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ykx5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港樂時代 txt-第417章 風再起時閲讀-4c3cv

港樂時代
小說推薦港樂時代
虽好戏没看成,但肚子还要填饱。
这附近要找什么高档食肆基本是不可能的,两人唯有进村里边去。
钻石山一带是典型的寮屋区(非法临时居所),相当杂乱无章,甚至老鼠橫行。
这里搭建的木屋星罗密布,构成错节盘根的道路,如果沒有人带,真的会荡失路。
两人开着车一路兜兜转转,直接去了下元岭村的联谊路。
这条窄路里店铺林立,不少影星和导演在片厂拍完戏后,都喜欢来这里觅食。
其中远近闻名就是詠藜园的担担面,店名还是由大导演李汉祥所改,寓意不明。
这间家族经营的小餐馆虽然坐落在寮屋,但其出品的经典川菜可谓一绝。
关正飞一进门就喊了起来,“老板,要两碗担担面,不用下太多辣椒。”
卢东杰看到店家老板只盯着自己来看,不由对他点头笑笑。
老板显然是认出了他,热情客气笑着,“好的,稍等,两位请这边坐。”
钻石山一带的片场多,很多明星导演都把这里当做食堂了,他自然见惯不怪了。
关正飞大马金刀坐下来,伸伸懒腰,“下个月就没有这么闲的日子了。”
卢东杰笑一笑“怎么,升官发财娶老婆,好事都让你给占了,还不满意呀?”
关正飞一咧嘴,哈哈笑起来,“好是好,不过刚扎职就放大假,对上头不好交代。”
卢东杰摇摇头,不以为意,“出去避避风头也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哦?”关正飞眯起眼睛,静下来凝视他,“你就这么肯定会有大事发生?”
卢东杰抬头看他,笑着反问:“下个月葛柏就出来了,你觉得会风平浪静?”
关正飞自鼻子里重重地哼了一声,“这只洋老虎,真是便宜他了。”
卢东杰心平气和地笑起来,“你以为自己是包公呀,还学人嫉恶如仇。”
关正飞露出鄙夷的神色,“这些害群之马自己做「大捞家」,现在叫大家一起背锅。”
卢东杰只是笑笑,不做声。
廉政公署针对敬队发起的这场廉政风暴,葛柏案是一个标志性事件。
身为皇家香港敬队总敬司的葛柏,被律政司核实银行户头合计有将近四百三十七万存款。
葛柏在敬界服务二十一年,按其担任官職总收入推算为76万港币左右。
而当时他任职总敬司的收入一个月不过四千多薪金,这个存款相当于他一百二十年的薪水。
葛柏无法解释收入来源,显然触犯「防止贿赂条例」内有关“收入与官职不相称”的罪名。
但葛柏最终被被控的两项串谋贪污以及收受贿款,并不是这四百多万港币的存款。
有关案件主要针对葛柏在1971年3月收受两万五千港币贿款,协助郑汉权谋得湾仔敬司一职。
在聆讯期间,控方得到前外籍敬司韩德与郑汉权作为污点证人,这两万五千港币的贿款,就成为了力证葛柏串谋贪污和受贿的决定性证据。
在1975年2月25日宣判葛柏串谋贪污和受贿两项罪名成立,各判入狱四年,同期执行。
自从葛柏伏法后,便开始在敬界掀起反贪风暴,上至敬司,下至散仔,都被卷入了这场风暴中,没人能置身事外。
在这种高压态势下,无论是否有收过黑钱,对于处在前线的敬务人员压力都很大。
葛柏是在1975年从英国引渡回来审判入罪,现在不过在香港坐了两年半的牢狱。
现在这只的大老虎,带着貪污来的四百多万,马上就可以挥挥衣袖,潇洒地告别离开香港。
大老虎可以带着巨款去享受世界,那剩下他们这些苍蝇怎么办?
廉政公署现在是更加雷厉风行,越干越起劲,根本停不下来,不断地去翻历史旧账,
要知道那些年社會貪汚风气盛行,敬員收黑錢是公開的秘密,如喝水吃饭一样平常。
廉政公署可不讲究法不责众那一套,基本是查到一单,就会顺藤摸瓜,连根拔起一窝。
现在每个人头上都悬着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落下来。
前段时间爆发的马氏販毒集团案,又惊吓到一大批退休的探长们,纷纷跑到台湾去避风头了。
可見面对廉政公署的强力手段,人人已经到了惊弓之鸟,风声鹤唳的地步了。
现在的局势的风向标,再次回到葛柏这个关键人物身上了。
葛柏被定罪是因为他受贿了两万五千,这是证据确凿,罪名成立已成既定事实。
但他海外银行户口的四百多万,是不是属于灰色收入,要怎么追讨,到现在都还没一个明确的说法。
一旦港府有意「放生」葛柏一马,而廉政公署继续保持对敬察部穷追猛打,势必会将矛盾激化。
你们洋人对华籍敬员赶尽杀绝,对这些欧籍敬员就高抬贵手,这是赤果果的双重标准了。
总之,葛柏会是一个导火线,各方势力都在关注他,静待事态的发展。
一旦风向不对,展开新一轮斗争将不可避免。
关正飞本来还想说几句,但见有人过来,便收住了口。
老板亲自端上了两碗热腾腾地担担面,额外送了一道小吃给两人。
这就是当名人的好处了,或多或少会享受到与普通人不一样的待遇。
两人准备开始吃东西,也没有继续开展刚刚才的话题了。
关正飞哼哼唧唧地说:“早知道我也转行做明星好了,哪还用被人天天指着后背骂。”
卢东杰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现在还能当家做主了?”
关正飞斜斜看他一眼,闷着不作声,抄起筷子簌簌吃着面条。
两碗大份的担担面,不过十分钟,便被两人吃得一干二净。
卢东杰掏出了一张纸递过去,“有空帮查这几个人的底,看看什么来路。”
关正飞接过来随意看了眼,直接塞入口袋中,“这些人得罪了你吗?”
卢东杰笑着摇摇头,“可能日后会打交道,先摸摸底,心里有个数。”
两人停留了一会,然后结账打道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