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08x小說 北齊帝業 拙眼-第四百零八章改制鑒賞-lnp3y

北齊帝業
小說推薦北齊帝業
在初夏的日光之中,大殿巨柱之上雕划的草木鱼虫熠熠生辉,更显宏伟。无人说话,高颎感觉到背后的压力,努力站直了,朝服后背早已被汗水浸润。
这是他的一场政治豪赌,如果能赢,右相之位就是板上钉钉,如果输了,高颎就会落得个破鼓万人捶的下场,届时恐怕满朝诸公都会视其为寇仇,欲除之而后快。
有大风险,但是值得,宦海之中浮沉的人,谁不想做宰相?
他了解陛下,和其他建了一两场大功就志得意满的君王不一样,皇帝内心积淀着太多忧愁善感、太多的愤怒不满,他需要一个能干的臣子,在他需要的时候站在第一线为他冲锋陷阵。
一如当初的祖相!
怀着无尽的期盼,高颎小心翼翼地抬起头,皇座之上的帝王缓缓翻动奏章,透过御阶前的升起的袅袅香烟,依稀可以看到陛下肃穆的表情。
“唔,改革税制、推广户籍法、均田法。”阳光里,高纬阖上奏本,淡淡地望着高颎,“这推广户籍法、均田法朕都理解得了,但改革税制,牵扯还是大了一些,不说朕还不甚明了,想必列位诸卿也是一头雾水。高颎,你起草的奏本,你来给大家讲一讲你的本意。”
高颎知道这是皇帝给他一个圆回来的机会,心里感激莫名,拱拱手道:“陛下容禀,自汉代以来,户口册籍分为士、庶,士族自己可拥有田地,可荫亲属,称为‘荫户’,可以不纳粮、不出税,而庶民要向国家缴纳十之五六的赋税。”
这个话头一出,许多臣僚不约而同将眉头皱了起来,皇帝依然面无表情,高颎顿了顿,接着说下去:“乍一看,这很合理,并没有什么,但亡国之患恐在其中矣……须知,‘荫户’也分两种,一种是荫亲,九品官亦可荫三代,一种是荫客,即士族所属的部曲(与奴隶相当)。”
“士族和荫户不必出税,庶民要出税,士族固可免税,朝廷也明令限制了士族拥有田亩的数量,问题在于,士族可荫庇他人免税,一个士族的大家庭就可以荫蔽几千户‘荫户’,因此朝廷的赋税担子便向穷苦庶民倾斜,庶民无奈,只得图谋成为荫户,朝廷所能征得的赋税就更少……”
“——高侍郎,”听到此处,终究有人按捺不住,冷冷出声诘问:“高侍郎学问广博,洞见极明,下官佩服。但高侍郎要知道,所谓均田制,便是要让全天下,无论官民、贫富,一律平摊赋税,目的便是要使雄擅之家,不但有膏腴之美,更要有倾亩之分,使贫微得恤,贪欲可抑。我朝沿袭前魏制法,推广的也是均田制,高侍郎用汉末魏晋的例子来举例,是不是跑题了?”
“前魏的均田制之用意不是在于田亩绝对均给,事实上前魏也远远做不到,他们的均田制,不过只求富者有一定限度,贫者亦有最低水平之保障……”
高颎说到这里,高纬假意咳嗽提醒了一下,不让他接着说下去,高颎被这一提醒,也后知后觉明白过来,就此打住。
其实到了此时,大家也都知道高颎想说什么:
前魏的均田制,从政治上讲,目的是要改变原有的强宗大族所形成的政策,但这均田制并不平均,并且还有一点,八个奴婢只要出一户人家的赋税,这无疑是对贵族、豪强的优待。
一方面,朝廷希望农民因减轻赋税而脱离豪强。让‘荫户’乐意登册造籍,但另一方面,朝廷对于优待贵族豪强并不反对,在政策和田地上面往往有一定的让步,这样矛盾就又出来了……
说到根子上,这还是土地的问题。
自相矛盾的政策,使得政府往往入不敷出,无钱可用,无奈之下只得另修订一法,即在州郡户口之中十中抽一做屯田,每丁收取六十斛(按百斛计算),这就是所谓十抽其六。
北齐朝廷明令规定,一夫一妇垦租二石,义租五斗,正租由国家收取,义租由地方收取,设立粮仓为富人仓,以备天灾所需……隋唐也照搬了义仓制。
但说到底,这是朝廷迫不得已向士族妥协的结果。优待庶民,得罪士族,优待士族,庶民将来没有活路,这在南北隋唐时期的国情之中,是一个无解的问题。
高颎的眼珠转了转,话锋一转,说道:“当然,朝臣忠心谋国,其荫亲享受一些待遇也是份属应当,不过,所谓荫客却万万不能再有了,既然均田制是为了让官民、贫富同摊赋税,使有倾亩之分,使贫微得恤,贪欲可抑。那么,请限制奴婢数量,并改奴婢、部曲为编户,登记造册,再由国家统一授田。”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讹诈!
臣僚议论纷纷,多人面上不乏忿忿之色,皇帝不自觉勾起嘴角来,他们如何不知道高颎在耍什么花招?
高颎这是挑动话题,让臣僚们自己选一边站,是站朝廷还是站自家,同意,皆大欢喜,如果反对呢?如果反对,那就是坐实了与朝廷争夺百姓、丁口,其心可诛!
意思也明摆着了,可以有加倍分田的优待,也可以纳少部分税,或者不纳税,但丁口却万万不能隐瞒了,也不能再豢养奴婢、部曲私兵了,田地给你们留着,累赘的奴婢和部曲、荫户等交给朝廷,朝廷给安排妥当,这你们还能反对,莫不是想变天?
这就像是一记重拳打在腰肋上,让人肾疼,却偏偏吱不出一句话来。
高颎字字设伏,句句藏险,乃是光明正大阳谋,不但合乎政治正确,更合乎法理、情理,纵然是想挑错,也万万不敢再吱声,没见那龙榻之上,皇帝的眉毛已经快飞起来了吗?
高颎这厮……属实阴险卑鄙!
在场一大群大臣几乎要将牙给咬碎,还不得不忍着,属实幸苦,张口结舌半天,才再度出言道:“如此,到也妥当,不过我等还有一些疑问,奴婢、荫户等编户之后,该往何处安置?”
大齐的土地早已经分完了,还有田分给他们吗?
“朝廷既然要给他们编户,自然不只是给他们自由身,解决问题还是要回归均田制本身,”高颎一眼看穿他们的话头,直接了当说道:“没有多余田地分配,那就将荒地和无主之地做为给编户的授受之田,还是老规矩,露田(理论上君王所有)经过一段期限,要归还给国家,不许买卖,桑田(自己开荒)全部属于他们各人,也要严格限制买卖。”
不是将所有土地充公然后分配,而是在不触动豪强土地权益前提下推行,也就是说,将朝廷所能支配的田地和一些无主之地分配给百姓种田,使农民得到土地,使豪强地主的土地兼并受到限制,有利于农事发展,提高国家财政收入。
这个也一样反驳不得,臣僚们面面相觑,随后又有人出言道:“高侍郎思虑如此周详,想必还有许多后续手段,请一并说出来,让我等考量一番。”
高颎大张旗鼓的要改制,如果没有一系列配套的政策,那改制岂不是成了笑话?
他们现在已经兴不起反抗的念头了,只不想做一个糊涂鬼!
话题推进到这一步,高颎也是眉峰一扬,朗声说道:“自然有,其一就是在均田制后再加授田制,便如某方才设想,男子出生,凡是户籍在册者,若家中有足够田亩可供耕作,便继承家产,若家无余田,便上报官府,由国家指定往后耕作的土地,或开荒,或为国家垦田,并上缴赋税。”
“既然田亩、户籍政策要改,税法当然也要改,臣已经想好了个大概的章程,请陛下过目。”高颎又变戏法一般从袖口掏出一本奏章,毕恭毕敬递上……高纬觉得十分舒心,这样又能干又有想法的臣子,才是他最为欣赏的,于是他呼了一口气,笑道:“朕待会儿看,你先说一说。”
“是。”高颎收起,坦然而立,“税法取租庸调制,譬如租:成年的男丁可以从政府处得到一百亩土地,伤残人士得田四十亩,寡妻寡妾得田三十亩。
“如果是一家之主,还可以另外得到二十亩土地。在这些田里,十分之二是世业田,其余十分之八是口分田。当受田人死后,他的世业田由户主继承,而口分田则要交还朝廷,重新分配给别人。受田人按照每一丁男每年纳粟二石的标准,向朝廷缴税。
“调:各地根据产出不同,缴纳不同物品顶替赋税,打比方,养蚕的地方每年每户上缴绫绢二丈,加上二两纯丝;不养蚕的地方缴纳布匹代替丝绢,但是要加五分之一,同时再缴麻三斤。
“庸:即力役税。所有丁男每年为政府服力役二十天,如果不服役,则可以缴纳代役钱,每天丝绢三尺。如果多服役十五天就可以免除户调负担,多服役三十天则租和调都可免除。每年服役不得超过五十天……另外,还有杂项规定,既不同时期赋役制度如何调整,这个门类繁杂,另外再说……”
高颎一套组合拳下来,满朝上下都鸦雀无声,看向高颎的目光也隐隐有些古怪。
这厮考虑如此周全,连税法都算进去了,怕是早有预谋。
不过……这些真是他一人能够搞出来的?
不光是群臣感到荒唐,连高纬也觉得诧异……须知,制定政策从来是一项庞杂繁复的工程,哪怕高颎是天纵之才,也不可能想得如此齐全,背后有人帮他,可这人是谁呢?
不过至此之时,也顾不得计较这些了,赶紧一锤定音定下来再说,免生余患。
皇帝也不去看其他人的反应,颔首道:“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