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2lp精华都市小說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點小駙馬-第九百四十章 投資-vwmwj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小說推薦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崔六听见这话,怔在了原地。
蒸汽?
这是什么意思?
一时间,他陷入了沉思中。
怔怔地站在台上,却是忘却了周围的一切。
方休见到这一幕,摆了摆手,道:“想不明白,下去再想,后面还有人等着呢!”
若是其他人这么说,陷入沉思的崔六定是不理会的。
可是,面对方休,他却是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方休说完了以后,他立马就走下去了,一刻也没有停留。
除了崔六,获得奖项的一共有三个人。
每个人都是奖励了五百两的银子。
第一个乃是机械书院的学生。
发明的东西,乃是一个很神奇的小玩意。
名字叫做拉链。
与名字相同,这东西,便是可以拉开的链子。
用在衣服上,或者是包裹上,可以省去很多的事情。
因为只是刚刚研究出来,具体用在什么地方,还是不知道。
第二个乃是材料研究院,几个学生一块捣鼓出来的。
乃是用柴米,加上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原料,制成的。
轻轻的一动,便可以有火,比火折子要好用的多。
这个东西,是方休名的名。
名字便叫做火柴。
也是十分的形象。
乃是可以放出火的柴木。
这第三个,乃是民间的人。
众人以前从来都没有见过。
是个十几岁的孩子。
而且并没有发明出实物,只是说明一个小小的点子。
便是寻一个上好的木头,然后戳几个小孔,在小孔之上装上猪鬃,用作刷牙。
在这之前,百姓们刷牙都只是用柳条再加上些盐,便算是好了。
因此,这东西也算是个创意。
当然,这只是矮个子里面拔个高个子。
因为,其他的实在是入不了眼。
若是只有安国公府下的这些人,那百姓们会如何想?
因此,也便拉上来了个孩子。
这三个人,每个人都是五百两银子。
方休看着他们,脸上露出笑容,开口道:“这五百两银子给你们,乃是奖励,除了这五百两银子,本公还可以给你们一千两银子,然后你们将你们的创意,做成商品,给本公分红便好。
如何?”
三人听见这话,都是面面相觑。
完全不明白安国公的意思。
不止是他们三个,底下这么多的人,都是不太明白什么意思。
方休看着他们,有些无奈,却还是解释道:“这叫做投资,你们有技术,但是没有银子,本公有银子,但是没有技术,便给你们银子,让你们去生产这商品。
到时候,若是赚了银子,你们要分给我三成。
这么简单的道理,还不懂吗?”
三人听见这话,都是明白了。
也就是说。
自己是大东家,安国公是小东家。
只是……
材料书院,就是那个发明了拉链的学生,犹豫道:“安国公,这一千两银子实在是太多了,我等,我等受之有愧。”
方休听见这话,有些无语。
这些人怕是不知道自己的发明究竟能挣多少的银子吧?
这拉链,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玩意儿。
以后却是要用在很多地方的啊!
别说是一千两银子,就是一万两银子,那也是完全值得的!
从某种意义上讲,几百年间,这拉链的意义甚至要远胜春风楼、风筝坊!
只是,眼前这些人,包括台下的几千凑热闹的路人,都是十分的不理解。
在他们的眼里,这拉链就是一个不值钱的小玩意。
能得五百两银子的奖赏,已经是极为难得的一件事情了。
如今,竟然还能得到一千两银子的……
按照安国公的说法,叫做投资。
那实在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至于剩下的,那个火柴还算是可以。
若是问世了以后,他们定是也要买上许多的。
毕竟就展示的情况而言,这火柴却是比火折子要方便的多的多的多。
只要不是太贵,他们都会买上一些,放在家里。
那个牙刷……
就不好说了。
听上去虽是比柳条好用。
但是,柳条也不是不能用啊!
若是那牙刷卖的很贵,还是柳条好用一些。
哎……
真不知道安国公是如何想的。
莫非真的是银子多到没有地方花了。
这些人,他们以前没有见过拉链,没有见过牙刷。
自然是不知道这东西的好处的。
方休却是比他们了解的多。
摆摆手,道:“你们放心,既然本公说了,这东西能挣到大钱,便一定能够挣到大钱!
若是一千两银子不够,本公还会给你们追加投资。”
“……”
三人听见这话,更加的不安了。
相比于崔六,自己的发明实在是小玩意。
不值得一提的小玩意。
能够得到五百两银子的奖金,对于他们而言,已经是一件极为高兴的事情了。
若是银子再多,他们便心有不安了。
更何况是一千两的银子。
而且安国公还只是要三成的分红。
在他们的眼里。
既然安国公想要投资。
定然是安国公的分红更多一些,最起码也该是安国公七成,自己三成。
毕竟,若是没有安国公,自己如何也是没有银子,量产这些东西的。
另外两个人,年纪都不算小了。
因此,思考的还算是比较多的。
发明牙刷的,还只是一个孩子。
此时此刻,听见安国公的话,却是认真仔细的思索了起来。
听起来,似乎不错。
只是……
他抬眸,看向方休,问道:“安国公,我想问一句,若是赔钱了呢?”
“这……”
另外两个人听见这话,一时间都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那孩子的父母听见这话,却是脸色一变。
忙不迭地上台,重重地拍了他脑袋一下,没好气地骂道:“安国公给你银子,给你投资,你便是要感恩戴德了,还想着赔钱之后,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呢!
快些给安国公道歉!”
说完,小心翼翼地看向方休,陪笑道:“国公大人,他还是个孩子,不懂事,说话不过脑子,您大人有大量……”
话没有说完,便听见那孩子不服气的道:“我没有不懂事!安国公是在教我做生意!做生意便是有赚有赔!怎么可能没赔钱的情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