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chv2精彩絕倫的小說 大明墨客笔趣-第0929章 看我的熱推-n80ot

大明墨客
小說推薦大明墨客
郑长生从来没想到过,躺在床上养病也成了一种幸福的事情。
他现在对外面的事情是充耳不闻,一心在家静养,这是皇上的旨意,不能违抗。
而且皇上发了疯一般的从大内的医药库里往永和伯府倒腾珍稀的药材。
像什么人参、枸杞和鹿宝,天山雪莲、灵芝草,不要钱似的一车一车的拉。
但凡是鲁青山老爷子开口,写上一张纸条递过去,那边立马就开库房开始送药。
郑长生都有点受不了了:“师父,你要这么多药做什么?”
“你懂个屁,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老夫平时想要制作点方药,费老鼻子劲了,搞点珍贵的药材就算是花钱,有时候也未必能弄到手。
总之,你闭嘴,不要多嘴多舌,耽误了老夫的医学研究,小心我揍你。”
老爷子说完,挺着胸脯,背着手很有气势的离去。
“我去,老爷子又有什么新研究了?这薅羊毛都薅到老朱身上去了……”
小丫头若楠很喜欢这个不苟言笑的白胡子老爷爷,她也背着手在屋子里学着鲁青山走路的样子,一圈一圈的溜达。
逗的郑长生、吕婉容两口子哈哈大笑。
~~
~~
李秀英从庆寿寺还愿回来后,就对着她笃信了多年的佛祖像怒不可遏的指着鼻子数落:“亏我早晚三炷香的供奉着你,还给你镀了金身,可是你到好,不但不保佑我儿平安,反倒一而再再而三的降临灾难。
我信你还有何用?从今往后,不但你的香火没了,老娘还要惩罚你。”
说道这里,李秀英指使李小牛:“记住咯,早晚三鞭子,一下都不能少。吃着我的,喝着我的,这些年都养肥了它了,可是却一点都不听用。”
说完她愤怒的扔掉了手里的念珠。
俨然一副决裂,势不两立的样子。
李小牛吓的一激灵,老夫人今天发火是他认识李秀英以来的第一次。
太吓人了!……
“老夫人祖宗牌位如何安置?”
李秀英愣了一下:“把后堂收拾出来,请祖宗们到那里安歇。”
“得嘞夫人,小的马上就安排。”
李秀英心里默默的念叨:“惊扰了郑家的列祖列宗,对不住了。是不该当着你们的面惩罚那个光吃不干活的货的。”
府里的动静有点大,都搞不清楚老夫人李秀英干嘛好端端的要把祖先堂换地方。
之前她可是说了,祖先的牌位在佛祖庇护下英灵长存,是会福泽子孙后代的。
不过,很快人们就知道了。
管家李小牛手持长鞭对着佛像啪啪啪的抽打声响彻在永和伯府上空。
“啥情况?佛祖怎么得罪了老夫人了?”
“嗨,可别提了,管家说咱家请回来的佛祖是个光吃不干活的孬货。你看哈,夫人给他塑造金身就花了不下五千两银子,还不说各种供奉。
可是咱家少爷…….”
“嘘!琪夫人来了,快干活!”
下人们一哄而散。
小七陪着太子妃常氏守灵待了一夜,熬不住就回来了,
太子妃跟前有那么多的命妇在陪同,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
在加之她惦念儿子和夫君,着急忙慌的往家赶,可是刚一进家门就发现情况不对头。
院子里散发着浓浓的中药气息,她对药味太熟悉了。
不要忘了她可是鲁青山一手教出来的关门弟子。
那不是内库的吏员吗?怎么往家里送这么多的药材?
小七疑惑不解的来到书房,她知道夫君只要在家,肯定待在书房里。
可是她失望了,书房里空荡荡的没有人影。
“二娘,你回来了?”小丫头若楠手里攥着一根麻花糖,边走边吃,小脸搞的像只小花猫。
“楠丫头来,告诉二娘,你爹呢?”
“爹爹跟娘亲和三娘在睡觉。”小丫头一副天真的样子,却口出惊人之言。
“咳……咳!”小七差点没晕过去,“这孩子瞎说什么。”
“二娘,人家没有瞎说呢。娘亲说,爹爹要休息,让人家出去玩。”
“小点声儿……”小七一把捂住了小丫头的嘴。
这么隐晦的事情,竟然被小丫头堂而皇之的大声嚷嚷出来。
这要是府上的下人们听到,不定背地里怎么笑话夫君呢。
她脸不由自主的羞红了,“这个不靠谱的夫君,人家才一夜没回来,就急不可耐了,还要婉儿姐姐和朵朵妹妹一起……还是在大白天……”
小七像变戏法似的手里出现一块香酥糖,递给小丫头道:“去找祖母玩吧,别胡说知道不?”
小丫头似懂非懂的看着小七,点点头:“嗯,谢谢二娘的糖。”
有了好吃的,小丫头很是听话的,不在溜达,去内院找祖母李秀英去了。
小七蹑手蹑脚的来到了吕婉容的房间外,侧耳倾听。
“哦……嗬…….啊……好舒服,朵朵你慢点,对,就这手速,不快不慢刚刚好。”
小七的脸刷的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她作势转身欲走,这也太羞人了吧。
光天化日的就行房中事,还这么大声,还要不要人活了……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吕婉容手里端着脸盆和小七碰了个照面。
“哟!小七回来了,吓我一跳。怎么站在门口不进去啊?”
“哦,我刚回来。”小七有些慌乱。
“正好你回来了,我和朵朵可累坏了,正一筹莫展呢,你回来就好了,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说着还不忘冲里面喊一声:“朵朵妹妹,你可以解脱了,小七回来了。”
呃,小七娇羞的不可方物,“这个不靠谱的婉儿姐姐,这种事情怎么能如此直白的讲呢,太没羞没臊了吧?”
就在小七尴尬的不要不要的时候,格云朵揉着酸麻不已的胳膊走了出来:“琪姐姐,你可回来了。
你在不回来我的胳膊都要断了,可累死我了。”
小七不禁想起手握某种物件的感觉,“夫君貌似厉害了不少呢,朵朵如此温婉可人,小手如此细腻光滑竟然坚持了这么久,看来还是需要人家伺弄啊。
这是要讲究方式方法的,肯定是她们两个不得其法。”
想到这里,小七羞赧的看了一眼二人:“你们出去歇着吧,看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