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91y0精华言情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 起點-925、急促推薦-bhwb7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搞什么飞机?”
说话说一半,忽然就挂电话?
顾晨还想问问其他。
可现在看来,也问不出个所以然。
想想,也就算了。
这边所有人都被控制,但是这些机构的实际控制人廖凯并没有出现。
他算是一条漏网之鱼吧……
顾晨不急于收拾,想想给他几天滋润的时间。
但凡只要在国内使用身份证,就不怕找不到你,想想也就释然了。
“把人都带回分局,收队。”顾晨果断下达命令。
……
……
芙蓉分局一号审讯室。
郝丽看着老面孔顾晨,有些尴尬。
她有点懵圈。
主要是上午才刚见过一面,这下午又能见着。
只不过环境一换,心情减半。
现在的地点是在芙蓉分局的审讯室里。
就这种环境,想必是个人都笑不出来吧。
但郝丽能笑,她是苦笑。
“顾警官,你说大家都是老熟人了,你也用不着给我戴着这个吧?”
郝丽将双手抬高,将手铐示意给顾晨。
顾晨咧嘴一笑,起身,直接来到她面前。
“顾警官。”郝丽用期待的眼神看着顾晨。
顾晨也如她愿,用钥匙将郝丽手铐解开。
“帮你打开手铐,也是希望你老实交代,把你知道的东西都说出来。”
“我……就是个打工的,我能知道什么啊?”
“咔!”话音刚落,顾晨刚打开的一只手,瞬间又被拷了进去。
郝丽吓一跳,赶紧求饶道:“我……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顾晨重新解开手铐,走回到自己座位上。
一束灯光打在郝丽身上,让这个在网红孵化公司的女强人,顿时显得有些拘谨。
之前顾晨在网红公司,领略过她的强势。
但,现在环境不同,郝丽的强势在这没用。
“你并不是什么公司副总裁这么简单,你是这家网红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你背后的大老板叫廖凯。”
顾晨给她开了个头,想让她自己说下去。
郝丽目光一怔。
她知道,警方是调查过自己的。
最起码公司的具体情况,现在都被警方掌握。
尤其是公司的账务和文件,现在都在警方手里。
自己曾经干过的那些坏事,可以说,顾晨肯定都知道。
狡辩,似乎也没有什么任何意义。
“说吧。”见郝丽有些后悔的样子,顾晨直接提示说。
“是,我是这家网红公司的实际负责人。”
顾晨右手转笔,开始对郝丽的口述做记录:“说下去。”
“嗯。”郝丽微微点头,垂头丧气的道:“我的老板叫廖凯,他是做房地产起家的,积累了些资本。”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顾晨问。
郝丽抬头望着天花板:“我跟他……是在一家酒吧认识的,那时候我还在当主播,他知道我的职业后,问我愿不愿意帮他打理公司,他说他正在搞网红孵化。”
“于是就这样,我在早期的向阳网红孵化传媒公司干过一阵,那时候,我们的工作内容也仅仅在于直播领域。”
“但是后来,廖总又收购了一家私人整形医院,以他的头脑,在直播产业走向下坡路的时候,必定会给自己找后路。”
“所以这就是你们犯罪的开始?”卢薇薇问。
郝丽点头:“那有什么办法呢?我们也要吃饭啊,之前最好的时候,签约主播有40多人,后来都不到四分之一。”
“主播们赚不到钱,都跑了,廖总只能重新想办法,所以他想到了收购整形医院,让整形医院成为盈利的主要方向。”
“而这个时候,我们手里还有网红公司,廖总就想反其道而行之,将向阳网红孵化传媒公司作为载体,帮助那些想成为网红的女子,输送到爱美丽整形医院做手术。”
顾晨将这些记录在案,抬头又问:“所以你们网红公司那些短视频教室,和那些拍摄器材,主要都是做做样子?”
郝丽点头承认:“没错,因为这样才有人相信,整容之后能变美,然后再由我们专业团队进行短视频打造,完成她们成为百万网红的梦想。”
“不过,这些只是他们一厢情愿罢了,毕竟她们根本不知道,别说打造一个拥有百万粉丝账号的网红需要投入多少团队多少精力,就是打造一个30万粉丝的账号,那也需要大量投入。”
“网红是流水线,可是现在竞争太过激烈,整容脸满大街都是,用户都有些审美疲劳。”
“或许早几年她们可能还有机会,只是现在,机会太小,我们也不可能冒这么大风险,给她们做团队引流。”
听到这里,顾晨从文件袋中,将几份面试表格抽出,亮在郝丽面前问:“你们这上面写的内容是什么?”
“啊?”郝丽抬头一瞧,顿时神情紧张。
见郝丽不说,卢薇薇便直接提醒道:“这上面,你们把面试者分为三六九等,给她们推荐的工作方向也不一样,你们是怎么想的?”
“就……”抬头看了眼卢薇薇,郝丽有些慌神道:“就是把她们按照廖总的意思,推荐到不同的地方去上班。”
“毕竟之前我们承诺的款项,是整容之后签约公司,廖总早先也是有这打算,可后来发现不划算,于是他又动起了歪脑筋。”
“歪脑筋?”王警官闻言,挑眉问她:“你是指哪方面?”
感觉这才是案件的关键啊。
毕竟之前大家已经搜到关于廖凯的笔记本,其中就记录着许多不为人知的一幕。
但这些警方已经掌握。
现在问郝丽,只是在补充遗漏。
郝丽长叹一声,也是一脸沮丧道:“就是把一些整容之后,又无力偿还贷款的女生,诱导她们去一些娱乐场所上班还债。”
“像什么KTV,这类地方对颜值要求并不算很高,所以我们会推荐长相一般且身材一般的人过去。”
“而那些酒吧迪厅,他们大多需要气氛组,尤其需要一些长相和身材俱佳的女子,所以廖总会推荐一些整容之后,面容姣好,且身材不错的人去那边赚钱还债。”
“当然了,还有更高一级,这种也是廖总的杀手锏。”
听闻杀手锏,顾晨眉头微微一皱:“你是指……介绍给那些富豪做公关?”
顾晨当然知道,这里所谓的“公关”是指什么。
郝丽也是点头承认:“没错,就是介绍给那些道貌岸然,有钱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他们大多喜欢年轻漂亮的女子,但是要求也是极高。”
“所以廖总会挑选一些整容之后,长相身材俱佳的女子,签约她们来公司,参加一些丽人攻略培训,把她们打造成一些流水线名媛。”
“让她们的朋友圈,每时每刻都是高端美食,甚至是举止投足之间,都透露着高雅的气质。”
“一般这类流水线产品,是这些富商们最为心仪的,因此廖总会通过自己的人脉,想办法介绍给这些富豪名人。”
“等一下。”袁莎莎忽然打断了郝丽的说辞,抬头问她:“这些女子整容是贷款,你们培训是不是还要收钱?”
“没错。”感觉袁莎莎似乎懂一些的样子,于是又道:“我们花费大量人力物力进行包装培训,当然得收高学费了。”
“而且这些女子太想嫁入豪门了,她们当然也愿意付出高额的代价。”
“那她们的钱从哪来?”王警官问。
郝丽撇嘴一笑,摇了摇头:“这个不是她们要考虑的问题,高端培训和包装,当然需要高额学费,我们可以先让她们欠着,因为她们一旦嫁入豪门,这些高额培训费,对她们来说都是小意思。”
“那如果没有如愿以偿的女子呢?”顾晨问。
郝丽躺靠在座椅上,冷漠的摇头:“那就没办法了,欠多少,利息和本金一样要还,我们会送她们去一些高档娱乐场所工作,这样她们就可以很快还清债务。”
感觉所有受害者,似乎都被这帮混蛋所控制。
任何流水线上出来的整容女子,似乎命运都被捆绑在一起。
似乎,在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生意。
尤其是来这里整容的女子,大多都是涉世未深的女学生,因此容易被人洗脑,走上邪路。
顾晨现在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像张雅琴这类“业务员”,特别喜欢盯上这些在网络上稍有些粉丝,但不算太红的女子,将她们介绍进入网红公司。
因为她们都没有经历过社会的毒打,对于所谓的网红世界,充满好奇和遐想。
正是因为无知,才让像张雅琴这类所谓的网络“知心小姐姐”屡屡得手。
说到底,都是因为张雅琴掌握了控制人性的欲望。
而欲望这种东西,终究是前赴后继,连绵不绝。
只要掌握产业链中重要一环,张雅琴就能源源不断的收获提成,这些都是她非法所得的源头。
而人一旦在这种非法行业中,谋得暴利,那再要让她静下心来安稳工作,那几乎成了不可能。
“张雅琴在哪?”顾晨将郝丽的口述记录完毕后,抬头问她。
“张雅琴?”郝丽眉头微微一怔。
“你该不会跟我们说不知道吧?”卢薇薇早就看穿一切,也是实话实说道:“她忽然离职,只不过是玩失踪的假把戏,实际上就是为了躲一躲韩丽丽,我说的没错吧?”
“好吧。”郝丽知道自己瞒不过警方,只能老实交代道:“你们肯定已经知道,她现在已经搬到富力公寓去了吧?”
“我们当然知道,但是我想问的是,她现在在哪?因为她已经几天没回公寓了。”顾晨说。
“没回公寓?不会吧?”郝丽感觉有些奇怪,不假思索的摇了摇头:“那公寓还是我帮她垫付了押金的,她不住在那,那会住在哪?”
“住在哪?这应该是我问你吧?”卢薇薇说。
郝丽摇头:“女警同志,我是真不知道啊,而且奇怪的是,这几天,我也联系不上张雅琴,感觉这人也不知道死哪去了?平时都不这样的。”
“可现在,忽然就人间蒸发,我甚至怀疑你们警方的突然到访,可能都跟她有关系。”
“我们跟她并无交集。”顾晨直接否认了回去,道:“搜查你们这些机构,完全是因为你们作案多起。”
“而且其中也有许多人报过警,因此我们能通过技术手段,找到一些你们的犯罪证据链。”
“原来是这样?”闻言顾晨的说辞,郝丽确认了警方的突袭,跟之前消失的张雅琴并无交集,于是微微点头,却不知所以。
“难道你真不知道她在哪?”卢薇薇等了好几秒钟,原本以为郝丽会交代,可结果郝丽一言不发,忽然就沉默了。
郝丽抬头看向卢薇薇:“警察同志,你让我说什么?我真不知道她在哪?要知道我早说了。”
“好吧,暂且相信你一次。”顾晨也看出来,这个郝丽并不像是说谎的意思,于是便保留意见。
随后,顾晨、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又接连审讯了网红公司的几名负责人,以及整容医院负责人,网贷公司负责人。
虽然所有人都有交代,这些公司机构的背后老板,都是廖凯,但是对于张雅琴的去向,大家的口径几乎是统一的。
那就是张雅琴在哪?大家都不知道,而且也联系不上。
一下午的各种审讯,可以说,案件也算接近尾声。
这些产业链,所有机构的犯罪证据,顾晨这边已经全部掌握。
目前遗憾的是,主要的背后老板廖凯消失不见,暂时无迹可寻。
而作为产业链上重要一环的“业务员”张雅琴,也随之消失不见,就像人间蒸发一样。
当然,顾晨也更愿意相信,这两人似乎警惕性很高。
因此在感觉风声不对的时候,就立马做出躲避的举动。
至今两人可能都躲在某处不为人知的地点,等待着下一步计划。
可案子虽然已经得到重大突破,包括这条黑色产业链上输出的整容女子,因为都有在公司存档的情况。
因此警方顺藤摸瓜,也找到了许多正在从事非法勾当的人群。
晚上10点。
劳累了一整天的三组众人,横七竖八的躺靠在各自作为上。
白板上写了又擦,擦了又写。
每个人桌上都放着刚刚吃完的桶装方便面。
“顾晨。”何俊超累得像条狗,瞥了眼此时三组精力值最旺盛的顾晨,不由调侃着说:“你这家伙是木头做的吧?不累吗?”
“还好吧。”
顾晨此刻拿着平板电脑,依旧在对何俊超标注的全市网球场馆进行查阅。
何俊超见顾晨没懂自己的意思,于是又道:“这全市网球场,大大小小上百个,很多都没有安装监控。”
“就算要搜查,也需要大量的实地排查,就我们这些人,要找这个张雅琴,我估计,难。”
“对呀。”丁警官也是就事论事道:“这么多网球场,要找她张雅琴肯定不容易。”
“再说了,现在我们把这条黑色产业链一锅端了,这个张雅琴,还有廖凯,他们肯定是得到风声的,就这还不躲起来?”
看了眼大家,丁警官又道:“所以我觉得,这个时候的张雅琴,应该不会出来打网球,所以……”
“所以我们去睡觉吧?”感觉如果自己不说的更明白一些,可能工作狂属性的顾晨,根本猜不到自己要说什么。
于是何俊超干脆一了百了,直接说自己想休息。
“行吧。”眼看今晚也没有太大收获,顾晨只能点头同意:“下班吧,具体情况,明天再说。”
“要的就是你这句话,终于可以去洗澡睡觉了。”何俊超拥抱了顾晨,拍拍顾晨的后背,这才蔫蔫的走出办公室。
要知道,昨晚已经跟顾晨在七夕夜里折腾一晚。
今天又陪着顾晨各种调查搜索。
感觉自己不要睡觉的吗?
虽然中午小眯了片刻,但是睡觉时间肯定不够。
看着顾晨一拖就是晚上,何俊超想死的心都有。
只不过大家都在努力工作,何俊超也不好再说什么,所以一直熬到了现在。
何俊超感觉,如果现在不说的更直接一些,没准明天白小兰所在的江南电视台,可能就会报道一篇,关于一名优秀的人民警察,累死在工作岗位上的新闻。
何俊超才不想自己的照片变成黑白色。
顾晨看着大家都没动,于是又道:“大家不用待在这里,都回去休息吧,养精蓄锐,我们明天再来。”
“哦。”
“终于能走了。”
“溜了溜了。”
感觉顾晨不是开玩笑,大家这才松上一口气,各自开始收拾东西,准备返回警员宿舍。
……
……
翌日清晨,养精蓄锐的三组成员们,准时来到办公室上班。
从昨天晚上开始,小雨下了一夜,给这炎热的天气消消暑,街道也似乎变得更加干净起来。
顾晨和往常一样,继续开始一天的工作。
昨天对黑色产业链的证据搜集,其实已经结束,今天的工作依旧一大堆,主要是证据整理。
但那也是一项繁重的工作。
然而就在顾晨将几份文件塞入文件袋时,一名三组的女见习警,忽然急促的跑到顾晨身边。
她呼吸急促,表情急促,甚至连看顾晨的样子也很急促。
顾晨一脸懵逼,问她:“你这什么情况啊?”
“顾师兄不好了,韩丽丽不见了。”女见习警再一次急促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