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fomr精彩都市小说 正德崛起討論-第九百七十四章妄議血統分享-zzmxa

正德崛起
小說推薦正德崛起
东厂衙门。
一众达官贵人站在门前。
陆续赶到此处的众人,皆是想要打探自己儿子或夫君被抓的缘由。
但是东厂毕竟是东厂,声名在外。
众人纵使位高权重,可也不敢擅闯。
乖乖站在门外,投上拜帖,等着东厂管事之人接见。
现任东厂厂公,是司礼监秉笔太监萧敬,平日里多数时间都是侍奉在弘治皇上身前,东厂衙门,他到是来的极少。
但在今日。
已经预感到今日可能会出现这般局面的萧敬,特意从乾清宫中赶来,跑到东厂衙门坐镇,就是为了迎接接下来的这番局面。
此刻在他的面前,陆续进来的一众东厂番役,正手拿拜帖躬身站立。
萧敬到是没管这些人,而是看向一旁正在统计的东厂吏目,轻声问询道。
“清点出来了吗?
还有哪家没来?”
萧敬下首的一个吏目,听到萧敬的问询,站起身形躬身对着萧敬施了一礼,方才看着手中的纸张,对着萧敬答道:
“启禀厂公,驸马府未有人来,伏羌伯未露面,还有工部侍郎大人,也未前来,还有……”
萧敬听到这个吏目所言,见到还有这么多人没来后,眉头顿时微皱,出声直接打断他的话语,道。
“既然如此,那就等上片刻,待人都到齐了,咱家再出去跟他们好好说说。”
吏目躬身应是。
萧敬说完这番话后,目光转到面前一众东厂番役的身上,轻轻的挥了挥手,道:
“先下去吧,就说咱家未到,让他们再等会儿!”
一众东厂番役听到萧敬的话语,躬身应是,倒退着离去了。
伴随着众人的离去,东厂厂公班房之中,仅剩下萧敬一人。
看着空荡荡的房间,萧敬忍不住发出一声冷笑,轻声喝道。
“私下非议太子殿下血统,居然还敢找上东厂?”
此刻的萧敬,在听闻如此之多的达官贵人寻到东厂,神情依旧是一副淡定冷冽模样。
但这也只是现在,当初刚刚得到太子殿下的旨意之时。
萧敬看到同时抓捕这么多朝臣和达官贵人的子弟,心中也是惊惧慌乱,万分抗拒。
毕竟牵扯到这么多的达官贵人,纵使他萧敬奉命而为,但是他也怕惹出祸端,被众人攻击惹到圣前,弄的他不好交差。
所以对于前来通传告知旨意的谷大用,萧敬自是不能轻易放过,拽住他一番询问过后,萧敬方才获知太子殿下抓捕这些官宦子弟的缘由。
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人——郑旺。
提起郑旺这个名字。
萧敬也只是稍稍思虑过后,就回忆起了此人。
毕竟有明一朝,冒充皇亲的,也就仅此一人而已。
再加上当年抓捕郑旺,就是由东厂出手抓捕后,萧敬对其的印象就变的更加深刻起来。
当年这事,最先发于市井。
后续被东厂番役获知,继而开始传至高堂。
郑旺被抓捕之后,当今圣上仁慈,可怜二人寻女心切,且家中还有父母需要赡养的缘故。
皇上宅心仁厚,并未下旨将郑旺斩杀,而是将其关进天牢,至于其妻,也被弘治皇上下旨赶回了老家。
时隔几年之后,这郑旺因为之前弘治皇上的大赦,走出了囹圄。
要是换了常人,经历了牢狱之灾大难不死后,侥幸出来还不老实做人?
可没想到这郑旺偏偏就不是一般人。
听谷大用说,这家伙不仅继续拿着皇亲的身份招摇撞骗,而且因为这次大赦放出,好似更为他的身份提供了佐证一般。
让他越加猖狂不说,身后的追随之众,也开始变的比上一次,更加多了起来。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才引起了太子殿下的注意,私下查证之后,当年的事情也就又被翻了出来。
而且萧敬还听闻,此事当中的关键人物郑金莲,如今也已经被太子殿下寻到。
听到这个消息,萧敬惊诧之余,就是替这些官宦子弟感到可悲。
虽然后续事情,谷大用也是只言片语并未明言,但是常在官场厮混的萧敬,如何还不明了,接下来这帮站错队伍的人,肯定要为之前的行径付出代价。
东厂衙门门口。
汇集而来的达官贵人开始变得越来越多。
在班房之中得到消息的萧敬,也慢慢走出了班房,来到了东厂衙门的门口。
萧敬的身影刚刚出现,在门外已经久候多时的众人,顿时就开始对着萧敬招呼起来。
“萧公公!”
“萧公公!”
……
萧敬听着耳旁传来的招呼声,看着面前的一众达官贵人,依旧面不改色。
待喧嚣一停之后,就直接问道。
“诸位今日所来,可是为了诸家子弟被抓至天牢一事?”
站立在门口,已经等的有些焦躁的众人,听到萧敬的话语之后,纷纷点头应是。
萧敬见状,目光横扫了一遍之后,继续说道:
“诸家的公子,确实是被东厂所抓,至于缘由,咱家本身也是奉旨办事,原本不便明言。
但看在与诸位也是同朝为官,且平日多有照佑的情况下,咱家就跟诸位透个风。
诸位的公子,背后议论当朝太子殿下的血统不说,且听信郑旺妖言,妄言郑氏女子为太子殿下生母,此为大不敬。
今被太子殿下听闻此事,雷霆震怒,直接送来名单,命东厂抓之送至天牢。
诸位,这就是诸家公子被抓的缘由,诸位可还有话要问?”
在场的众人,听到萧敬的话语之后,顿时神情色变。
一众本就有些心中忐忑的众人,在听到萧敬的话语之后,顿时变的神情惊惧起来。
妄议皇家血统。
拥挤郑氏女子为生母。
这都是什么事啊!
自己那孩子傻吗?
掺和到这种事情里面干什么!
在场的众人在惊惧过后,心中就变的愤怒,变的恼火,纷纷感觉自己儿子所为有些不可理喻。
可是他们又哪里知晓。
和他们这些成人相比,那些公子少年心性,身边若在有人怂恿蹿腾一番,又如何去分辨这些是非。
身边有人一旦对于此事信服,就会一传十十传百的继续下去,原本可能还心存怀疑的众人,看着人数越来越多,也会变的越发深信不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