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x0er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txt-第二十三章 領域(固有結界)閲讀-s3444

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小說推薦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哈哈~杰,你也太有干劲了吧~”在具有复古氛围却提供着最高档的日式料理的饭堂享用晚餐的五条悟,指了指正播放着震惊全国的大新闻的电视机,朝在校长室挨骂回来的好友笑道。
夏油杰翻翻白眼道:“也不想想到底是谁安排这事的……”
“嘿,我可没叫你炸掉彩虹大桥哦!”五条悟双手在胸前摆了个X,拒绝接黑锅。
注意到夏油杰的留海被血块粘结在一块,家入硝子关心道:“身体还好吗?需要我帮你疗伤吗?”
“谢了,不过那家伙已经帮我治疗过了。”夏油杰笑着摇摇头,拉开椅子坐下来,朝饭堂里来自大阴阳师家族却只有基本灵视能力的女服务生招招手,“一份豪华寿司套餐C,一份蓝鳍金枪鱼刺身,再来罐青柠可乐。”
待女服务生应答后,硝子才说道:“那个人也会使用治疗术式吗?有空去跟他交流一下好了。”
不同的异能体系有不同的侧重点,阴阳术强项是通灵、弱项是治疗。掌握自我疗愈之术的阴阳师已然不多,掌握替他人疗愈之术的更是凤毛麟角,平日间她连个讨论的伙伴都找不到,闻此对莱尔多了几分兴趣。
“我劝你慎重考虑,会遭受严重打击的。”夏油杰托着下巴道,“我当时的伤势他用了三秒完全恢复,根据硝子你平时的表现的话……大概要花两分钟以上,而且还只是恢复到八成左右。”
当时夏油杰的伤势可绝非自称的‘肋骨断了几根’,内脏也有相当程度的受损,这才是最花时间和精力的地方。不过,若只是恢复到‘能继续战斗’的程度,其实硝子也没差多少。
硝子不在意地笑道:“这不更值得去交流吗?我跟你们不同,可没那么多的争强好胜心。”
夏油杰接过女服务生拿过来的可乐,回头不满道:“请别将我跟悟混为一谈,我是个正经的阴阳师。”
五条悟顶着死鱼眼道:“是是,认为【我们学习阴阳术是为了保护普通人,弱者生存是社会应有的形态】的正经阴阳师大人,可否给我这个认为【强者不需要背负理由和责任】的不正经的阴阳师简单说说,台场海滨公园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夏油杰皱了下眉,假如放在平日,估计又得和对方吵起来,但今天情况特殊,姑且忍一回,“我藏了几百只诅咒在地下,他以法术引发地震,然后我放出玉藻前和杀生石结合,玉藻前失控展开了领域,他取得胜利的时候,攻击余波蹭到了彩虹大桥……大概就这样吧。”
细节略过,没有必要赘述,尤其是自己被玉藻前一巴掌拍飞这一段。
硝子可爱地举着手发问:“不好意思,请重新组织语言描述‘取得胜利’这一块。”
“我当时人不在领域内,不知道领域效果是什么,只看见他逼着玉藻前跟自己硬碰硬来了一记,然后就分胜负了。”夏油杰拉开易拉罐的拉环,喝了一口可乐。
硝子重新确认道:“……在领域之内跟施术者硬碰硬?而不是想办法逃出领域,或者以自己的领域抵消敌人的领域?”
先不考虑在自己的领域内任何攻击的命中率都上升至近乎‘必中’的程度,也不考虑实战中高伤爆发远比低伤消耗更容易结束战斗,单单论术式威力。
假如一个异能者MP值100,正常情况下每一点MP打出1点伤害,那么展开领域需要一口气消耗40MP,维持领域也要持续消耗MP,但在此期间每一点MP都能打出好几倍的伤害,算下来仍旧是赚的。
原本特级诅咒+特级妖怪的遗物就已经强度很高,处于自己的领域内发动攻击会比正常情况下厉害几倍,即便如此却还是输在正面对决中,这可谓骇人听闻了。
想到这里,硝子不由看了眼旁边的五条悟,轻声问道:“那么,你觉得他和悟,哪个赢面更高?”
“一般来说,还是悟吧,他有一招鲜的资本……莱尔没办法连续瞬移。”夏油杰放下可乐,沉声道。
“我去!剧透一时爽、菊花万人闯,你别给我透露对手的情报!”五条悟拿起自己没吃完的拉面,发动术式,眨眼间离开饭堂。
硝子也不管他,认可地点头道:“的确,招式威力再高,打不着人也是白搭……能力特殊但被无限贴脸打到死的诅咒我们也不是没见过。”
“但是假如……莱尔有办法困在悟一段时间,并起了杀心的话……”夏油杰停顿了好几秒,才缓缓说出自己的答案,“我觉得死的人会是悟。”
硝子一下子挺起腰板,惊诧道:“你竟然觉得悟的无下限术式会挡不住?”
在她看来,五条家的术式在防御性能上已经是近乎无耻的无敌。
“我要提醒你一件事,莱尔的攻击之所以只摧毁了一座彩虹大桥,那是因为当时他人在台场海滨公园、玉藻前在彩虹大桥的索塔顶部。”夏油杰左手放在下面,右手放在上面,描述射击路线,“……假若当时玉藻前处于市区的方向,我甚至怀疑他的攻击会打穿整个港区。”
硝子身体突然软下来,靠在椅子上,无语道:“所以,我们是不是该通过校长说服上层,让不知道为什么就盯着那个人不放的悟安静平和地做人?”
“我个人建议如此。”夏油杰从来不支持五条悟跟莱尔决斗,今天过后更是如此,“但关键问题是,我们要搞清楚为什么悟这么执着于莱尔,那天晚上他的‘六眼’究竟看见了什么。”
》》》》》》》
“主人……主人?”发现服务生已经将第一道料理送来了,莱尔还在发呆,小璘不由多叫唤几声。
“啊……已经上菜了吗?”莱尔从深思中脱出,朝关切地看着自己的小璘和汝昂歉然一笑,未免两人担心,主动解释道,“我刚才只是在想领域的事情,没别的,你们无须在意。”
“领域?”小璘歪歪脑袋。
汝昂急切地问道:“主人知道该怎么展开领域了吗?”
“不,我完全没有头绪。”很显然不是使用特定术式就能展开领域,玉藻前另说,裂口女怎么看都不像是有施展复杂术式的智力,“我只是在想,领域是将内心世界反映出来的终极招式,我的领域会是什么样……该不会只是将在场所有女性的衣服都变成女仆服吧?”
附带一提,即便是效果如此废物的领域,在高手对决中仍然能起到‘中和对手的领域’的作用。
“噗~主人还真是喜欢女仆啊~”汝昂笑嘻嘻道。
小璘也是害羞地低下头。
“毕竟完全找不到不喜欢女仆的理由。”莱尔还以一笑,将注意力转移到晚餐上。
不过。
说真的。
自己内心最深层的风景会是什么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