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6xf0爱不释手的小說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第三千四百四十一章 初戰閲讀-tpbng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小說推薦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就在我和妖精女皇陛下商量完底线之后的第三天,国家力量组织就找上门来。
这次来的,是个青年,身着华服,气质高傲,神情冷漠,并且始终流露出一股上位者的气势。
他应该是贵族出身,并且还不是什么小贵族,至少中等贵族往上。
再加上本身实力很强,甚至可以说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两方面合到一块儿,自然也不会把我这个外族长老看在眼里。
“请问,有事?”
我语气温和道。
“请允许艾米丽加入国家力量组织。”
虽然话里带着‘请’字,但他丝毫没有客气的意思,反而语气中充满了不容置疑。
“不行。”
我摇头道。
“看来商量是解决不了问题了”青年道:“来战一场吧,如果我赢了,就交出艾米丽。”
“如果你输了呢?”
“我立即离开,再不踏足这里。”
“看样子,你是以个人名义来找我的,而非组织名义?”
“可以这么想。”
“我拒绝”摆摆手,我道:“我只和能够代表国家力量组织的代表交手。”
说完,我就要进屋。
“站住!”青年厉声喝道,并拦在我身前。
“还有事?”
深吸口气,青年面色微沉,道:“国家力量组织中的每一个成员,都有资格代表组织。”
“也就是说,你也有资格代表国家力量组织喽?”
“是这样没错。”
“那是不是说,只要打败了你,国家力量组织就不会再找我麻烦了?”
“不”青年摇头道:“虽然我们每个人都能代表组织,但只能代表组织中的我们自己,而非全体成员。”
“明白了”我道:“也就是说,想要彻底消停,我得把你们组织的人挨个揍一遍,是这个意思吧?”
青年面色微愠,但仍旧把这口愤怒咽了下去:“是。”
“我知道了”点点头,我道:“那么,开始吧。”
青年眉头一皱,转往四周,而后问道:“就在这里?”
“不然呢?”我反问道:“那么你打算去哪儿?”
“去竞技场”他道:“那边更适合。”
“可以。”
点头应允后,我不紧不慢的随他去了第二竞技场。
其实第一竞技场比第二竞技场距离我家更近,并且设施也更为豪华,但他资格不够。
规定说,第一竞技场专为皇族开放,身为精灵女皇陛下的未婚夫,以及下一任妖精女皇陛下的未婚夫,我自然是够资格的,但找我麻烦的青年不够资格,就像我预料的那样,他是大贵族家的子弟,而且这个大贵族的名字我连听都没听说过,也就是说,这个大贵族在月光城排不上号,属于不入流的那种。
连顶级大贵族都没资格进入第一竞技场,何况是他?
好吧,我承认,如果我说句话的话,他还是勉强有进去一战的资格,可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青年不但傲慢,还不懂礼貌,我才不会替他说清,争取特权呢。
第二竞技场。
热身完毕的我俩,站在竞技场上,彼此对峙。
青年一身法袍,手中握着一杆青铜魔杖,儒雅中带着冷淡,冷淡中透着傲慢。
我则手握西岚的妖刀,摆开架势,全神贯注的注视着青年。
“准备好了吗?”青年冷声道。
“随时。”
言罢,青年信手一甩,数道冰刃呼啸而过,直奔我面门而来。
“第一招就直奔面门了吗?”我冷哼道:“这是多想将我解决掉啊。”
一声冷笑过后,我抬手挥刀,一刀过后,冰刃尽数化为碎渣。
来而不往非礼也,我手臂一弯,继而爆发,精简化的拔刀斩毫无征兆的释放出来。
月牙形刀罡径直朝青年而去。
青年面色一沉,凝出冰盾,堪堪挡住刀罡,却被迫连退数米。
“可恶!”青年咬牙切齿道。
我不屑的切了一声,心道我还没说你可恶呢,你竟然先说我可恶,简直岂有此理!
于是不再手下留情,径直冲了上去,闪了几道冰刃,躲开数杆冰锥,在还有数米之时,一记破军升龙击,就撞了过去。
面对汹汹而来的破军升龙击,青年面目凝重,咬牙切齿,好似要从嘴里放出冲击波将我轰开,不过可惜的是,他不是某绿皮肤大魔王。
既然他身为国家力量,自然不会被这点招式技巧难倒,面色难看也仅是一瞬之间,随后,他就施展出空间类战技,在我的刀罡刚刚触碰到他身体的刹那,瞬移到了我的身后,并对着我就是狠狠一魔杖。
看得出,眼前这个冒险家身怀一些格斗术,但魔法师毕竟是魔法师,积蓄魔力,凝练魔法,才是根本,至于近身肉搏,都是异端。
实际上,和风大陆也曾流传过近战魔法师的说法,但可惜的是,这些魔法师中,没有哪怕一个是惊才绝艳之辈。
能真正以近战魔法师的身份冠绝天下的,或许只有魔界的近战法师才足以担当。
可以说把誓卫者中的精英放到和风大陆来,每一个都能是公会的中流砥柱。
言归正传。
青铜魔杖砸下的时候,我虽然不屑这种攻击,却也并未轻视。
身形一侧,躲过攻击。
在我堪堪躲开的刹那,一股寒意自腰侧传入。
“嗯?”
好奇的瞥了眼,陡然发现,这杆青铜魔杖,竟然在挥舞之时,化作一杆冰枪。
刚刚那一下若是砸中了,指定皮开肉绽。
伤未必会有多重,但多少会对我的气势造成损伤。
没一个国家力量是白给的。
我心中暗道。
与此同时,又是一刀砍出。
青年见状,忙以冰剑迎上。
彼此碰撞了几个回合,他立马变招,再次施展出空间战技,一边穿梭空间,一边对我发起攻击。
这是打算以飘忽的战术,消耗我的体力和精神,让我力不从心,然后再一招击杀吗?
挺不错的想法嘛。
不过很可惜,我做冒险家这么久,一直在锻炼体质,积累体力,如今,体力这一块儿,根本就不是我的短板。
稍稍鄙视了一下他的意图,我继续对其发起攻击。
虽然这期间,我的攻击不断落空,但鲜有的几次命中的攻击,却使他受了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