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9bhg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永序之鱗討論-第617章 標準的開局(求推薦票!求月票!)相伴-77rq6

永序之鱗
小說推薦永序之鱗
“麦奎是我的表兄,他的生意有我一份。麦奎商会的生意,除了他亲自拓展的血战直达业务,另外还有很大一部分,其实都要通过印记城作为中转站。而我则是这部分生意的直接负责人。所以我很有价值,可以把你的药剂生意纳入采购体系,省去你建立贸易网络的时间……”
当舍米莎卡提到“麦奎商会”的时候,奎斯就感觉到自己仿佛受到了命运女神的眷顾。毕竟那位“急公好义”、“古道热肠”的麦奎可是他在血战前线遇到的及时雨:拢共见了两回,第一次送给他一份珍惜至极的《九剑图录》;第二次更是帮其供养了整个异位面雇佣兵部队。
现在来到了印记城,少年蓝龙是真的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遇见麦奎的表妹。“果然是开局必送大礼包,古人诚不我欺。”毫不犹豫,奎斯立刻就用加载了密瑟能核的龙首战锤,对面前这个有着印记城“黑道女皇”之称的雌性尤格罗斯录判魔,施展了“强效指示术”。同时为了达到最好的魅惑效果,他还用心灵异能作为辅助。
法术和灵能双管齐下,舍米莎卡彻底方向了心防。宛如竹筒倒豆子一般,她很快就将自己和麦奎之间的关系、自己想要如何与奎斯建立联系……之类的想法,统统说了出来。此时的黑道女皇,和中了“弱智之触”的普通人,简直就没有什么区别。
而通过她的详细介绍,奎斯也明白了舍米莎卡如何参与麦奎商会的运作,以及她的这部分工作到底有多么重要:
作为一个可以连通诸多世界的超大型尤格罗斯魔家族连锁商业组织,麦奎商会的业务涉及许多领域。他们不仅利用老鬼婆组成的商队,和物质位面的凡人、下层界的各路邪魔频繁做生意,还雇佣了不少中立生物,同上层界的一些存在产生了交集。甚至在星界和内层元素世界,麦奎商会也有比较固定合作伙伴。
舍米莎卡的执掌的印记城地下势力,除了负责货物的转运之外,最主要的任务还是负责各个世界之间结算货币之间的兑换。比如,拿着灵魂棱柱虽然可以在下层界畅行无阻,但是到了上层位面如果拿出这种货币,说不定就要被没收充公;拿着虹彩石到下层界,同样也会面临类似的问题。而在这时候,舍米莎卡的重要性便凸显出来。
这位印记城的黑道女皇,垄断了印记城的菠菜业务。她的“命运之轮”赌场则是女士区最负盛名的销金窟,每日都会有来自多元宇宙各地的赌客徜徉其中。凭借着多年维持的商誉,以及那些荷官的刻意引导,他们在走上赌桌之前将自己手里的货币兑换成赌场发行的筹码。而这些筹码都是舍米卡莎委托“财富女神”渥金的牧师制造出来的,具有极强的防伪作用。
在她的运作之下,命运之轮赌场就像是一个金融机构,广泛吸纳赌客们从各个位面带来的各种货币。正是凭借着这笔资金,麦奎商会的生意才能在各个位面之间顺利地达成。每每需要进行跨位面贸易的时候,麦奎商会都要来命运之轮兑换货币,以防止出现上面所说的在天堂山拿着灵魂棱柱找麻烦、在无底深渊举着虹彩石找不自在的尴尬局面。
“真实妙哉,”奎斯不由得评价道。听完了舍米莎卡的商业模式,他对这位黑道女皇在跨位面金融方面的创新,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永序之鳞想要在诸多位面进行贸易,也得有这样一个进行汇兑的金融中心。”
就在其进行思考的时候,因为放松了显能,所以舍米莎卡竟然从“强效指示术”的作用下挣脱了出来。不过,她的思维仍旧存在于刚刚被胁迫之前的状态,说话得声音还是有些惊恐,“我有你需要的资源。相信我,我们可以合作赚大钱……而且,我保证一个绿角子都不会拖欠!”
对于雌性尤格罗斯录判魔的保证,奎斯自然是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会相信的。他又不是真的只是想要推广万草堂的药剂,非得加入麦奎商会的采购体系。况且,他现在正在考虑的其实是如何发展自己的永序之鳞。
“在我印象里,那位‘骗子’麦奎已经死在了无底深渊。你刚刚也说,自己最近才从焦炎地狱返回,已经参加完了他的追悼会,”想了一下之后,奎斯的脸上再次露出了和煦的笑容,“好像你现在是麦奎商会最大的股东。”
“没错……你不相信我说的?听着,我能理解一名影贼大师的谨慎,只是……”
“……不不,我万分相信你说的话语,”少年蓝龙打断了舍米莎卡的话语,“只不过,恐怕你那位猝死的表兄,估计是没有留下什么明确的遗嘱。所以他也没有交代清楚,自己其实在外面还欠着一大笔债务没还清。”
奎斯手里突然多出了一大票单据,上面都是那位“骗子麦奎”在新繁荣镇签订的债务契约。而且其欠债的对象——当时的少年蓝龙奎斯——既是那座城市的巴托领主,后来又成为了酸雾峡谷位面巴托远征军团的统帅。
按照巴托九狱的法典以及地狱契约的增补条件,他们当初拟定的那份契约,随着奎斯身份的水涨船高也会有额外的修改。本来已经基本还清的债务款项,现在却又多出了好几位数字。
在“骗子麦奎”死后,作为麦奎商会目前最大的股东,舍米莎卡理所应当地承担了这笔债务。而且奎斯还发现,之前他和麦奎签订的那些契约上面,债务人一栏的已经完成了变更,换为了舍米莎卡的真名。
对下层界生物而言,真名具有十分极强的约束性。尤其是在巴托契约上面,尤格罗斯魔如果书写下了真名,那么他们基本可以说已经任人宰割。这个特性是和尤格罗斯魔种族诞生的源头有关,他们并非是焦炎地狱的原生生物,而是在阿斯蒂莫尔斯安排下,由某个已故的老鬼婆领主创造出来的、为巴托军团提供血战兵员的物种。
最初的时候,所有处于中立邪恶阵营的尤格罗斯魔,他们的真名全都被写在一本名为《真名之书》的禁忌典籍之中,而那本典籍则掌握在阿斯蒂莫尔斯手中。只不过,由于发生了某些未知的事情——有人猜测是那个老鬼婆领主搞得鬼,所以九狱之主在“埋单行动”之中才会将其直接杀死(其它参与叛变的领主虽然也都受到了严惩,但是都没有向她那么严重)——那本《真名之书》遭到了损毁和失窃,巴托的魔鬼军团再也不能无偿征调尤格罗斯魔服务。
从那时起,那群中立邪恶阵营的邪魔才开始游走于恶魔和魔鬼之间,成为了血战之中的雇佣兵和商贾。但是,无论他们为其它两个邪恶阵营的下层界生物提供怎样的服务,尤格罗斯魔从来不会在任何契约上签订自己的真名。特别是在和魔鬼交易的时候,如果他们在巴托契约上签了真名,那么以巴托九狱之主作为仲裁的地狱契约,完全可以凭借其仲裁者掌握的残存《真名之书》效力,便可以追溯到与那个签订真名傻瓜有关联的所有尤格罗斯魔。
“你有那么一个自私自利的表兄,可真是不大走运,但对我而言则恰恰相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