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i0wl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神祕復甦-第七百七十五章熊文文的存在閲讀-fczha

神祕復甦
小說推薦神祕復甦
第二天,清晨。
回到大昌市观江小区的杨间仅仅只是睡了几个小时就醒过来了。
躺在床上的他在清醒过来的瞬间就陡然睁开了眼睛。
鬼眼复苏的躁动经过了一天时间的压制之后已经沉寂了下去,这意味着这次厉鬼复苏的问题已经得到了控制,前提是他不能再继续乱用厉鬼的能力。
但是要继续调查鬼邮局的话,无法动用厉鬼的能力显然是不太可能的。
带着几分复杂的心情。
杨间起床,前往浴室。
不过在浴室里照镜子的时候他看见,自己的眼睛依旧是一片猩红,冒着淡淡的红光。
他的视线是正常的。
可是在外人看来,杨间的眼睛显然是不正常的。
普通人的眼睛怎么可能一片猩红还带冒光的。
“看来鬼眼对自身的侵蚀,是不可逆的,就算是用黄子雅手中的那骗人鬼恢复身体也无法恢复,那骗人鬼的能力无法影响被灵异侵蚀的地方。”杨间摸了摸眼睛。
手指触碰眼球却没有带来想象中的那种刺激感。
而是阴冷,麻木,似乎这眼睛不是自己的,没有任何的感觉。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的话,他的眼睛就要被彻底的侵蚀光了,变成一双鬼眼。
这样一来,他的鬼眼就得处于一种常开的状态,哪怕是闭上眼睛都没有办法阻隔。
毕竟活人的眼皮是没有办法遮挡鬼眼的视线。
而那一步。
估计已经是复苏的界限了。
“是先解决自身的情况,还是强撑着这口气,继续去调查鬼邮局呢?”
杨间沐浴着热水,身上的异味被冲洗干净,但是他脑海里却在计划着之后的事情。
“八音盒还在我手中,遇到大麻烦的话可以打开八音盒再强行续命一次,当然,我也可以什么都不做,中断对鬼邮局的调查,然后就待在大昌市不乱活动,只要保守一些的话,我这种状态还是可以维持很久的。”
他微微闭起了眼睛。
现在摆在他面前的有三条路。
一是继续寻找克制厉鬼复苏的方法。
二是调查鬼邮局。
三是苟在大昌市,能活多久算多久。
但是第三条路肯定是走不通的,杨间身上还有鬼橱的交易诅咒,他需要在九十天内前往那栋老旧的木宅内,打开其中的一扇门。
所以,他无法停下脚步。
“也就是说,我只能选择第一和第二个方案了。”杨间思维很清晰,鬼对他的潜默化的影响很小。
只是感情在缺失而已,理智却一直还在。
“寻找克制鬼眼复苏的方法很难,几乎所有的驭鬼者都一直面临着这个难题,之前我去总部找王小明虽然取得了一些效果,但是现在估计他也无法解决鬼眼复苏的事情了。”
“毕竟现在需要八音盒的诅咒才能顶得住鬼眼复苏,这难度的确太大。”
杨间心中又暗暗想到:“也许……鬼邮局内存在着某些可以克制厉鬼复苏的秘密,那敲门鬼可是从民国活到现代的人,而且实在不行我还可以去坐上那辆灵异公交车,到时候如果顺利的话可以完成和鬼橱的交易,而交易一完成我就可以提出自己的要求。”
“情况还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严重。”
想到这里。
他又宽心了不少,最起码现在他还是可以活得好好的,比以前的时候好多了。
“咚咚!”
忽的。
这个时候浴室外有人在敲门:“杨总,是你在里面么?”
门外。
张丽琴略显几分迟疑和紧张的询问,她听到了楼上的动静,所以急忙过来看看。
小区的安保级别很高。
她不担心有小偷进来,只担心屋子里闹出灵异事件,这样的话她立马就要跑出去喊救命了。
“是我,我在洗澡。”杨间的声音传来。
张丽琴顿时松了口气,看来是没事了。
“杨总,要不要我进去给你擦擦背啊?”
忽的她又轻轻一笑,带着几分诱惑道。
“不用,你来的正好,去我房间等我,我有新的档案要建立,你帮我记录。”
杨间又吩咐道,他例行规矩,将发生的事情记下来,而这次福寿园的事情还有鬼邮局的事情相当重要。
“那好吧。”
张丽琴应道,这才安心离开了。
洗完澡。
让张丽琴记录完新的档案资料后,杨间才带着她开车前往公司。
“江艳呢?这才三天没见,人就没了?”
路上,杨间一边开始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开口询问了一下情况。
“她在公司呢,昨天下班的时候公司不知道怎么回事多了十几笔投资,而且数额惊人,还有一些是国外很出名的大公司,因为事情比较突然,所以江艳选择加班,然后就在公司住下了。”张丽琴坐在副驾驶上,轻声说道。
她今天穿了一件织针长裙,显得成熟而又迷人,那傲然的身段足以吸引路上任何一个行人的目光。
但是,张丽琴眸子一直在杨间身上打转,似乎想被他多欣赏几眼。
然而,杨间却只是自顾自的说道:“昨天晚上的?我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昨天傍晚正是他和叶真打架的时候。
算算时间,这些所谓的突然投资,肯定是他打赢了之后出现的。
不过这些都是锦上添花的事情,杨间不太在意。
毕竟他手中已经不缺钱了。
“帮我联系我手机里的李阳,冯全,童倩,黄子雅,他们几个,让他们到我办公室来,对了,算上张韩。”杨间又拿出手机递了过去。
“好,好的。”
张丽琴捋了捋耳旁的秀发,接过手机,点头道。
来到尚通大厦。
“杨总好。”
“杨总。”
进出公司的员工,向杨间不停的打招呼问好。
大昌市的人气已经恢复了很多,首当其冲的就是这里了,现在尚通大厦的办公人员已经不少了,各部门运转迅速。
张丽琴紧跟在身边,在不少年轻女员工羡慕又嫉妒的眼神之中和杨间一同走向了通往顶层的专属电梯。
虽然表面上她是杨间的秘书。
但是谁都清楚,她和杨间的关系非同一般。
“杨总,他们说大概半个小时左右过来。”电梯里,张丽琴回报了刚才的事情。
杨间点了点头。
“对了,杨总,还有一件事情。”忽的,张丽琴又有些犹豫的说道。
“什么事?”
张丽琴看着杨间,眼神有些奇怪,像是带着几分幽怨:“有个女人前天来尚通大厦找你了,是你上次提过的那个人,叫陈淑美,章华负责接待了,目前住在大厦的公寓里。”
陈淑美?
杨间目光一凝。
她是熊文文的母亲。
“她想见我?”杨间问道。
“她预约你好几次了,几乎每天都会到办公室等你,章华说她牵扯一些重要的事情,让我多照顾一下,所以我也不敢大意,所以就默许了她的行为,现在这个时间点,她应该就在你的办公室内。”
张丽琴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见见吧,有些事情也的确要尽快处理了。”杨间说道。
随着电梯打开,他来到了办公室。
此时此刻。
办公室的沙发上,坐着一个成熟,知性的女子,虽然神情有些憔悴,那依然漂亮而又温柔,这是一个天生丽质的美女。
只是年近三十,这份天生丽质孕育成了一份性感,迷人。
“陈阿姨,有段时间没见了,欢迎来到大昌市做客。”杨间面无表情,公式化的打了个招呼。
“杨,杨队?”
陈淑美先是怔了一下,随后见到杨间的时候却又美眸一亮,有些激动的支起那纤细的腰肢站了起来。
一旁的张丽琴看的是心生羡慕。
这个女人一颦一笑都透露出一种美感,优雅而又迷人,丝毫不显得媚俗。
这是骨子里透露出来的东西,是天生的,哪怕是整容,美图都无法达到的高度。
就连杨间这种没什么感情的人心中也承认,熊文文的母亲的确是一个大美女。
至少是他目前为止所见过的女人当中最漂亮的,当然,那个P图怪,黄子雅不算。
“杨队长,上次你来我家,我还没有好好的招待你,真是非常抱歉,今天多有打搅了。”陈淑美很羞愧的样子给杨间道了歉。
杨间说道:“没关系,这点小事我压根没有在意,大昌市住的还习惯吧?”
“嗯。”
陈淑美点了点头:“这里的环境很好,有劳杨队费心了,也多谢张小姐这几天关照。”
张丽琴轻轻笑道:“我一切都是听从杨总的吩咐办事而已,是我应该做的,说实话,我还担心这几天照顾不周呢,毕竟陈小姐是杨总重要的客人,我可不敢怠慢。”
“先坐下吧。”
杨间示意了一下,然后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
“杨队,事情是这样的,我之前用你留下来的联系方式,联系到了曹部长,他告诉我你有办法救文文,这是真的么?”
陈淑美刚一坐下,就带着几分急迫,开门见山的直接询问。
杨间沉吟了一下道:“熊文文的事情有些特别,甚至是有些复杂,不是三言两语说的清楚的,这涉及到了灵异事件。”
“那些机密的事情我也不懂,我只是想知道文文他还有救么?曹部长说文文没有死,现在在杨队你手中,我就想见见文文,看看他现在怎么样了,杨队,求求你让我见见文文吧。”
她恳求着杨间,甚至算是哀求。
杨间轻轻了叹了口气:“曹延华倒是厉害,让你来找我,把问题甩到我身上。”
“熊文文的确是在我手中,不过现在他这个样子你见了也没用,算了,我也不遮遮掩掩的,这事情今天也的确是该处理了,拖的时间久了也不太好,你跟我过来吧。”
他站了起来,向着办公室的一个隔间走去。
隔间内有一扇门,有点像是银行金库的门,很厚重。
这门没有钥匙,用的是机械密码,因为电子密码存在着失灵的可能,而机械比较靠谱一点。
花了时间打开了大门之后,里面是一个不算大的房间。
这是一个临时的安全屋。
如果遇到紧急的事情这安全屋内可以躲下十几个人。
此刻房间里显得有些空荡。
“文文。”忽的,陈淑美看见了一旁的角落里,一个约莫十岁左右的孩童站在昏暗处,一动不动。
她虽然看不清楚,但是觉得那就是她的儿子熊文文。
然而当她激动而又欣喜的走进去准备拥抱的时候,随着房间里的灯光被杨间打开。
那个站在昏暗之中的孩童相貌立刻呈现了出来。
根本就不是人。
而是一个和熊文文一模一样的纸人。
纸人栩栩如生,除了肤色有些异类之外,似乎和普通人没什么分别。
“啊!”
陈淑美吓了一跳,她下意识的往后退去,撞在了杨间的身上。
杨间面无表情的扶了她一下,走了过去道:“这是一个很特别的纸人,是灵异的产物,是按照熊文文的样子制作的,不过这事情和我没有关系,涉及到总部的一些安排,具体的我也就不方便多说。”
他从一旁的货架上拿起了一个黄金盒子。
打开之后里面是一张黑白色的照片。
照片中的熊文文一脸惊恐害怕,仿佛当时拍照的时候正在经历什么非常可怕的事情。
“给你。”
杨间将照片递给了陈淑美:“这就是你儿子熊文文。”
陈淑美下意识的接过之后,她看了一眼:“这,这只是文文的照片而已。”
“是照片没错,但是熊文文目前就在这张照片里。”杨间说出了一个可怕的真相。
“什么?”
陈淑美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意识到什么,顿时脸色煞白,整个人一阵头晕目眩,似乎接受不了这么巨大的打击,差点要昏厥过去了。
“陈小姐。”一旁的张丽琴急忙扶着她在一旁坐下。
杨间不管陈淑美接不接受,他继续道:“上次李军招募熊文文参与鬼画事件,熊文文在任务当中使用了一台诡异的照相机,那照相机是对鬼用的,但是却存在着失灵的可能,熊文文因为那件灵异之物的失灵被关进了照片里,也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后来,总部建议将熊文文的这张诡异照片交给我,因为他们觉得我有办法让熊文文再次复活过来。”
“不过让死人复活存在着一定的风险,我没有立刻行动,不仅仅是需要观察一阵子,而且还需要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毕竟你是熊文文的母亲,我觉得有必要让你同意,眼下陈阿姨你既然来了大昌市,我想熊文文的事情也应该由你拿个主意了。”
“杨总,现在说这个是不是不太好,陈小姐似乎受不了这么大的打击,”张丽琴感受到陈淑美浑身都在颤抖。
不知道是恐惧还是悲痛,亦或者是绝望。
“她没你想的那么脆弱。”杨间神情平静道:“别小看一个母亲的坚强,你没生过孩子,无法理解的。”
他看的出来。
陈淑美真正恐惧的不是灵异的本身,而是失去熊文文。
“杨,杨队,我,我该怎么办?你帮帮我,好不好,救救文文,不管如何,只要还有一丝希望,我都喜欢文文能活过来,上次的事情是我错了,我就不该让文文跟着李军离开的,要不然的话事情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她再哭泣,在哀求,也在自责。
心情很复杂,显得无比的痛苦。
一旁的张丽琴都忍不住安慰起来:“陈小姐,你放心,会好起来的,不要太难过了,一切有杨总呢,他会把事情处理好的,你要相信杨总…..”
一边安慰的同时,张丽琴心中不知道为什么有种无比庆幸的感觉。
作为灵异事件之中受害的普通人,她如果不是因为杨间的话,早就已经死了,而且还是饱受着恐惧和折磨的死去。
就算是当时没死,侥幸活下来了,事后她也会崩溃,发疯。
因为,看不到希望,周围没有一丁点的安全感。
唯独和杨间在一起之后,张丽琴才能逐渐的克服那些恐怖的阴影慢慢的恢复正常。
“腿哥,在么?我们到了,你人呢?”此刻。
外面的办公室内,响起了冯全的声音。
同时,李阳,童倩,黄子雅,还有张韩也都来了。
“我在这边。”
杨间走了出去,去接待刚来的队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