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8dtb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穿越尋俠記》-第五一八章 通天教主鑒賞-a2rn6

穿越尋俠記
小說推薦穿越尋俠記
李智云猜测老者是通天教主,因而询问,老者听了却是笑而不语,既不说是也不说不是,于是李智云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紫电锤是通天教主的独门法宝之一,这老者既然来索要紫电锤,又说一辈子都被徒弟连累,不是通天教主又是谁?
对方居然是通天教主!那就难怪了!李智云随即释然,只觉得对方能够跟踪自己瞬移,以及能在虚空里投影都没什么好奇怪的。通天教主多大的本事?大了去了!
只凭故老相传当初那场阐截大战,最终阐教赢了是不假,可是阐教是怎么赢的?那可是成群结队的大能、拿着宇宙中顶级的法宝、走马灯一样的跟通天教主一个人干,能不赢么?
所以说当时通天教主是虽败犹荣!从另一方面来说,那一战也印证了他绝高的修为,几乎可以认定,在封神时期他就是仅次于他师父鸿均道祖存在,抛却鸿钧以及一些不在仙界的神圣不说,他已经算得上是他们那一批人里面的第一大神!
想到此处李智云不禁一阵后怕,谁说仙界没有狠人啊,眼前这个就是,而且貌似是最狠的一个,这真是夜路走多了早晚遇见鬼,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幸好对方对自己没有敌意,若是有呢?这一架多半打不过人家。
肃然起敬之下,他就没再多话,静等老者下文。
老者见他始终不说话,也就坦承了身份,说道:“你看,你都能通过这紫电锤猜到我的身份,你若是把它带在身上,别人又怎能不迁怒于我?”
李智云连连点头,把紫电锤拿了出来,递给了通天教主说道:“其实这东西我本来只是想留着看看它的原理,没打算据为己有,只是在下有一事不明,想请教主解惑。”
通天教主接了紫电锤在手,却摇头道:“我已经不是教主了,截教也已是故事里的事,你不要再用教主这个称谓,有什么事想问尽管问。”
李智云道:“那我就叫你一声前辈吧,前辈你说别人会通过紫电锤想到你,这个我可以理解,但是我想不通你的另一句话,你说这紫电锤会给我带来灭顶之灾是什么意思?它会反噬我么?”
通天教主笑道;“原来是问这件事,好吧,我就给你讲一讲灭顶之灾是怎么回事,紫电锤本身不会对你造成什么伤害,却会给你引来更多的强敌。”
看见李智云仍然不是很懂的表情,通天教主不忙解释,却反问道:“你已经招惹了雷音寺和兜率宫两个大神,这事你应该心里有数吧?”
李智云当然心里有数,他在地球上把庙观里的佛道两家神像推倒了好几遍,推倒次数最多的就是如来佛和太上老君,其实也不是他跟这两位有什么仇,实在是这两位在地球上的庙宇最多,塑像也最多。
他料定这件事不会没有后果,所以才主动跑到仙界来“投案自首”,只恐凡间变为战场,几个妻子遭到连累,生民遭到涂炭。只是来到仙界之后却一直没人主动来找他的麻烦,这就有些怪,不过他相信如来和老君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眼下通天教主的说法也证实了他的判断,既然通天教主都知道这事了,如来和老君这两个利益受损的“受害者”怎能不知?于是点头道:“这我自然知道,难道他们跟紫电锤有什么关系?”
通天教主摇头道:“你又想差了,他们跟紫电锤没关系,但是他们若是看见你持有紫电锤,就一定会再找帮手来对付你,眼下只是他们两个联手对付你一个、你已经输面居多了,若是再喊来我那二师兄元始天尊,三个人对付你,你就必败无疑!”
李智云听得呆住了,不敢相信的反问:“前辈,你说如来会跟老君联手打我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凡间后辈?这样打,他们还要脸吗?”
如来和太上老君联手对付自己,李智云从来都没想过这个可能性,他觉得那根本不可能,他甚至认为这两位都不会亲自出马,只会派些手下来捉拿自己,那才是合情合理的。
如来佛祖何等高大上?太上老君何等身份地位?怎么可能联手打我一个?
通天教主呵呵冷笑道:“你太高看他们这些人了,他们若是要脸,当初我也不至于被他们打败!哼哼,单打独斗?他们哪个是我的对手?”
李智云想了想也是,通天教主当年是真的吃了个哑巴亏,被人家群殴了之后还没地儿说理去,要怪只能怪他的门人跟阐教纠缠不休,不然也不至于发展到他们这一辈的师兄弟反目成仇。
合着通天教主的真正来意还真是为了自己好啊!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古人诚不我欺。
他很庆幸自己跟通天教主不是敌人,但同时又被通天教主的话吓到了,万一如来真的和老君联起手来,自己怎么打啊?看通天教主急于收回紫电锤就知道不要想请他老人家出面帮忙,于是请教道:“前辈,晚辈应该如何对阵如来和老君的联手,还请前辈不吝赐教,晚辈愿意奉前辈为师。”
通天教主却又摇头道:“按你目前的成就,我已经教不了你了,不论是修士还是武者,到了你这种境界以后就不存在所谓的名师能够传承什么给你了,一切都需要你自己去悟。”
李智云觉得通天教主的说法很新颖,就问:“依前辈看来,晚辈目前是什么境界?”
通天教主有些不悦的说道:“你已经是证道之神了!虽然我看不出你证的是哪一条道。你可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你自己是什么境界,我怎么觉得你有些显摆的意思呢?”
李智云连忙解释:“晚辈初来乍到,对仙界和神界的事情一无所知,真的不是有意显摆什么。”
通天教主不禁更加惊诧,问道:“听你这意思,莫非此前你始终都在凡界?不是从神界进入凡界的?那你这一身本领可就难能可贵了!”
通天教主原本认为只有神界才会诞生李智云这样的人物,练成一身绝技之后再去凡间抢夺各路神仙的念力,却不料李智云压根儿就是凡界中人。
李智云道:“神界我还没有去过,都不知道在哪,就是仙界我也没有走过几个地方。”
通天教主目露赞叹之色,道:“如此说来就是你的气运太强了,强到令人无法置信,好了,咱们说正题,我是真的教不了你什么本领,即使把我一身所学倾囊相授也提高不了你的实力,闹不好还会有所削弱,更何况我这辈子从来都不收人类为徒,所以我们绝无可能成为师徒。”
李智云闻言便即开始回忆记忆中有关封神时期的那些人和事,发现通天教主的门下果然少有人类,大多是飞禽走兽乌龟王八一类的妖精,貌似只有闻太师和赵公明不是精怪,却也不是他的亲传弟子,只是他截教门徒结交的朋友。
于是问道:“这么说席叶奇也不是人类了?”
通天教主点头道:“不错,席叶奇是天地之初的一片菩提叶,纳天地之灵气,吸日月之精华修得千载道行,故能化作人形,我见他与我有缘,便收了为徒,不料又收了一个祸害。”
李智云又好奇道:“前辈你为什么不收人类为徒呢?”
通天教主呵呵冷笑了几声说道:“天赋异禀的人类早就被那些人收去了,有的尚且在娘胎中孕育,就被他们的人预定了师徒名分,哪能轮到我去收徒?”
李智云细细一琢磨发现还真是这个样子,凡间的孩子只要真的是天赋异禀,那就一定非常抢手,比如哪吒,刚生出来没多久太乙真人就登门定下了,还留了乾坤圈和混天绫当定金,那真叫做手快有手慢无。
只听通天教主又道:“再者说来,做人要有骨气,既然他们专收人类为徒,我又何必跟他们去抢?所以昔日我定下了规矩,此生只收非人类做徒弟。”
李智云点头称是,觉得通天教主其实是个性情中人,这事儿若是搁在自己身上自己也会这样做。于是说道:“既然前辈不能指点晚辈,那么晚辈这就告退。”
通天教主摆手阻止道:“别急,虽然我不能教给你什么本领,但是我可以把你面临的危险说一说,你要不要听呢?”
“当然要听!”李智云面露感激之色,通天教主可是曾经跟太上老君死磕过的,没有谁比他更了解太上老君的战法和绝活了。
虽然李智云的寻侠数据库里面也有白胜跟太上老君的一段斗法内容,但若是论及对太上老君的了解,白胜肯定比不上通天教主。
通天教主道:“其实以你目前的本领来看,这一佛一道两人的大部分手段都拿你没辙,只除了一种可能,那就是老君施展时间神通,如来以空间神通相配合,这两种神通加在一起将会形成不可预知的效果,具体会怎样我也无法预判,因为我本人也无法模拟这种情形,只能说一定很危险!”
时间法则?李智云听得心头一凛,能施展时间神通的人一定掌握了时间法则,只可惜自己这一段时间未能在时间法则上取得突破,简直是太荒废了。
用CPH4重组出来的人对时间这种东西有着天然的敏感,比如说《超体》里的那个女主角,当初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李智云才没有在时间法则方面做研究,因为他觉得应该按照木桶理论,先补足自己的短板。
所以直到今天他在武学乃至修真的多个领域都取得了飞跃性的突破,却唯独在时间法则的研究上无所建树。
却听通天教主又道:“时间法则是没法传授的,甚至无法意会。和其它宇宙法则一样,时间法则没有传承,个人只能用身心去体会,去感知,去融合,我希望你在遇见他们的时候能够有所感悟,不然这一场争斗终究还是你会输。我能告诉你的就只有这些,我走了。”
虽然通天教主只是笼统地说了一些框架,但是李智云仍然非常感激,说道:“晚辈多谢前辈指点,不知晚辈能否为前辈做一些事情?”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李智云觉得通天教主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地提醒自己注意老君和如来的联手,若不这样问一问,未免显得太不懂事。
通天教主的身影本已淡薄,闻言重新凝实起来,说道:“我不需要你做什么,但如果将来你万一有机会战胜太上老君,记得一定给他来几下狠的,就算是替我打的,这要求不高吧?”
这算什么要求?李智云愣住了,自己对阵太上老君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打不过,一个是打得过,打不过就不用说了,若是打得过就肯定会下狠手啊,这还要叮嘱么?
正不解时,却见通天教主叹了口气,似是自语道:“只可惜我上一个徒弟不争气,只打翻了他的炉子。也不知道这口气什么时候才能出。”
李智云顿时恍然,原来通天教主是为了报当年那几扁担的仇啊!当年阐截大战之时通天教主很是被太上老君揍了几扁担,后来又被师父鸿钧强行终止了战斗,这个仇就算没法报了。
等等,上一个徒弟打翻了太上老君的炉子?那不是孙悟空吗?合着眼前这位通天教主竟然就是菩提祖师!
这么一想所有的疑团都解开了,难怪他收了席叶奇这个菩提叶成精的徒弟,孙悟空也不是人类,所以他传了孙悟空一身法术……只不过通天教主既然没提这些事,自己也不必说破。
当下说道:“前辈慢走,他日晚辈若是侥幸过了这一劫,定当前往前辈居处答谢。”
“哦?”通天教主再次凝实了身形,笑问道:“你这小子竟然如此聪明么?难道你知道我住在哪里?”
李智云笑道;“如果晚辈所猜不错,前辈应该是自己营建了一个结界,大半时间居住在结界之中,那结界又有个名字,叫做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
通天教主听得眼神都亮了起来,说道:“你能猜到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这个名字已经很不容易了,而你居然还知道那是我创出来的一个结界,这就真的很了不起!说明你已经踏入时间法则的门槛了!”
说到此处,他忽然抬头看向深邃的星空,说道:“我必须得走了,再不走就被人看见咱们在一起了,不过说实话,年轻人,我对你面临的这一战更有信心了!咱们一言为定,我就在我的结界中等你!”
通天教主的身影在这句话的前半句中虚幻消失,后半句说出来的时候,李智云面前这块空间里已经没有了他的任何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