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161u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日娛之花未眠-第五百四十二章 兩方處境相伴-l8brv

日娛之花未眠
小說推薦日娛之花未眠
气氛一时间有些沉默,白石麻衣握着手机的手有些颤抖,她抿了抿嘴唇。
“你有什么事?”白石麻衣觉得自己总是要先拿捏一番,不管怎样,自己面子上必须得过得去。
毕竟之前说了不会再接电话,但现在却接起来了。
“没有,只是有点想你了。”
西野和树说的话实在有些肉麻,白石麻衣顿时觉得不好意思。
还是这样不要脸,白石麻衣想到,生田酱和娜酱难道就是被他这样的言辞打败的?实在太脆弱了吧。
“请西野桑尊重一点,不要说这样轻浮的话。”白石麻衣来了一个黑石警告。
“好吧,你还在生气吗?”西野和树从她的话语中明白了,而且白石麻衣的小性子他也知道,现在能够接自己的电话了那就证明她的气消了不少了。
自己最近可什么都没干,老老实实做自己的工作,而且与桥本奈奈未之间的关系也保持的很好,外界的媒体差不多都已经不提起这件事了。
“对不起哦,并没有生气呢。”白石麻衣忍不住说了一句,然后她从床上翻了个身,发现自己不自觉带了点俏皮的语气。
太不应该了。
“没有生气那下次我们见见面吧?”
“不用了,我们也没有什么关系。”
“怎么能说没关系呢,我都见过你父母和奶奶了。”
西野和树的言语颇为无耻。
“!”白石麻衣哼了一声,没继续吭声。
西野和树听她不再言语,于是继续柔声说道:“好啦,麻衣,我真的想向你当面道歉,请你原谅我,所以我们能见见面吗?”
“你给个时间也行。”
白石麻衣心里想了想。
“你先告诉我,生田酱和娜酱是不是早就已经和你在联系了?”白石麻衣问道。
“……是吧。”西野和树只能把两位女朋友卖了。
“我就知道!”白石麻衣想着这两人古古怪怪的行为,自己的猜测果然没有错误。
西野和树转念一想:“你怎么不问miona?”
“她?她用问吗?一直以来就是你的人。”白石麻衣提起这个就生气,堀未央奈这个后辈实在是太不能坚定信念了,平时在前辈面前总像个乖宝宝一样,其实根本就是个卧底与间谍。
“其实也没有啦,她还是坚持过的。”
西野和树捧了堀未央奈一把,毕竟猴莉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白石麻衣主要还是面子问题,不过觉得所有人都已经接受西野和树的道歉并且和好了,自己做最后一个的话还是过得去的,毕竟那时候自己反应最激烈,要是第一个投降,她实在是没法面对其他人。
典型的五十步笑百步的心态,不过挺真实。
“对了,下星期的朝日电视台的节目你和我一起当访谈嘉宾。”
“我怎么不知道?”白石麻衣回想了一下自己的日程表,似乎上面并没有这个选项啊。
“今天我让助理确认过的,确实是你。”
“喔。”
“喔什么啊,给点反应。”
“哦。”
两人的谈话的气氛在西野和树的厚脸皮下似乎有所恢复,白石麻衣确实对之前的事情有所平复。
“那个,上次你说的事情是真的吗?”
“什么事?”白石麻衣问道。
“就是送你项链的事情,你说已经被你弄不见了。”西野和树补充道。
“真的。”
“你骗人,娜酱明明说你有好好放在枕头边。”
西野和树一下子戳穿了她。
白石麻衣第一次感受到了叛徒给自己带来的“伤害”,没法反驳,只能嘴硬似的说几句“没有、你胡说”之类的词。
“挂了,再见!”白石麻衣感觉被奚落,她有些不好意思再说下去,不然自己的心绪就要全部被看穿。
“那下次见,拜拜~”
白石麻衣直接挂断了电话,从床上坐起来,虽然嘴上还小小地数落了西野和树几句,但感觉自己的心情却是好上不少。
——————
安田早紀当天晚上回到家里,就冲进了父亲的书房。
安田忠显正坐在椅子上翻看着书本,抬眼稍稍看了一眼女儿,又低下头继续捧着书。
“父亲,我有事情问你!”安田早紀在安田忠显对面坐下,气鼓鼓的样子。
“做事别太急躁,看你这个样子。”安田忠显看了半页,直接把书合上,神色淡定问道,“有什么事情,说吧。”
安田早紀组织了一下自己的语言,随后说道:“父亲,你是不是又问和树君那种问题了?”
“怎么?他对你说了?”安田忠显语气没有什么变化。
“关键不是这个,他对我说了——”安田早紀呼出一口气,“你说他不答应的话,就让我和岛津家联姻,是不是真的?”
安田早紀说完之后,紧紧盯着自己父亲的脸庞,心情很是紧张。
“是真的。”
安田忠显说了令安田早紀难以置信的话。
“怎么会?!不可能!”安田早紀语调高起来,“我不可能嫁给什么岛津家,你怎么能拿我的幸福做筹码呢?!”
安田早紀很是急切,她的情绪都有些不稳定了。
“岛津家这次来东京谈生意,本身就是为了找一个盟友,也带了许多优秀的年轻人,明天安排了晚宴,你也一起去。”
安田早紀没想到父亲根本没向自己解释,还说了这个让她有些愤怒的消息。
“我不去!”
“家族安排的聚会,你必须去!”
安田忠显的话不容置喙。
安田早紀稍稍有点激动了,甚至眼眶有些泪水。
安田忠显也看了她一眼。
“你如果不想与岛津家联姻的话,那就说服西野和树啊,男人始终要给压力才行,不然你永远不知道他能拖多久。”安田忠显的话还是暴露了他的真实意图。
“可,我们还不是……”
“你难道这么对自己没有自信?”
“不、不是……”
安田早紀也有点听懂父亲的意思了,不过看他的态度,似乎西野和树真不答应的话,自己就要见岛津家的年轻人,逼迫着相亲。
“你敢说自己对西野和树那小子没有一点意思?”
安田忠显早就看穿自己的女儿了,这次非得逼一逼她了,总是迁就着西野和树这个小子,是不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