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osxn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冰與火之魔山笔趣-0915章 小指頭設計圈獵狗看書-5cf3e

冰與火之魔山
小說推薦冰與火之魔山
魔山注视着丹妮莉丝,再看了一眼亚莲恩,亚莲恩很好强,一直在和丹妮莉丝较劲。但她现在有身孕,这一点很重要,因为孩子是他的。
“亚莲恩亲王,你回去多恩,负责调集多恩的所有士兵,留下必须的驻防巡逻士兵外,其余的战士,都要做好出征的准备,两个月的准备时间会很仓促,六大贸易城邦的信使,就让丹妮莉丝女王辛苦一趟了。”
与其让两人都去做信使,一人负责四个城邦,一人负责两个城邦,显得厚此薄彼,不如让丹妮莉丝一人去,留下亚莲恩,这样也不会有任何的攀比。
亚莲恩说道:“陛下,臣是维斯特洛大陆人,多恩想要立功,在厄斯索斯开疆封土。”
“亚莲恩亲王,我会把距离多恩最近的泰洛西、石阶列岛、里斯、密尔城邦这一片地方交给你,把多恩的海域延伸过狭海,扩大到对岸的海岸线为止,今后所有的石阶列岛的海域,都属于多恩领海。”
亚莲恩的美脸立即笑出了一朵鲜花。
里斯、密尔和泰洛西,是三大紧挨着的自由贸易城邦,泰洛西城邦位于石阶列岛的最东边,而里斯和密尔城邦的领土,延伸到了厄斯索斯大陆的内陆,是一片很宽广的领土。
石阶列岛和泰洛西是世界海盗的藏身地,这里的海盗来自世界各地,因为岛屿密布而水情凶险,是绝佳的藏身之地,东西南北的海盗们聚集起来,有能屠灭一个中型国家的实力。
维斯特洛大陆长年被世界海盗侵袭,苦不堪言,为了对抗石阶列岛的世界海盗,在几十年前举全国之力,发动了著名的九铜板王之战,最终,世界海盗遭受重创,不敢再对维斯特洛大陆轻易动武,而维斯特洛大陆也因此同样元气大伤,失血过多,经过了二十多年才恢复过来。
魔山为了安抚取悦多恩的亚莲恩·马泰尔,承诺把贯通了整个海域的石阶列岛赏赐给多恩,这就说明,魔山将把石阶列岛的海盗进行剿除。
世界海盗盘踞石阶列岛,虽然收敛了不少,但一直是两个大陆最头疼的一个毒瘤。
而多恩获得了石阶列岛,也就掌控了多恩海域延伸出去的整个海域,直到对岸的海岸线的海域,都将属于多恩。
魔山不仅仅是要征服厄斯索斯,还要掌控狭海。
亚莲恩说道:“陛下,臣遵命,明天就回去多恩,召集封臣,训练士兵,准备军事物资,明年初,横渡狭海。”
魔山点了点头。
亚莲恩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根据多恩的律法和传统,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只要落地,就有了继承权。
多恩的亲王,不论男女,只论长幼。长子或者长女,自然具有多恩的继承权。
反正到了最后,多恩和石阶列岛、密尔、里斯、泰洛西,都是魔山的儿子或者女儿的。
从未被铁王座纳入军事和贸易管辖的魔山,通过联姻,把多恩纳入了自己的版图。以前的多恩,军事、贸易、税收、都是完全独立的。只有名义上的政治臣服于铁王座,其余的一切权力,都在多恩亲王的手里。
联姻的确是各大贵族几千年来累试不爽的最好策略。处于政治目的,就算是国王、王子和公主,都不得不迫于压力,和也许是自己从未有过感情的人过一辈子。
魔山对亚莲恩的美貌和忠诚还有爱情很满意!
当然,丹妮莉丝也不差。
那是另外一种具有女王气势的美。就算没有女王的气势,丹妮莉丝依然美貌绝伦,娇俏玲珑,令人沉迷。
接下来,魔山一一安排远征的所有事务,有条不乱,他是军务大臣,主管王国的一切军事。其实国王陛下本身就是王国的最高统帅,和军务大臣的性质有重合的地方,但魔山不肯再安排任何人来做军务大臣,他自己兼任了,把七国军事权力牢牢掌控在自己手里。
*
伊耿历301年的十月,小指头培提尔·贝里席出行去布拉佛斯;丹妮莉丝驭龙去狭海对岸的六大自由贸易城邦,多恩亲王马泰尔回到多恩召集封臣,准备渡海;河湾地的雷纳德公爵、风暴地的詹德利公爵、河间地的艾德慕公爵、谷地的各大家族、北境的艾德·史塔克公爵、西境的各大家族、铁群岛的各大贵族、王领地的各大贵族,通通一律召集封臣,训练新老士兵,调集船只,准备出征厄斯索斯大陆……
君临城的钢铁街,数百铁匠师傅带着上千的学徒,日以继夜的打造兵器,铸造火炮,火术士公会的数百智者们炼制火药,率领着新招收的上千学徒铸造炮弹……
河湾地的粮食源源不断的运进君临城……
*
十一月。布拉佛斯海域。
一艘北上的商贸船在十艘巡逻战舰的保护下,向海豹湾驶去。
这艘商贸船的目的地是绝境长城的东海望港口,停泊下了物资后,再继续北上,到达瑟恩河流的入海口,那里有一个自由民修建起来的对外贸易的集市。
东海望的守夜人的物资,大多数守夜人的物资,就是通过白港或者是布拉佛斯港口运送。
远在鬼影森林外面的瑟恩山脉,里面居住的自由民部落,他们和外面的世界的物资交换,也是通过水路,在瑟恩河流的入海口,有一个自由民修建起来的聚集堡垒,那里是一个和外面世界交换物资的自由集市,已经运行了数百年。
自由集市的物资,全部是通过海上贸易船运送。
这些贸易船,六成以上,来自布拉佛斯港口。
他们从布拉佛斯运送来铁器、盐巴、布匹、小麦和酒,运回去熊皮狮子皮,兽肉、火油等物资。
最近因为海豹湾崛起了一支海盗,布拉佛斯的商贸船,才有了战舰的护送。海盗神出鬼没,谁也不知道他们会在哪里出现,而商贸船众多,布拉佛斯的海军只能分开保护,但主要还是以巡逻为主。一般来说,只要把商贸船护送进海豹湾就安全了。
那些海盗船只,一般不会在海豹湾里面劫掠去东海望的船只。
海盗们似乎对守夜人的物资网开一面,但对运送去瑟恩河流的入海口的集市的船只,就大肆劫掠,从不留情。
而在另一条水路上,布拉佛斯和罗拉斯的水上航线也遭到了海盗的劫掠。罗拉斯的腌鳕鱼、海象牙、海豹皮、鲸鱼油等海产品是最主要的出口货物,这些货物通过贸易船,最终出口到世界各地。
海盗的头目剑术高超,已经杀死了数名布拉佛斯的海军将领,并抢走了十艘以上的布拉佛斯的战舰。
*
北上的贸易商船挂起了守夜人的旗帜:绝境长城下一个骑在马背上的黑衣人的背影。据说靠这样的守夜人旗帜,能保护商船不被劫掠。这些经验,都是船长们在东海望和守夜人交易中悟出来的,很快就流传在了布拉佛斯的港口。
几乎是一夜之间,所有的北上贸易船,都挂起了守夜人的旗帜。
贸易船向前进发,看看快要进入海豹湾入口,巡逻战舰开始调头转向,根据经验,一进入海豹湾内,基本上就安全了。
海豹湾的海盗,有些令人莫名其妙的规矩。
但是凡事都有例外。
当商贸船进入海豹湾,前面就出现了数艘小船。
那是打渔的小船。
在海豹湾里打渔的小船,来自北境沿海的渔村,还有一个地方,就是卡斯格斯岛屿——曾经友好的邻邦,如今的海盗的聚集地。
商贸船上的水手、船长、雇佣兵都紧张起来。
雇佣兵小队长是个光头,脸一抽一抽的,右眼也眨巴眨巴的,他手按剑柄,站在船头,紧盯着那渐渐逼近的小渔船。
还好,有惊无险,几只小渔船上的渔夫唱着歌过去,相安无事。
甲板上,还站着一个衣着高贵神情漠然的人——小指头培提尔·贝里席。
他是奉国王陛下命令前来劝降海盗的大头目——猎狗桑铎·克里冈的。
光头脸抽的队长,是来自西境的骑兵将军——艺术家波利佛·克里冈。
波利佛认为他们很难遇上神出鬼没的猎狗,但是小指头打赌,他们一定会遇上猎狗。
这令波利佛很迷惑。
小指头来到布拉佛斯不久,就算准了今天搭乘这艘商贸船就能遇上猎狗,而且是一定会遇上。
这其中有蹊跷。
但究竟是什么蹊跷,波利佛想不明白。
他站在甲板上,瞪起了眼睛,几艘渔船过去后,海面上,除了风浪,已经并无任何船只的影子。
他期待看见的海盗船只并没有出现。
直到天黑,商贸船已经能看到东海望的码头,还是并没有遇上传说中的不可战胜的海盗大头目猎狗。
商贸船泊于东海望的小港口码头,一夜无事,第二天一早,商贸船起航,继续北上,向瑟恩河流的入海口旁边的自由民集市而去。
这一次,商贸船为了保平安,换上了真正守夜人的旗帜,还有一面克里冈家族的新家徽为图案的王旗。
自从守夜人制度被魔山废除,守夜人军团也已经不再独立,属于王室军团的直系军,他们的旗帜,自然就有了一面王旗。
商贸船离开东海望海域,一路北上,顺风,不出意外,两天时间就能到达自由民集市。
商贸船靠鬼影森林的一面行驶,这样当遭遇海盗,还能及时靠岸,跳上岸去保住性命。
中午时分,前方出现了数艘大船,挂着一面狗头盔旗帜。
闻名这片海域的海盗果然出现了。
船头上,波利佛·克里冈看向一脸促狭笑意的小指头:“大人,你是如何知道猎狗一定会出现的?”
“很简单,分析他抢劫的商船的特点。”
“什么特点?”
“凡是北上给野人送物资的,基本上都会被劫掠。凡是在出港口言语不逊态度激烈敢于带着雇佣兵声称硬碰硬的,基本都会被杀死。”
波利佛看魔鬼一样的眼神看着小指头:“大人,你是如何知道这些的?”
小指头微微一笑。
猎狗可不是先知,他怎么能知道哪一艘商贸船会北上?为什么言语不逊有心杀海盗的那些做好准备的悍勇骑士雇佣兵都会被猎狗有针对性的杀死?除非猎狗在港口有内应。
也或者,文森海军中,就有猎狗的盟友。
布拉佛斯毕竟是魔山打下来的城邦,其中有一些人的心并不肯真的归顺也在情理之中。联合外面的一些人来搞乱布拉佛斯的贸易,动荡布拉佛斯的管理,也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情。
这艘商贸船出发之前,小指头就故意散布了消息,这艘船的货物是要送给瑟恩山脉的野人们的,并声称海盗头目敢出现,就要把那戴狗头盔的人给杀死。
小指头的身份自然经过了乔装打扮,在文森总司令的配合下,海军将士们,没有人知道小指头的这次行动。
而波利佛·克里冈,也是在商贸船出海后才出现的。
巡逻的战舰上就算有猎狗的内应,距离过远,他们可看不清楚甲板上的波利佛·克里冈。一旦有战舰靠近,小指头就让波利佛侧脸。
就算这些措施都没有用,但在大海上,要想传递讯息可并不容易。渡鸦对于普通将军或者士兵来说,是一种奢侈。在维斯特洛,也只有贵族能养起渡鸦。
何况猎狗心高气傲,也不会因为一个疑似波利佛的人出现放过北上给野人送物资的船,何况这船上的佣兵声称要把猎狗杀死。
商贸船遇上了海盗,要逃是不可能的。
海盗的船速度更快。
商贸船和海盗船渐渐靠近,这是一艘被小指头收买了的商贸船,并没有如计划那般靠岸逃生。
其实很多船长也并不肯舍弃自己的船。
波利佛放下了面罩,做好了战斗准备。
他身后的士兵都是来自骑兵营的精锐。
其中两名士兵很魁梧,一个士兵只穿了单衣,连铠甲都没有穿。
对面的旗舰上,果然站着一个头戴狗头盔的家伙。
那家伙的身后,站着一匹独角兽。
黑色的独角兽,身上的毛发黑得发亮,在海风吹拂下如波浪一般的起伏。
一头能在海水中游泳的独角兽。
独角兽发源于卡斯格斯岛屿,本身就是善水的奔行兽。独角兽和龙一样,都是高阶的魔法生物。
小指头说道:“波利佛将军、伊恩将军,史蒂文将军、文森总司令,我会令船长先诈降,由我出面和猎狗叙旧,等上船后,你们看我眼色行事,兵不血刃,活捉猎狗。他是国王陛下的亲弟弟,唯一的家族血亲,不要伤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