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jcu6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仙秦多元宇宙帝國 熊二先生-第十八章:掀桌子(大章)讀書-lkvig

仙秦多元宇宙帝國
小說推薦仙秦多元宇宙帝國
江南之地,妖魔鬼怪遍地,天仙级数的大妖层出不穷,至于人族根本就不成气候,这里只有茫茫多的小诸侯,大夫领主。
此地人族的待遇,跟西游记之中的人族差不多。
大妖动辄灭国,有的时候只是因为饿了,所以便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吃掉一个小诸侯。
有的时候,只是因为不顺眼或者不在意,便在不经意间毁掉一个村庄,一个城镇。
而每当这个时候,都会有降妖除魔之人自江南之外到达此地,开始降妖除魔,将那些大规模屠杀人族的妖怪,杀光杀尽。
可是当这些人族修士离开之时,妖魔们便会故态萌发,该咋地还是咋地,然后当驻扎在江南的修士们再次不是对手之时,便再次会有外界修士到来,进行大清洗。
然后便形成了一个动态平衡,在这个动态平衡之中,江南之地的妖怪总数是一个差不多的范围,人类的总数目也是一个差不多的范围,甚至连修士的数目,也是如此。
在这个食物链之中,彼此间形成了动态平衡。
最苦的当然是底层百姓,但是呢,在某些人族高层眼中,这其实不算啥。
比起当年人族刚刚成立之时,江南之地的人族已经很幸福了,你们为什么不能学学祖先,靠自己的努力,干掉这些妖怪呢?
江南之地的人族,整体而言,虽然过的很惨,但是却没有灭族之危,反而还有源源不断的人族豪杰涌现而出,妖族也是如此。
每当妖族之中涌现出道君种子的时候,都会被天上的星神们接引到星界,至于仇恨,人族被杀了,那就杀回去。妖族被人族杀了,那也是你自己没本事。
妖族吃人,人族吃妖,在江南之地,是再寻常不过之事。
而人族还经常可以出动外援,妖族却从没有呼叫过外援,所以在嬴政看来,江南之地其实缺少的就是一个燧人氏那样的英豪!
可能人族高层也一直希望,希望江南之地能再次崛起一个人族英豪,能够如同当年的燧人氏一样,引导人族发展,甚至因此而成为道君也不是不可能。
只可惜,这么多年下来,江南之地百姓们苦难没少受,但是真正的道君级强者,却一个也没有产生。
从某种角度来看,这其实是因为江南之地的人族还不够惨!
他们虽然很惨,但是如果去掉妖族的压迫,此地百姓的生活甚至比外界还好!
因为妖族的压迫,所以江南之地的人族不得不团结起来,哪怕是大夫领主,也不敢搞作威作福的那一套,反而有些人人平等的意思。
上下一心,虽然很危险,虽然生活算不上富裕,但是至少还算公平,至少大家伙儿看上去都差不多。
除了妖族之外,江南之地的生活水平放到外界那就是梦里想想的程度!
至少,江南之地没有奴隶制,这里的百姓,也不会给贵族当奴隶,这里的贵族,靠的不是血脉,而是实力,而是杀妖数目的多少。
相对于外界,江南的各个方面反而更先进,况且由于有着人族高层的存在,导致江南人族根本不可能真正意义上面临灭族危机。
所以江南之地的人族虽然看起来很惨,可是细细想来,他们其实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惨。
“万妖大会,我呸!要不是为了大局,老子早就把那群妖怪杀的一干二净了!”项羽气冲冲的道。
“再忍忍吧,他们的好日子没几天了。我已经把江南之地的情报,全部传给了帝国,就是不知帝国会怎么办,这次万妖大会之上,可是有好几个狠茬子!”虞姬有些担心的道。
“不好说,真的不好说,你也知道,江南这里的妖怪们虽然内部分裂,但是在对人族之时却出乎预料的团结。他们也清楚,他们和这里的人族之间,充满了仇恨,而此地的人族,杀死他们也天经地义。”
简而言之,就是如果人族天降道君,将他们杀得一干二净,那么会影响接下来的天人合流的大局。
人族怎么对待妖族的,很多道君都在看着,你今日因为实力强大,就把妖族全屠了,那明天会不会实力强大了,连我这个道君都不放在眼里?
可是,如果是江南之地的百姓,强大了起来,团结了整个江南的人族,然后崛起了,最终杀光了江南之地的妖族,那就是此地的妖族点儿背!
其他的道君知道了,也最多说一声,妖族倒霉,仅此而已,复仇不为过,你既然想要杀我,那被我反杀就不要怪我了!
所以一直以来,但凡江南之地有人族的势力超过了大夫领主之时,便会被妖族重点盯梢。
而一旦某个小诸侯,成长到了八百诸侯的地步,那么等待他们的便是灭顶之灾。
妖怪们会联合起来,团结起来,数以百计甚至数以千计的天仙大妖会联合起来,如此庞大的一股力量,区区一个八百诸侯拿头去打啊!
即使是项羽,如今也已经被消灭三次了!
他每一次努力,都停留在楚伯的阶段,刚刚带领本地百姓变强到八百诸侯的地步,就被妖怪们集体给盯上了。
然后就是战斗,无穷无尽的战斗,项羽自己倒是不怕那些妖怪,可楚国的老百姓呢?
而项羽在楚国被灭之后,便会逃跑,然后在事后报复回来,一个接着一个的单杀,只要敢落单,就要做好被杀的准备。
可即使事后杀死了那些妖怪,死掉的楚国百姓却不会复活了,那是真的死了。
所以连续失败三次之后,项羽才会如此窝火,不是不能继续反抗妖族,而是他不想看到那些信任自己的百姓,一次次的死在自己面前了。
心里面窝火的很!
现在的他,只想着等到最终决战的时候,好好的杀上一场,把这群妖族从头到尾屠上一遍!
“羽哥儿,你的努力并不是没有效果,因为你三次建立大楚的缘故,妖族们前后出动了三千六百八十一尊有天仙战力的妖王,他们的详细情报,都已经被记录在案。”
“其中,有半数左右,都已经死在了帝国有关部门的针对之下,有的在修炼的关键时刻走火入魔,有的被路过的天仙斩妖除魔,有的直接被帝国斩首,还有的死于‘内讧’,也有不少被羽哥儿你亲自杀死。”
“这里的妖族,虽然崇尚弱肉强食,不参天道,不悟道理,可是战斗力却真的强。而如今却已经损失了一千多位有天仙战力的妖王,还暴露了那么多的情报,可以说,那些行为极其恶劣的,有一个算一个,都活不了!”虞姬一边说着,便从身后抱住了项羽。
感受着身后的温柔,项羽良久之后也叹息一声:“哎,那就再等等,这一次老子一定要杀个够!”
……
扬子江
扬子江是长江的一部分,和黄河不一样,黄河一直以来都是一条完整的河流,只有一个黄河河伯。
这位河伯还曾经在三皇五帝时代,帮助人族崛起,最后还娶了伏羲氏的女儿洛神,算是人族的自己人。
可是长江就不一样了,长江一直以来就没有统一过。
发源地叫沱沱河,青海附近的长江叫通天河,四川宜宾附近的叫金沙江,湖北附近的叫荆江,江苏附近的叫扬子江,崇明附近的叫黄浦江!
尽管完整统一的长江,不逊色于黄河,但奈何如今的长江仍旧处于分裂状态。
沱沱河的河神是天仙,通天河的河神是天仙,金沙江的河神是天仙,荆江的河神还是天仙,扬子江、黄浦江的河神依旧是天仙!
除此之外,长江还有着数不清的细小支流,也都被各路河水水神占据,可以说,一条分裂的长江,很符合如今江南之地妖族的利益。
而今日便是各路妖王聚集在一起,商量如何应对秦侯入侵一事,规格比较高,各路妖王都来了,连许多隐居了很多年,很少过问世事的都来了。
外边是吃喝吹牛的地方,里边的小会才是决定妖族未来走向的地方,而有资格开小会的,基本上都是赫赫有名的大妖王。
他们往往血脉深厚,实力强大,还有背景,有兄弟姐妹或者有强大的属下、法宝。可是他们不知道的是,越是这样,就死得越快!
“不好说,秦侯来势汹汹,这一战难了!”
“是啊,江南之地本就是人族的,我们不过是趁着人族不在意的时候,占据了此地,如今人族要收回此地,我们也不占理啊。”
“对呀,人族要是输了,估计下一波过来的就是道君弟子了,我们要是输了,就真的完了,要我说啊,还是走吧。”
“走什么走?你们真的舍得?”
“不舍得也没办法!”
“咦?那是什么?”
天边,忽然间就出现了一辆散发着金光的神车,神车的前方则是威风无比的九条神龙。
“这是真龙,好强的血脉威压,这是谁啊?竟然有九条实力比我还强的真龙拉车,也太不把真龙当回事儿了!我们妖族有这么厉害的人物吗?难道是哪位道君降临了?”
“这是真龙之中的天龙,应该是道君以天地元气点化而来,我们寻常点化小妖的时候,那些小妖往往不堪造就,而这种以元气点化而来的真龙,可以看作是点化的最高境界,不愧是道君!”
“嘶,道君来我们这儿干嘛?”
这一刻,有的妖怪眼珠子一转,人就跑了。
当车门打开之后,露出了里面的主人: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
“洛神?”
“伏羲氏的女儿!”
“河伯的妻子!”
“娲皇的侄女!”
“惹不起!惹不起!”
“她老人家不在洛水享福,跑这儿来干什么?”
“诸位,吾乃洛神,今日来此是为了一统长江,成为长江水神,我的话说完了,谁赞成?谁反对?”
“不行!”
“我反对!”
“我要反对!”
“这长江是江南人族的长江,不是你洛神的长江!”
“不错,长江水神应该是江南人族才是,你洛神乃是上古之人,不算!”
“对对对,洛神你也要讲道理对不对?你可是伏羲氏的女儿,你不能带头不讲道理!”
碰上了洛神这么个顶级二代,妖王们也很头疼,甚至不得不苦口婆心的劝说洛神,要讲道理,不要胡闹,不要破坏江南之地的人妖和谐。
至于动手,那是万万不能动手的!
且不说能不能打赢,即使胜利了,又能如何?
你打赢了洛神,还能打的赢河伯?打的赢伏羲氏?
总之,能不动手就不动手,即使动手,也要让其他妖怪先动手!
“这辆金车乃是父亲成就人族天皇之位时,众多部落联手炼制的宝物之一,上面还存留了父亲当时的一份力量。”
“后来,此物被父亲送给了我当玩具,还特意多留了两份力量,这三份力量加在一起,相当于寻常道君的三次全力出手。”
听到这里,一些机灵的妖怪们眼珠子一转,就开始跑路了,这一回连跑路之前的狠话都不放了。
“我上一次动用此车的力量,还是唐尧时代,那时人族有一个勇士名叫大羿,他射术惊人,堪称通神之境,九箭射日,并斩杀了大风、修蛇、九婴等为祸一方的怪物。”
说道大羿之时,洛神的脸上还有着丝丝怀念之意,远方的黄河河伯表示:自己有被冒犯到!
“和当年的大风、修蛇、九婴相比,你们又算的了什么?你们能和道君化身大战并不相上下吗?”
听到这里,又有一批妖族脚底抹油,悄悄的溜了。管他们能不能顺利逃亡,起码此刻溜走,可以多活一会儿。
看着许多妖王们那迷茫的小眼睛,洛神便叹息了一声,这才过了多久,九婴、大风这样的顶级祸害便已经被人们遗忘了,连大羿这样的顶级英雄,还记得的也没有几个了。
时光啊!
道君呀!
不成道君,终为蝼蚁!
长江水神,我要定了!
念头一动,洛神便开始催发金车之上遗留的伏羲氏力量,也就是道君层次的力量!
秦城,正在关注此地的嬴政站了起来。
远处,正手持方天画戟,屠戮群妖的项羽停了下来。
远处,设置好阵法,埋伏在附近,正在大杀特杀的玄灵道人和赵公明等人,停了下来。
远处,杨天佑、杨蛟、杨戬、杨婵一家子停了下来。
更远的地方,三清道君的目光看向了此地,昊天也是如此,火云洞之中的人祖先祖们也关注了此地……
这一股力量在出现的瞬间,便席卷了整个扬子江,凡是参与了此次万妖大会的,凡是业力深重的,统统烟消云散。
这些妖怪就像是雾气,伏羲氏的道君之力就像是阳光。哪怕再怎么浓厚的雾气,在阳光的面前,都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大量的妖王当场被融化掉,化为了纯粹的天地元气,返还天地,补益江南之地。
动静这么大,负责监管九州结界的人族前辈当然有所反应,他们第一时间就找到了事发地点,然后找到了事发人物。
“哼!我到要看看,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敢在九州结界之内动用道君层次的力量,一个二个的都当我人族不存在吗?我看,他们是活腻歪了!”
“咦?怎么有点儿眼熟?”
“哦!是长公主啊,那就没关系了!”
“嗯!我知道了,一定是这些妖族太过分,想要大规模屠戮族人,所以长公主一时气愤,便动用了陛下遗留的力量,没关系,小事儿!”
嗯完了之后,这位刚才还大吼大叫的修士便一脸无事的看向了周围,开始观赏风景了。
……
当洛神直接请出伏羲氏的金车,利用伏羲氏遗留的道君力量清理群妖的时候,不同的人群得出了不同的结论!
某个无名小妖:这就是道君的力量,我辈当如是也!
某个拥有天仙战力的大妖:打不过,打不过,跑!
某个拥有天仙境界的大妖:洛神如此肆无忌惮,不顾九州结界的规矩使用道君层次的力量,难道妖族盘踞江南的时代真的结束了?
某些愿意多想的道君:这到底是是洛神的意思,还是伏羲氏的意思?早就听说神农氏有清洗江南的计划,难道伏羲氏也不想继续等下去了?
万妖大会之上,群妖授首!
大量的妖王,身死当场!
扬子江水神,死了!
金沙江水神,死了!
荆江水神,死了!
许多号称有着道君血脉的道君私生子,死了!
许多平日里总说自己后台很硬的妖王,死了!
即使侥幸逃出去,也要面对项羽、玄灵道人、赵公明、杨天佑一家子等多方围剿。
甚至就在万妖大会举办之时,白起兵出白帝城,顺流而下,大军锋芒直指荆州!
江南之地的核心,就是天下九州之中的荆州和扬州。而伴随着大秦道兵一起的,还有大秦的人道法网!
每当某个地方上上下下彻底投入大秦之后,大秦便会在这里敕封山神土地,掌控地脉水脉,最后则是建设人道法网!
一旦人道法网张开,妖族们想要再次打回来,所花费的代价至少也是十倍百倍!
更何况妖族只是一个称呼,内部极不和谐,也不团结,上下一心更是扯淡的玩意儿,训练有素,有组织度这些词语,和妖族是绝缘的!
彼此间的差距,就像是训练了数年之久的职业骑兵和刚刚放下农具,征召而来的壮丁一般。
前者打后者,可以轻松的以一敌十,甚至是以一敌百,这也是为何历代农民起义初期,官军的精锐骑兵只需数千,便能撵的数十万农民起义军到处乱窜。
其实,即使是此刻,江南之地的妖族整体实力,也仍旧在大秦之上,但是他们没有组织,也不团结,更不会打仗。
在洛神出面之后,失去了高端战力的江南妖族,给大秦带来的阻力,甚至不如当年大秦征战古蜀国和巴国。
你既不愿意投降成为秦人,又不愿意去实验室为帝国做贡献,这让我很难做啊!
……
南京城
如今的大秦,占地极广,半个关陇之地,整个川蜀之地,整个荆州,整个扬州,光看地图,甚至比如今的人族共主大商还要大!
只不过,这其中绝大多数地盘都还在开发之中,隐藏在人间的妖魔鬼怪也数不胜数。为了更好的治理大秦,嬴稷便在成都之后,再次设立了一个陪都,这个陪都在南京。
南京,南方的京城?
当嬴稷确定了南京这个名字之后,很多大臣瞬间就明白了,侯爷这是志向高远,想要一统天下!
既然有南方的京城,那也一定有北方的京城,可如今的北方在谁的手里?
在大商的手里,这是要伐商了吗?
那个时候,帝乙也挺紧张的!
他是真没想到,当年那个不起眼的秦国,竟然能在短短数代时光之内,发展到今日这般地步。
到底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秦国之前,就没有人这么尝试过呢?
不过帝乙却也暗下决心,必须要加快速度,必须要向大秦学习,大商也要中央集权!
只要大商改革完毕,那么以大商的底蕴,这天下到底归谁,还未可知!
不过和大秦比起来,帝乙更像是一个裱糊匠而不是一个改革家,他既没有破罐破摔的魄力,也没有敢于杀死一切反对改革之人的决心。
帝乙的所谓改革,更像是修修补补,大贵族他不敢动,小贵族他不想动,到了最后,也没有做出什么特别出格的改革,口号喊了好几十万年,可根本性的变动,却一个也没有。
朝歌城,王宫之内,帝乙回忆着自己的一生,看着眼前的儿子,感慨不已:“子受,为父便要前往阴间龙庭了,今日之后,你便是帝辛,便是这大商的主人。”
“为父这一生,见证了秦侯的崛起,如今回想起秦侯的历史,真真是波澜壮阔,不同凡响。”
“秦一世来到了朝歌城,获得了朝廷的贵族开拓证明,努力了一辈子,成为了关陇之地的一个大夫领主,建立了秦城,我记得那时还是太师亲手给他办理的证明吧?”
闻言,站在一旁一动不动一脸严肃的闻仲认真的点了点头:“确实是老臣,当时老臣只觉得秦侯有些不同凡响,但是并未想太多,可谁知秦侯这一去便是龙入大海,虎入山林。”(秦一世被追封为秦侯。)
“是啊,谁能想到呢?秦二世之时,便从大夫领主变成了诸侯,秦三世的时候,就成了伯爷,成了八百诸侯,秦四世之时,占据川蜀之地,成了秦侯,秦五世之时,更是消灭了江南妖族,将之化为己用。”
“这一策真真是妙到绝巅,既完美利用了妖族的力量,又安人心,让大家知道,秦侯是一个愿意和大家分享果实的侯爷。这一回,恐怕是火云洞的诸位人族先贤,都不会反对秦侯成为天下共主了!”
“陛下放心,老臣便是拼尽一切,也会辅佐子受,辅佐大商,击败所有反贼的。大秦不反还好,一旦造反,老臣必亲自提兵镇压!”
说到这里,闻仲又补充了一句:“只要老臣活着一天,就会为大商努力一天!”
至于死了怎么办,反正死后是不会继续效忠大商的,死后我就是截教三代弟子了,那时说不定还会投靠大秦呢。
不过这些话闻仲没说,帝乙也没问,这点君臣间的默契还是有的。
“孤去之后,还望太师好好辅佐子受,特赐此打王金鞭,倘若子受无道,太师可持此鞭鞭之。”
“老臣必不负陛下所托,原为大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闻仲当场立下了誓言。
接过了打王金鞭,闻仲便一步一步的离开了,而此地也只剩下了父子二人。
“祖龙奋六世之余烈,振长策而御宇内,如今秦已经传承了五世,而且秦五世也快死了,马上便是第六世,也是这则预言之中的祖龙。秦侯,从来就没有掩饰过自己的野心!”
“凤鸣西岐,商周封神,道君定下的大局,这是西周的说法,在西周宣扬的观点之中,商灭周兴才是大局!西周也是反贼!”
“为父去世之后,你可以利用这个机会,招来姬昌,招来嬴稷,他们若是来,那么朝歌城内,自然会任你拿捏。他们要是不来,那就是狼子野心,失了君臣大义,大商讨伐他们便是顺天应人。”
“讨伐他们之时,要先讨伐西岐,然后携大胜之威,裹挟天下诸侯,与秦侯争锋!”
“切记,秦侯统一巴蜀、收复江南,与人族有大功德,除非秦侯主动造反,否则,你万万不可如同对待西岐那样对待秦侯。即使我死后秦侯和姬昌都来了,彼此的待遇,对待他们的手段也应不同,否则,你会失了人心,失了大义!”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为了这个大商,帝乙也是操碎了心,连自己的死亡都利用了起来。
“等到秦侯和西伯侯到来之后,儿臣会囚禁二人,囚而不杀,利用二人在朝歌城内无法返回领地的机会,趁机开始改革。等到改革完毕之时,便是大商对西周下手之时。那时,我要斩了姬昌祭旗!”
“至于秦侯,于人族功莫大焉,杀是杀不得,可放也不能放,就让他在朝歌城过上一辈子吧。”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如意算盘,至少此刻帝乙和帝辛都觉得自己的如意算盘打得不错。
“至于改革,我知道子受你想要自上而下的全面改革,效仿大秦,中央集权甚至是大肆提拔中小贵族乃至于普通人,但是为父要说的是,改革切不可迈的步子过大。”
“父亲放心,此事我自有打算,不会一步到位的,我会先大规模提拔中小贵族,让中小贵族和大贵族互相制衡,然后在徐徐图之。”
咳咳!
咳咳!
子时,帝乙死亡,这个消息在第一时间便传向了四面八方,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西岐,姬昌刚得到这个消息便有了应对,他叫来了自己的三个儿子,分别是长子伯邑考,二子姬发,四子姬旦。
“帝乙死亡,为父是一定要前去奔丧的。此去大商,劫难重重,但也是我大周兴起的开端,商周之战,早就很久很久之前就定下了,封神才是大局!”
“之前为父是以姬家家主的身份告诫你们,如今以亲生父亲的身份再告诉你们一句话:如若为父死在了大商,那么你们就不要反商了,那说明大局有变,那说明所谓的大局不值一提!”
“哎,大好头颅,谁能斩之?”对着镜子,姬昌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笑呵呵的道。
南京城,在得到帝乙死亡的消息之后,已经弥留了很多天的秦五世嬴稷忽然就苏醒了过来:咳咳,咳咳……
听着熟悉的咳嗽声,有经验老百姓的都知道,大王要去了!
“秦五世要死了!他终于要死了!这该死的人道法网!”
“秦五世身死之时,便是这人道法网衰弱之时,没有了他这个秦侯亲自转化人道龙气,人道法网就不是无敌的,是有上限的!”
“不错,即使秦六世匆忙继位,他也一定不熟悉这个过程,在遭到我们的突然袭击之后,很容易紧张,人一紧张就出错,我们的机会来了!”
“不错,我要前往大实验室,救出族里的前辈!那所谓的晓梦,简直就是一个恶魔!她比魔鬼还要恶毒!”
“嘶,那可是传说中比地狱还要阴狠的大实验室,哪怕是天仙级数的大妖进去了,也只能横着出来,那个晓梦虽然看上去挺漂亮的,可实际上却是一个妖怪,披着人皮的妖魔!比我们这群妖怪更狠毒,更像是妖怪!和她比起来,我们的手段,实在是太傻白甜了!”
“嗨,这都是什么世道,想当年人族不过是点心而已,想吃就吃,可如今呢?”
“时代变了,要不是老子心头有一口气,一直想要报复回来,估计也早就走了。”
“报复完这一次,我就回去找个老婆,安安稳稳的度过下半辈子。”
“对,干完这一票,我就找个水灵灵的女弟子,从小当成老婆培养……”
“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