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玄幻小說 別叫我歌神笔趣-第1308章:起風了,大爺相伴

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别叫我歌神
东城高铁站,无数的铁路在这里交汇,然后又分开,延伸向远方。
巨大的候车站楼,以及那辐射出去的铁轨,像是一只巨大的凤凰,展开双翼,盘踞在城市的一侧。
靠种田成为王爷金主
在其中一条铁轨上,一列高铁在缓缓减速,慢慢驶入东城。
高铁上,伊利亚索夫侧身看着窗外。
倒映在车窗上的苍老面容,在高楼大厦的背景之下不断变换。
他上次来中国,已经是三十年前了。
就算是这三十年,他看过很多的新闻、视频,听过许多的传闻,但是没有亲眼看过这座城市之前,他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三十年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他的身边,几名学生也是看着窗外的景色不说话。
对习惯了地广人稀的俄罗斯人来说,行驶在东部沿海发达带的中轴线上,沿途路过了一座又一座的城市,那也是一种格外奇幻的感觉。
特别是坐在高铁上,短短两个小时的时间,中间穿过了数不清的城市,真的像是被一条线穿起来的珍珠珠串一样。
当旁边有高铁的乘务员来提醒他们下车时,还在看风景的几名学生这才愕然道:“我们到了?这么快就到了?”
俄罗斯的高铁不过是动车的速度,所以即便知道车程只有两个小时,但真正到站的时候,还愣了一会儿,盯着自己的车票看了半天,犹豫该不该下车。
如果不是乘务人员来提醒他们下车,恐怕要坐过站了。
不过,他们想要坐过站估计也没可能。
自从谷小白和伊利亚索夫的会面在网络上刷屏之后,很多人都跑去瞻仰这辆车了。
毕竟这事儿实在是太传奇了。
驾驭着自己的“飞剑”,一路闯过顶级军事大国的航空封锁,跑去和人聊了一大堆没人听懂的技术问题。
然后在四架苏-57的围堵之下,飘然离开,就连俄罗斯官方都得酸溜溜的发言“表示欢迎”?
这事儿实在是太大了!
而根据网友们爆料的图片和视频,除了谷小白之前所展示的那把“飞剑”推进器之外,竟然还有一个全新的,比之前的长了至少一倍的新型外挂飞剑式推进器?
不论是谷小白见伊利亚索夫,还是谷小白轻易突破俄罗斯的防空网,还是谷小白还有一架可能性能更强的“飞剑”……
都是爆炸性的新闻。
而现在,三件事凑一起了,不爆炸才怪。
不愧是热搜制造机。
往日里非常冷清的漫长T19线,从下半段开始,就多了许多人上车。
这其中有许多,是各大飞企雇佣的探子,俄罗斯官方、军方的工作人员,各路记者。
还有许多人,干脆就是来看热闹的。
而伊利亚索夫几个人,更成了大熊猫一样的存在,被人围观,被人合影。
他们何曾感受过这种关注?
这一路上走过来,惶恐、不爽、羡慕、无奈、麻木,各种情绪都有,真的是五味杂陈。
而这种情况,到了京城下车之后,更是变本加厉。
刚刚到京城,打算休息一下再前往东城的伊利亚索夫,得到了高规格的接待。
伊利亚索夫不觉得自己现在还有这种影响力,还颇为疑惑,以为是谷小白派的人,心想这孩子真有心了。
结果问了一句,是航飞在京城的办事处人员。
甭管谷小白要和伊利亚索夫进行什么合作,先交好一下准没错!
航飞里面,至少有四个和伊利亚索夫有过师徒之实的人,更是凑到了一起,狠狠聊了一通过往。
这几个人现在都已经身居要职,能凑到一起,估计也有一大半是因为谷小白的面子。
这一切,都让伊利亚索夫和他的学生们,不断重新思索一个问题。
“谷小白到底是谁?”
冷酷帝君绝情妃:拒不为后 半弦琴
高铁停下,一行人拎着自己沉重的行囊下车。
漫长的旅途,终于抵达了终点。
麒麟 奇
旁边,列车乘务人员非常友好地帮他们把行囊送下了车,还用现学现卖的俄语说了一句什么。
站在站台上,伊利亚索夫先静静等了片刻,大口呼吸了几下,这才对自己的学生道:“走吧。”
天知道,这次来东原大学参加比赛,还会遇到什么。
这种感觉,不像是来参加比赛,更像是进入了兔子洞。
发生的一切,都光怪陆离。
同一时间,对面不远处的车道上,相反的方向,也有一列高铁停下来。
头发比北极熊的鬃毛还要旺盛的托卡夫斯基,当先从车上走下来。
后面是帮他拎着行李的一名助理,以及另外一名随从。
“快走快走!走快点啊你们,没吃饭咋滴!”他还嫌自己的助理走得慢,“伊戈尔还在等我们呢!我们得快点商量出来对策!”
这一次,他们在另外一所大学演出完毕之后,其他的成员就已经赶往了下一站。
九玄天帝 沿语晴空
但是托卡夫斯基不去,他死活要跑回来。
因为再过两天,校歌赛下半场的正式比赛,就要开始了。
现在的他,对这场校歌赛,恐怕比对自己的巡演还要上心。
这一次,谭伟奇绝对不能输!
以及……
妈蛋,老子快要憋死了!
老子要快点去找小侠子,去要点分析纯的酒精来喝!
自从喝了分析纯的酒精之后,托卡夫斯基觉得自己已经回不去了。
和这个比起来,别的哪能算酒?
两个俄罗斯老人,从对面的两列高铁上下来,突然就顿住了。
“阿斯卡!”
“伊万!”
站在出站口的自动扶梯前面,两个老人狠狠地抱在了一起,亲吻对方的面颊,拍打着对方的后背。
“你怎么来了?”
“对啊,你怎么在这里!你怎么会来中国的?”
“我是来巡演的,这不,我的学生伊戈尔在参加比赛嘛。”
“呃,我也是带学生来参加比赛。”
比赛?
然后两个人都顿住了,下意识地叹了口气。
两个人都曾经是各自领域里最优秀的存在。
两个人最巅峰的时候,都曾经叱咤风云。
只是时间不饶人,现在的他们,早就已经不复当日荣光。
也得来中国恰饭了。
“走吧,一起,有人来接我。”托卡夫斯基对伊利亚索夫招招手。
两个人并排走向了通道之外。
走出地下通道时,车站前的大广场上,正播放着谷小白之前在校歌赛上唱的那首《起风了,少年》。
两个老人抬起头看去,看到谷小白的面庞时,都怔了怔。
这个少年,和他们两个人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而现在的他,正深情地唱着歌。
十多天前,曾经有几个少年,从这里走出车站,迎向自己全新的明天。
而今日今时,两个老人又是另一番光景。
沿着出站口那漫长的通道,一阵冷风迎面吹来。
起风了,大爷。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