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sik精品都市言情 《錦衣血途》-第883章 集權相伴-teacl

錦衣血途
小說推薦錦衣血途
待陈啸庭进了大堂,便在主位上直接坐下,下面的一中队千户们则肃然而立。
陈啸庭取下官帽放在一旁,同时问身侧的杨凯道:“正式开始的时间还有多久?”
杨凯便答道:“定的辰时初刻,约莫还有半刻钟时间!”
陈啸庭点了点头,然后才对堂下众人说道:“时间还有一会儿,你们各自先找椅子坐下,椅子不够让人端几个过来!”
在指挥使大堂上议事,一般来讲只有飞鱼服大佬才有位置坐,陈啸庭此举未免坏了规矩。
但今时不同往日,陈啸庭需要拉拢一众部下,所以才会如此。
当东署指挥佥事郑安赶到时,大堂内众人都已落座。
自己来得稍迟了一些,于是郑安连忙解释:“大人,路上耽搁了!”
郑安是自己人,陈啸庭示意他坐下之后,才笑着问道:“你堂堂锦衣卫指挥佥事,难道还有谁拦你的道?”
郑安才道:“是五城兵马司的人,卑职来的路上有兵卒封道,任何人不得出入,好在后面他们一位千户来呵退了他们!”
五城兵马司负责城内治安,昨天夜里禁军才封闭了京城各门,难道今天就要对城内戒严了?
朱琇麟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他对皇位真就那般迫不及待?皇帝可还没死呢!
想到这些,陈啸庭望向刘忠德说道:“刘千户,你让人去查查怎么回事!”
五城兵马司在北城,而刘忠德眼下负责正是北城的侦缉,所以陈啸庭才让他去安排。
“卑职遵命!”刘忠德起身道,随即他就往外面走了去。
只是去外面打个招呼,刘忠德很快就回了衙门,事情已经被他安排妥当。
只听陈啸庭继续向他说道:“北城衙门多,这些天让你的人把耳朵都竖起来,探听到的消息全都要上报!”
说完这话,陈啸庭又转向杨凯道:“消息司那边你亲自盯着!”
对陈啸庭的这番吩咐,刘忠德和杨凯皆点头应是,而很快规定的议事开始时间也到了。
眼下未到的,便是卢云思一党人,包括东城西城的两位千户和两位副千户。
这些人落了自己面子,陈啸庭却不觉得尴尬,而是笑呵呵对在场众人道:“诸位都看到了吧?”
“还没开始议事,咱们的敌人就自己冒出来了!”
陈啸庭这话说得极重,把卢云思等人称作了敌人,让在场所有人都警觉起来,今日这场议事果然不同寻常。
此时,陈啸庭再度向杨凯吩咐道:“派人去南司,把沈大人叫过来,就说咱锦衣卫要执行家法!”
陈啸庭虽然声音不大,但因房间里太过安静,以至于在场众人都能听见。
执行家法?对卢云思执行锦衣卫家法?如果是要动真格的话,今日锦衣卫就热闹了。
得令之后,杨凯立马下去吩咐,大堂内气氛则凝重起来。
而此刻,陈啸庭点了两个名字:“焦富荣,刘奎!”
这二人都是他新提拔起来的,分别在东城和西城两个千户所,算是对卢云思势力的渗透。
“卑职在!”焦富荣和刘奎答话道。
“你们去新的千户所,也有一段时间了,能不能控制局面?”陈啸庭直截了当问道。
焦富荣和刘奎面面相觑,而后焦富荣答道:“托大人洪福,底下人都给卑职二人面子!”
这话绝非需要,要不是他这位指挥同知在,他二人去了被架空几乎板上钉钉。
而听到陈啸庭这般问话,大堂内众人心里明白了更多,这让他们都激动起来。
为什么激动?因为要对卢云思这些人下手了,打倒了这些人不就得空出许多官位来。
“诸位,现在明白本官意思了吧?”
“在此危急时刻,咱们得分清楚敌友,对敌人不需要客气!”
这话已经够直白了,众人现在都已明白,陈啸庭今日就是来排除异己的,只有这样锦衣卫才能上下一心,才能卖个好价钱。
也就是在这时候,只见外面卢云思带着几个手下姗姗来迟,走到大堂外时他们停了下来。
他在看着大堂之内,而里面的人也都目光冷峻盯着到。
这带给了卢云思极大压力,于是他开口缓解道:“哟……诸位来的这么早!”
“卢佥事,你觉得今日议事不重要?”
卢云思笑了笑,然后迈动脚步走进了大堂内,越过众人来到陈啸庭面前后,才道:“当然重要,陈大人的指示谁敢不来?”
谁知此时,陈啸庭竟一把操起桌上茶杯,直接朝卢云思身上砸了去。
事情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卢云思根本避无可避,茶水撒得他一身都是。
相比于被茶水弄湿了衣裳,此时他卢云思在此丢了面子,才是他万万不能忍受的。
“陈啸庭,你他吗疯了?”卢云思指着陈啸庭,目光中满是怒火。
谁知此时,冯文贵却从后方站起,指着卢云思大骂道:“卢云思,我看你他吗才是疯了!”
“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在此处撒野逞凶?老子早就看你个王八蛋不顺眼了!”
骂完这话,冯文贵干脆一脚踹到了卢云思胸口,将其直接踹到在地上。
可怜卢云思才被茶杯砸了,此刻又狠狠挨了一脚,以至于他都懵了。
其实不只是他懵了,在场其他人也都懵了,冯文贵今天也太大胆了。
事实上,在场聪明人都知道,冯文贵此举纯粹是向陈啸庭表功,纳投名状。
陈啸庭第一个动手,他冯文贵不管不顾直接第二个动手,这份忠心在场就没一个人比得上。
待其他人想通时,心中纷纷钦佩起冯文贵来,同时心里还有一丝丝惋惜。
但此时,跟随卢云思来的四人,见到上司被冯文贵殴打,立马指着冯文贵大骂道:“你干什么?”
好家伙,这一句话直接捅了马蜂窝。
陈啸庭手下这些人正想挣表现呢,这些人就把机会送来了。
“你们他吗想干什么?”只听牛景云怒斥道。
随后他便踢开身边的椅子,立马向开口那人冲了去,随即两人扭打在一块儿。
这一行动带动了其他人,于是刘忠德李维这些人也冲了上去,指挥使大堂一时间乱糟糟的。
大堂之外,今日当值的校尉们忍不住回头看,就见到了这辈子都难忘记的画面。
却听他们的小旗官呵斥道:“别他吗瞎看,嫌自己命长是吧?”
这些大佬们斗法,下面的人最好能离多远离多远,否则就是给自己找麻烦。
大堂之内,陈啸庭面前重新摆上了一杯茶,此刻他一副冷漠的面孔,看着一众部下们斗殴。
看了一会儿觉得差不多时,陈啸庭一拍桌子,暴喝道:“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