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ri8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第九特區 愛下-第一一九五章 正式收編鑒賞-cqihb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
88号院内,秦禹和可可喝了很多酒,一直聊到了深夜,把天成集团未来的走向说的很透。
酒没了,时候也不早了,秦禹面色涨红的起身:“你早点休息吧。”
可可坐在铺垫上,托着脸颊,轻声问道:“后悔了吗?”
秦禹一怔:“后悔什么?”
“后没后悔,当时没听林骁的话?”可可笑容灿烂的问道。
“没有。”秦禹摇头,脸色非常认真的说道:“反而通过他,我明白过了一个道理。”
“什么?”
“自己行,才是真的行。”秦禹低头说道:“我能接受陈俊的建议,也是为了这个。”
可可凝望着秦禹,脸颊红晕,也许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难得说了一句表漏心声的话:“你走吧,我会照顾好天成的。”
秦禹看着可可,心里原本想跟她在说点什么,但最终还是忍住了:“早点休息!”
“晚安!”
秦禹离开后,可可收拾了餐桌,洗了把脸,才躺在了床上,她眨着明亮的大眼睛,轻声呢喃道:“我要就没认识过你,该多好啊……!”
……
接下来的一周内。
吴迪,冯玉年,还有秦禹三人,开始频繁的跟“谈判代表”耿立山接触,双方陷入到了勾心斗角的讨价还价当中。
双方碰面五六次后,沙轩被军监局的人释放,沙勇接到他时,这小子惨的都不行了,浑身被揍的没有一块好地方,坐在车上哼哼唧唧,看着跟要死了一样。
“你在里面没说不该说的吧?”沙勇问了一句。
“我他妈的要啥都说了,能被揍成这样吗?”沙轩暴跳如雷的吼道:“艹他妈的,军监局这帮“特务”没一个好东西,太能祸害人了!你记着,我早晚得报这个仇!”
沙勇拧着眉毛看向自己弟弟,咬牙切齿的问道:“你找谁报仇啊?”
“秦禹啊,我肯定不能让他好过,我都想明白了,他哪天晚上就是故意设套搞的我。”沙轩后知后觉的说道。
“……你找个屁的秦禹,我告诉你,天成安保公司被收编,也就是这几天内的事儿!二战区的第一野战军正在跟他接触,你这时候要瞎嘚瑟,还得他妈的被抓走!”沙勇脸颊非常严肃的警告道:“你自己作死没人管,但你要给家里添麻烦,咱俩没完!”
沙轩听到这话有点惊讶:“闹这么大,对他一点处罚没有?还让二战区给收编了?”
“没有你脑子一热,他能找到机会嘛?”沙勇冷脸回道:“你真他妈是个内奸!”
沙轩很不服,沉吟半晌后问道:“那二战区准备给天成一个什么编制?什么番号?”
“还不知道呢。”沙勇摇头。
“他妈的,这种人都能混起来,上哪儿说理去。”沙轩心里很不爽,可又没什么办法。
……
九区西南方向,二战区第一野战军办公楼内,吴局坐在小型会议室内,轻声冲着几名中年说道:“呵呵,反正我老脸是舍出去了,你们无论如何都得帮帮忙!”
“如果是一个团的编制,116师师部就能拍板。”一名肩上扛着将星的中年,沉吟半晌后说道:“但你要让他空间大一点……这事儿很容易让一战区那边找到毛病,挂靠在军里,那得一把签字,并且还得过会的。”
“我的意思是,编制可以压缩一下,只要级别是哪个级别就行呗。”吴局轻笑着回道:“他现在本来就有四千多号人,等于两个半团,你就给一个团编制也说不过去吧?”
“这倒是。”另外一人缓缓点头:“四千多号人,又不想分开,咱给个加强团的编制,也不是那么回事儿啊!一个营长手下都得有一千号人了,以后也难发展。”
“嗯,这事儿我跟上面沟通一下吧。”肩上扛着将星的中年,思考半晌后回道:“如果在压缩编制上做做文章,应该也差不多。”
“麻烦了,老许!”吴局抱拳。
“自己人,不说这个!”中年笑着调侃道:“你们军监局没事儿少找点咱第一军的毛病,我就踏实多了。”
话音落,众人莞尔一笑。
……
一天后,松江。
吴迪坐在建筑公司的办公室内,插手冲秦禹说道:“松江这边的问题,回头在安排,先把收编的事儿确定了。”
秦禹闻声很兴奋的问道:“已经谈妥了?”
“差不多了吧。”吴迪缓缓点头问道:“你是想在松江授衔,还是去奉北授衔?”
“还用整这个吗?”秦禹有点意外。
“那肯定要整啊!”吴迪无语的回道:“咋说也是四千号人,该走的流程还是要走的。”
“那还是在松江吧!”秦禹笑着应道:“毕竟咱根在这儿,在这里换衣服,也有点深意,呵呵!”
“行!”吴迪点头:“那你准备准备吧,把参与授衔的高层,都叫回来,提前打个招呼,你们一块!”
“好!”秦禹点头。
……
两天后。
二战区司令部总参谋长,第一野战军军长,116师师长,一同乘坐专车赶到了松江。
傍晚。
天成安保集团的四千人赶到了联防驻军大院,在那里正式换上了无肩章臂章以及无军衔的军装。
院内。
历战穿著作训服,快步走在人群中,摆手喊道:“快点换!换完在左侧列队,准备进入寝室!”
旁边,齐麟背着手,笑吟吟的说道:“衣服一换,咱也是正规军了呗!”
历战从车上拽下来一套军服,伸手递给了齐麟:“你也穿上!”
“到底有没有个准信啊?”齐麟接过衣服,眨眼问道:“上面到底给咱个啥编制啊?我他妈问小禹,这王八蛋净给我卖关子了。”
“他也没跟我说。”历战摇头。
“艹,整的我还有点激动!”齐麟拿着衣服,略有些兴奋的说道:“行,我回去先换上!”
……
次日一早。
联防驻军大院内,四千人在各自的寝室楼前列队完毕。
与此同时,大会议室内,二战区第一野战军的所有将领,全部坐在了主席台上。
早晨八点半,会议室内传来喊声:“各位肃静,授衔仪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