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dwv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萬法無咎-第一百一十二章 回訪論劍 意在得人看書-al18y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
一月后,江离宗。
于江离宗山门后山三百里处,有两座相隔百余里的峭壁,一水中流,其势若奔,甚能激荡人心。
此地名为“落雁崖”,本是门中修行最精的十数位真传弟子演武较技之处。但是自开元界立,以冷化为首的诸嫡传尽皆搬入界中,此地便荒凉了下来。
可是恰在今日,双崖之间,层云翻涌,数个人影忽隐忽现,竟是复现了当初之旧观。
云雾之上,端立着四人。
左边一侧立着一人。定而有神,以静驭动,虽然身量不高,却别有英华内敛之韵味。不是别人,正是江离宗的首席,冷化。
与冷化相对者乃是三人,两男一女,气度均自不凡。
冷化微笑道:“哪位道友先请?”
那两男一女之中,位居右手边的那位赤袍男子上前一步,平静一礼,道:“谷元思领教高明。”
两人动作,都极为干净利落。寥寥数语之后,立刻进入临战状态。
二人斗法之步调也甚为一致,并未采用任何试探性的手段,一出手便是全力以赴。
这位名为“谷元思”的元婴修士,背后一道幽暗虚影陡然扩张,竟似孔雀开屏一般,张开一方巨大圆盘。
圆盘之内,两道气息流动。
其气息之阳者,乃是自圆盘正中,往边缘处流动;而气息之阴者,却自圆盘边缘处平空产生,然后相圆盘正中汇聚。
在此相反相成的过程中,那圆盘看似保持平衡,但是其正中心,却已如一张虚形之弓缓缓张开。
以冷化的眼力,自然能够辨明。这是一种独到的蓄势攻击之法。
与圣教祖庭“五音钟”、隐宗“雷音九响”分属一家,殊途同归。
冷化的手段,亦立刻彰显。
他身躯远近,冰霜渐起,凝成一个巨大的圆球,将他包裹其中。
在谷元思背后圆盘蓄势圆满的一瞬,果然凝成一个止有鹅蛋大小的灰色圆球,往藏身于冰霜球体之中的冷化击去。其速之迅捷,势之迫人,暗藏法力积蓄之浑厚,皆已达到了非同小可的高度。
但是当着形若灰卵的一击落在冰霜之中,所呈现的景象,却并非典型的“矛盾之争”,比较是你的攻势尖锐,还是我的防守坚实。
“灰卵”一头扎入冰霜之球中,立刻仿佛失去了控制,左冲右突,同时嗡嗡颤动。
不过,无论其运行轨迹为何,始终不能靠近冷化周身三丈之内。
短短二三十息之后,这“灰卵”便被化去。
就在谷元思背后圆盘微微一黯,第二道攻势尚未凝成的一瞬,冷化骈指一点。覆盖其身的冰霜球体,登时形迹一遍,化为一道银龙,将谷元思连同那背后圆盘,一道裹了进去。
谷元思身躯一颤,法力运转不灵。
胜负已分于须臾之间。
谷元思虽然败落,但是却异常平静,似乎心念并未受挫。出言称赞了几句冷化的神通手段,从容退下。
接下来上场的,是三人中的女子,姓郦名羽。
这一场胜负分得更快。
郦羽道行根基,似乎较之谷元思尤胜一筹。但是她的神通手段,寄托于三十六枚银针法宝之中,却更为冷化的冰霜神通克制。
方才谷元思气机凝一,那枚“灰卵”尚能在冰霜之球中挣扎许久;而郦羽之银针手段,虽然变化更多,但一经施展,却至多只能刺入三尺之内,只得无奈认负。
无论是谷元思,还是郦羽,心中都不由暗奇。
原来,郦羽的“小周天定盘针”,本是最善攻坚,击破防御秘宝,如穿朽木。二人本以为这一手段当较为克制冷化的神通,没想到结果却颠倒过来。
郦羽与谷元思一般,亦不以败绩为憾,转身退下。
三人中的最后一人,自然是义不容辞,上前一步。
此人面目英挺俊朗,但是无论发饰衣着,皆是一派中年人的风格,无形中显得晦暗三分。无论气机风度,皆非谷元思、郦羽二人可比。
冷化眸中光华一亮,笑道:“慕道友,久仰了。”
这中年人装扮的“慕道友”,闻言连连摇头,道:“因一场败绩而久仰,是何道理。”
这一战的渊源,要从一月之前说起——
重整阴阳洞天之时,羽融族虞明妖王的建议,诸位上真、妖王都觉得甚是可行。
眼下乘着对方重要人物汇聚一处的机会,别说传递一封书信,就算是亲自过去一趟,探探虚实,也无不可。
姚纯上真本拟亲去一趟。
但孔萱却忽然踊跃,自告奋勇前去探路。
孔萱言道,对方并无人劫道尊坐镇,功行最高者不过是天玄上真之境。而我方若是由一位功行在天玄境中亦属精湛的上修过去,对方只怕不是“受宠若惊”,而是担忧反客为主了。
虽然姚纯上真、孔戎妖王心知孔萱不过是贪玩猎奇而已,但是这一番话歪理,竟也能自圆其说。
更何况,孔雀一族对于孔萱本有历练的心思。尾随本族妖王外出游历,处理修复阴阳洞天之类的俗事,实也算不得真正的历练。
于是姚纯上真便修书一封,遣孔萱走上一趟。
这封书信的内容,含蓄巧妙。通篇并无一言言及合盟汇流、延揽之意。只是说阴阳洞天既已彻底修复,等若与西寰二十二宗之间的联系亦得以建立起来。若是西寰诸宗对大世界中的风土人情、道术人物有几分兴趣,或可遣门下弟子来游。
阴阳洞天之外,尚有隐宗地脉传送阵可用,可保西寰诸友畅游诸地,尽兴而归。乃至于天下第一流的大妖族如孔雀、赤魅、天马族中是何等风光,亦可引荐为客,悉由观览。
这一封书信,甚是大气。
其中暗藏了一道深远用意——
结盟之议,最可虑的一处在于,在西寰诸修看来,一旦合并,难免有以大凌小、裹挟从流之弊,再难逍遥自由。
然而,待我方各大势力的底蕴一一展露之后,西寰诸真自然明白。在我方的强大实力面前,西寰二十二宗,实在无甚可堪利用盘剥之处。双方高下判若云泥,定会给与对方相当宽容之空间。
这不仅仅是一种姿态。于隐宗一方而言,事实也是如此。
将西土二十二家收纳,并不完全等同于和赤魅、天马诸族的同盟。隐宗的着眼点,不在于其能带来多少近期利益。相反,这是人道传承长远规划的一部分。不止是西土二十二宗,将来对于业已式微的隐宗宗门的寻访,同样会逐渐纳入日程。
岂料孔萱回返之后,却带来了一个出乎诸上真意料之外的消息。
孔萱极言此行遇见两人,异常瞩目。
其一是名列“西土七真”、道号须贤的一位天玄上真。在孔萱看来,此人气象之玄妙,似乎尚在隐宗诸位天玄上真之上,唯孔雀一族威服王,或堪与之比拟。
另外一位,便是本次西土元婴境修士比斗决胜的魁首,慕高远。
孔萱与他斗了一场,在不动用妖族本元之力的情况下,也只是微微胜过而已。较诸隐宗人杰,只在归无咎、荀申、陆乘文之下。
于今正是用人之际,尤其是距离第二次清浊玄象现世,唯有百年之期。隐宗行事方略,亦要随之调整。
须贤上真那一头,自然勿需诸嫡传弟子操心。但西土排名前三的嫡传,却果真应邀回访,凑成这一桩机缘。
第一站,自然是江离宗。
此时冷化心中暗暗思量。
谷元思、郦羽二人,虽也算是修为精纯。但在隐宗二百余位嫡传之中,只怕排不进前三十。
而慕高远的确是气象精微,颇有自己看不透的韵味。但是大致估量,也就较自己相当或略胜,如何能够越过岚、谈旻、郤方等人,前追荀申、陆乘文?
念动之间,那一式“雾玲珑”再度施展。
旁人的防御神通,皆是将一身法力炼化作铜浇铁铸一般,密不透风。而冷化的“雾玲珑”却非如此。
此神通之内,看似均匀分布的雾气,实则厚薄轻重极为悬殊。外表浅浅的一层,并不难以突破;但是外力一旦突入,受力不均,立时乱序。在折冲激突之间,彼所耗之法力必然较我为多。累积势胜,再施反击之法。算得上一门立意巧妙的神通。
慕高远不徐不疾,施展手段。
却见他两袖之间骤然膨胀,宛若两柄重锤,扎入“雾玲珑”之中。
一息之后,两袖袖口形貌极诡异的一变,竟是化作两只巨蟒之首级,左冲右突,吐信不知。
冷化神意一动,立刻摸清楚状况。
慕高远这巨袖一击,看上去冲击力的确甚强,左冲右突之下,好似将“雾玲珑”当做一碗浆糊在搅动。可是层层叠叠的阻力汇合起来,亦终于将那两袖阻止在三尺之外。
冷静评估,却似应对的较预想之中更轻松了几分。
但他这个念头只是刚刚浮起,战局便是诡异一变,急转直下。
慕高远巨袖袖首青蛇,所吐蛇信立刻化作两柄三尺青锋,补足最后的余力,极轻易的将“雾玲珑”撕裂。
剑术神通。
这一式神通,看似没有什么玄妙精微的变化,异常朴实简陋,诉诸具体之形,但冷化却偏偏无法抵挡。
慕高远笑言道:“承让了。”
虽然胜得轻易,他言语中也无半分自傲之意。
冷化念如电闪。
回想起当初与归无咎交手之时,归无咎亦曾动用过七八种分明脱胎于本土传承的有形剑术,似乎属于剑阵一道。与慕高远的手段相较,似隐约有相通之处。
自清浊玄象取得一胜之后,冷化也是江离宗着重培养的人物,浸淫既久,他的涵养算路,亦是水涨船高。
此时冷化想到,争取人才毕竟和掠夺外物不同,欲使其用命,必先使其归心。
眼下倒有一个机会。先稳住此人,然后待自己去寻一个章程。
……
ps:这两章过渡情节,短一点。
本来打算中午睡一觉,养精蓄锐。但是偏偏无法睡着,然后起来更晕了。洗澡洗头也没用。大家将就。