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7lf0人氣都市言情 深淵歸途 ptt-51 深藍外務官讀書-cni8y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你怎么样?”
或许是陆凝在外面的时间有点长了,晏融从神殿里走了出来,关切地问了她一句。
“晏融,你会去进行灵魂污染的治疗吗?”陆凝低声问她。
“会啊。”
“可是记忆会因此受损吧?”
晏融立刻就明白陆凝为什么会突然跑出来了。
“你是在担心自己的记忆问题?”
陆凝把自己所忧虑的事情向她说了一下,结果晏融反而笑了。
“你笑什么?”
“你想得还真多。”
晏融把陆凝拉到外侧的台阶上坐下,稍微想了想后说道:“所以你担心我们的记忆损失会像国王那样产生某种可怕的后果?”
“这种后果还未知。”
“好吧,不过就我从集散地那里获得的一些消息来看,显然是灵魂损伤的后果更加严重。正如你所说,对于痼疾的治疗或许要用切除之类的手段,难免留下些疤痕,可如果放在那里不管任其发展结果会更加糟糕。”
“那么有没有人见过记忆严重受损的人?”
“听说是有的。”晏融点了点头。
陆凝立即追问是谁。
“你是不是没有好好了解过黄金黎明的上级人物?咱们的五阶顶头上司之一的厉音小姐就是记忆全清过的人物。”
“我没有特别了解过……”陆凝所有的时间几乎都用在阅读那些场景卷宗上了,而卷宗为了一些保密性又使用的化名指代里面的人,她根本就没去了解过更加上级的那些人都是谁。
“从那个时代留下来的首领们哪个都是传奇。厉音小姐在一个五阶场景里面扼杀了两名亲随,不过也对场景造成了很严重的破坏,虽然自己的分数刚刚好不需要进入淘汰场景,可是为此染上了极严重的灵魂污染,所以她干脆去医院将自己的污染全都清空了——只花了一个场景的时间。”
“……那么她现在怎么样了?”
“一如既往的强大。”晏融咧嘴一笑,“你要是多了解一些大佬们的事迹也就不会产生这么多担忧了,我们经历过的很多事他们都经过见过好几回了。退一步说,集散地如果认为记忆损伤会导致更严重的后果,那么直接消灭灵魂高度污染的人不是更简单?他们做得到。”
“唔……那么,厉音小姐有什么后遗症吗?”
“我没见过她,我只听过她的传闻。要不你自己去五阶问问她?”晏融开了个玩笑,“反正你这么急着升阶,距离见着她也不会很远。”
被晏融开导了一下,陆凝确实觉得有些担忧过度了。
“不过思考一些这方面的问题也没有坏处。”陆凝点了点自己的脑袋,“我现在对于后面的任务已经有了一些思绪。”
“你居然还有心想这个?”
“不是,我确实心烦意乱了一阵,不过因此我对这个场景的了解又深了一些,总体来说算是好事。我们可以回去了,讨论还在继续吗?我想我知道我们明天应该去的地方。”
“让和那个叫李移居的小子都比较擅长这种议论,他们俩加上那个塔汗正在就收集来的资料进行各种猜想。那个晨昏倒是没阻止,只是冷眼旁观。”
晏融耸耸肩:“你知道我不擅长这个,所以就借口看看你的情况出来透个气。”
“现在感觉呢?”陆凝笑道。
“聊聊天舒服多了……”
她话音未落,忽然伸手将陆凝向后一拉,将她从石阶上拽了起来。陆凝也感觉到了一种玄秘的波动,抬起头望向了神殿门前的大道对面。
一名头戴高帽,身穿立领神官服的人站在了那里,他的衣服下摆在夜风中轻轻飘荡,领口处扎着一个半透明的领结,宛如流质的“Alarm”正在领结内微微放光。在他垂落的手中握着一把如同剑形的武器,但并没有刃,而是一根圆柱形的金属在尖端磨锐,有些贴近于峨眉刺一类的造型。
毋庸置疑,这是一名外务官。
算上眼前这个,陆凝已经见过六个贵族的外务官了,除了Nest似乎真的很难见到以外,这些外务官们也都有着相当强烈的特点。
“外务官阁下?”晏融尝试和对方交谈。
那名外务官站了大约一分钟,才说道:“和情报不符。”
“情报?”
“吉光片羽——并不是你们这些人。Eyesight提供了过期的情报,有罪。”外务官冷冰冰地说道,“根据历史情报,你们是黑刻。”
“请问找吉光片羽有什么事?”陆凝皱了皱眉,她已经知道Alarm来源于莱斯利了,对这个贵族却几乎没有过什么接触,而如今看来比起Dacapo那种比较亲切的来说,这个外务官很有些油盐不进的味道。
“奉谕行罚,吉光片羽今日逾越了应当恪守的规矩,我必须令他们知晓。”外务官终于迈开脚步,“若要阻拦,当以包庇之罪并罚。”
“不,您请。”陆凝直接让开了位置,晏融眉毛一挑,被她伸手捂住了嘴巴。
迄今为止外务官依旧是所见的最强战斗力,或许军团长能打赢他们,可是陆凝又没见过军团长动手。如今只是刚来到内城,陆凝可不想直接跟外务官交手。
这名外务官直接越过二人,走向了神殿大门。陆凝就直接跟在了后面,一点都不遮掩,也如她所想的一样,外务官根本就没管她的举动。
而在这名外务官踏入大门的一瞬间,一根柱子就从里面轰了出来。
这根雕纹柱直径近乎一米,通体呈黑色,飞过来的时候一点声音都没有,甚至可能就是在外务官进门的一瞬间发动的攻击。这位外务官瞬间抬起左手按在了柱子上,被巨大的力量顶出了两三米,紧接着便传来一阵爆裂的响声,柱子表面炸开无数裂缝,掉落在地上成为了碎石。
“是财宝‘博古通今’,塔汗先生。”外务官放下手,继续迈步向神殿内走入。
这次撞出来的,则是一个将近三米高,差点就能撞塌神殿大门的巨型机器人,它浑身都装配了大量的致命兵器,而且和袁捷的兵器库不同,这个机器人上的装备显然都是高级货,从刀锤斧锯到枪炮火箭一应俱全,冲出来便直接带着一片弹雨扫向了外务官。外务官则挥动了手里的“剑”,用一种令人瞠目结舌的高速将所有子弹、炮弹、激光、劈砍、导弹、火焰、高压水全部击挡开来。
晏融都看得有点发愣,她当然知道这肯定不是单纯的体术了,可也确实是凭借体术施展出来的力量。
“陈孤,财宝‘穷兵黩武’。”
外务官不紧不慢地报出了前来攻击的人和财宝,在尽数化解掉机器人的所有武器攻势后一剑扎进了机器人的腹腔,然后闪电般拔出,甩剑继续走向里面。此时机器人的动作已经陷入了瘫痪状态。
“晨昏,你越界了。”
“早晚会有这么一天。”晨昏沙哑的嗓音回应。
“你安心寻找财宝,组建你的势力,贵族不会过问。但你联结通路,利用财宝复合来大幅度复现回忆,试图解开贵族的核心机密,这是绝对的禁忌。”
“怎么,要杀了我们吗?”
“有罪,不当死。我会降下惩戒,你所制作的东西也必须销毁。”
“想都别想。”
“那么,若因反抗而死,将被归入必须执行行动行列。”
此时陆凝和晏融刚好走到了大殿这里。不出所料,让和李移居早就带着人远远躲开了,只留下了吉光片羽的人留在神殿的火堆旁。他们每个人的样子都有了很大的改变,衣服也有一半变换了形态,显然是全员进入了高度融合财宝的状态。塔汗浑身布满花纹,衣服和皮肤变成了相同的青灰色;红莺姐妹一个披挂了一身黑铠,手提一把炽红色大剑,另一个则如同古代的白衣侠客,斗笠蒙头,足踩十六柄冰刃光轮;佣兵的背后延伸出了一片虚实不定的幽灵状物质,双手捏着两根连接着那团物质的管线;剩下的那个铠甲人左半边的身体上长出了大量尖刺,右半边的身体则如同液化了一般。
而站在中间的晨昏,头上飘浮着一枚小巧的金色冠冕,左手的盾牌上有着这个世界不存在的星图,右手的权杖上装配了七枚色彩各异的宝石。
吉光片羽的融合状态比陆凝等人显然更加熟练,有那么一瞬间,陆凝有些怀疑这个外务官可能无法击败这些老手。
但外务官下一秒就冲了上去。
“佣兵——苦难熔炉。”
剑的尖端和佣兵手里的导管发生了碰撞,瞬间擦出了一片火花,某种物质自佣兵手里的导管内喷出,外务官却闪电般躲开,冲向了下一个人。
“红铃——怒火噩兆。”
这一次外务官应对得并不是那么轻松,“红莺”原本就是和“晨昏”齐名的人物,就算是两人实力也并不差,黑铠的红莺一剑挡住了外务官的兵器,脚步一踏,地面上顿时出现了纵横交错的亮红线条,不到半秒之后,棋盘状的火墙自下而上喷涌而出,将两人一起笼罩在了里面。
“反应可以。”晏融已经开始边看边评论了。
“什么反应?”陆凝有点不明所以。
“她从外务官攻击佣兵的那一下判断到了他打算蜻蜓点水试探的目的,立即决定不给对方这个机会,在自己迎来攻击的时候马上想了个能阻断对方脚步的方法,总之这都是战斗直觉的判断啦!我倒不觉得外务官会因为这个伤到,只是他的作战计划恐怕被打断了。”
“陈孤!马上回来!”晨昏甩手用杖尖一指门口的机器人,白色宝石一闪,那台机器人立刻重新响起了轰鸣,转身杀了回来。而此时火墙已经被外务官所劈碎,但也正如晏融所说,黑铠红莺已经开始利用连环强攻和火阵将外务官拖在了自己面前。
“执意反抗?你们本来不需要付出过度的代价。”
“代价是回到虚无和迷茫中度过余生?你以为我们是外城那些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的上班族?”晨昏讽刺地一笑。
“他们至少有着普通的一生。”
佣兵发出一声嘲笑。
“普通的一生?”
白衣红莺双手微微交叉,一柄寒冰凝聚的弯刀从她的手中涌出,在弯刀成型的瞬间她反手一握,直接加入了战斗:“让我来告诉不明世间疾苦的外务官吧,他们可能平凡地活着,然后突然有一天死于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的事件之中!平安地度过一生?你们究竟有没有统计过到底有多少人真正活到了最后?”
“意外死亡,也是人生。”外务官挡住两人依然不见有多少压力,“或短或长,皆是命数,至少那样的人生并不算没有意义。”
“但很庸碌。”晨昏再次提起手掌,这次是红色宝石闪烁,两姐妹的攻势顿时凶猛了数倍,外务官的动作终于开始有些应接不暇的感觉了。
“在和塔汗见过,了解过这个国家曾经的历史之后,我才深深厌恶现在。为什么我们不能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城市?每个人每天都可能因为意外而死,这种感觉真是糟透了。而你们这些贵族却从来不在乎人命!因为每一个人的死亡总会被另一个人填补,你们从来就没有缺少过什么人!”
晨昏将手杖向地上猛的一顿。
“我只是要回到当初,回到国王治下的辉煌时期,难道这样的行为有错吗?告诉我啊,外务官阁下?”
“哦……”
外务官架住了冰和火的锋刃,发出了似乎是回应的一声,接着,陆凝就看到一道光穿过了神殿的天花板,落在了外务官的身上。红莺姐妹被光芒震飞,而一道道由光所织成的绳索则缠绕在了吉光片羽七人每个人的脚腕上。
“你的行为我们允许,但是你逾越了规矩——这是最重要的,即便你持有‘伪装自我’,晨昏先生。”
外务官用剑尖敲了敲地面。
“比起上次,你们的实力已经大有长进,我想这也是你们敢于尝试的原因。不过事实可见,你们依然无法逃离神权之索的限制,那么距离你们的梦想还太早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