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e7n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死宅飛行員的日常討論-第三百六十八章 身份險些暴露分享-guzlt

死宅飛行員的日常
小說推薦死宅飛行員的日常
“被那家伙恶心到了?”李先奕觉得是成镇的奇葩行径恶心到了徐清,才让徐清有了要整治机长教员不良风气的念头。
徐清:“在蓝天航空的时候被恶心得好少吗?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种人而已,这种人就算技术再好,真的能担任机长吗?”
“难不成聘机长还要加脾气好这一项吗?再说,脾气太好的机长就是一定好吗?那样的话,机长权威被削弱就是好事?”对此,李先奕就有不同的看法了,他不是对徐清盲从,也有自己的思维。
现在有一门机组资源管理的学问,以前是狭隘的驾驶舱资源管理,这是研究人的学问。
不管是旧时代的驾驶舱资源管理,还是现在较新对的扩展到整个机组,囊括乘务组,安保组的机组资源管理,其中关于驾驶舱配置都有相同的描述。
驾驶舱的人员配置是有学问的,不是随便拉一个机长,随便拉一个副驾驶,就能组成一套飞行机组的,这样计划员的工作也太好做了。不就是复制粘贴吗?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除了要考虑机长的特别要求外,比如新机长单飞的时候,搭配的副驾驶最低也要五级以上。一些曾经犯过重大失误的机长,一副的级别至少要四级,同时必要配有第二副驾驶,而且第二副驾驶的级别必须是二级,学员和一级副驾驶是不允许的。
再比如,某些机长和副驾驶搭配的时候曾经出现过冲突,那这两个人原则上是不能再配在一起的。
除了上述的一些硬性规定外,还有一些默认的规则。
强硬的机长不适合配软弱的副驾驶,这将导致驾驶舱独裁的情况发生,驾驶舱完全就是机长的一言堂。虽说在飞机上,都是由机长进行最终判断,但是机长也是人,是人就会出现失误,这时候就不能忽略副驾驶的提醒作用。
过于陡峭的驾驶舱配置梯度会使得副驾驶畏惧机长的权威,就算在发现有什么问题,也不敢提出来。整个驾驶舱全是靠机长一人决断,正常情况下或许还好,但是在高工作负担,比如繁忙机场,雷雨绕飞等等情况下,谁敢保证,机长还能保持清醒的头脑?
为什么在现代飞机已经如此智能化的情况下,依旧保持至少两名飞行员在座的最低配置,就是因为人肯定会犯错,需要另外的人相互监控。然而,驾驶舱独裁化将削弱这种相互监控的作用。
同样的,驾驶舱配置过于平缓也不是什么好事。软弱的机长配上强硬的副驾驶,这会大大削弱机长的权威。
机长权威的削弱在紧急情况下是非常致命的。紧急情况下,反应时间很短,就需要机长当机立断,副驾驶做好辅助工作。如果机长权威太弱,机长瞻前顾后,根本就发挥不了一个机长真正的作用。
当然,强硬的机长也不好配上强硬的副驾驶,不然驾驶舱两个人针尖对麦芒,整个飞行中就顾着相互顶角了,这还得了。软弱的机长配上软弱的副驾驶,随便一个小决策,两个人都要商量半天,都是没有主见的人,压力稍微大一些,估计也飞不下去。
所以说,怎么进行驾驶舱配置是一门需要钻研的大学问。
李先奕是觉得徐清的视野太窄了,好脾气的机长就是好机长?这也太武断了!必要的机长权威还是要保持的。
“我没说机长就必须是好脾气,你是不是把我想狭隘了。你有这种想法,跟你的环境有关系,你根本不了解普通副驾驶的感受。”李先奕为何要反驳徐清,反驳的点是什么,徐清知道的一清二楚。
李先奕之所以有这种想法,原因在于李先奕的身份问题。
李先奕在东方的时候,由于其父亲和东方大股东的关系,其在工作中期间本就是倚着大靠山的,而且李先奕虽然没有特意宣扬过自己跟东方大股东的关系,但是同样没有遮掩。
多次旁若无人地跟大股东的儿子勾肩搭背,是个人都知道李先奕身份不简单。这种情况下,有哪个不长眼的机长教员敢给李先奕摆脸色?
李先奕可不是徐清!徐清受些气可能不会怎样,敢给李先奕甩脸子,回头就整得你生不如死!
在东方工作的时间内,可没人敢对李先奕说三道四,所以他根本不了解普通副驾驶的遭遇,反而觉得一味求机长好脾气是对机长权威的削弱。
对于徐清,李先奕一向是好脾气的。想想徐清对自己的评价,李先奕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何不食肉糜”!别人这么说他李先奕,他会觉得那个人眼瞎,徐清说他,李先奕觉得还有些道理。
“那你准备怎么办?”作为徐清的忠实小弟,排行老三的存在,李先奕在徐清面前从来没有坚持己见这个说法。
说到具体的方案,徐清就有些头疼了。让他提出一个方向,一个大概框架可以,但是要让他拿出具体的执行方案,将框架填充好,就不是徐清的能力可以达到的了。
徐清:“只不过有这么个想法,具体怎么弄,我咋知道,我又不是做行政的,这些你给手下人交代下不就行了?”
“合着你就是搞个脑洞,怎么填还要我出力,玩得好啊!徐老二!”李先奕打趣道。
徐清嘁了一声:“那本来就是地面人员干的事,难道也要我干吗?你姐夫又没有给我开额外的工资。”
“他倒是想开……”李先奕笑道:“事情我会吩咐下去,让下面的人尽快拟出一个初步方案,到时候给你看看。不过飞行部不是我说了算,我可以帮着转给飞行部的总经理。如果你是想覆盖全部的机长教员,那范围就有些大了,不是小打小闹,我估计飞行部总经理一个人还决定不下来,有可能要提请总裁拍板。”
“如果方案满意,我会调整方案的保密等级,将其划分为机密级。要是这个方案真通过了,那你可就是得罪所有机长教员了,可不能让别人知道这是出自你手。到时候,别又被排挤了。”李先奕不知为何说到徐清被排挤的事儿就极为有兴趣,脸上的表情都是眉飞色舞的。
“有听说过员工排挤老板的吗?”徐清现在可是腰板硬朗得很,哼哼唧唧道:“不过,我怕麻烦,该保密的,还是保密为佳。”
“对了,今天会有几个飞行部的人加你们机组。”李先奕说道。
徐清:“怎么了?”
“星飞航空和蓝天航空的合并方案已经定下来了,飞行部的人要带着文件去B市总局,两家公司合并还是要局方同意的。”李先奕说道。
徐清有些意外:“这么快方案就定下来了?”
之前跟陆钧谈的时候,杨霁月拿出来的是一个初步的方案,肯定不能拿到就用,而且涉及某些细微处,杨霁月的方案没有兼顾到,需要一段时间修改是在所难免的。
原本徐清估计要好几个月,毕竟两家公司合并不是什么小事儿,再怎么小心都是不为过的。没想到一个多月就出结果了,速度着实有些快了。
“这么快出方案,真的没问题?”徐清还是有些担心。事关梅婷婷的一番心血,徐清虽然不是很懂生意,但是凭直觉还是觉着有些操之过急了。
李先奕倒不是很在意:“霁月在半年前就开始做这个方案了,这一个月就是修修补补而已。”
“对了,两家公司合并之后,会有大范围的机队调整。到那时候可能会见到一些蓝天航空的老熟人。”
“别是某些人就行!”徐清所指的某些人就是林霖,于琦之流。林霖和于琦虽说被卸了职务,但是飞行级别还在,到现在还在蓝天航空飞着,只是没了跋扈的资本而已。
徐清只希望不要把这些“苍蝇”调整过来就行。
李先奕会意:“我会留意的!”
……
徐清结束谈话之后,回准备室,收拾好东西,问了进场车的车牌号,就去大门口等着了。
刚才徐清就说了,这次除了飞行机组,乘务组和安保组都是连飞,都在飞机上待着呢,因而,进场车上就只有徐清和成镇两个人。
“师傅,人齐了。”徐清看成镇坐定,就跟司机师傅说了一声,催着他可以出发了。
这时候,成镇突然喊住了要起动的司机:“等会儿,还有人!”
此时,徐清才发现成镇空出了第一排的位子,正常时候,机长是应该坐第一排的。机组车的位子是有默认规矩的,飞行员在前,乘务和安保在后,再按级别分,高级别的在前,低级别在后。谁要是坐错位子,遇到一些比较严格的机长会觉得不懂规矩的。
社会上就是这么多麻烦事儿,所以才有那么多不愿跟别人交往的宅男,宅女。
成镇说完,又开始发疯了:“你不知道飞行部有人要加机组吗?”
“我知道啊?”徐清没有否认。
“那为什么还要走,不知道等人?”成镇做出一副咋舌的模样,似乎惊讶于徐清的无知:“加机组的人里面,有飞行部总经理,你不知道?”
“学学做人的礼貌吧!”成镇阴阳怪气道:“还不下去?李总要是有什么箱子,难道让他提上来?你这人怎么就眼里没活呢?”
又是“眼里没说”这个说辞!
徐清真的是很讨厌眼里没活这四个字,就仿佛下级不仅活该被上级各种指使,就连不会给自己找事做也成了罪过了。
这就成了不愿意加班的人是过错方了,简直荒谬了!
“机长,咱们公司进场有时间规定的。我们不能晚于前机落地时间进场,现在已经过了,还要等吗?”徐清被一次又一次地无端指责,决定用白纸黑字的规定反击成镇:“飞行部要进场,车队自然会重新安排车。而且飞行部那些人不是空勤人员,没有登机牌,走不了内部安检通道,只能从旅客通道进场,那我们何必还要等着呢?”
这次去的飞行部人员,除了飞行部总经理是飞行员出身有空勤登机牌外,其余都是地面人员。没有登机牌就走不了内部安检通道,只能跟旅客一样走候机楼那边。这样看来,徐清他们等飞行部那些人根本没什么意义,更何况,公司是缺车还是怎么的,就差他这一辆是吗?
“还顶嘴?你知道你这种人在公司那就是寸步难行!”成镇一副教训人的口吻。
徐清眉目低垂:“将来飞行部追究起我们进场迟到的事儿,我会将机长的原话复述的。”
“你……”
成镇没想到徐清还连着反抗,就在此时,车门处上来一群人,背包提箱的,好不热闹。
为首的一个中年人,一脸弥勒佛似的,笑呵呵的,手上没有拿任何东西。一上车,直接坐了第一排,转过头跟成镇说了一句:“原来还知道等我呢!”
“原本不知道呢,还是机队那边通知的。”成镇谄媚地笑道。
只是这副表情实在不怎么符合成镇的相貌,笑起来比哭着还难看。飞行部总经理***很是反感地转过头,他是相当不待见这个“名声在外”的成镇。
跟在***身后的都是飞行部的地面人员,他们带着的都是这次两家公司合并所需要的提交给总局的文件。估计去那边要好几天,大包小包,大箱小箱一大堆,应该是放过夜用品的。
徐清原本是安坐在自己位子上,没有想要帮忙的意思,直到几个男性工作人员放好东西上来之后,最后一个是一名女性工作人员。
那名女性工作人员提着一个快半人高的大箱子,光是提上车就难以做到。而车上一大群男人,没有一个起身的。
徐清看不下去,起身接过大箱子,帮她把箱子堆到了副驾驶位子后面的一个座位上。
那名飞行部的女性工作人员感觉手上一轻,箱子就被别人接过去了。
她顺势上了车,查看了下箱子的位置,就准备去给帮忙的人道谢。只是一转身,正好对上徐清的脸。
那名女性工作人员看清徐清面貌之时,脸上大惊:“你不就是……徐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