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8nh人氣都市小说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寅先生-2325-萬一猜錯了呢-l9wk2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小說推薦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随便虎皮现在削弱的没法说话,不过他还是有意识的,当即眼角滚下两行热泪出来。
姬贼摇了摇头,挨个的去看这些被抓的小伙子,嗯,你别说,虽然各个都要快被榨干了,不过都还有一条小命。
看这个样子,那些野人也挺知道克制的,也没有虎皮他们全都榨死。
“来几个人,把虎皮他们扶起来。”
姬贼说话的功夫,主动去搀扶虎皮去了。
他不动手不知道,这一搀扶,方才觉的不对劲。
不算是别的原因,主要是虎皮太轻了。
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人高马大的,这会姬贼觉得都不剩下一百斤了。
整个人身体都给掏空了。
阿观明显也感觉到了其他军战部族人变化,不由得吐槽:“好家伙,你们这几天到底经历了什么?怎么变成了这样了?”
虎皮他们俱都是惭愧不已,一个个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姬贼示意阿观先别废话,赶紧的把虎皮他们带出去比较好。
阿观也是懂事,姬贼这一说就能克制住,你要是换阿良来,他非要刨根问底把这几天发生的风流往事都给问出来才甘心。
“陛下!不妙了,咱们火把快灭了!”
正当大家准备离开之际,外围用火把抗住野人的狩喊了出来。
姬贼闻言一愣,跟着单手提着刀冷哼:“灭了就灭了,大家步行杀出去也是一样!”
说着,姬贼把虎皮交给阿观,自己提刀走在队伍前,大喊了一声,与族人一起向前冲杀。
别误会,姬贼所谓的冲杀,也只是起一个带头作用,大家都知道姬贼的战斗力,让他来冲锋陷阵的话,怕是会死的非常难看。
所以,狩和泰两个人都很自觉的保护在姬贼周围,生怕是姬贼出了点什么事。
大家一起向外冲杀,短时间,倒是拧成了一股绳让这些野人措手不及。
不过他们也的确是骁勇,很快的,就召集同伴来杀了过来。
其中,更有不少被火烧的半死的野人也上来了。
说实在的,姬贼都不知道被火烧过之后,这些野人还能干吗。
他们用来防御铁刀的松脂皮毛都没了,上来不是找死么?
向前冲了有二三十步的路,这二三十步,对于姬贼他们来讲,那就是一步一个血脚印。
当真是可以说鲜血淋漓一般。
虽然野人不管是格斗技巧还是组织性都无法与军战部同日而语。
但是他们有松脂毛发作为防御,铁刀破不开,再加上,他们各个悍不畏来消耗军战部的体力,逐渐的,冲了有二十步之后,大家都冲不动了。
纷纷朝着姬贼建议这样下去是不行的。
不用众人说,姬贼当然也知道在别人的地盘和别人打消耗战是多么愚蠢的行为。
可眼下这些野人疯狂的一批,想要冲出去不亚于痴人说梦。
姬贼咬着嘴唇,直起身来四处的环顾,想要找找看有没有什么能躲避的地方。
忽地,他看到了身背后那些巨人石像群中,有一个巨人石像是半跪着的,那巨人跪下的膝盖处,有一个半人高的口子,里面像是有藏身的地方相似。
姬贼连忙把防线交给狩和泰,然后自己转身跑到那巨人膝盖位置,从腰里面摸出火折子,吹亮了直接就钻了进去。
这一钻进去姬贼方才发现,自己预料的不错,这巨人身体内部,的确是镂空的,就膝盖位置留了一个口子,内里掏空,是一处巨大的山洞,漫说军战部这一百五十人,就是再来三百人,也完全可以藏身。
当即姬贼不敢犹豫,几步跑出来,招呼族人们赶紧过来藏进来。
狩第一个带队进入,泰则是有水火无情棒,对那些野人可以造成更大的杀伤,所以留在后面断后。
当所有军战部族人都退进去了巨人山洞中,有一个野人因为上头追了上来,上半身刚进来,就被泰一棍子敲碎了脑袋,然后一脚踢了出去。
洞外那些野人则是在瞧见这一幕的时候纷纷吓得不轻,嗷嗷叫唤着在洞外磕头求饶起来。
泰很纳闷,隔着山洞看到这一幕的他回头问姬贼这些野人不进来,反而是跪拜的行为什么意思。
姬贼沉吟了一声:“还记得之前他们对着巨人石像参拜祈祷么?”
泰点了点头。
姬贼道:“没猜错的话,这巨人石像应该就是他们的图腾了,刚才那野人钻进来被泰你一棍子打死,他们误以为是触怒了神灵遭到了惩罚。”
泰眨眨眼睛:“是么?那陛下万一你猜错了呢?”
姬贼翻了个白眼:“猜错了咱们就都死在呗,多大点事。”
泰:“···”
姬贼深吸了一口气,站了起来,举着火折子来到了虎皮他们身旁边来,蹲下来对虎皮他们查看情况。
能看的出来,虎皮他们从一开始的紧张恐惧情绪,因为见到了姬贼,确定了姬贼来亲自救自己之后,有所缓和了,这不是,姬贼过来,虎皮他们纷纷开口道歉,语气之中,满是悔恨。
姬贼这会倒是有心情笑话虎皮他们:“别啊,道歉干嘛啊,这几天你们多快活,好家伙,这要是回去了,得吃多少腰子才能补回来?”
被姬贼这一挖苦,虎皮他们都没脸抬头了。
姬贼取笑了一会儿也是觉得没意思,抿了抿嘴唇就算了。
他从洞口向外眺望,这么会,外面天已经是到了黄昏,只见有野人在外跪拜,却没有看到有一个野人敢主动进来的样子。
见状如此,姬贼点点头,冲众人道:“看来,这些野人的确是不敢进来了,大家都累的不轻了,都休息一会儿吧。吃点东西什么的。”
来时一路上,姬贼他们也不是光找虎皮他们了,他们也会顺手打回来一些猎物来果腹,只是大家因为看到了下午山谷中那些野人分食同伴的场景,一时间有些恶心的没有胃口罢了。
见大家都这样,姬贼也没有强迫,安排一部分人守住洞口,剩下的人全都休息。
狩自告奋勇要在洞口守着,姬贼却拒绝了:“狩,你虽然厉害,但这洞口你是守不住的,那些野人体表防御可是不低,你的风雷双刀不破防,泰,还得你来。你的武器一棒下去,这些野人就吃不消。”
泰没什么意见,点点头就来到了洞口边上,领着十余个端着手弩的族人。
姬贼瞧见了,则表示手弩就算了,如果野人真要冲进来,手弩对他们是没用的,与其浪费珍贵的弩箭,倒不如捡点石头过来,这玩意才能对野人造成更大的杀伤。
姬贼说完这个,大家都按照姬贼的去做了。
外面天色暗了下来,泰瞪着眼睛,领着人目光灼灼的守在洞口。
姬贼没有休息,蹲在泰的旁边一并守护,他本来就是那种与族人同进退的性格,同理,姬贼也知道,越是这个时候,这么做越是能带动族人的凝聚力。
也的确是和姬贼想的一样,他守夜的行为,让军战部所有族人都感动不已,被野人逼在山洞中进退无路的窘境,这会大家也全都没在放心上了。
四下里静悄悄的,泰忽然问姬贼:“陛下,你说咱们能跑出去么?”
原本姬贼都有些瞌睡了,你想啊,跑了这么多天来找虎皮,本来就是困乏不已,现在好容易安顿下来,姬贼恨不得坐着就睡着了,要不是泰这一句话,姬贼还真能过去了也说不准。
听到了泰的话,姬贼眨眨眼清明过来,反问泰道:“怎么了,你为什么会这么问?”
泰脸上浮现出来犹豫的神色:“没什么陛下,就是觉得这次咱们可能有些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