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d70z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帶着農場混異界 愛下-第一百七十二章 擊退讀書-r2lkk

帶着農場混異界
小說推薦帶着農場混異界
“符纸,在一次!”盛兕的声音突然传来,他的声音很大,但是话却并多,因为这是战场,命令必须要简单,必须要让下面的军士,第一时间就知道他们要干什么,不然的话,敌人可能就要杀到面前了。
那些军士一下就回过神来,他们在一次的放出了火系符纸,在他们的面前,出现在了片火海,在火海之中,黑雾翻滚,情况显得十分的诡异。而就在这个时候,盛兕的声音在一次传来道:“强驽,攻击。”
那些军士虽然还是十分的紧张,但是现在他们最起码已经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所以就见那些军士,全都动了起来,他们用脚踩着驽臂,给强驽上弦,随后在一次把强驽给击发了,等到他们激发了强驽之后,盛兕接着开口道:“土系符纸,流沙符,放。”
那些军士一听他这么说,马上就开始打自己手里的符纸,有流沙符的人,马上就把流沙符找了出来,然后直接就放了出去,看着他们一个个直接把符纸胡乱丢出去的样子,盛兕不由得摇了摇头,接着转头对阳山道:“这一战之后,就要对所有军士进行调整,所有符纸,必须要统一分配,拿土系符纸的,就拿土系符纸,拿火系符纸的,就拿火系符纸,必须要按队来进行分配,下一次我在让他们丢符纸的时候,必须要由一个人统一命令,一起把符纸丢出去,同属性的符纸一起使用,会起到一定的效果叠加做用,比这样胡乱的丢,威力要大得多。”阳山应了一声,把盛兕的话全都记下了。
要说之前他对盛兕还有一些怀疑的话,现在他是一点儿的怀疑都没有了,盛兕用刚刚的指挥,已经证明了,他对于影族,确实是十分的了解,有他指挥,他们对付影族确实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就在这个进候,离他们不远处的地方,突然又升起了一道白光,随后又有几道白光在他们的四周升了起来,一看到那些白光,阳山的脸色就阴沉了下来,他沉声道:“看样子这是一次全面的进攻,我们四周的一些团,都已经开始求援了。”
盛兕点了点头,随后沉声道:“传令骑兵,从两翼向正面战场进行一次冲锋,但是冲的不要太急,发现敌人之后,马上就退回来。”阳山应了一声,马上就去下令去了,随着他的命令下达,那些骑兵马上就冲了出去,这到是让盛兕松了口气。
之前那些骑兵让人向撵兔子一样,撵的直跑,他以为那些骑兵没有胆子在对敌人进行攻击了,却没有想到,他们竟然还有胆子冲锋,这到真的是十分的难得,看样子这一战之后,以后他们在遇到影族,应该不会那么紧张了。
那些骑兵冲出去之后,不一会儿就退了回来,随后一个军士就跑到了阳山跟前,对阳山道:“报,都尉大人,我们面前已经没有敌人了,但是好像有敌人的骑兵,在攻击其它的团,我们四周的几个团那里,好像还有战斗。”
阳山一听那个战士这么说,他不由得一愣,随后他转头看了一眼盛兕,盛兕沉声道:“我们只有一个团,没有能力去救援他们,把我们这里守住就可以了,让骑兵在外游弋,一但发现敌人来攻,马上回报。”阳山点了点头,随后马上就下了命令,那些骑兵在一次的出发了。
在那些骑兵出发之后,盛兕就对阳山道:“开始整军吧,我们必须要随时都保持战斗状态。”阳山应了一声,马上就开始整军,让军队的阵形在一次的变得整齐,随后大军就静静的站在那里,准备着随时都有可能会到来的进攻。
很快的大军前面的火海也消失了,黑雾也消失了,当然,那些影族人也全都消失了,看着那些消失的影族人,军队的人,全都松了口气,同时他们的脸上也全都露出了笑容,如果不是他们随时都有可能会遇到攻击,可能很多人,都要开始欢呼了。
盛兕看着那些军士的样子,微微一笑道:“看样子影族人并没有想要在这里与我们全力的战斗,这一次应该是一次试探,他们应该很快就会退走,都尉,问问骑兵,最近的树林在那里,一但战事结束,我们注去树林那里扎营,开始准备我们的东西。”
阳山应了一声,随后他马上就去问了一下,问过之后,他这才对盛兕道:“离我们最近的树林,就在我们前方,十里左右,我们时候过去?”阳山十分的清楚,在这个时候,必须要听盛兕的,一切都由盛兕说的算。
盛兕沉声道:“现在就出发,骑兵四周游弋,后勤部马上把车给拖走,其它人,整军前行,随时准备战斗。”阳山应了一声,马上就去下令去了,不一会儿大军就行动了起来,后勤队的人,马上就把那些大车全都拖走了,大军开始前行,所有人都紧紧的抓着自己手里的武器,不过盛兕现在到是不太担心,因为他相信,现在影族人,应该差不多已经走了。
十里路对于他们来说,真的不算什么,不一会儿就已经走到了,那里果然有一片树林,不过树木都已经枯死了,盛兕马上就下令砍树扎营,不过却分出了一半人进行警戒,军士们全都动了起来,很快的营寨的护栏就已经建好了。
护栏建好之后,盛兕就开始下令,让那些士兵在营地外,挖出护营坑,这种坑不需要太深,也不需要太大,只要碗口大小就可以了,但是数量要多,除了营门处之处,其它的地方,必须要全都挖上这样的坑。
这样的坑就是为了防止骑兵冲锋的,阳山他们也不是笨蛋,一看到这些坑,马上就明白了盛兕的意思,不用盛兕说就知道该怎么做了,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传令兵前来,让阳山马上就去中军大帐那里开会。
盛兕让阳山带着一百骑兵随他一起去,而其它人要留下来,接着加固营寨,等到那些坑挖好之后,盛兕就让那些军士马上建自己住的帐篷,他十分的清楚,今天他们是不可能离开的,什么时候在前进,还要等命令,他必须要利用这一段时间,让军队准备他们需要的东西,虽然说军士们会辛苦一些,但是以后他们在遇到影族人的时候,却会轻松很多。
在军士们把营地建好之后,盛兕就让他们开始制做大车和木盾,现在他们有的大车,也要进行一些建造,盛兕做用的大车,与一般的大车不一样,一般军中的大车,都是平板大车,而盛兕却是要让军士,在大车的左侧加上护栏,这护栏还很高,到人的胸口,而大车的后面,还要加上一面厚重的盾墙,这盾墙也很高,足有一人左右高,上面带有一些孔,可以方便强驽从车上向外发射。
同时盛兕还让那些工匠,相办法把神臂驽,给装到车上,这样方便他们行动,整个军营,好像一下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木匠铺子,只要是会一点儿手艺的,就全都在干活,不会手艺的,也要帮着搬木头,除了五百人在警戒外,其它人全都在忙。
而这个时候,在吴一鸣的大帐之只,吴一鸣正脸色难看的看着他手下的那些都尉,阳山一脸平静的站在队列之中,他注意到,有几个都尉都受了伤,更多的人,却是一脸灰败的站在那里,看样子他们的损失好像不小。
吴一鸣看了众人一眼,接着沉声道:“看看你们的样子,只一仗,就被影族人给打在了这个样子,我的脸都让你们给丢尽了,一个个出发的时候,好像狠不得随时与影族人大战一场,可是最后的结果就是这样的吗?你们还有脸站在那里?”
所有人都低下了头,这一仗他们打的确实是很丢人,他们一个旅,光是中军的损失就超过了两千人,这么大的损失,是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的,最重要的是,他们在与影族的骑兵对战的时候,可以说是进退失矩,要不是吴一鸣的中军稳住的话,怕是他们就要溃散了,这是他们出发的时候,万万没有想到了。
在他们出发的时候,他们以为,要对付影族人,应该不难,他们这么多的军队,只要平推过去,就可以直接把影族人,全都给收拾了,所以他们当时是很放松的,一个个更是求战心切,恨不得马上就与影族人大战一场。
但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第一次与影族人遭遇,他们迎来的,却是这样的局面,这与他们所想的完全不同,当他们看到那些影族人,如同魔鬼一样,从黑暗之中冲出来,对他们发起攻击的时候,很多士兵连击发自己手里的强驽都忘了,等到那些影族人冲到了他们面前,他们这才想起来,但是一切都已经晚了。
要不是吴一鸣让后面的军队,马上就放出术法攻击的话,怕是他们的军阵,就要被影族的骑兵给冲散了,一但他们的军阵被影族的骑兵冲散的话,那他们就真的完了,到时候影族的骑兵,就可以像撵兔子一样的撵着他们跑了,他们这些人怕是就完了,不死上一半,怕是没有办法在逃过影族人的追杀了。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现在他们面对吴一鸣的责问,一句话都不敢说,他们确实是败了,败的还十分的惨,他们真的是没有脸在说什么,毕竟他们也是军人,军人在战场上失败了,不管你有什么样理由,败就是败,所以他们的脸色都十分的难看,更多的却是羞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