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1lt5精彩都市小說 三國重生馬孟起討論-第四七二章 交州戰事完回返(一六三)讀書-qcve5

三國重生馬孟起
小說推薦三國重生馬孟起
这个确实也是,分和谁比啊,那是。如果说凉州军和北方异族、凉州军、兖州军,和他们比,那实力就是拍马难及,就是不如。但是和世家大族、豪强地主还有富商巨贾,和那些势力一比,自然江东军的实力就比他们都强,那也没错。还是那话那样儿,那些势力,如何能与争霸天下的诸侯比?可以说三分天下中最弱的江东军,却也一样儿比他们实力强,那是。
所以说这个还是不能比,没错。那么实力都不如江东军,那就更别说去和兖州军、凉州军他们比较了。确实是啊,这个差距,那就是越来越大。和江东军比,就已经是不小了;然后再和兖州军比,这个差距更大;和凉州军再比,那么差距又是大了去了。也就是北方异族,
他们不是大汉的诸侯,要不然的话,大汉势力,就随便一个,真心和人家还比不了,没错。可以说不是一个级别的好吧,那确实。所以说也真是,就是这么个情况。看世家大族、豪强地主,也包括富商巨贾,可以说他们最有有实力的,那哪怕就是三路诸侯,那也得说是高看
那么一眼,肯定是啊。不过仔细一想,前者却是不如后者、比不了。所以说这个能高看一眼和看重,根本就是两个概念,没错。那些有点儿实力的,确实是能让他们高看上那么一眼,很正常。可要说看重什么的,确实在马超、曹操还有孙策他们那儿,那就没有了,不错。毕竟连豪强地主都没有说给他们三路诸侯效死命的,那可真没有。而他们是马家、曹家、孙家
出来的子弟,那么三个豪强地主家族怎么都是全力支持他们的,没错。毕竟他们三个家族,那和三路诸侯,一直都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那是一点儿不错,所以说这个……毕竟这个三路诸侯好了,这个他们家族自然就好。可最后要是败亡了,那么家族基本上也被
灭了,是啊。所以说这个一直都是,那么除了说自己家族外,就真是没有其他的家族给三路诸侯效死命了。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那一直都是家族的延续,这个好处、利益什么的,要是连家族都没有,说实话,那还谈什么好处、利益啊,没错。所以说这个一直都是,那确
实。第一永远都是保住家族,这个一点儿不错,没变过啊,可不是吗。有变化其实就不对了,确实。而马超、曹操还有孙策,凉州军、兖州军也包括江东军,他们确实都知道,那是。对世家大族、豪强地主、富商巨贾,对他们来说,什么最重要,当然就是家族延续了,一点儿不错。所以他们也算是拿捏住了他们的这一大弱点,直接就让他们妥协了,是啊。从这上
也看得出来,至少在这个上面马超、曹操还有孙策,他们都是可以的。至少手下有高人,那是一点儿没错,搞这样儿的斗争,那好处、利益,都跑三路诸侯那儿去了,没错。这个就得说,他们确实,算是拿捏住了那些势力的一大命脉啊,可不是吗。这个就可以那么说,如
果再狠了,那么就有势力要反抗,那是说不定,很大可能、甚至就是。不过三路诸侯拿捏很准,这个必须要服,那没错。所以说如今交出了不到三分之一的藏匿人口,这个绝对是增加了凉州军、兖州军还有江东军,他们的实力,那是。可以说增加了人口,尤其还不是什么难民、流民之类的,那绝对就是增加实力,没错。以前三路诸侯还没那么做,但是现在他们
却知道,必须那么做了,是啊。要不以后越晚那样儿,那些势力就越不想,是啊。毕竟有些东西,就已经是习惯了、太习惯了。至少在三路诸侯那儿,那确实不是什么好事儿啊。因此,早点儿说那么做了,其实都挺好,是啊。至少在马超、曹操和孙策他们那儿,那确实是。不过怎么说呢,三人是都不怕那些势力,可绝对是,麻烦越少越好,这个一直都那样儿啊,
也是。因此,就那么做了,没触及到世家大族、豪强地主、富商巨贾,他们的底线,那是。既然让他们妥协了,显然,那些势力就不会说拼了,真的。不值得啊,就为了拿出去的那些好处、利益,就和三路诸侯拼。那么最后结果其实只有一个,那真就是得不偿失。肯定说还
得让己方被灭,然后三路诸侯没大损失,就那样儿。所以说绝对是弊大于利的事儿,试问世家大族、豪强地主、富商巨贾,他们会做吗?自然是不会做了,没错。可以说老百姓都不会那么做,更别说是他们了,确实啊。所以说这个事儿,那也都是那样儿,不会那么做,那
是根本。做了就被灭,这个没什么好处,一堆不好的,那是。更多的是三路诸侯,他们主动去灭那些势力,而不是说对方去反对、反抗三路诸侯。那后者的话,就等于是想早被咔嚓完、早被灭,那是。因此,他们基本上不会主动那么做,所以……毕竟被灭的那些世家大族、豪强地主,可以说就是前车之鉴啊,那是。他们都是心里有数,没错。主动反对、反抗是没
有了,只有说被动的。毕竟要说天下三路诸侯来灭己方了,这个自己家族不会反抗?那可能吗,所以那时候就没办法了,是啊。可主动去对付三路诸侯,和他们拼,这个那些势力,真心不到迫不得已,实在没办法了,是不会那么做的。至少现在还剩下的世家大族、豪强地
主、富商巨贾,他们其实都那样儿啊,没错。所以说这个事儿其实也是注定了,那没错,世家大族、豪强地主还有富商巨贾,他们既然不就去反对、反抗,就只有妥协,那是一点儿不错。不妥协不行啊。再说了,那是所有的势力好吧,并非就是己方一家、一个家族,那可
不是。既然大家都一样儿了,没什么大区别,那么还有什么,说不平衡的,是啊。至少在他们那儿来说,可不都是如此,真的。没什么不平衡的,妥协这个大家都一样儿,那是谁都别笑话谁,没错。不管说你是实力强的世家大族、豪强地主、富商巨贾,还是实力比较弱的那些势力,大家都一样儿啊,那是。都交出去了不到三分之一的藏匿人口,最后都得说是和
三路诸侯妥协,没错。不妥协行啊,哪怕你就没动作,可最后的结果,确实不用多想了,没错。结果只有一个,不被灭的话,那都不太可能。那么那样儿的话,显然是他们一点儿都不想的,是啊。因此,这个就得说是不妥协都不行,尤其还是能接受的,这个太重要了,是
啊。所以这个肯定也都没错,真不到逼不得已的时候,他们那些势力,怎么都不能和天下三路诸侯去拼啊,那是。和他们拼,那就只能是说对方来灭他们了,那没办法,是啊。所以说这个一直都是。没逼迫那些势力,就没有那些事儿了,这个肯定是。要实在是不行了,那再说别的,是啊。就之前那些,确实还不至于说让他们如何,真心都不值得啊,那可不就是。
所以说不会去拼,就接受完事儿,那是。怎么选择,他们自然都知道,那是。可以说如此一来,才能说是好处稍微大了那么点儿、利益稍微多了那么点儿,是啊。因此,这个肯定也是,世家大族、豪强地主、富商巨贾,他们可都知道该如何选择了,没错。说是对付三路诸侯,这个怎么他们都不是对手啊。看看以前还有势力做梦呢,现在都没有那么不现实的了,
是啊。这个你还得说接受现实,没错。不接受现实,那么现实就打击你一下,那样儿……那些个势力,其实和三路诸侯,在这上面,那也没太大区别,是啊。都是很现实、更接受现实,没错。所以说这个也是,对他们来说,这个不接受不行是吧,因此……大家对这个,那
其实都没大区别了,是啊。或者说在现实面前,其他势力也好、三路诸侯也罢,其实他们都是那样儿的态度,确实。可以说不接受现实,那基本上都没太好的结果了。这个也是,所以说还得是那样儿,不得不接受现实,那是。或者说那也是事实,你就算是不接受了,试问
还能改变?这就是了,所以说更多其实是无奈,你接受与否,其实改变不了什么,那是。都是无奈啊,没错。对谁来说,不基本上都那样儿?确实,不能说是所有的,没那么绝对。可必须承认,大多数、或者说绝大多数,难道不那样儿?或者说有几个不那样儿?有能有多少,这个没多就只是少。至少他们那些势力,也包括三路诸侯,其实都那样儿了,那可没错,
这个确实是啊。所以说不接受,那都不可能。对世家大族、豪强地主、富商巨贾,对他们来说,一样儿无奈多了。都正常,那是。可以说在他们那儿来讲,不被灭,那肯定就好。至于说拿出去点儿好处、利益,那也没办法,确实。一直都是如此,好在说,这个也是第一次,
三路诸侯这么做。以后什么时候还能有,那不知道。甚至很大可能,确实就再也没有了,真是。那都不一定啊,没错。说没有,也并非就没可能,甚至就是那样儿了。但是不管如何,至少这一次,那是过去了,其实一切都还好。让天下那么多势力来看,确实是那样儿。而
马超、曹操和孙策他们呢,自然也是都满意了。能让人他们都满意,其实不容易,是啊。至少那些势力,是真正损失了,但是一想,其实这个也是挺好的结果了,不是吗?当然了,对世家大族、豪强地主、富商巨贾他们来说,如果三路诸侯不逼迫他们,让他们拿出去那些,其实更好了,是啊。但是显然,那不过就只是一种好的想法。都已经发生完了,还想改变
吗?确实没什么必要了,没错。那都已经成为了事实,已经是历史了,无法改变,没错。既然都改变不了,那么还多想什么呢?是啊,除非是那些历史,可以说了解多了的话,是可以借鉴不少。可那样儿的事儿,却并非什么历史事件,哪怕也是历史不假,但是此历史却并
非是彼历史,所以说不同的多了去了,那差距也是有的。因此,这个还是不能就那么比较的。就得说,还得是已成了事实的历史,经历过的一些,和古代能借鉴的,那终究还是比不了的,是啊。因此,却也能看出来点儿,这个没什么比较的,都改变不了不假,但是却大不
同。没错,怎么都是有区别,还不小,那是。如果说就只是那么简单,可也并非就是那样儿。但是不管怎么说,改变不了的,那就是改变不了了,一点儿不错。在世家大族、豪强地主、富商巨贾他们那儿,那怎么都是那样儿。接受妥协了,其实就算是挺好,确实。至少不用说和三路诸侯拼了,这个就是。不至于说被他们给灭了,那一点儿都没错。不被灭,就只
是交出去人口,对比起来,还有什么不能接受的?至少在他们看来,那确实是可以。而且也都是那么做的,一点儿没错。马超、曹操还有孙策,凉州军、兖州军和江东军,他们确实也都想到了,己方拿捏住那么一个度,可以说就应该是正好的。而事实也证明了,确实是那
样儿,没错。就在几人、几方来看,确实也是,他们那些势力还不至于说就只为了那些利益,就和他们拼了,那确实是不至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