速度并不低。经过葛莱蒂丝提醒,他开始放慢速度。
而姚可馨在晃晃悠悠的漫长旅途中,早已不知不觉的睡着,这些话她也并没有听见。
之后具体发生了什么,她并不清楚,但等她下一次醒来,却是被一声巨大的撞击声吵醒,很快,她感到温热中带着腥甜的液体从自己的头顶流落,不止如此,口鼻之间也能闻到车内浓浓的腥味。
“老婆!”姚承宇的悲鸣声瞬间将她惊醒,她木木的抬起肉乎乎的小手朝自己头顶上方摸去,并没有感到疼痛,但整只手却全都被某种液体打湿。
她颤抖着将手拿下来放在眼前,果不其然,一抹猩红映入眼帘。
即使是四岁的小孩结合前因后果也能知道,葛莱蒂丝恐怕出事了。
“安洁儿?安洁儿你没事吧?”很快,姚承宇的悲鸣再度传来,站在另一个角度的他比姚可馨看的要清楚的多,现在最重要的无疑是确认姚可馨的安全,他不能让葛莱蒂丝的努力白费!
但姚可馨并没有吭声,她只是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小手,原本干净白嫩的小手上却占满了血迹,而身后,是一具已经开始逐渐犯凉的身体。
原本躺着便能清楚听到的心跳声也暂停下来,原本只要呼唤便有温柔回应的声音也消失了,只有逐渐冰冷僵硬的感觉环绕在她浑身。
很快,随着一阵重物落地的声音,姚承宇满脸是水的出现在她的面前。此时她才注意到不知何时开始,外面居然下起了雨。
也不知道此时姚承宇脸上的是雨水多一些,还是泪水更多一些,
当看到车内呆傻却几乎没有受伤的姚可馨时,本来眼中已经露出绝望死志的姚承宇忽然爆发出惊人的光彩,他痛苦的看眼姚可馨背后的身体,随后别过头,用尽全力才得以小心翼翼的将她从身后的怀抱中取出。
多亏时间尚且不长,否则等彻底变凉,开始发僵后,依照葛莱蒂丝最后用力抱紧的力气,他恐怕需要借助工具来伤害对方的身体才能将幼小的姚可馨从中取出。
上帝视角了解全程的李恒宇很清楚,这是场不幸的悲惨意外。
姚承宇的车在某个路口拐弯时,恰巧也有一辆货车急着要走,拐弯速度比较快,再加上下雨天路面打滑,货车司机长时间开车状态有些不够集中,种种因素混合之下才导致悲剧的发生。
姚承宇很幸运,因为这场事故中,他仅仅是受到点轻伤,但他也很不幸,因为他挚爱的妻子在这场事故中永远地离开了她。
葛莱蒂丝的运气并不好,事故发生时,她第一反应便是保护怀中还在睡觉的姚可馨,出于母性的本能,她转过身子,低下头,双手死死的将姚可馨护在怀中,试图用自己的身体帮姚可馨抵挡即将到来的伤害。
一般情况下,坐在后座的她可能最多收到冲击,可是不幸的是货车上运载的货物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不小心脱落而下,以吨为单位计算的钢材就这样压倒在他们的车子上。
仅仅是一瞬间,就听见车门被大力挤压的嘎吱声,紧接着,蛛网版的裂纹从窗户上蔓延,但终究还是抵不住外界的沉重压力,钢材也猛地一下突入这个原本只属于姚可馨一家的温馨空间。
外来的侵略者轻而易举的便夺走其中一位成员的生命,将这个家变得如同车子一样支离破碎。再
在之后,抱着若妻子女儿一同离开他,那便紧随而去想法的姚承宇看到姚可馨之后,生的火焰终于重新燃起,他先是处理好葛莱蒂丝的后事,紧接着便直接向公司请了长时间假,打算专门在家里陪姚可馨度过这段最艰难的时间。
可惜,因为亲眼见证母亲死在自己面前,姚可馨一直显得精神恍惚,什么都吃不下,也什么都看不进去。
她就像是一个精致的人偶,从那场事故之后便丧失掉所有的灵魂,
紧接着,偶然之下从本家收到将适龄孩子都带去参加一个宴会,本来并不愿意过去的姚承宇在听家里人说这场宴会上都是差不多年纪的小孩子,大人只能在其他地方看着时,一直忧愁姚可馨状态的他最后还是鬼使神差地答应了。
他觉得,如果自己的方法没办法,不如带出去给她散散心,跟同龄孩子在一起,或许能好受一点。
姚承宇好说歹说才将姚可馨带到这里来,在一位管家模样男子的带领下,他将姚可馨放在一楼,自己则打算上二楼。
“可馨,你听爸爸说,今天来的都是和你一样大小的孩子,不管别人,你先不要想太多东西,好好地放松下,想玩什么就玩什么,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在这期间,爸爸会在二楼看着你,所以你放心。”他摸摸女儿的小脑袋,狠下心将她的手从自己衣角掰下,头也不回的上二楼去,他怕自己一回头,看到女儿像是被遗弃小动物一样可怜兮兮地眼神时便会不忍心抛下她。
“爸爸!”姚可馨迈开腿追去,大眼睛里一下子便涌现出大颗大颗的眼泪,她一脸惶恐,失去妈妈之后,她望着爸爸离去的背影,生怕对方也将自己遗弃。
但她很快就被会场的工作人员阻拦,他们有些为难的看着正离去的姚承宇。
孩子依赖父母,害怕的问题也不是没有,但像眼前这女孩一样的,到目前为止还仅此一例。
注意到她情绪不对,一位正巡视场地,看上去二十来岁的年轻女子很快便来到一脸痛苦犹豫的姚承宇身边,跟他低声交谈几句后便捂住小嘴,很是惊讶的看眼还在大声哭闹的姚可馨。
在征得对方同意后,她来到姚可馨身边,蹲下身子微笑着抚摸着她的小脑袋。
姚可馨则不管不顾,此时李恒宇能很明显感受到她内心的惊慌与无助。在她心里,刚刚才失去母亲,现在唯一的父亲似乎也正在离开自己。
若父亲真的离开,没有爷爷奶奶,没见过其他亲戚的自己在这个世界上还剩下谁可以依靠?
可即便如此,很神奇的是姚可馨在女子温柔怜惜的抚摸下,她感觉自己内心都变得宁静许多,本来害怕的事现在也没那么害怕,她想起姚承宇刚才对自己说的话以及对方这阵子对自己的照顾,忽然理解他不是要抛弃自己,只不过是想让自己的心情好转。
“好了,姚先生。”女子收回泛着莹莹绿光的手,看着虽然已经不在哭闹,但脸上却仍残留着不少泪痕的姚可馨,眼中闪过一抹心疼。
她从口袋拿出手帕,仔细的擦干净姚可馨白嫩脸蛋上的泪痕,发现她头发扎的有些粗糙,便又认真替她打理好头发与衣服,很快,一个粉雕玉琢的可爱小萝莉又出现在原地。
姚承宇松口气,满脸感激道:“谢谢你。”
自从葛莱蒂丝去世后,他一个大男人要一边管着孩子,一边处理后事,实在是忙不过来,而且也不会扎头发,这次过来已经是自认为弄得最好的一次,结果却还是不如葛莱蒂丝在时的一半。
甚至于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怎么开口给葛莱蒂丝娘家说这件事!
这女子之所以会这样做,也是因为刚才姚承宇将自己家中的情况大概说了一下,她对此深表同情,再一看姚可馨,母性泛滥之下也不介意帮助她收拾一番。
“没事,”她摇摇头笑道,看着姚承宇又不放心的下来跟姚可馨交代事情,知道一点内幕的她打心底希望对方能够被选中。
别的不说,起码日后的生活绝对可以得到保障,姚承宇也不用过份辛苦操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