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tuj精华都市言情 四重分裂 起點-第八百四十五章:賈老師的一生之敵相伴-1vzmi

四重分裂
小說推薦四重分裂
“诶……那,那个……达布斯?”
“那个田老师是从另外一个校区平调过来的,比我大两岁,比陈老师大三岁半,虽然比我多了那么七八个证,但严重缺乏教育工作者的自觉,上学期结束前他刚来的时候我就康出来了!虽然不得不承认他那堂实验课讲的还算生动有趣,就连我都情不自禁地回想起了当年自己钻研物理时的乐趣,但那仅仅只是表面功夫而已!没错,表面功夫!”
“咳,达布斯,所以你其实是……”
“他一点都不关心学生,下课以后就跟完全变了个人似的,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变的!虽然也会耐心解答学生们的问题,但语速会快到完全不照顾大家的理解速度,还一点都不避讳地露出厌恶的表情,虽然班里有许多女生很吃这一套,但是男生们都是站在我这边的!”
“好像是有点奇怪,不过应该不是什么大问……”
“是吧!默你也觉得非常变态吧!”
“不,我说的是有点奇怪,不是非常变态,而且达布斯你……”
“所以说啊!就算家里有钱,还从小接受什么精英教育,但是随身携带专用手帕这种事再怎么说也有点矫枉过正了吧,这种高人一等的感觉除了被他用手帕临时处理了擦伤的人之外完全没有谁能接受吧!”
“真是个好老师呢……”
“我知道我是个好老师,但那个田老师就不一定了,就算他长得比我帅了那么一点点,每天去办公室的时间比我早了那么一点点,打扫卫生的时候麻利了那么一点点,偶尔还会给陈老师带零食吃,但他从来没有给过我半袋零食啊!说到底,就算校规上没有写,但在办公室吃零食这种事本来就很不可理喻吧!”
“那什么,其实我是说那个田老师好像是个好老师……等等!原来你纠结的是人家没给你带零食这回事吗!?”
“怎么可能啊,我又不缺零食吃,我每天都有带喜欢的【卡迪哪儿】在休息时间……”
“喂!刚刚说在办公室吃零食这种事不可理喻的人是你吧!是你没错吧!”
“夜歌妹子别在意这些细节,总而言之,作为连续两年都被学生和学生家长一致评为最好教师的我完全无法认同那个家伙,你们想啊,明明完全具备去大学教课的水准,却跑到高中来跟人过不去,这实在是太奇怪了吧!”
“好像只有跟你过不去呢。”
“不!我问过了,但他竟然直截了当的告诉我完全没有这么回事,说什么只是我跟他过不去而已,这种谎言怎么会有人信啊!”
“汪有点信呢……”
“衣服比我贵有什么了不起啊,个子比我高有什么了不起啊,作为一个人民教师,每周数着时间去商场地下跟那些浑身是劲儿的八婆抢打折货才是正确吧!”
“总觉得刚才有人说了一个人民教师绝对不应该说的话呢……”
“你们也这么觉得吧,那种人总是说一些好老师绝对不能说的话呢,有一次他竟然对我喜欢了整整二十年的黄瓜味卡迪哪儿表示质疑,还说什么坚持豆腐脑的味道根本没有任何意义,每个人都有不同喜好什么的,别开玩笑了,让那些无法领悟咸豆腐脑美妙之处的异端清醒过来明明才是吾辈的天职吧!”
“到头来还是因为零食的事吗?陈老师呢?别把陈老师忘了啊!”
“陈老师……陈老师也变得越来越不对劲了,临放假的前一周她竟然带着那个家伙去第三实验楼,还说什么田老师刚来不认识路什么的,别开玩笑了,哪个正常人会在一所学校待了整整半个月还都不知道实验楼在哪里啊!”
“咳咳,此言差矣,恕我不能苟同。”
“世界很大哦,达布斯桑~”
“说到这个,那家伙竟然还嘲笑我的手办,可恶,要是我买得起正品,难道我愿意每天看着那些嘴歪眼斜的老婆们傻乐吗?我的咕咕酱头发都掉了三次了啊!万一真正的咕咕酱也秃了,他田老师付得起这个责任吗!”
“田老师很无辜啦,顺便一提,咕咕酱本人的发质很好哦……”
“话说有用嘴歪眼斜这种话来形容自己老婆的吗……”
发出了异口异声的吐槽,墨檀和季晓鸽交换了一个眼神,并在完全读不出对方想表达些什么的情况下在下一秒选择了发消息。
‘达布斯有问题。’
‘达布斯不对劲。’
‘得想个办法……’
‘弄死那个田老师?’
‘???’
‘噗哈哈哈哈哈,开玩笑啦,开玩笑。’
季晓鸽冲被吓了一小蹦的墨檀眨了眨眼,然后板起小脸拍了拍安东尼·达布斯的肚皮,对依然在滔滔不绝数落着那位田老师‘罪状’的达布斯正色道:“暂停一下!冷静一点!”
“我就闹不明白了,凭什么他那么能捣乱,我了解我们班的学生,这些孩子……”
“达布斯!”
“就说教课吧,明明他哪科都能教明白,为啥偏偏要选跟陈老师一样的物理课,多居心叵测啊!”
“你冷静一点啊!你平时不是这样的啊!”
“早知道我也去教物理了,要不是不同级没法跟陈老师一起讨论同样一批学生的话,我早就转了!”
“你也……”
少女那白皙的俏脸攀上了一抹愤怒的红晕,然后便取出了本来打算给安东尼当零食的震荡蛋,狠狠地砸向达布斯那张滔滔不绝的大嘴:“非常!居!心!叵!测!啊!”
“说什么呢,我作为人民教室……呜!仄似……”
轰轰!!!
……
五分钟后
名为达布斯的脑袋脱离了晕厥状态,接过墨檀递来的一瓶治疗药水吨吨吨给干了,垂头丧气地耷拉下脑袋,嘟囔道:“抱歉,我刚才太激动了。”
“虽然不太明白情况……”
正在做第十七组单指俯卧撑的贾德卡笑了笑,摇头道:“但你刚才可远远不止是‘激动’那么简单。”
“汪暴?”
牙牙歪了歪脑袋,好奇地打量着看起来已经恢复了正常的达布斯。
“什么?”
后者也是一愣。
牙牙眨了眨眼睛,抿着小嘴纠正了一下自己刚才的口音:“狂汪?”
“没有狂暴啦。”
达布斯苦笑了一声,摆手道:“我只是……呃……我只是……”
“是嫉妒吧。”
背靠着达布斯身侧的栅栏,抱着胳膊的墨檀一针见血、言简意赅地发表了上述言论。
“嫉妒?嫉妒田老师?”
达布斯嗤之以鼻,咬牙切齿地地说道:“我怎么可能会嫉妒那种……”
“你就是在嫉妒那种人,达布斯。”
刚刚用物理手段强行让达布斯镇定下来的厨师美少女叹了口气,目光灼灼地盯着对方那双有些闪烁的眼睛:“虽然我并不了解那位田老师,但对于你……贾老师,我们还是很……”
“我?”
贾德卡眨巴了两下眼睛,发出了疑惑的声音。
“老贾别打岔!”
季晓鸽瞪了贾德卡一眼,然后极具气势地插着腰重新转头看向达布斯:“我们还是很了解你的,你刚才……”
“我刚才不对劲。”
达布斯并没有让季晓鸽说完,而是在一声长到让人怀疑他是否会缺氧的叹息后干笑道:“其实我早就明白,只不过……唉,没想到最先看出来的竟然是夜歌你们这些网友。”
“网友怎么了,网友就不是友了?网友还有网恋奔现的呢!”
少女嘟着嘴用力锤了达布斯的肩膀一下,很是不满地说道:“你刚才那句话很伤人心哎!”
咚!!
紧接着达布斯就多了个黑眼圈,安东尼打的。
“别,欺负夜,歌姐姐,达布,斯!”
后者用他那双浑浊的小眼睛瞪着自家‘兄弟’,通过实际行动为最喜欢的夜歌姐姐出气。
“可是你夜歌姐姐刚刚还在我的脸上完成了一次定向爆破啊!”
达布斯扯了两下嘴角,然后从行囊里掏出了一瓶酒精饮料灌进嘴里,对季晓鸽歉然地笑了笑:“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
少女很是无所谓地摆了摆手:“知道知道,这种事不用说我也知道,所以你现在可以好好跟我们说说具体情况了么?”
“理智的。”
墨檀轻声地补充了一句,然后便于其他人一起关切地看着低头不语的达布斯。
网友之间的关系也好,玩家与NPC之间的关系也好,这些对于汪汪冒险者小队来说都不重要,无论是墨檀、季晓鸽,还是牙牙、贾德卡,大家都很清楚这位始终踏实靠谱、有点唠叨、性格耿直、照顾着安东尼、照顾着每个人的达布斯人品有多好,更清楚刚才那些乱七八糟的胡话绝非他的真心。
而是一种……宛若自暴自弃般的发泄。
明明知道是偏执的、不合适的、不讲道理的东西,却依然不得不去抒发的情绪。
能让达布斯装傻到这种程度,自然不会是什么很轻松的事。
所以……
“我们可以帮你一起承担。”
季晓鸽莞尔一笑,摊手道:“就算起不了任何作用,但只要能让你轻松点,我觉得就算有帮到忙了。”
“当然,我们也尊重你的选择。”
靠在树干上的墨檀耸了耸肩,语气温和地说道:“如果是无论如何都不想说的事,你大可以继续藏在心里,毕竟谁都有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事。”
“我没有!”
季晓鸽高高地举起了手。
“汪也没有!”
紧接着是牙牙。
“我倒是有,但已经被你们知道了。”
贾德卡也跟着一起拆台。
“啊……?”
这是安东尼。
心情复杂的墨檀与心情同样复杂的达布斯交换了一个眼神,苦笑道:“别闹别闹,要是达布斯真不愿意说的话……”
结果这次确实达布斯自己打断了他。
“没什么不愿意说的,或许我刚才在你们面前发疯这件事本身,就是想被关心着我的大家逼问吧。”
达布斯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紧跟着补充了一句:“用面部定向爆破之外的方式。”
季晓鸽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然后,达布斯便开始讲述一切的原委……
同样的故事,却变成了客观的角度。
主要角色有三个,分别是贾老师达布斯、陈老师和田老师。
贾老师和陈老师都是刚过了实习期的年轻教师,在某所重点中学任教,满打满算已经快三年了。
在省略了大量笨拙的、过多的赞美之后,可以总结为陈老师是个年轻漂亮温柔恬静且富有活力的好老师。
贾老师则是同期实习生里,乃至历届实习生里最优秀的一个,作为一个自诩为三流全才,一流教育者的人,他确实在对应领域有着得天独厚的才华,尽管在某些方面有着特殊的执着,但无论是同事、学生还是学生们的监护人都对其赞不绝口,身为教育者的才能是有目共睹的。
而在暑假前刚刚被调来的田老师,一言蔽之的话,就是一个能在各方面都略胜贾老师的存在。
用达布斯的话说,如果自己是三流全才加一流教育者的话,那位田老师简直可以说是二流的全才加规格外的教育者了。
不但外形帅气,在人民教师的本职工作方面更是无可挑剔,性格方面则是圆滑中恪守着原则的类型,在教室和办公室中也有着远超于贾老师的人气,明明没有特意做些什么,却在无形中跟所有人打成了一片。
按理说,凭借贾老师的性格,他绝无可能对这种人产生半点敌意,只会将对方视作目标不断精进自己,有需要请教的方面也绝不会羞于出口,甚至会因为佩服田老师而想办法结交对方,可以的话希望与其成为好友……
如果,不是因为大家一眼都能看出来的、活跃于无数情感剧矛盾中的核心纠葛,也就是陈老师也非常佩服田老师,并和后者越走越近的话。
不需要理由,在察觉到这件事的瞬间,田老师便成为了贾老师眼中的一生之敌。
而随之产生的危机感,则在某件事发生后达到了巅峰!
那就是……
第八百四十五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