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sh4t有口皆碑的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第六百七十五章 兄弟二人嘆天公閲讀-rk3vw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二师傅,你们这是怎么了!!!”钟文见到地上趴着的理竺,和一个钟文不曾见过之人,惊得差点把下巴都掉了下来了。
这样的情况,钟文万万是没想到的。
原本。
钟文还以为天地宗被仇家毁了,自己的这位二师傅,最多也只会留下一些消息,断然是不可能留在天地宗下层的。
如此情况。
不要说钟文被惊到了,估计任是谁都有可能会被惊到。
不过,此时趴在地上的二人,微微抬起头来,脸上露出笑容。
他们真心想大笑一番。
可是却是因为太长时间没有进过任何食物,使得二人把最后所剩下的力气,都用来爬行了。
“饿……”伯溪先是无声的笑,最后才说出了自己最想说的话来。
能见到钟文。
这犹如黑暗中突然迎来了一盏油灯一样。
所有一切的不快,在这一刻顿时消散一空。
钟文听见那不认识之人所言那字后,先是一愣。
好半天之后这才反应过来。
二人的模样,这明显就是饿得太久了。
而且。
钟文也明白了。
自己二师傅以及这位不认识之人,估计是被困在天地宗的下层,不得离开,这才因为没有食物,才导致的饥饿。
虽说。
钟文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天地宗下层为何没有备用粮食。
可当下的情况。
却是容不得钟文再去多想。
钟文立马解下背上的包袱来,一个纵身,就往着天地宗内纵去。
没过一会儿。
钟文端着一个盆出来,盆中盛满了清水,以及放了两个碗在其中。
理竺师兄弟二人见钟文给他们二人打来一盆清水,心中有些不明。
他们二人即饿也渴。
在这几天里,二人也着实没了力气爬去喝水了。
随着钟文端着一盆清水过来,钟文先是给二人纷纷打了一碗水,好先喝上一碗水缓缓。
待二人喝了一碗水之后。
钟文赶紧从包袱中掏出自己所剩下的一个胡饼出来。
当理竺师兄弟二人见到胡饼的那一刻,恨不得直接扑上去大肆嘶咬。
不过。
在二人意动之时。
钟文内气一动,胡饼顿时就碎成了碴子。
就当下。
二人如此的情况,可吃不得干巴巴的胡饼。
就算是能吃,钟文也不可能给二人分了他这手中仅有的一个胡饼。
钟文也不知道二人被困了多久。
如长时期未进食,直接食用干巴巴的胡饼,说不定还会出些小问题,所以,钟文只能把胡饼震碎,分别放入两个碗中。
又是弄了点清水,直接把胡饼弄成稀糊状。
“二师傅,我现在只有这一个胡饼,你们先将就着吃上一些,待恢复一些力气。”钟文把弄好的两碗稀糊状食物放在二人脑袋跟前说道。
二人根本不顾一切,见到食物的那一刻之后,犹如恶狼扑食一般,也不知道从哪里崩发出来的力气,伸着脑袋往着碗中探去。
“呼噜噜”
二人此时的模样,哪里还有半分高手的模样。
这就犹如难民饥民一般。
钟文瞧着二人如此的模样,心中也在猜想着,他们二人到底被困了多久,才会饥饿到如此的地步。
一碗稀糊状的胡饼并不多。
瞬间。
二人就已是下了肚。
稍稍有了一丝力气的二人,相互望了一眼后,开始又是干笑了起来。
“师兄,看来我们是命不该绝啊,多亏你有先见之明,收了一个弟子,要不然,你我二人将成为天地宗的罪人了。”伯溪干笑过后,瞧着眼前的钟文,很是感慨道。
钟文听着那不认识之人的话后,这才知道。
原来此人乃是自己二师傅的师弟。
可是。
这又让钟文不解了起来。
据自己二师傅所言,他的师弟可是早就叛出了师门。
而今,又为何出现在这里,而且从那人口中,还听出了一些意思出来。
此时。
理竺也是稍稍有了一丝的力气,见钟文很是不解的样子,赶紧解释道:“小文,这是你伯溪师叔。今日幸得你回宗门,要是再晚上十天半个月的话,你也就只能帮我们二人收尸了。”
钟文见自己二师傅的解释后,赶紧起身,向着伯溪行起礼道:“弟子钟文,见过师叔。”
“好,好,不错,不错,不过,你是不是再去给你师傅和师叔弄点吃的来,刚才那碗胡饼稀糊可解不了我们的饥饿,我们实在太饿了,我们都饿了一个月了。”伯溪见钟文很是知礼数,连声道着好与不错。
不过,他的话却是一转又说到吃上来了。
“这个,师叔,你们还是先好生歇着,我这就出去弄吃的去。”钟文闻话后,也知道确实需要去弄点吃的来了。
至于自己二师傅与师叔到底是怎么合好的,想来这其中必有原因。
但是此时却不是他问话之际。
随即。
钟文不再多言,拿上陨铁宝剑后,直接窜向天地宗内部而去。
暂时关闭了所有关机的总枢之后,钟文这才从原路纵去。
机关要是不关,必然是要费上不少的时间出去。
只有关闭之后,钟文才能以最快的速度离开。
“师兄,你这个弟子来的真是及时啊,要是再过些天的话,你我可就真的要去见师傅和祖师他们了。”伯溪见钟文已是离去,一股重获新生的感觉涌上心头。
“我与我这个弟子曾经说过,如果无事的话,每半年到一年时间左右要他回师门一次,原本我还以为小文会早些时间到,可没想到,我们这么一等,差不多已是过了半年之久,还好小文来得及时。”理竺笑了笑说道。
“师兄,看来,老天还是对我们很公平的,要不是师兄你有着先见之明,收了这么一个弟子来,我们可就真没有今日之事了。”伯溪大发感慨道。
“什么先见之明,你难道你没听到小文喊我二师傅吗?我这也是强行收了他做弟子,要不然,他可看不上我。”理竺也是感慨道。
当年之事一回忆起来,理竺都有些不好意思。
如果不是他自己强行收下钟文做弟子,也就没有这个缘份了。
“哈哈哈哈,师兄,你这个强行收下这个弟子,也算是我们师兄弟二人命不该绝,要不是当年你不强行收下他,估计再过几日就是我们丧命之时了。”伯溪一听之下,哈哈笑了起来。
二人吃了一碗胡饼稀糊,渐渐的也有了力气,分别靠在大门两边,犹如两尊门神一般。
“是啊,这是我天地宗之幸,也是你我之幸。”理竺感叹道。
“哦?师兄,难道你这弟子还有什么不同之处吗?收下他入我天地宗,有何之幸?”伯溪不解的问道。
对于理竺收下钟文为弟子之事,这半年里,理竺也从未与伯溪交谈过,否则,也不会引起伯溪的不解来。
“你没注意到小文的身手吗?小文今年才二十一岁,就有着先天之上九层的境界,更是把枪术练到了大成之境。而且,小文从习武到现在,也就十年左右的时间,以他的的天赋和悟性,再给他十年的时间,追上你我都不是难事。”理竺笑着说道。
“什么!!!”伯溪听着自己师兄之言后,顿时惊呀不已。
理竺的话,可谓是让他惊得不能再惊了。
十年时间。
从一个啥也不是的普通人,到如今已是达到了先天之上九层的境界,这又是何等的天赋啊。
放在天地宗来说,这是绝无仅有的。
哪怕放在天下江湖之上,也是绝无仅有的,甚到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吧。
打钟文一离开天山山脉之后,直奔龟兹国国都而去。
如今的龟兹国,虽说还是那个龟兹国。
但龟兹国每日里都活在惊恐当中。
毕竟。
唐国的军队,早已是在龟兹国附近了。
只不过唐国的军队暂时还没有对龟兹国进行攻打。
有着如此强硬的唐国军队在附近,龟兹国每日都活在恐惧当中,就连龟兹国的国君,都已是离开了龟兹国,只留下几个王子在这里守着。
钟文一入龟兹国都城伊逻卢城后,根本不讲是白天还是黑夜,直接纵入一户大户人家。
如果依着正常的情况。
钟文到是会到伊逻卢城的一些店铺里买上一些东西。
可今日稍有一些紧急,钟文也就不再顾忌这些事情了。
入了一户大户人家后,直奔人家的后厨而去。
有什么就拿什么。
粮食什么的那更是不可能少得了的了。
什么菜啊,粮食啊,油盐啊等等。
均在钟文所拿物品之内。
直到钟文离去之时,直接丢下了一块金饼子,就纵身离去了。
这也吓得那大户人家的下人们,都紧张的不行。
可当那大户人家的主人奔来之后,发现贼人的身影早已是不见。
而且。
当他得知那贼人只是抢了一些粮食和吃用的东西后,心中虽有咒骂。
不过,当他见到那块金饼子之后,顿时又喜笑颜开。
随着钟文回到了天地宗。
又把机关总枢恢复了之后。
这才开始给自己二师傅和师叔煮起了饭食来。
可是。
打钟文回到天地宗后,伯溪双眼瞧着钟文忙碌的眼神都带着一丝的不解。
这也使得钟文时不时还会往着伯溪看上一眼,随之抱以一笑。
钟文从未见过这个师叔。
也仅是从自己二师傅嘴中说过几句关于这个师叔的事情。
对于叛离师门之事。
曾经的钟文其实也没什么观念。
但经过这十来年的时间变迁,说实在话,钟文还是很看不起叛离师门的人的。
而今。
自己二师傅又给自己介绍起自己的师弟来,这明摆着是二人早就合好如初了,而且,钟文从理竺的脸上,也看出来他对他那师弟的关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