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xii4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戰國大召喚 黑白隱士-第一千四百四十八章:冥殿下推薦-hfih9

戰國大召喚
小說推薦戰國大召喚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希望赵王能够不要出兵!”张仪笑呵呵道。
“这件事情可不好做啊!”郭开听罢,整个人脸色都变了,他虽然是赵王的近官,但有蔺相如在,赵王根本就听不进去自己的话,这事情就显得麻烦了。
张仪听罢,呵呵一笑道:“郭大人!你只需要将韩国使者拦截在大门外,令他不要靠近不就可以了吗?”
“这件事情说起来简单,但要是让大王发现了!再下可就是死路一条啊!”郭开一听,整个人都不是太好。
“哈哈!”张仪伸出自己的双手,将整个箱子给合到,随即道:“这金饼如若真的那么好拿!还要郭大人干什么!如若郭大人不愿意!再去也可去找其他人!”
“唉!别别别!交给再下就是了!“郭开看了一眼这些金饼,整个人都显得十分兴奋,不过是不出兵罢了,又不会死人。
张仪抚摸着胡子,微微一笑,随即看向前方,淡然道:“来人给郭大人送过去!咱们走!”
“是!“
“多谢………多谢啊“郭开哈哈大笑道,整个人显得神情饱满。
而不出张仪所料,郭开带领数百人把守在大营外,一见到毛遂过来,便是猛然大喝:“赵王病重,不得见任何人”将毛遂挡在外面!甚至还棍棒加身,气的毛遂拂袖离开。
草原上
完颜阿骨打骑着战马,身后跟着完颜金弹子、完颜娄室、完颜讹古乃、完颜宗雄、完颜宗干…………等等一杆完颜猛将,而韩冥却是在罗仁和邓愈的保护下来到完颜阿骨打面前,面色平静,平静的不像是他这个年纪。
完颜阿骨打上下打量韩冥一眼,只见他的双眼如虎,但却冰冷的可怕,在这数十万大军的威压下,竟然显得平平无奇,没有丝毫的波澜,这令得完颜阿骨打有些质疑,眼前的这个少年,真的是十几岁吗?
“少年郎!放了我的弟弟!我可以给你一条生路!你可以带着你身后的两个离开!一条命,换你三条命!你值了!”完颜阿骨打骑着的战马发出呼噜呼噜声,整个人都是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
韩冥却是不语,就这样子静静的看着完颜阿骨打,一秒!两秒…三秒!完颜阿骨打身后的完颜金弹子等人不由自主的按想怀中的弯刀。
“怎么!你不愿意吗?还是说你愿意鱼死网破!”完颜阿骨打一双虎目盯着韩冥,他的平静,让完颜阿骨打陷入了平静。
韩冥猛然抬手,而神经紧绷的完颜金弹子等人却是猛然拔出怀中的弯刀,刀剑的声音,令得两边的气氛又紧绷到极致。
韩冥挠了挠自己的头发,面色淡然的盯着完颜阿骨打,面色平静道:“人你带不走!也留不住!”
韩冥说完这一句,便是调转马头,给完颜阿骨打留下一个深深的背影,韩冥的意思很明确,完颜晟你带不走!他们你也留不住。
“首领让我杀了他!“完颜金弹子气的头上青筋暴起。
完颜阿骨打当即按住冲动的完颜金弹子,安抚他的情绪道:“他很强!能够一击斩杀秃发树机能,你如果没有一击必杀的准备,不要冲动!”
“混蛋………!”完颜金弹子怒不可止,但也无可奈何,只能暗自叹息。
完颜阿骨打揉了揉自己的手腕,调转马头,看了一眼完颜晟的方向,心中默然道:弟弟…………对不起了!
而此刻耶侓阿保机也苏醒了,看向身边的述侓平和耶侓质古等人,了解了过往之后,嚣张跋扈的耶侓阿保机在这一刻沉默。
“呜呜呜………呜呜呜……轰………轰…轰!“战争的号角缓缓吹响,成吉思汗听得这一声熟悉的声音,猛然大喝道:“不要犹豫!给我冲上去!剿灭他们!”
“杀!”
韩冥拿起手中的青冥擎天戟,神色盯着前方,虎目盯着前方,猛然大喝道:“活着回家!”
“活着回家!”
“活着回家!”
“活着回家!
任何的鼓励,没有这一句来的真实,这一刻所有人都围在韩冥四周,团团的将韩冥包围在一起。
“上射!放箭!”王保保按着怀中的宝剑,神色淡然道。
“嗖嗖嗖………嗖嗖嗖!”
满天的箭雨冲锋而来,邓愈看罢,猛然大喝道:“停下!举头防御!”
“碰碰碰“满天的箭雨全数被挡下,耶侓阿保机被困的严严实实,听得头上传来的冷箭声音,耶侓阿保机大喝道:“石勒疯了吗?我还在这里!”
“啪啪啪啪!“然而回应耶侓阿保机只要箭雨的掉落声。
“直射!“王保保见敌军挡住,刚才的冷箭没有什么太大的收获,当即再度下令。
“嗖嗖嗖!”
“正面格档!快!”邓愈来不及多想,当即下令。
“上射!直射!”王保保没有过多的迟疑,只听得四面八荒的冷箭直射向这只敌军。
“防御!快!”韩冥猛然举起手中的盾牌,然而四周的冷箭实在是太过密集,没过半会一连有三百多人中箭。
“咻!…………怕!“韩冥肩膀上真正一箭,重力的影响下,韩冥掉落地面,原先的防御露出一个大口子。
邓愈见了,脸色大变,当即来到韩冥身前,面对着韩冥,将其压在身下,大喝道:“不要动!”
“啪………啪………啪啪!“一连四箭正中邓愈背后,背后的鳞片和鲜血不断涌现,邓愈整个人要咬着他,额头上冷汗直冒。
“快………快!防御!快!“韩冥平淡的脸上露出了慌乱之色,韩冥看向邓愈道:“没事的…没事的………不会死的………不会死的!”
“呼呼………呼呼………呼呼………!“
春天一场春雪缓缓飘落,令得刚刚冒头的嫩草开始瑟瑟发抖。
此情此景让韩冥想到了那个雪夜,雪娇走的那个雪夜。
“啊………啊!“邓愈整个牙呲欲裂,背后的鲜血直流,染红了背后。
“不会有事的!坚持住!我带你杀出去!杀出去!“
“冥殿下…………活着……回去!末将………不怕死!”邓愈说完这最后一句,整个都昏迷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