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 愛下-235.分班出紕漏相伴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
小說推薦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宠
另一位化学老师已经将草稿纸拿了过来。
之前钱老师是和方主任、李主任一起坐的。
钱老师都起来了,方主任与李主任自然不好同一位女同学坐在一起,也跟着起了身,好在他们隐隐约约意识到了什么,也并没有生气。
至于带宁然过来的那位女老师,人都懵逼了,不明白这走向怎么会是这样。
本来宁然对这次月考就很重视,连带着每一科考试她都很重视。
坐下后,她拿过草稿纸跟笔就开始写,也没去看周围人。
钱老师眼中闪过一丝赞赏。
但是毕竟已经见识过了前半张试卷,钱老师实在心痒难耐,忍不住走到宁然身后,微微弯腰,看宁然的验算过程和思路。
一开始,钱老师神色还如常。
但随着宁然开始做题,越往后看,他眼中的异色越明显,那难以置信的目光也越明显。
不过五六分钟,宁然已经做完一道大题,浏览了遍下面题的题干,微微思索,便下笔演算。
钱老师面上感兴趣的神色越加浓厚,看着宁然写的过程,眼底惊赏之色几乎快要溢出来,见宁然写到某个地方,笔只是顿了下,就写下去,很快得出了正确答案,他不由跟着点头。
偶尔宁然遇到堵涩之处,钱老师也会跟着摇头,不时皱眉,不时舒展,脸色越来越好,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满面春风。
见钱老师那样,另一位化学老师就有了数。
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宁然作弊是不可能的,现下一切,自然是她自己在做的。
想到那份卷子,这化学老师不由也面露喜悦。
方主任和李主任这就看不懂了。
李主任压低声音问:“赵老师,钱老师那是什么情况?”
被叫的赵老师看眼李主任与方主任,叹道:“今天,我与钱老师收到了一个很大的惊喜。”
想了想,赵老师又忍不住问方主任与李主任,“分班是怎么分的?怎么会出这么大的纰漏呢?”
“什么意思?”方主任疑惑的问。
赵老师认真道:“依我看,这宁然应该在一班啊。再不济,二班也是妥妥能进的,怎么会在八班呢?”
他神情郑重,一点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
“什么?!”
正因为赵老师说的太郑重,不像说笑,方主任与李主任顿时就呆了。
这……
他们后知后觉的意识到某种可能,人当即就按捺不住了。
尤其是方主任,眼睛几乎放光,赵老师这话不就是……
耳边,赵老师继续缓缓说道:“前面卷子的题,她几乎全对。你们可能不知道,这题是我跟钱老师与化学组的老师通宵了好几个晚上出的,不仅有这一个月刚学的初三知识,还有前面初一初二的,对综合能力的考量十分突出。”
说到这儿,赵老师话头一顿,看向那边认真做题的宁然,他目光灼热,隐隐带着几分兴奋的说:“方主任,你们还不知道吧,我跟钱老师还录入了两道全国化学竞赛的题,一道是选择题,一道在大题最后一道。前面那道,她是做对了的。但根据我与钱老师的预判,整个初三年级,能做出来的应该不超过三个人,其中一个李长安还在住院没回来。”
“这下,你们明白我是什么意思了吗?”他意味深长的看着方主任与李主任。
方主任与李主任只觉耳边惊雷作响,轰的他们脑中一片白。
——什么意思?
——他们知道,可太知道了!!!
上一届五校联考,就有一科的卷子里,带了一道全国竞赛的题。
就是那道题,五校所有学生加在一起,做出来的人还没超过五个,数千名学生几乎团灭!
由此可见全国竞赛题的难度!
这次将全国竞赛的题加在化学卷子里,当然钱老师与赵老师根据三中学生的水平,是肯定降低难度的,但也不可能降到哪儿去。
就这样,宁然还做对了,可见已经非常厉害了!
就这种水平,宁然怎么可能还会抄?!
就算是抄,整个考场里,宁然又能抄谁的?谁能做对?!
这恰恰能说明,宁然不但没有抄,还非常有实力!
方主任与李主任这下彻底激动起来,呼吸都急促了不少,看宁然的目光跟看宝贝似的。
他们说话的声音压的低,那边宁然与钱老师并没有听到。
但一旁带宁然来的女老师听到了,只觉眼前突然一片黑。
完了,她好像做错了什么。
大约半个多小时后,宁然将剩下的题全部做完。
她看着后面几道大题,眉头微皱。
尤其是最后一道,是她的错觉吗?
她感觉,最后一道大题不像是初中生这个水平能做的。
心里虽这么想,宁然面上却没有任何变化,放下笔,抬头看过去。
“做完了。”
她话音才落,旁边已经站了很久的钱老师立即拿过宁然的试卷,仔仔细细看起来。
赵老师也忍不住凑上去看。
方才站在宁然身后看她做题时,钱老师只是看了个大概,此时再看,就发现宁然思路简单流畅,过程准确严谨,甚至还有一道题,答案是对的,但是跟他们给出的参考答案过解题过程不同,可钱老师与赵老师仔细看了几遍,又不得不说,宁然写的这个过程,竟然比他们给出的过程不仅对,还更简单,更方便理解。
这么一看,钱老师与赵老师简直又惊又喜,眼里满满都是热切。
而宁然还在沙发上坐着。
他们没有开口,宁然也没起,老神自在的靠着沙发背。
方主任与李主任耐不住,连忙问道:“钱老师,赵老师,怎么样?”
“她做的对不对,你们倒是说句话啊!”
钱老师和赵老师尽力压下激动的心情,彼此交换了个眼神。
钱老师一手掩面,干咳几声,先看向了宁然。
语气简直可以说的上是温柔,看宁然的眼神也无比亲和。
“宁然同学呀,你先回去吧。”
宁然掀了眼皮子,看那带她来的女老师,“那我这作弊的事……”
她还没说完,钱老师立即义正言辞的打断:“什么作弊不作弊?宁然同学,你放心,老师们是非常正直的,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诬蔑一位如此优秀的同学,实在是太过分了!这样吧,宁然同学,你考了两天试,也辛苦了,今天就给你批个假,你早点回去休息,其余事情,老师们会处理的。”
说着,他看向方主任与李主任。
李主任反应极快的道:“对对对,这就给你批个假条,宁然同学,你回去好好休息,今天这事儿让你受委屈了。”
方主任立即绕身到办公桌后,扯出一张假条,不假思索写完,过来笑呵呵的递给宁然。
“宁然同学啊,快回去休息吧,明天开始,又是继续努力的一天。”
想起来什么,方主任故作不经意的道:“对了,你梁老师这两天就要回来了。这么久不见,想必你们也十分挂念对方。”
对方都搬出了梁正英,宁然自然不会再说什么。
她接过假条,面色沉静,挺有礼貌的道:“谢谢主任。”
梁正英这个面子,她还是要给的。
方主任与李主任笑呵呵的看着宁然出去。
待人走了,他们立即看向钱老师与赵老师。
“怎么样?她做的到底怎么样?”
其他人也注视着钱老师与赵老师。
钱老师嘴唇翕动,有些颤抖,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终于有力气说起来似的,语气里充斥着难以概尽的喜悦与激动。
“全对……这是一张满分卷!满分卷!”
方主任:“!!!”
李主任:“!!!”
马车票
其他人:“!!!”
满分卷,这是什么概念?
三中自建成至今,基本上就没出过满分卷几次,像化学、物理与英语这种学科,更是从来没有出过满分卷的情况!
如今又有不同,因为这张化学卷子,不仅是他们故意提高了难度,还加了全国竞赛的题目,难度更是超乎寻常的大!
这种情况下,宁然还能做出满分卷,这其中的意义实在是太大了!
李主任激动的难以控制,连忙对旁边的巡查老师道:“快,你们先去找各科教学组,通知他们,先将宁然的各科卷子调出来,加紧批阅!”
“是……是。”
被叫住的巡查老师有点懵,但还是很快离开了办公室。
如今,方主任与李主任觉得站着都是飘的。
李主任突然道:“正英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才会突然收学生?”
方主任高兴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
管他呢?
只要这宁然是三中的学生,不就行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