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88h9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木葉養貓人 ptt-第三百零一章 細數過錯【求月票】推薦-ham2x

木葉養貓人
小說推薦木葉養貓人
作为令人尊敬的第四代水影的护卫队成员,舍人所伪装成的佐佐木身份也是在雾隐村内水涨船高。
本来,佐佐木作为一个非常普通的雾隐中忍,认识的人不少,可却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重视。
可这突然一下子成为枸橘矢仓的护卫队成员,就让他成为了雾隐村内一些大大小小家族的座上宾。
同时,舍人也见识到了那作为护卫队队长的人,雾隐村额的老牌上忍,拥有极高地位的上忍青。
本来,以他在第三次忍界大战时,应该会运气很好地获得日向一族宗家成员的一只白眼,成为有名的“白眼杀手”。
不过这次因为舍人的介入导致他并没能得到日向一族的白眼,甚至雾隐村派遣的几百名雾隐最后也只有青一个人逃回了雾隐村。
这样的失败让当时的第三代水影极为恼怒,直接将他关了起来。
于是就在枸橘矢仓发动政变时,青也果断地站到了他们这一边。
枸橘矢仓知道青的能力,也知道他是真心向着雾隐村,所以就直接委以重任,让其帮忙管理水影护卫队,甚至是成为护卫队的队长。
只是没有白眼的青,对舍人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威胁。
两人只是简单地见了一面。
与舍人一样同是护卫队成员的,还有雾隐村的天才上忍,整个忍界为数不多能使用两种血继限界熔遁与沸遁的女忍者。
她是枸橘矢仓发动政变的最大支持者。
这样一来,他们三个人就算是差不多组成了第四代水影枸橘矢仓的最依仗的亲信。
不过青和照美冥肯定是对这突然出现的,伪装成佐佐木的舍人持一定怀疑态度。
也就是枸橘矢仓一口认定舍人是有这个能力,以他此时在雾隐村的威望,说出来的决定基本上是很少有人敢反对。
对此,舍人自然是一点也不在意。
反正就连身为第四代水影的枸橘矢仓都在他的掌握中国,青和照美冥是不是怀疑他又有多少关系。
佐佐木的家中。
舍人也终于是将是将被他送进神威空间关了很长时间的鬼鲛放了出来。
也就是鬼鲛这样面对舍人的好脾气,这么被关在一个未知的空间这么长时间没有多少抱怨,要是角都估计出来后免不得会给舍人一顿劈头盖脸的批判。
“舍人先生,那个空间还真是…空旷啊…”鬼鲛抚摸着手中的鲛肌。
所幸他也不算是一个人,还有鲛肌陪伴,否则估计是会无聊死。
舍人将一杯刚刚泡好的茶推到鬼鲛面前,略带歉意地说道:“鬼鲛,委屈你了,让你在神威空间中独自待了这么长时间。”
鬼鲛一脸无所谓地轻轻将大刀·鲛肌放在一旁,坐到舍人面前,端起面前冒着些许烟气的热茶,轻轻抿了一小口。
“并不是什么大事,只要能对舍人先生你的计划有帮助,就算再待上一段时间也不是什么大事。
正好可以让我完全静下心来巩固刀术,还有加强对鲛肌的了解。”
说着,鲛肌微微用力从包裹着它的白色绷带中挣脱,好似一条宠物一样来到鬼鲛面前,一副讨好的模样。
这一幕无疑是说明,鬼鲛和鲛肌的关系现在非常好。
“鲛肌,你看鬼鲛对你多好,多上心,要是有一天让我知道你敢背叛鬼鲛的话,不过你躲到哪里,落在谁的手中,我都会把你…给毁了。”舍人脸上带着笑,不过说出来的话却是让鲛肌一个激灵。
一把刀拥有生命的好处是能在战斗中就像面对两个人一样,好处不少。
不过同样的,既然是生命,就肯定是有着自己的思想,那么背叛这种事就有可能会出现。
就像原著中鲛肌在最后关头背叛鬼鲛,投靠了八尾人柱力奇拉比一样。
听到这么威胁的话,鲛肌一个劲地摇头表示自己不会那么做。
它可是记得非常清楚,当初舍人的那种让他根本就无从下手的体术,绝对是能毁了它的。
“舍人先生,放心吧,鲛肌是不可能会背叛的,就像我永远不会背叛你一样。”鬼鲛轻轻地摸了摸鲛肌此刻变得柔软的倒刺。
舍人耸耸肩,“鬼鲛你我当然是百分之百信任的,不过鲛肌嘛,就当做是警戒一下好了。”
闻言,鬼鲛也没再多说什么,只是对舍人的信任表示感动。
“对了,舍人先生,你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就这样掌控整个雾隐村吗?”
“不,我只是在等一个人出现,与此同时掌一下雾隐村而已,如果可以,以后我希望你能帮我掌控整个雾隐村啊…”
“我?”鬼鲛一愣。
舍人笑笑,没有马上回答,只是朝着门口看去,被控制的第四代水影枸橘矢仓眼神呆滞地从门外走了进来。
此时的他与之前面对其余雾忍时的状态完全不同,身体和表情都非常僵硬。
“枸橘矢仓?”
看到他,鬼鲛眼睛一眯,右手下意识地握住了旁边鲛肌的刀柄。
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枸橘矢仓这是已经被舍人控制了,突然出现在这里肯定就是舍人的意思。
“没错,因为枸橘矢仓的实力还是比较强大,所以就算是我的万花筒写轮眼也不可能一直控制他,每隔一段时间,就必定需要在他身上补充一些特殊的瞳力。
现在我在雾隐村是完全没问题,不过要是我不在雾隐村了,那他很有可能就会脱离控制。
所以我希望你能在雾隐村帮我照看着,同时每隔一段时间我会将这特殊的瞳力送到你手上,你帮我补充到他身上。
而且你本身就是雾隐村的人,你对这里更加了解,没有比你更合适的人选了。”
这是舍人本身就计划好的一部分,他控制雾隐村,同时让鬼鲛帮忙他处理剩下来的一部分。
“原来这就是先生你的计划吗?只是我担心自己可能控制不好,毕竟…我还是雾隐叛忍。”鬼鲛面露难色。
要是让他战斗,他肯定是而二话不说,不过让他做这么复杂的事情,肯定不是他所擅长的。
“放心,有这第四代水影在,怎么可能还会让你做雾隐叛忍。
而且你也不要担心控制不好,我自然会控制他,你只需要定时给他输送我传给你的瞳力而已。”舍人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管怎么说,其实鬼鲛除了每隔一段时间要回来一趟外,其余的时间段都是自由的。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那我肯定不会辜负舍人先生你的期望。”鬼鲛一脸认真。
再次拍了拍鬼鲛的肩膀,对于鬼鲛,舍人自然是百分之百的信任。
现在的雾隐村,因为政变所以整体实力下降严重,再加上原本雾隐村的最大王牌忍刀七人众,在很久之前就被舍人给弄解散了,要是鬼鲛能手持着大刀·鲛肌回归,自然也会得到更高的认可。
于是,几天之后,继舍人这个名不经传的雾隐中忍佐佐木成为水影护卫队的成员后,第四代水影枸橘矢仓又宣布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那就是原忍刀七人众之一,西瓜山河豚鬼的手下干柿鬼鲛带着七忍刀之一的大刀·鲛肌回归雾隐村。
并且直接成为第二代忍刀七人众中大刀·鲛肌的主人。
有一些人对鬼鲛的身份提出质疑,不过枸橘矢仓站出来帮他说话了。
当初干柿鬼鲛是奉他的命暗中监视上一任的鲛肌主人西瓜山河豚鬼,以为他怀疑西瓜山河豚鬼自己负责雾隐暗部的同时,贩卖了雾隐村的重要情报给别的隐村。
既然身为四代水影的枸橘矢仓都出来说话了,其他人自然也不会多说什么。
更何况干柿鬼鲛还是带着的大刀·鲛肌一起回来的。
这样一来,雾隐村的七忍刀,就只剩下了据传闻落入木叶第四代火影手中的双刀·鲆鲽,以及被叛忍枇杷十藏所夺走的断刀·斩首大刀。
作为雾隐村曾经王牌组合,雾忍们自然是对这个忍刀七人众的组合是念念不忘。
至此,雾隐村除了四代水影矢仓外,雾隐怪人干柿鬼鲛也强势回归。
一时间,雾忍们就感觉虽然雾隐村经历了一次流血政变,却是让雾隐村接下来的路变得更加好走,更加清晰。
同时也让他们看到了那么多的雾隐天才。
这让刚刚脱离“血雾之里”的雾忍们感觉,四代水影枸橘矢仓可能就是雾隐村的未来,是雾隐村最重要的水影之一。
知道雾隐村众人这点看法的舍人是真的替上一代水影感到可惜。
明明他也是雾隐村的大功臣,虽然推出了“血雾之里”这种人人厌恶的政策,可也正是因为他的这个政策,才让原本应该被鬼灯一族所掌握的雾隐村没有落入鬼灯一族的手中。
保留住了水影在雾隐村的地位和权力。
虽然最后被枸橘矢仓占了便宜,不过也不能抹去他为雾隐村做出的贡献。
但舍人也就是感叹几声,和他也没有太多关系。
眼看着雾隐村就要在“英明神武”的四代水影枸橘矢仓的带领下变得越来越顺利的时候,雾隐村也终于接到了舍人这个木叶第四代火影所发布的,涵盖整个忍界的中忍考试邀请函。
本来以雾隐村的情况,参不参加都不是很重要。
只是现在在舍人的控制下,哪有自己不捧自己的道理,于是不顾其他人的反对,毅然决然地作出决定…
雾隐村第四代水影枸橘矢仓携水影护卫队,以及雾隐以桃地再不斩为首的木叶一众下忍。
他做出了决定,别人反对自然是没什么用。
否则也就不会出现原著中枸橘矢仓在宇智波带土的控制下再洗掀起“血雾之里”却无人敢反抗的情况。
要知道,再次掀起的血雾之里可是不止针对下忍,而是针对雾隐村的所有血继限界家族。
就这样还不敢反抗,可见枸橘矢仓所带来的震慑究竟有多么大。
同时,能在那种情况下奋起反击,意图以一己之力掀起反对枸橘矢仓号角的桃地再不斩,成为了当时唯一敢反对的人,也是到了忍界后期,成为雾隐村大部分忍者所敬佩对象的原因。
总之,推翻了三代水影的第四代水影枸橘矢仓在雾隐村有着极高的声望。
不过,盯上了这里的,也不仅仅只有舍人一人而已。

雾隐村外。
两个穿着奇怪的人悄无声息地出现。
一株好像是猪笼草一样的植物中,矗立着一个一半黑一半白的人,同时站在他旁边的,则是一个带着棕黄色面具,仅仅只露出一只右眼的奇特怪人。
两人都是那么奇特,站在一起给人一种奇葩二人组的感觉。
这两个人,也就是舍人一直在等待着宇智波带土,以及与白绝融为一体的黑绝。
白绝在远古时期,是大筒木辉夜的军队。
白绝拥有众多分身,但大多数战斗力较弱,只能用于侦查,但也有像啊飞那种战斗力极强的存在。
而此刻黑绝所合为一体的,则是白绝中战斗力比较弱,擅长身形气息隐匿的功能型白绝。
至于说宇智波带土身体外所包裹着他的,则是战斗型白绝,阿飞。
所以别看他们这是两道人影,但其实这里一共是有四个人。
“带土,这就是你所说的,一定要来的地方?雾隐村?”绝偏过头,穿过绿色猪笼草尖刺之间的空隙看向宇智波带土。
听到觉得话,带土唯一露出的那只眼睛,立刻变成万花筒写轮眼。
“雾隐村,我要亲眼看着它被毁灭。”
宇智波带土声音冰冷,看着整个雾隐村就像是回想起了当初原野琳死在他面前的那一幕。
他已经知道,当时的原野琳其实是被雾隐村强行注入了三尾。
不过者却不代表舍人他就会原谅杀死原野琳的卡卡西,这只会让现在的他将两边都恨上。
此时的他,已经彻底被仇恨所充斥,唯一能拯救他的,就只有…嘴遁。
感受着宇智波带土话语中的冰冷,黑绝内心也是充满无奈。
宇智波斑才离开不久,他就想办法要尽快将他复活的所有东西准备齐全,其中就包括轮回眼以及所有尾兽。
只是没有宇智波斑,宇智波带土根本就不受他的控制,才见过晓组织的首领长门不久,就忍耐不住带着他们来到雾隐村。
“可是,带土,长门那边也需要你…”黑绝说道。
带土撇过头看了她一眼,“我知道,但这不是为了三尾吗?不管最后的目的是什么,三尾肯定是必须的,而唯一能精确定位三尾复活位置和时间闹的,也绩只有雾隐村了。”
说得黑绝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诶?带土,那么你有信心能控制雾隐村?”此时,与黑绝一起的白绝开口了。
“不试试,怎么知道?而且你是曾经和我说过,现在雾隐村的水影,对幻术的抵抗能力,不强吗?
还有…以后叫我…宇智波斑!”
话音落下,宇智波带土就直接身影扭曲消失不见。
看到这一幕,黑绝满是无奈道:“真的是不受控制啊,青春期的叛逆少年…”
同时,他和白绝的身影也是缓缓融入土中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雾隐村内。
百无聊赖地坐在水影办公室内的舍人忽然睁开眼睛。
“空间波动,而且还是那么熟悉的空间波动,还真是等不及的叛逆小鬼,宇智波带土,这一次作为家长,可是要给你足够多的教训了啊…”舍人淡淡道。
说着,舍人的身影也是一阵扭曲,于空间中消失。
而与他一起的,还有水影办公室内好似牵线木偶一般的第四代水影枸橘矢仓,以及在一旁擦着大刀·鲛肌的干柿鬼鲛。
上一次的宇智波带土有宇智波斑罩着,舍人抽不出手来对付他。
这一次,为了等他出现,舍人可是在雾隐村内隐藏了这么长时间。
要是不好好教训一下,他这长辈就白做了。
三人消失在水影办公室内,一起出现在雾隐村外。
嘭——
身穿黑袍的宇智波带土忽然从扭曲的空间中丢出,略显狼狈地在地上滚了几圈。
所幸被及时出现的,从土中钻出来的黑绝与白绝一把拦住。
“带土…不!斑!”白绝连忙叫出声。
“哈哈哈哈…带土,你是真的长不大吗?
离开了宇智波斑就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了?现在宇智波斑不在了,你就要假扮他吗?”
从空间中,舍人缓缓走出,在他身后跟着的,是拿着特殊武器的枸橘矢仓以及拿着扛着大刀·鲛肌的干柿鬼鲛。
宇智波带土立刻站起来,警戒地看着依旧是佐佐木模样,不过两只眼睛却是恢复了原样。
“是你?!木叶的第四代火影!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宇智波带土怎么也不会想到舍人这个火影居然会出现在雾隐村,并且还是和第四代水影一起。
凭借着万花筒写轮眼以及特殊能力神威,宇智波带土自认整个忍界之大,他哪里都可以去。
就算是他的老师,那个拥有“黄色闪光”之名,差点成为木叶的第四代火影的波风水门,也拿他没有什么办法。
不过他就是对同样拥有神威万花筒写轮眼的舍人没有办法。
因为他一半的战斗力和难缠程度就来自于特殊的神威空间。
可是面对舍人,他所拥有的,舍人也拥有。
“我?我是来细数你犯下的那些过错的。”舍人表情忽然就是一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