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言情小說 催妝笔趣-第七十八章 各自(二更)閲讀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催妆
宴轻在凌画走后,拿着画本子进屋,躺在床上看了几页画本子,在云落回来时,问,“送回去了?”
云落点头,“送回去了。”
“可淋湿了?”
云落点头,“主子的鞋子和衣摆湿了。”
宴轻这时候觉得女子的绣花鞋中看不中用,若是男人的靴子,踩几脚水,也不会湿了脚,他吩咐,“去让厨房弄一碗姜汤,给她送过去,免得本就瘦的干巴巴的,再染了风寒,更是折腾人。”
云落点头,转身去了。
厨房的人一点儿也不怕折腾,都觉得小侯爷真是关心少夫人,虽然小夫妻没住在一起,但是这关心是一点儿也没少,他们觉得挺好。
气质小姐计划 希缈
于是,给凌画送去了姜汤后,厨房的人坐在一起,炖着汤,聊着天,话题自然是关于小侯爷和少夫人的。
这汤熬的越老越好,今儿晚上熬一个时辰,明儿一早再熬一个时辰,明儿少夫人起床时,早膳正好可以喝一碗,补身体的。
有人说,“小侯爷和少夫人看起来感情很好。”
有人点头,“那当然。”
有人小声说,“就是有一点,没住在一起,什么时候才能有小公子啊。”
有人嘿了一声,“感情嘛,不是得需要慢慢磨合嘛,如今不住在一起,你看吧,等感情相处的深了,早晚要住到一起去的。等住到了一起,还怕没有小公子?”
有人想想也是,“那不知还要等多久。”
有人说,“我听曾大夫说,小侯爷的头疼之症,要吃许久的药,用药也说不准是否有碍子嗣,所以,一时半会儿啊,要不上。”
“啊,那是要好久了,小侯爷的头疼之症要紧。”
“嘘,这也就是我们府内的人都知道就行了,就连宫里太后娘娘的人,也是不能让知道的。”
“是是是,咱们府里这几口子人,嘴巴都严着点儿,好不容易少夫人弄进来了一个神医治小侯爷的头疼之症,若是被宫里知道,又该让小侯爷烦了。不说不说。”
……
端敬候府里,自从宴轻将十之八九的人都打发走,剩下这十之一二打发不走的人,真是都对他忠心到了骨子里,都是准备老死在端敬候府的,所以,这么久了,府里住进来了神医,外面并不知道,府里的神医给小侯爷在治头疼之症,府里的人都知道,外面却没人知道。
当然,不止不知道神医,不知道神医给小侯爷治头疼之症,也不知道小侯爷和少夫人除了洞房花烛夜那一夜后,都是分院子睡。
疾风骤雨下了整整一夜,凌画沐浴后喝了一碗姜汤,躺进被窝里,累了一天了,大脑终于可以歇歇了,转眼便睡了。
宴轻看画本子看到半夜,瞅了一眼外面的急风急雨,想着这雨一旦下上,怕是又要几日,肯定会耽搁萧枕回京的路程。
想到萧枕,他全然没了看画本子的心情,将之扔了,躺到床上,闭眼睡了去。
第二日,风虽停了,但雨未停,凌画起床后,站在窗前,看着哪怕有排水沟,但地面青石砖上也满是厚厚的一层水,一脚踩进去,整个鞋子都能湿透,她想着,这么大的雨,她是去找宴轻呢,还是不去呢,去了会不会被他训?
琉璃推开门进来,“小姐,岭山的信。”
凌画转过身。
琉璃将信递给凌画。
凌画打开信,这封信自然是叶瑞来的,提了萧枕已被他安排按照她的意思,送去了距离障毒林百里外的一处山寨子里,萧枕是个对自己狠得下心下手的人,当真是弄了一身伤,除了那张脸没弄伤,其余的浑身没一块好地方,且还给自己下了毒,如今大内侍卫应该已找到了他。
另外,岭山今年大旱,他需要一大笔钱钻井,用地下水灌溉,当然不白用她的,还是根据以往的规矩,三年一滚利。
岭山地理位置的特殊性,农作物可以长三季,夏秋两季都少雨,快入冬了,眼见也不会多雨,叶瑞自然急了。
关于百姓民生的大事儿,凌画素来不含糊,岭山的民生也是民生,更何况,萧枕被岭山劫走是怨他,但后来借给她快马回京,以及为萧枕做障眼法蒙蔽大内侍卫与陛下做这一番安排善后,倒是足以抵消了。
于是,她当即提笔写信,半个月后,她会让人送银子到岭山,让他等着就是了。
这么一大笔银子,总需要她用半个月来从各地调度,而萧枕,哪怕是大雨耽搁,半个月后,也该回京了。
凌画给叶瑞写完了信,也不用想去不去找宴轻了,今日也没空去,吃过饭后,便披了雨披,穿了雨靴,去了书房,江南漕运的事情加上给岭山调用银子的事情,她没个十日八日,忙不完,是没空与宴轻培养感情谈情说爱了。
宴轻近来又恢复了早起的习惯,睁开眼睛后,除了窗外的雨声,一片安静。
他走出房门,云落在外间画堂看画本子。
宴轻看着云落挑眉,“我听说琉璃立志要打败你,您还不用点儿功?”
云落抬起头,“我不用功,她也打不过我,有一种东西叫天分,她比我差这个。”
宴轻啧啧一声,坐在了桌前,“你主子呢!还没起?”
云落摇头,“主子起了,一大早又去书房忙了。”
宴轻问,“她吃饭了吗?”
云落点头。
宴轻不再问,吩咐厨房端早饭。
用过早饭后,宴轻听着雨声,懒散地躺在椅子上玩九连环。玩了半个时辰,忽然想起了端阳,对云落说,“端阳这两日死哪儿去了?”
“在书房里读兵书。”
宴轻很新奇,“他何时这么自觉上进了?”
云落诚实地说,“大概是自从主子嫁进来后,主子身边聪明的人太多,他终于意识到,他太笨了,需要学习。”
宴轻啧啧,“若是早知道,我就将他早送去你主子身边好了,也能早点儿让他变得聪明点儿。”
云落想说现在也不晚,但又想起端阳还没有琉璃有天赋,闭了嘴。
宴轻看着窗外又说,“小鹦也差不多该被婉玉娘调教好了吧?”
云落知道小侯爷这么问应该是无聊了,试探地说,“这么大的雨,小侯爷您最好还是别出去了,上次您淋了雨,难受了几日,属下去将小鹦接回来?”
对比宴轻染了风寒难受,哄他吃药何等费劲,曾大夫看着他吃药都快愁白了头发,云落觉得,还不如他淋雨病个几日,也比小侯爷生病强。
宴轻摇头,摆手,“谁也不去,等天好了,让管家派人去接。”
云落点头。
宴轻扔了九连环,重新拿了一本没看过的画本子,聊以打发时间。
不知不觉,到了晌午,厨房的人准时来问,小侯爷是与少夫人一起吃,还是各自用各自的。
宴轻看着画本子头也不抬,“各用各的。”
这么大的雨,折腾什么。
厨房很快给宴轻端来饭菜,逐一摆上桌,对宴轻说了句,“少夫人今日用早饭准时,午饭怕是又要不准时了,如今正忙着,刚刚去问了,少夫人说晚些用。”
宴轻拿起筷子的手顿了顿,点头,没说什么。
厨房的人摆好后,走了下去。
宴轻吃了两筷子,对云落说,“她以前忙起来也这样不按时吃饭?”
云落点头,“有时候是这样。”
宴轻放下筷子,吩咐云落,“将这些饭菜,都装起来,带上,去她书房吃。”
云落连忙站起身,一边将碗碟重新装进篮子里,一边问,“小侯爷是要去和主子一起用饭吗?”
宴轻傲娇地摇头,“不是,我就是去她的书房吃,我吃,她看着。”
不是不饿吗?那就继续忙呗,想必他坐在她面前吃,她也闻不到饭菜香味,不会饿的。
云落:“……”
不愧是小侯爷,是他能说出来的话,做出来的事儿。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