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5nn好文筆的小說 漫漫仙路奇葩多笔趣-第1194章 鬼神(1)鑒賞-zhuag

漫漫仙路奇葩多
小說推薦漫漫仙路奇葩多
虽然逼退了吕成文,但鬼神的正面还有肖正清,双腿也被何蕊用土行法术困住,另有耿寒烟的透骨钉从两侧攻其要害。
这种情况还能有空开嘲讽,鬼神是对自己的实力有着十足的自信。
此时肖正清已经将火灵切换为了土灵,周身土黄色的灵光缠绕,一头巨大的山猪虚影快速凝聚成形,像是加持了万钧之力,以泰山压顶般的气势砸了下来。
鬼神开嘲讽不假,倒是也没有忘了肖正清,说话的同时他抬起右臂,似乎觉得就凭一只手便足矣挡住。
随即土灵浑厚的法力毫无保留的全数砸在鬼神的那条胳膊上,爆开的土行灵光射上天空,远远看去就真的像一座山峰从天而降。
因为有吕成文争取到了一点时间,肖正清这次是真真正正的动用全部的实力。
托大的鬼神脸色微变,似乎也是没料到仙灵宗的驯养五灵居然有这等威力,一只手明显对应不来,赶紧用另一手做支架撑住。
不过他能撑住,不代表脚下的地面也能抗。
原本何蕊用的法术只能把鬼神的脚踝没入土层下面,这次被肖正清一砸,直接没入大腿根部,整个人矮下去一大截。
紧接着,两枚透骨钉也左右激射,耿寒烟略微勾了一下手指,透骨钉便灵巧的绕过肖正清,相当于转了半圈刺向鬼神双目。
“算你们有点能耐!”
他大喝一声,周身劲气爆开,似乎用了启动了什么特殊的功法,双目一闭,两枚透骨钉打在眼皮上居然打出碰到金属般叮当一响,根本不破防。
与此同时,肖正清砸上去的土灵从实体在咆哮的劲气下变成了虚影,肖正清纵使有玄门正宗的功法相助,也感到气力不支,无法在继续相持下去只好撤走土灵,自己回身一转赶紧躲远点。
她的选择是正确的。
鬼神那本就十分夸张的体型又胀大了一圈,肉色的皮肤在周围的火光映衬下居然闪烁着金属的光泽,卷起的劲气让他身下的土地都裂开道道一指宽的龟裂,随即便是砰的一声炮响。
被气浪裹挟着的碎石尘土等杂物朝四面八方射去,肖正清等人不得不撑起真元护壁才能抵抗不会被吹走,此人法力强横,仅凭爆开的石子都让肖正清几人感觉如同受到了攻击。
此时抬眼再看,原地就留下一个深坑,早已不见鬼神踪影。
“在上面!”
吕成文捂着骨折的手臂赶紧提醒一句,鬼神那高大的身体似乎有着不可思议的灵活性和迅捷性,当吕成文看到他的时候,他就已经从天而降,瞄准了后排的何蕊。
各个正道修士的资料,就算收集不全,大致也知道一些名字,邪修拿正道修士做生平大敌,对手的情况多少还是会有所了解的。
鬼神清楚的明白,四人之中,何蕊是最弱的那个。
毕竟其他人,要么是中型门派中的高个儿,要么就是正八经的大派,唯独何蕊出身地位不上不下,云仙法会时的表现也是相当的不起眼。
再说,以一打多,优先废掉对方的支援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鬼神自大且自负,不代表他完全没有脑子,如果真的是朽木扶不上墙,他背后的十长老也不会扶持,丢人的话自己脸上也不好看。
四人之中近战能力最好的肖正清与吕成文都挡不住鬼神几招,以法术为主的何蕊如果被拖入近身战非常危险,稍有不慎这姑娘就会少个零件。
好在何蕊也不是初出茅庐的菜鸟,名声不显却也经历过不少战斗,手上快速掐了个法印,脚下连动,靠轻功躲避。
一道土墙应何蕊的法咒升起,像一只三米多高的大型手掌竖在她与鬼神之间。
不过这点防御对于鬼神而言完全不算什么问题,临落地前一脚踢过去,厚实的土墙像是被炸弹炸开似的爆成一团烟雾,高大的身影依旧不依不饶的扑向何蕊。
鬼神的身高超过两米,而且极为壮硕,何蕊才不到一米七,双方对比起来就跟狗熊扑向了兔子。
千钧一发之际,一直飞轮带着嗡嗡蜂鸣从侧后砸中鬼神的后脑勺,直接把他打的一歪,这才让何蕊得以用轻功逃出来。
耿寒烟虽然一直都在丢着暗器,但其实她是有法宝的,只是动用法宝的消耗比较高,一般不会轻易动用。
不过效果也仅限于此。
当初耿寒烟支援天水宫的时候,这飞轮足以把三十级的恶魔一击斩成两节,但打在鬼神身上,只是让他晃了晃,连皮好像都没有擦破。
相比起飞轮的冲击力,它自带的那种嗡嗡蜂鸣相当于一种音波神通,会让人头晕脑胀,这对鬼神倒是有点用处,他晃了晃有些发晕的脑袋,毫不犹豫的顺势一拳砸向地面。
下一刻,四人皆感觉站立不稳,如同鬼神一击引发了强烈的地震,原本翻身回来打算从背后攻击的肖正清和吕成文也不得不停下攻击稳住身体。
借此机会,鬼神霍的站起来,抬脚一个高抬腿踢向斜刺里杀来的飞轮,法宝与鬼神的法力碰撞,亮起刺目的火光,最后法宝不及鬼神能打,愣是被击飞出去。
锻体修士的画风确实是这样,他们不需要法宝,也不需要法咒,就连丹药都很少使用,因为对锻体修士来说,他们会把自己的身体锻炼成天下第一的法宝,无人能挡的法咒。
即使是林天赐,让他用腿去跟耿寒烟的飞轮硬碰硬,怕是下半辈子只能拄拐了,鬼神则除了裤腿被削下去一节外,皮肉丝毫无损。
更要命的是,鬼神引起的震荡让四人站立不稳,很难提起有效的反击和防御,这种好机会鬼神当然不会错过。
但当他双脚准备发力的同时,鬼神突然放弃了追击,抬头看向天空,并双手交叠挡在身前。
这一幕多少有些让人诧异,然而几乎在鬼神摆好防御的瞬间,一条咆哮的雷光便从天而降,细密的电流击打在鬼神身上,余波跳跃着飞向他周围的地面,将泥土和石板烧出点点红色。
“这点小法术,不足为惧!”
鬼神双臂一开,如同扯掉缠绕在身上的丝线一样扯碎的残余的电光,也就在电光消失的一瞬间,鬼神头顶多了个人,他双脚连连发力,一脚接一脚的踩过去。
发力角度甚是刁钻,鬼神不得不重新合拢双臂,上下移动防御攻击的落点,一时间因对拆而产生的狂风四射,浓重的法力让人靠近都感觉呼吸困难。
而且还不仅仅是角度刁钻的问题,鬼神每接一下,都会感觉力道大一分,原以为对方强攻不能持久,但看这个状况,明显是自己想错了。
为避免久守必失,鬼神低吼一声双拳变守为攻,一拳正中人家的脚底。
双方都不是单纯的肉体力量,这一下相当于强横的法力对撞在了一起,几乎肉眼可见的圆形冲击波从相交之处荡开。
鬼神被法力震的后退两步,左脚用力一踩,将夯实的地面踩下去半寸才止住,另一人则在空中轻飘飘的一转,正好落在了何蕊与耿寒烟前面。
这就是林天赐了。
相较于同样是吹哨子叫来的援兵,鬼神来的可比林天赐快得多,人家响箭上天十秒后就来了,林天赐则是过了一会儿才到。
他会耽搁不是因为在天上看热闹,而是他刚刚杀进了沃邦天球……
可以说林天赐刚好跟鬼神走了个前后脚,林天赐追着邪修杀入被他们当做临时老家用的沃邦天球,鬼神也正好接到信号就从上面跳下来了,刚好错开。
再加上鬼神属于直接跳下来的,林天赐想过来,一路上还有同样会飞的邪修阻拦,肯定会耽误一点时间。
不过他来的虽然稍晚,但也刚刚好。
“肖师妹你们去对付其他邪修,此人交给我。”
说话的同时,林天赐对着身后的何蕊与耿寒烟微微摆手,示意他们快走。
按理说,面对一个强敌,大家一起并肩子上应该更有优势才对,何必跟他单挑,正义的围殴就行了。
但这也要考虑队友的情况,如果在这里的是傅崇文,或者干脆就是铁宁和孟文彦这种年轻一辈的顶尖选手,那当然是围殴最好。
可肖正清他们现在是真的帮不上忙,反而很可能会让鬼神抓破绽,弄得林天赐不得不四处救火,反而更蛋疼。
最直观的例子就是鬼神动手的时候周围的邪修谁也没敢上来帮把手,基本都在专心的对付月精灵的卫兵,因为对鬼神来说他们上来就是碍手碍脚的,如果再搅合了鬼神的兴致……
反正会死的很惨。
简而言之,在对付鬼神的时候,肖正清他们帮不上忙。
别看林天赐刚刚出手好像占着便宜,实际上他现在感觉脚掌酸麻不已,跟鬼神对的那一下可不好接,他现在就是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而已。
“林师兄当心,此人名鬼神,像是在邪修之中地位不低。”
肖正清显然也明白自己帮不上忙,高声提醒一句,带其他人远离这附近。
这个远离是非常有必要的,看看周围的邪修,当鬼神下来以后他们自觉的给他腾出来了半径50米以上的空场,要不是还要对付月精灵的卫兵,他们说不定早就跑的更远了。
修士尤其是战斗力极强的修士打起来,那波及范围非常可能完全不受控制。
鬼神也没有拦着肖正清等人,见林天赐现身,咧嘴一笑:
“云佚名那小子天天念叨什么林天赐乃心腹大患,你确实比那几只臭鱼烂虾有点本事,但也不过是微末伎俩。”
林天赐则很认真的上下打量了一眼鬼神:
“你这套装备哪买的?看着跟王八壳子差不多,建议你染一个健康的绿色,感觉更加配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