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zg6r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道長去哪了 愛下-第二十章 報效讀書-fzcsq

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
如果按照小吏所言,报效这三年税赋总额的三成,钟子瑜这边就要给出去二十七万贯,原道长则要给出去十三万五千贯。这笔钱,他们是无论如何不愿意报效的。
回到客栈,两人冷静下来琢磨,就觉得其中有问题,罗浮诏和青城诏都是每年定额四十万贯的税,如果按照三成报效,岂不是各自报效出去三十六万贯?
原道长对此表示疑惑:“他们能报效那么多吗?”
钟子瑜摇头:“我也不信。”
为了打听这个消息,两人再次花费一千贯,厚贿节度府判官杨鉴,这回,杨鉴跟他们吐露了实情。罗浮诏压根儿没有报效三成,他们报效的数目是三万贯;青城派倒是的确报效了三成,但库中压根儿没收到他们的钱,收到的是一张欠条。
杨鉴斜靠在榻上,摇着小蒲扇道:“这张欠条,过后多半也是会销毁了的。”
原道长问:“这是为何?”
杨鉴笑道:“罗浮派也就罢了,那是大户,只不过是别家地盘上的大户,能吃上一嘴也就足矣,不怕多,却也不敢嫌少。青城派是剑南道本地大户,鲜于节度也不敢吃啊。”
见原道长似乎还没完全明白,于是点醒他:“但欠条是必不可少的,有了欠条,这就是报效的标杆,你们其余诏国就得按照标杆来。”
原道长忍着气道:“崇玄署分封天下修行事务,怀仙馆也是十八宗门之一。”
杨鉴道:“丽水派也是,你们怀仙馆也是,我知道,鲜于节度当然也知道,但我杨鉴能将怀仙馆看作大户,鲜于节度能么?至少到如今,鲜于节度似乎并不这么认为。而且你刚才也说了,崇玄署分封的是修行事务,与朝政地方何干?节度府收的也是各家诏国的报效,嘿嘿。”
钟子瑜叹道:“杨判的见识气量,若能节度剑南,这才是百姓之福,可惜了……”
杨鉴摇头晃脑道:“若我为节度,自当走访各诏,体查民情,与顾长史、段国主共商南诏大政!惜乎……不提也罢,青莲居士诗曰: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此句极佳啊,只是青莲居士已入元婴,他能挺起腰来潇洒作别,我等却没他腰杆那么硬啊。”
钟子瑜道:“杨判和政事堂杨相不是同族么?有杨相为朝中奥援,需要什么,杨判说出来,我等再从旁助力……”
杨鉴冷笑道:“子瑜有心了,此事不急,鲜于向任剑南节度,便是杨钊推举之故,想来他让你们报效,其中一份定然送往京中杨府的,去寻杨钊为奥援,岂不是与虎谋皮?杨钊小儿,不学无术,骤升高位,族中皆不喜之,且看他败。”
顿了顿,又道:“鲜于向如此贪索无度,此事我已上书李相,黑山诏和南吴州若是有心,也可一同上书,参劾此人。”
拜访了杨鉴,原道长和钟子瑜算是看明白了,钟子瑜感叹:“当日朝廷诰令下达,我等皆欢欣鼓舞,谁知所谓免除三年税赋,却成了人家捞钱的门道,真真想不到。过去几任节度,不能说干干净净,但收礼也不过是数百、上千,于税赋一事上,几乎从不敢乱来,谁知换了个鲜于向,竟敢开如此大口,一要就是几十万贯,真是世道变了。”
原道长也很生气:“这两日气得我心口疼,什么东西!与其给他三成,还不如照李相的方法,咱们交一半,虽然交得多,那也是交入户部大库,比鲜于向捞进自家腰包强百倍,天下百姓还以为当真免税三年!”
唠叨归唠叨,抱怨归抱怨,这个问题还真得解决,否则交上去今年的两赋,节度府给你算成缴纳过去三年的,今年的就还是没交,过了期限,谁知道会有什么处罚,最重的甚至有可能撤销诏国分封。
两人于客栈之中一筹莫展,四处找托关系,却依旧没用,鲜于向铁了心收钱,谁的面子能比得过几十万贯?
“走吧,待在益州也没什么用,回去再说。”原道长死心了。
“好,回头我先和诸部长老通个气,可能大伙儿还得上南吴州,请怀仙主持定策。”钟子瑜同意。
“可惜了咱们送出去的两万贯啊,白给了,这可是两万贯……”原道长心有不甘。
两人结了房钱,离开客栈,向城门而去,就在这时,一道红光冲天而起,热浪自身后席卷而来!
两人同时回头,就见一位女修凌空漂浮于节度府上空,脚下烈焰大环刀飞舞旋转,正是丽水派国主之一的三娘子。在三娘子身边,漫天的木屑于空中四处飞散,其中一块横匾朝着二人当头飞来。
钟子瑜将横匾摘入手中,残破的横匾还剩大半截,上面写着“使持节都督益”几个字。
两人呆呆望着节度府上空柳眉倒竖的三娘子,各自震惊不已。这里可是剑南道的益州啊,天下有数的大州,三娘子居然就在这里,将节度衙门的牌匾给击碎了,不,瞧这架势,何止是一块牌匾,怕是连府门都给轰没了!
只见三娘子俯视节度府各处院落,高声怒斥:“鲜于向,你给我出来!”
“鲜于向,你有胆子说,没胆子露面吗?”
“鲜于向你个狗东西,滚出来受死!”
“鲜于向,鲜于向——今天看你能躲到哪里去!”
叱骂一句,足下盘旋的烈焰大环刀便下斩一记,去速极快,看上去便如发出一道道虹光,将节度府中的一处处亭台、房舍、假山、石墙轰塌,爆起大团碎石砖木、泥沙飞灰,声势骇人。
钟子瑜大赞:“大快人心,大快人心啊!有三娘子在,谁敢再欺我南诏无人!原道长,听说你和三娘子曾为旧识?”
原道长打了个寒噤:“多年前的事了,我认得她,她不一定认得我,不提也罢,不提也罢!一直以来都听说她了不得,今日是头一回见,果然了不得,好威风,好煞气!难怪上月送苦桑道人回来时,莫五和空仓道人那帮家伙躲起来不敢见人,我还笑他们是鼠辈……”
正说话间,两道人影自城中某处直飞而上,一左一右将三娘子夹在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